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总经理做烦了,我去当了一个高端家政阿姨|故事 FM

大象公会 10-21 2

以下文章来源于故事 FM ,作者故事 FM

点击上方图片,跳转「故事 FM」小程序,收听真人讲述。记得添加「我的小程序」,一键收听全部故事哟!

今天的讲述者叫青婧,今年 40 来岁。十几年前,她是某事业单位财务部门的小主管;几年前,她是一家文化公司的总经理。

现在,她是一名高端家政阿姨。

-01-

选择

我是一个 70 后,出生和长大在长三角地区的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

大专毕业后,我自己进修了专科升本科,后来也进行了研究生阶段的学习。

我现在工作中接触到的人呢,他们对高学历的人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所以为了减少他们的顾虑,我一般都会告诉他们,我是大专毕业。

我这些年也在反思,可能时间倒退 20 年,我是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做这个工作的。但好像如果现在让我重新选择,我可能还是会做这样的选择,这可能是跟我的性格有关系。

■ 青婧的家乡

-02-

我请过的阿姨

其实,我们家里之前也请过阿姨。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接触过几位特别优秀的阿姨。

比如,有一位,在她到岗的前一周,我想到她的家里去看看情况。有一天正好散步经过她家楼下,很唐突地临时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是否能上楼看看。后来到了人家家里,发现非常干净——他们家就是那种水泥地,用红油漆刷的地面,但是地上一点灰尘都没有,甚至光着脚走都没有问题,屋顶是白炽灯,整个家里装修很简单,一尘不染。她女儿也就初中年纪,端茶来招待我们,特别有礼貌。

我发自内心地尊重、敬仰这位阿姨。我对这个职业的人没有一点歧视,反而非常感激、尊重。他们是来帮我解决问题的,在有些方面比我专业。

但我自己成为阿姨,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03-

辞职

30 岁出头,我渐渐觉得事业单位的财务内容繁复又无聊,工作起来仿佛面对一潭死水,还经常加班没办法照顾孩子。当时觉得自己还年轻,有的是重新来过的资本,所以就辞职了。

深造了一段时间后,我去了一家文化公司,做总经理,一干就是 10 年,但是后来因为出版业效益不好,就把公司转让给了别人。

到了 2015 年,我 40 多岁,原本非常和睦的夫妻感情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些裂痕,我非常想要尝试着离自己过去的生活远一些,离开家和过去的生活圈,更冷静地思考一下和先生之间存在的问题。

就是这段时间,我听说一位朋友的前同事,在上海做月嫂,一个月能挣两万多块。我一想,做这份工作既可以有一笔不错的收入,又能离开自己家一段时间,再加上我原本就对家里请过的那些阿姨很有好感,于是就去报了个培训学校。

■ 月嫂培训学校

我在培训学校里学得特别认真,每天早上 8 点到,下午 5 点走,除了母乳喂养,还学习了育婴师、小儿推拿、月嫂、家政、营养师等等课程。

我会把老师在课堂上讲的知识点记在本子上,晚上回家再敲成电子版温习一遍,第二天再拿到学校请老师帮忙订正。

这么学了小半年,我拿到了各种相关的资格认证证书。

最后,我还找了一家月子中心,免费帮忙干活,作为实习。

-04-

第一次找工作

我正式开始找工作是在 11 月的深秋。

天气转凉,我像往常去上班一样在羊毛衫外搭了个披肩,踏着高跟鞋去了中介公司。一进去,中介公司的人便问我,「你是来找工作的,还是来找阿姨的?」

我说,「我是一个阿姨,我想来找工作。」

他回,「你不应该穿成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就不像干活的人。」

没多久,一个中年男客户来找钟点工。老板指着我对客户说,这个人正好要找工作,你看看她成不成。他那个意思是他觉得我不行。

但是这位先生问了我几个问题,我答得都算得体,也觉得工作内容能胜任。他就决定让我试试。

这是我作为家政阿姨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小时工,每天三个小时,打扫别墅和做饭,一个月 2000 多块。

■ 酸奶瓶的废物利用

-05-

重庆小夫妇

做了一段时间,我觉得单纯做家务可惜了自己学的一身本领,也可惜了交的那几万块的学费,我就通过另一家中介公司,找到了一份月嫂的工作,26 天 9000 块钱。

客户是一对重庆来的外地夫妇。他们通知我去医院的那天,我像出差一样,用一个大行李箱,打包了我一个月要用的所有衣物、咖啡和水果。

我第一次去他们家,发现他们家里真的好简陋,我们家租出去的房子都比这个家条件好——衣柜没有门、家里的沙发和地面都蒙着一层灰。所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除了做月嫂,还抽空帮他们做家务。

12 月 2 日,小朋友出生了。我记得我带过的每一个小孩的生日。有联系的,我每年都还会发去生日祝福短信。

房子简陋,很多事我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好在年轻产妇身体素质很好,恢复得很快。按照我学的几乎媲美医疗护理级别的专业操作规程,孩子也被照顾得很好。即便卫生间没有取暖器、热水器,洗澡得烧水,小朋友也没有感冒。

可我没法洗澡!一开始,我如果受不了,就跟产妇请「洗澡假」,去小区公共浴室洗。后来,我干脆把自己的车停在小区里,要洗澡了就直接开回家。

无论如何,这一单顺利完成了。这对夫妻对我很满意,我也很感谢他们愿意给我这样的新手锻炼机会。我们的友谊维持到现在,每年冬天,他们还会做重庆的熏腊肠寄给我。

-06-

好雇主与恶雇主

在重庆夫妇家做月嫂时,我接到了一家中介公司的电话,说是美国有一个单子,要去加州照顾一对华裔夫妇,和他们五岁的女儿,还有即将出生的第二个孩子,一个月能有两三万的收入。

我接受了这对夫妇的视频面试,我们对对方都很满意,我就去了美国。这夫妇二人都是 30 来岁,女主人家里的资产有几个亿,男主人在跨国公司工作,父母都是大学教授。

但是两个人都完全没有有钱人的架子,完全把我当作了家庭成员之一,特意带我添置家具床垫,空闲时教我英语,也带着我一起参加当地的 party。

他们对我很好,我自然地也会想要对他们好,也把他们照顾得很周到。

■ 在美国雇主家,闲暇时青婧会在这里看书休息

我有一个自己的工作记录,详详细细地写着每天做的工作,以及小朋友多高多重啦、几点钟吃了什么、哪天感冒了、什么时候痊愈的?临走前记录和移交清单一起交给宝宝妈妈。

但也不是所有的雇主都与人为善,这些年来,我也遇到过那种歧视这项职业、认为阿姨低人一等的雇主,而最过分的这一家,我甚至没来得及移交工作记录和清单。

那是个官商结合的家庭,女方是市领导的千金,男方是上市公司的少爷。这个本地家庭给我留下的阴影至今未散,走在路上我都会担心遇到他们。

来这家后,我拿到一个罗列了从早上 7 点到晚上 10 点我需要做的事的清单,没有一分钟可以休息。

他家像一个全景监狱,而我就像接受劳动改造的犯人。可通话的监控探头无孔不入。只要我坐下来,马上就会被喊话,「你快去做 XXX!」如果确实无事可做,我会被要求把已经叠好的衣服从一个柜子里拿出来重叠后放入另外一个柜子。

更恐怖的是,我睡觉也必须接受探头监视,毫无隐私,毫无尊严。无奈合同期没到,临产的女主人也确实需要照顾,我盘算着等她生了,我就离开。然而,我没撑到那天。

一次,她大女儿和其他小孩在一个儿童公共空间玩。突然,一个小男孩骑着车就要撞上她,我赶紧冲过去把她抱开。

因为我是从围栏外跳进去的,落地的一瞬间脚巨痛了一下,原来想着缓一缓就过去了,没想到到了晚上也依旧没有好转。

晚上洗澡时,我突然发现大半脚掌和脚趾都已经肿得发黑了。我想我可能骨折了,需要去医院诊断。可我的忍耐却成为女主人拒绝我就医的借口,她认为如果我真的骨折了,肯定忍不了这么久。

在我的坚持下,她最终妥协。但她没提供任何支持,是我先生冒雨来接我去医院拍片。诊断结果果然是骨折。我打电话告诉她,确实是骨折,医生嘱咐说暂时不能走路了。

她问我,「你还来吗?」

我说,「至少让我休息一个礼拜我再过来。」

她却表示不信任医院的诊断结果,要求我去她指定的医院再诊。我听了很生气,她对我一点都不信任。

我说,「我看的这个也是三甲医院,最好的也就是三甲医院。你如果不相信,你自己到医院来,我不会跟着你再去跑了,我今天白天已经跟着你走来走去一天了,其实对我的脚一点都不好。」

然后她就不理我了。关心她和小孩的状况也好,询问我的工资和落在她家的行李也好,不论电话还是微信,她一概不理。

因为怕影响她生产,我一再忍让。等她生产两个月后,我才再次试图联络她,她还是不理我,本应在这个过程中调和双方的中介公司也不作为,他们对我软硬兼施,又吓又骗。直到最后,我说我准备去法院提起诉讼了,这件事才得到了相对妥善的解决。

作为住家阿姨,有的时候完全是弱势的那一方,中介公司会定期问客户对阿姨满不满意,却从没有关心过阿姨在客户家中的状况。

但事实上阿姨们是很需要有关怀和理解的,因为这种工作的特殊性,有的时候在工作上遇到的那些困难和苦楚是没有办法跟别人说的,也只能跟业内的人聊一聊。

■ 青婧的插花作品

-07-

第三者

我因为经常住进雇主家里,跟家庭的各个成员都有接触,好像是深入到了一个个家庭的毛细血管,所以常常会看到很多外人见不到的事情。

一个女人在怀孕的时候应该是最得宠的,她却非常孤独。

她请我去时,身体情况很差,胃口也不好,怀孕才一两个月,已有严重反应。但是刚开始她没有跟我说实话,只是说自己是感冒。每天,我要开车送她去医院,在医院门口等着她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一个第三者,又非常想要一个孩子,现在怀上的是通过试管婴儿得来的,她需要每天去医院打保胎针。

除了做饭,我也没有太多的事情做。我只需把餐端到她房门前,她会端进去,过会儿又端出来,可以看出吃得很少。有时中午她的那位会来看看她,待的时间也很短,一会儿又匆忙忙地走了。

每天晚上到点儿了,我跟她说,「我走了。」

她说,「好的,你走吧。」

我就把客厅的灯关掉,看着她空空荡荡的家,300 多个平方的大房子,里面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她一个人躺着床上在想什么。我觉得她好孤独,一个女人怀孕的时候应该是最需要人照顾的,可是她只有一个人。

我特别心疼他,就像对自己的孩子那样心疼。

所以,每天早上我会比约定的上班时间稍早到,给她做点更有营养的早餐。她没要求过什么,是我自己想帮她。我只视她为一个独立个体,不评判她的道德。她对我很好,我肯定也对她好。

■ 青婧在美国工作过的城市

-08-

家有本难念的经

除了这样的道德困境,我更多看到的是生活的困境。后来,在美国的一个华人家庭里做事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光鲜的背后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难处。

我曾服务过一个非常庞大的家庭,走时我都没搞清到底有几口人。家庭的主体是一对华人夫妻,男雇主开了一家眼科诊所,养活全家人。他和夫人生了 6 个小孩,最小 2 岁,最大 13 岁。但他们各自的父母、叔婶,甚至婶婶的外孙女等各路亲戚都和他们同住。

因为人太多,这一家另外还请了三四个保姆。我去时,几个阿姨都告诫我男雇主脾气差,不要招惹他,看到他就躲起来。

可我第一次见他时,觉得还挺聊得来,不像别人讲得那么不通人情,脾气暴躁。

■ 在美国接送小朋友上培训班

但第二天,这位医生就在客厅和他的老丈人在大吵起来。两个人声音都很大,谁也不让谁,俨然是要打起来的架势。总算是做女婿的先沉默了,但安顿没多久,他就命令家里聘请的所有工人、阿姨马上就停下手头工作,去擦一个全是落地玻璃窗的礼堂般建筑的玻璃。

或是为了发泄,或是为了惩罚阿姨们,或另有原因,所有的人都被派去擦窗户了。

但是后来有一次,他把我叫去帮他整理他每天要吃的 14 种保健品,有护眼的、护甲的、护肤的、护心血管的、适合男性吃的……

我想想他也挺可怜的,一个人要养 20 多口人,压力何其大。30 多岁,年纪轻轻就得靠这些保健品续命。而且家里除了他夫人,没人跟他讲话,也是很孤独的。

你别看表面光鲜,都不容易。

————————————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问青婧家人对于她做这份工作有什么看法,她说起先是因为不确定情况就先瞒着家人,而到后来做得时间久了,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索性就一直瞒着家人了。

但其实青婧非常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胜任其他的工作,但至少家政阿姨的工作,是她很有把握能做好的。即使有一天退休了,自己也不会面临着剧烈的社会角色转变,可以很自然地回归到家庭。

如今的青婧主要在帮一对老夫妻料理生活事务,这个家庭已经有专门的做饭阿姨和育儿嫂了,青婧负责的部分有些类似于管家,主要帮助他们采购、订邮轮、订机票、购买节日人情往来的礼物,她也在一点点实现这种从家政阿姨到生活老师的转变。

- 封面图来源于 视觉中国

未注明图片由 讲述者 提供

Staff

讲述者 | 青婧

主播 | @寇爱哲

制作人 | 刘逗

声音设计 | @故事 FM 彭寒

文字 | 刘逗

运营 | 翌辰

BGM List

01. StoryFM Main Theme(Air Waltz)- 彭寒(片头曲)

02. Air Waltz - 彭寒(高端保姆)

03. Petite Waltz - Chet Atkins(第一份工作)

04. Air Waltz - 彭寒(片尾曲)

故事 FM

用你的声音,讲述你的故事

苹果播客 | 网易云音乐 | 蜻蜓 FM | 喜马拉雅

QQ 音乐 | 荔枝 FM | 豆瓣播客 | 懒人听书

均可收听

▼ 点击「阅读原文」,讲出你的故事

以上内容由"大象公会"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