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成为莫斯科假想敌的互联网巨头

世界说 10-21

10 月 11 日对于俄罗斯网络巨头 Yandex 来说是黑色的一天。

作为全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全世界排名第五的搜索引擎,Yandex 在莫斯科证券交易所和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均有上市。

但在 10 月 11 日这天早上,Yandex 股票在莫斯科和纽约同时大幅跳水式跌停,莫斯科交易所开盘跌幅达到 18.44%,当天最低点跌幅一度超过 20%。据不完全统计,当天交易量达到了前一天的六倍。仅 11 日一天,Yandex 市值蒸发超过一千亿卢布(约 18 亿美元)。

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仅仅是俄罗斯国家杜马在前一天讨论了一个法案草案:如果通过,它将会要求俄罗斯境内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将外资控股比例控制在 20% 以下。

很不幸,Yandex 正是这项法案最重要的那个针对目标。

● 2017 年,俄罗斯总统普京造访 Yandex。Yandex 是俄罗斯本地最大的搜索引擎 / 视觉中国

" 反 Yandex 法案 "

尽管在较为正式的场合,这项刚刚进入杜马讨论阶段的法案仍按照习惯,用发起人的姓氏简称为 " 格列尔金法案 ",但在大多数报道中,俄罗斯媒体更愿意称呼它为 " 反对 Yandex 的那个法案 "。

它的主要内容并不复杂:发起者希望将 " 大规模互联网资源 " 当中的外国投资比例限制在 20% 以内。所谓 " 大规模互联网资源 ",指的是在 " 用户数量、累积的信息量以及影响俄罗斯信息和通信基础设施的可能性 " 方面都达到一定标准的互联网公司。

该法案在各个方面都让人联想起 2016 年已经实施的 " 大众媒体法案 ",当时,为了防止 " 外国势力 " 控制媒体或以任何形式干预媒体决策,俄罗斯国家杜马要求,俄罗斯新闻机构中的外国投资比例应控制在 20% 以下,不满足这一条件的媒体机构,原则上将禁止在俄罗斯境内活动。

而现在,俄罗斯互联网公司正在被视为一种新形态的大众媒体。

● Yandex 的新闻频道 / 网页截图

这一法案最初在 2018 年 10 月由俄罗斯执政党 " 统一俄罗斯党 " 议员安东 · 格列尔金提出,起初针对的仅有各门户网站的新闻子频道,其中最大的目标正是 Yandex 新闻。该法案很快引起俄罗斯各主要互联网公司的密切关注,但在同年 12 月通过杜马一读后即遭搁置——多个政府部门对此激烈反对,当时的消息人士对媒体透露,决定将之暂时搁置的原因就包括它可能冲击 Yandex 股价。

2019 年 7 月底,格列尔金再次提交了修改后的法案草案,将目标从各门户网站的新闻子频道进一步扩展到了各大互联网公司本身。但这一次,两起相继发生的意外事件让克里姆林宫改变了主意。

● 法案提出者安东 · 格列尔金 / 网络

刚刚过去的这个 8 月,一则 " 杜马考虑禁止旧汽车 " 的消息一度席卷俄罗斯媒体,尽管国家杜马在不久后澄清称此言仅是一位议员的个人倡议,且并不会影响私人用车,但已经引起舆论恐慌和二手车市场震荡,与此同时,或许是出于后台算法原因,Yandex 的搜索结果中并未将澄清后的内容放在最显眼位置。

如果仅有这起二手车事件,或许 Yandex 会收到的也不过是一些有关业务能力和算法逻辑的指责,然而这件事恰恰发生在一个极为敏感的时间点:莫斯科数年未见的大规模抗议正如火如荼。从国家杜马到克里姆林宫," 外国势力 " 都被认为是抗议爆发的主要原因,而假新闻和误导性消息无疑正是敌人的主要武器。

Yandex 就这样成了矛头所向。统一俄罗斯党在杜马的副秘书长伊萨耶夫向媒体透露,杜马对 Yandex 问题的态度正是由此发生改变的,还有多位匿名消息人士称,这件事直接导致了克宫总统办公厅——俄罗斯内政的真正主事者——决心抓紧 " 互联网主权 "。8 月 19 日,杜马召集特别会议集中讨论了 " 外国干预俄罗斯内政 " 和与之相关的 " 假新闻 " 问题,9 月中旬,两家外国网络巨头 Google 和 Facebook 因类似的原因遭到了罚款。

主管经济的俄罗斯政府方面依然坚持反对,担心类似限制条款可能冲击经济表现和外来投资数据,但看上去,事情已经难以阻止。

● Yandex 最近六个月纳斯达克股价变化截图,数据截至 10 月 16 日 / 纳斯达克网站截图

也是从 7 月底开始,Yandex 的纳斯达克股价在这一连串的坏消息当中持续下跌,自 7 月 24 日的 39.9 美元,至 10 月 11 日已跌至 29.9 美元谷底。

股权之争

这不是 Yandex 第一次成为目标。

如同绝大多数世界级互联网公司一样,Yandex 对于影响所在地政治风向并无兴趣,面对政府态度也向来合作。2018 年 7 月,俄罗斯反对派组织 "Pussy Riot" 闯进在莫斯科举行的世界杯决赛现场,第二天 Yandex 的新闻搜索页上出现的只有直接受害者、克罗地亚后卫洛夫伦的愤怒控诉,而对 Pussy Riot 的动机甚至是事件本身的报道则消失得无影无踪。

● Pussy Riot 是一支俄罗斯女性主义抗议乐队,2018 年世界杯决赛曾闯入场内抗议 / Wikipedia

但随着 Yandex 的生意越做越大,政府方面的担忧逐渐聚焦到了另一个问题。

在 2014 年以后俄罗斯传统优势企业普遍面临国际制裁的大背景下,公司注册地位于荷兰、早在 2011 年就在纳斯达克开放募股的 Yandex 显现出了惊人的融资能力。从打车到外卖,从移动支付到无人机研发,近年来堪称一枝独秀的 Yandex 已经成为俄罗斯绝大部分新兴产业的主要投资人。

在俄罗斯国内,Yandex 的企业规模是它目前最大竞争对手 Mail.ru 的两倍,市值则长期保持在 Mail.ru 的三倍左右。2019 年,Yandex 在与 Google 的激烈竞争中仍保住了在俄罗斯境内 52% 的市场份额,提供的网络服务超过 70 种,且在其中的不少领域处于事实垄断地位。

● 俄罗斯莫斯科,Yandex 总部 / 视觉中国

换言之,Yandex 已经越来越深入地渗透到了俄罗斯经济与民生中的各个角落,而它商业血脉里的 " 俄罗斯 " 成分却少而又少。对于近年来日益将整个外部世界视为敌人的俄罗斯,这样的变数无疑是潜在外部威胁的代名词。

2018 年 10 月,俄罗斯的国有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传出意图收购 Yandex 30% 股权以争取关键决策权的消息。这个止步于传闻的消息是俄罗斯政府意图推动重要资讯门户 " 国有化 " 浪潮的一部分,但在所有被列入收购目标的互联网公司当中,只有 Yandex 对此进行了异常激烈的反抗。消息曝出当天,Yandex 股价暴跌 22%,创下上市以来最大跌幅,市值缩水近 30 亿美元,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多家媒体报道称这一收购案严重恶化了 Yandex 与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这对曾经的商业合作伙伴的关系," 经常争吵 "," 打得像猫和狗 "。

● 2017 年,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曾向 Yandex 的电商平台投资 300 亿卢布,但目前就连这一合作项目也被卷入了双方的争执当中 / 视觉中国

同样的鲜明态度也体现在 " 格列尔金法案 " 上。Yandex 公司高管布宁娜在 10 月 10 日那场决定性的国家杜马会议上称,这项法案 " 令人震惊 "," 可能影响整个国家的投资环境 "," 未来美国或中国的无人机将飞过我们的街道 ",通过这样的法案,无异于在 " 俄罗斯技术发展的腿上开一枪 "。

Yandex 的剧烈反应有其深层原因:它的纳斯达克背景事实上是其经营模式的核心,正是其高企的股价和仍在不断上涨的业绩报告,支持着全世界的个人投资者们仍肯为远在俄罗斯的 Yandex 注入更多的新鲜资金,这些现金流又成为 Yandex 扩张业务的前提。业绩数据与股票的自由流通性只要损失其一,都将导向股票抛售的结局。

过去一周,俄罗斯几乎全部媒体都在等待 Yandex 与当局的 " 水下谈判 " 结果,但 10 月 16 日晚,在 " 格列尔金法案 " 听取公众意见期限的最后几个小时里,布宁娜再次发声,直言在 Yandex 事件上," 国家的全部举措都具有毁灭性 "。

● Yandex 高管布宁娜 / 网络

随着 16 日平静无波地过去,她的反对没有改变任何事。

封锁倒计时

按照目前的计划,国家杜马将在 11 月通过 " 格列尔金法案 ",外资投资限制则会在 2020 年 1 月正式生效:如果届时持股比例仍不符合法案规定,该公司的互联网服务将会在俄罗斯境内遭到暂时封锁。

当然,也存在 " 法外施恩 ":如果公司能够获得政府方面下发的特别许可,那么就可以不受 20% 的外资比例限制,只是还没有人说得清类似的 " 特别许可 " 要如何获取。

10 月 18 日的另一则消息则称,俄罗斯政府方面有提议希望将外资控股比例放宽至 50%。消息传出后,Yandex 股价又出现明显上涨,但直至目前,这一传闻尚未得到任何正式确认,而向来弱势的政府内阁这一次是否能够推动克里姆林宫改变心意,还是个无解的问题。

Yandex 的纳斯达克股价,甚至于上市公司的地位本身,仍处于高度危险之中。

很难想象俄罗斯有一天会封锁 Yandex,但时至今日,同样没有人敢于断言它不会发生。(责编 / 朱凯)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以上内容由"世界说"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