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吴建智:牵无臂哥哥的“手”一起追梦

一个多星期前,从昆明回到昭通学院,吴建智的心也静了下来。哥哥吴建早一如既往地在宿舍看书,兄弟俩话不多,但吴建智知道," 哥哥心里有感谢和祝福 "。

" 我们兄弟间很多东西不用说出来,有不需要表达的那种情谊。" 吴建智说。

今年 9 月 5 日,因十多年不离不弃照顾失去双臂的哥哥,吴建智荣获第七届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称号,到北京参加了颁奖大会。

10 月 12 日,在昆明举行的 " 红领巾心向党,争做新时代好队员 " 云南省纪念中国少年先锋队建队 70 周年集中示范活动上,云南省少工委向吴建智颁发少先队志愿辅导员聘书。有红领巾小记者问他," 为什么能坚持这么多年 "。吴建智说:" 对哥哥的照顾不是坚持,是我生活的习惯 "。

这个 " 习惯 ",是在哥哥失去双臂后,年幼的吴建智便逐渐养成的。

吴家兄弟是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老店镇法土南村人。2001 年的一天,两岁的吴建早爬上一个支撑变压器的平台,伸手去触摸变压器上的绝缘瓷片,变压器瞬间冒出火光。被高压电流击中的吴建早,从此失去双臂。

愧疚的父母开始培养吴建早用脚代替手:穿衣、用餐具和洗漱用品……尽管母亲不识字,父亲只有初中文化,但他们知道,要让双手残疾的儿子自食其力生存下去,必须读书。为此,他们让年幼的吴建早在没入学前便用脚练习写字。

2006 年,8 岁的吴建早和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吴建智一起入学,成为同班同桌。

从小和哥哥生活在一起,吴建智看到了哥哥的艰辛和努力。为了学会用脚写字和生活,哥哥的右脚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上中学住校后,吴建智彻底承担起了照顾哥哥的责任,成为了哥哥的 " 双手 ":打洗脸水、漱口水、挤牙膏、洗澡、洗衣服、穿鞋、背书包、到食堂打饭,陪哥哥上厕所。

多年来,吴建智一直比别的同学更辛苦,忙完哥哥的事情之后,才能做自己的事情。尽管少年时期的吴建智也贪玩,常常想丢下哥哥出去玩,但一想到哥哥,便 " 于心不忍,过意不去 "。多年来,他习惯一切以哥哥的利益为主。

2018 年,兄弟俩一起参加高考。吴建智考了 480 分,超过二本录取分数线 50 分;吴建早考了 404 分。这意味着他们将被录取在不同学历的高等学校。

吴建智非常矛盾,多年来,虽然他一直担当哥哥的 " 双手 ",但在心里,他觉得哥哥才是最强大的人。

" 上大学对哥哥来说,真的不容易。" 吴建智说," 他遭遇了这么大的不幸,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付出了常人体会不到的艰辛,还一直那么乐观。如果换了我,可能都闯不过来了。"

他要带着无臂的哥哥一起上大学。

他向社会写了一封求助信:" 我希望能和哥哥在一起,帮助哥哥完成梦想 "" 没有我的照顾,哥哥就上不了大学,我不想哥哥的大学梦想破灭 "。

求助信经过媒体发布后,得到社会广泛关注。云南多所高校表达了招收意愿。最终,兄弟俩填报了离家较近的昭通学院并被录取。

收到昭通学院录取通知书后,吴建早在朋友圈里写下了一段话:是你们,撑住了我倾斜生活的船舷,泱泱碧水任我复苏的灵魂游弋向前。千言万语埋在心底却找不到更华丽的语言表达,只是心中不断地涌出对你们的感激……

这个 " 你们 ",包括父母和弟弟。

" 我很纠结和抱歉,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是个包袱,让他没能去读心仪的大学。" 吴建早说。

而对他们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供两个儿子读大学,父母更加不容易。上大学前,父母东拼西凑,筹了 5000 元给兄弟俩交学费。

上大学后,昭通学院从学费到生活上给予了兄弟俩最大限度的照顾。" 学院不会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该校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卢巧说。

兄弟俩分别就读于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的两个专业:计算机科学与运用、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吴建早读的是专科,吴建智读的是本科。

学院将吴建早安排在吴建智的宿舍,为吴建早购买了无线鼠标、无线键盘、数位板等器材。他们还得到了一位老师每个月 1400 元的资助,直到大学毕业。

平时上课时间和地点不一样,同学都会帮助吴建早。吴建智去北京参加颁奖大会,全靠舍友照顾哥哥。" 他们很热情,我觉得轻松了好多。" 吴建智说。

上大学以来,两兄弟学习刻苦。在计算机科学与运用专业学习的吴建早,已能用脚熟练地打字、上机训练。

自 2014 年以来,吴建智分别获得 " 昭通市美德少年 "" 云南省美德少年 "" 全国美德少年 " 荣誉称号。在吴建早看来,吴建智得到的荣誉,是 " 家庭的荣耀 "。

而在吴建智看来,未来他们还有更远的路要走。他希望自己大学毕业后,有能力将父母从农村接出来,共同与哥哥生活在一起。

以上内容由"中国青年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哥哥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