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他们终于要对首富的脑子动手了

肉叔电影 10-21

纪思道在柬埔寨西南部巴萨河岸成片的贫民窟中,看着索肯女士给 2 岁的儿子喂牛奶,特别难过——

牛奶,可能正在杀死这个虚弱的小男孩。

这里是世界上最混乱的贫民窟之一。

跟排泄物一起腐烂的泥泞河岸,上面密密麻麻无序排列着一大片摇摇欲坠的棚屋,屋外坐着成千上万无所事事的城市贫民,等待着跟河岸一起静悄悄地腐烂。

图片并非柬埔寨,是本片另一处贫民窟截图

医生跟索肯夫人说,她的儿子是因为蠕虫感染或者慢性腹泻导致的营养不良,建议给他喝点牛奶补充营养。

孩子的爸爸拿自己两天的工资,85 美分,买了一罐劣质奶粉。

我们只能在瓶子里放一点奶粉,然后加很多温水。这样,一瓶可以喝 5 天。

纪思道之所以感觉 " 牛奶正在杀死眼前的小男孩 ",问题不在于劣质奶粉,而是冲奶粉的,水——

索肯夫人是在离家十几米外的池塘那取的水。

这水有多脏呢?

纪思道是这么写的:

河流不仅仅是饮用水源,而且还用作马桶。河岸上有各种各样的开放式厕所。厕所平台下就是河面并用围栏圈起来养鱼——这条鱼听起来可能没什么胃口,但主人家的确要卖它赚钱。

这是他们唯一可以用的水,用来洗手、洗菜、上厕所,以及,直接拿来喝。

就像这样:

如果用黑白影像处理,河水看起来还行。

但如果图片中的世界被还原成本来的图像,它是这样的:

# 别怪肉叔没提示!下图谨慎滑动!#

纪思道把他在柬埔寨、印度、南非、坦桑尼亚的所见所闻,写成了特稿《在第三世界,水依然是致命饮料》发表在 1997 年的《纽约时报》:

纪思道其实自己知道,这篇稿子没什么人看,更别提什么轰动了:

在新闻业,我们倾向于报道今天的重大新闻。我们参加发布会,报道爆炸性新闻。我们不会理睬日常的事情,我们会漠视那些日常的痛苦。

曾任《纽约时报》驻香港、北京和东京首席记者的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

但他没想到,西雅图有对夫妻看到了这篇报道,并惊讶于文章中写的:

当今世界上最致命的疾病之一,是痢疾。痢疾每年造成约 310 万人死亡,患者几乎全都是 12 岁以下儿童。

在这对夫妻此前的认知中,痢疾不是什么大病,如果他们女儿得了痢疾,带她去医院,甚至药房就能治好。

更关键的是,他们的女儿根本不可能得痢疾——

痢疾的所有传播途径,最终均经由口入消化道。

换句话说,只要不直接喝脏水、吃脏东西,是不会得痢疾的。

这对夫妻是谁?

蝉联过 13 年世界首富的比尔 · 盖茨,和他的夫人梅琳达 · 盖茨——

当时他们刚刚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杰西卡 · 盖茨,一个聪明又粘人的小姑娘。

父母特有的强大共情力,让他们无法在得知这个故事之后无动于衷。

更巧的是,那时,他俩的慈善基金会也正苦于给非洲送电脑送不出成果来,正在寻找新的捐助方向(他们送去的电脑都成了 " 盖茨夫妇慈善行为 " 的展示品,而非他们本意的试用品)。

这些机缘巧合一重叠,这个教你往屎里砸钱的故事,就诞生了——

咳,不是比喻。

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把几十亿美金往下水道里扔。

比尔发现,痢疾在非洲的高感染率,很大程度上,就源于他们极其落后的污水处理法:

让排泄物们 "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

要想从源头上消灭痢疾,就要先给贫民窟搞好卫生。

讲直白点,就是要配上厕所和排水系统。

听起来,不就是花钱的事而已嘛?

比尔 · 盖茨最不缺的,就是钱。

问题迎刃而解!

……个 p。

给已经壮大成型的贫民窟加配,远远没有听上去那么简单。

建得随心所欲的棚屋、密密麻麻的人口、落后贫穷的基建……

每一项,都在拔高任务难度。

用传统思路去搞定一个普通城市,需要数百亿美元

这还算好的,关键是——

在美国,一个污水处理厂拥有上百名机械师、工程师,运转再复杂的污水处理机械也是小菜一碟。

但在第三世界国家……

再有钱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既解决水资源问题,又解决教育问题——

实际上,有些地区已经建好了现代化的污水处理厂,但因为运转资金、人力成本等问题,基本上都成了摆设。

看着自己预估出来的天文数字,比尔有了新思路——

要想省钱,得先花钱

(看看看看,首富的省钱思路跟我达到了高度一致)

什么意思?

传统系统要搞的烂摊子那么多,我们就不搞了。

直接因地制宜,资助发明家们去造一套定制的、全新的、成本低的厕所 + 排水系统。

比尔首先着手的,是小厕所。

他开始写信给许多著名大学和专家,邀请他们来一起解决 " 厕所难题 "。

绝大多数人没有回应。

但偶尔,通过这种广撒网,他能捞到一些人才:

第一个自投罗网的,是一个本就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科特迪瓦的卫生工程博士,杜莱。

在我生命中,这是第一次

谈话的主题,不是是否很难解决

而是为什么没能解决?

尝试过什么?有什么是从来不敢尝试的?

跟杜莱喋喋不休地探讨了几个小时后,比尔得到了几大块白板的涂鸦,和一个结论:

重新设计厕所 + 排水系统,不仅可操作,而且势在必行

那下一步,就很顺理成章了。

比尔需要一个发明家,把所有手写的构想,都切切实实地做出来。

而且,他只要最好的那个——

拿出 700 万美元作为奖金,比尔及梅琳达 · 盖茨基金会在世界范围内举行了一场竞赛。

看谁能最快、最好、最省钱地做出他要的马桶。

金钱攻势起效了。

首富的名声在此时起到了绝佳的宣传作用。

小马桶的设计,在一群又一群顶尖人才的不断试验下,有了靠谱的方向和思路。

虽然离真正的推广普及,起码还有数年。

但从源头上解决痢疾,已经不是什么太遥不可及的事。

盖茨知道,这还不够,他需要的是——

现在就可以投入使用的、几乎不需要运转资金、简单易操作的污水处理系统。

比尔 · 盖茨要怎么解决这个大难题?

容肉叔先卖个关子,把我一直牢牢捂住的另一面比尔,稍稍向你透个底——

很多人第一次看这片子,容易懵。

因为它用不断的穿梭插叙,在同时讲两个故事。

一个,是上述所说的 " 世界首富大战马桶 "。

另一个,是接下来即将要讲的 " 孤僻少年大战父母 "。

——两个故事看似无甚关联,却实际上互为表里

在很小的时候,比尔就意识到了,自己和常人不太一样。

8 年级的时候,他去参加一个数学比赛,拿到了全州最好的成绩。

而且这个最好,不仅仅是同年龄段的最好。

比尔赢过了所有比他年长的学生,凭着绝对实力,拿到了全州第一。

天才,毋庸置疑的天才。

只是,年月渐长,当比尔终于长大到能明白自己有多与众不同之后,他开始沉默了。

从总窝在爸妈怀里咯咯笑着的 " 快乐宝宝 ",变成了一个内向的宅男。

一有空,就喜欢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几个小时,嚼着铅笔,专注地思考。

没人去打扰他,他能自得其乐一整天。

不出门,也不见人。

对此,比尔的母亲,玛丽 · 盖茨很是心焦。

虽然没办法理解他那堆密密麻麻的书里都在说什么,但她很确定,一个 12 岁的孩子,根本还不明白终日埋头书本,完全断绝社交生活地继续下去,会意味着什么。

母子俩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多,火药味越来越重。

直到某一天的晚餐,比尔彻底爆发,对着母亲大喊大叫。

比尔的爸爸罕见地勃然大怒,把一杯水泼到了比尔脸上

事后,他们一起跑去做了心理咨询。

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咨询师让比尔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跟父母的战争,硬是吵赢的话,其实比尔还是输。

" 因为他们其实是支持你的 "

第二,也就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如果比尔连跟亲人的沟通都这么不畅,那在现实生活中,面对着一个个人心隔肚皮的陌生人,他该怎么做呢?

比尔不知道。

幸亏,做过不少机构董事,在西雅图社交圈小有名气的母亲玛丽,则再清楚不过了。

她有意为他创造社交的机会

当我爸去参加美国律师协会的会议时

他们会让他也去,去做迎宾什么的,强迫他去参与

渐渐地,比尔被迫开始在真实的世界里,磨砺出自己的小手段。

他依然热爱沉浸在自己的思考和动脑——

时至今日,比尔仍会坚持每年抽一周出来,提着一大袋书,去一个小木屋独自度过一个 " 思考周 "。

但在父母的精心调教下,他也幸运地早早学会。

生活中,还有点别的东西,值得分神。

用他姐妹的话来说,就是:

让他把心思都放在家庭里,强迫他去参加社交活动……

就是这些事情,让他能够把自己的大脑

不仅用在学习和教育领域,也能去关注实践

现在,应该能看得很清楚了。

第一集里,这两个互相穿插的故事,就是在互相说明和补充:

如果没有比尔小时候的那段被调教,他有可能,可以成长为一个极其出色的 IT 狂人。

但不会社交,也就注定跟世界首富没了缘分。

另一方面,也正是他母亲从小不断跟他强调的 " 社区 " 概念,让长大后的比尔,有着全世界最多的钱,也能想着如何切实地去回馈社会——

消灭痢疾→造马桶→重新设计排水系统。

总而言之,这一集概括起来,很令人心酸——

天才过人 + 后天调教,比尔 · 盖茨的成功根本就是必然。

看完之后,肉叔觉得,自己离暴富又远了一点。

但好像,离比尔也近了一点。

为什么,他要把白花花的几十亿美金全拿去做慈善,扔进马桶研发里,也不去享受更多香车别墅。

为什么, 纪思道,明明知道全球卫生专题一点都不吸引人眼球,也持续在为这些不平事发声。

也许,是因为他们都相信。

有些变革、有些创新、有些事,不是看见了 100% 保证光明的结果,才该去做。

而是去做了,他们才有机会靠近自己想要的某个未来。

像第三集里,比尔回答为什么他会选择开发核能,这一极其不受欢迎的能源时,就讲得很坦白:

这就是那种,除非我介入帮一把……

否则就不会被实现的创新

有句大鸡汤,听起来很像是成功者的自我美化,或者是被征服者对征服者的歌功颂德:

伟大的人能成就伟大的事业,往往都是来自内在动机。财富以及其它,只是副产品。

但当你看着《走进比尔》中,比尔盖茨在解决慈善问题时犹如对抗商业难题一般的执着,以及面对 " 丑陋 " 时,毫不做作的真诚:

新时代厕所博览会上比尔 · 盖茨拿出一罐人类粪便

直接喝新型污水处理器净化的下水道水

你不会觉得他在作秀。

也会顺势真的走近比尔 · 盖茨——

与被所有人记住他的微软相比。

他可能更在意的是,哪怕多一个人可以喝上一口干净的水。

今天,在达喀尔,欧姆尼处理器(比尔投资研发的、运转时可为机器提供能源的新型污水处理器)已经能够处理城市三分之一的粪便污水,提供干净的饮用水。

编辑:邓布利多肉

↘↘↘

以上内容由"肉叔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