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重庆:铺就在轨道上的山城

新华社 10-21

重庆轨道 2 号线列车在李子坝站和牛角沱站之间运行。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新华社重庆 10 月 21 日电(记者张琴 伍鲲鹏)在毗邻嘉陵江畔的重庆市渝中区李子坝轻轨站,每天都有大量人群聚集在沿江的观景平台上,将手机镜头对准旁边的高楼,在骑跨于单根轨道上穿楼而过的列车经过时按下快门,以记录这一奇景。

这是 2005 年 6 月开通的重庆轨道交通 2 号线。它是重庆市第一条轨道交通线路,也是中国首条跨座式单轨交通线路,更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一个 " 网红 " 景点。

" 这条交通线路之所以蜚声中外,是因其空中列车穿楼而过的奇景。" 重庆轨道集团总经理乐梅说,通过站桥分离的设计施工,列车在通过这个站时,轨道梁和桥墩会有些许振动,但车站所处的这栋居民楼里人们却一点都感觉不到。

令人难以想到的是,在十余年前,这座位于中国西部的山城却被众多轨道交通领域的专家认为是不可能建成地铁的城市。

" 地形异常特殊的重庆,建地铁几乎不可能,甚至建任何一种轨道交通都非常困难。" 乐梅依然记得 20 世纪 80 年代在重庆进行论证的专家们的话语," 这些话直接给当时的重庆人泼了一盆冷水。"

重庆轨道 3 号线列车正在跨越嘉陵江。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对重庆人来说,让列车在这座山城奔驰是一个持续多年的梦。1946 年,国民政府拟定《陪都十年建设计划草案》,就首次提出要建地铁,但最终沦为一纸空文。

新中国成立后,重庆在 1958 年再次提出建轨道交通的计划,但开工不到半年就宣告停工。

20 世纪 80 年代,为了让轨道交通建设成为可能,翻山越岭、爬坡上坎、蹚水过河,以重庆轨道交通院士专家工作站沈晓阳为代表的第一批重庆轨道人,带领专家及工作人员走遍了重庆主城的每个角落进行调研,并连续派遣多名人员到世界各地学习轨道交通技术。

10 年的调研终于取得了成果,不断的考察和比较中,重庆轨道建设者另辟蹊径,发现已在德国和日本成功运营的跨座式单轨是最合适在重庆大力发展的交通制式,并确定了重庆轨道交通 2 号线采用高架跨座式单轨交通系统。

2000 年,重庆轨道交通 2 号线一期工程(较场口 - 大堰村)被列为国家西部开发十大重点工程;12 月,全线正式开工。2005 年 6 月 18 日,重庆轨道交通 2 号线开通试运营。

2 号线的顺利建成只是一个开始,2007 年,轨道交通 3 号线二塘 - 龙头寺段、1 号线朝天门 - 沙坪坝段相继开工;2011 年,重庆轨道交通 1 号线小什字 - 沙坪坝段开通试运营。同年,3 号线两路口 - 鸳鸯段开通运营,从此世界上最长的跨座式单轨线路正式面世。

"3 号线是目前世界上运输效率最高、单线运营里程最长、地形条件最复杂的跨座式单轨线路。而鹅公岩轨道交通专用桥,其主跨度在世界自锚式悬索桥中首屈一指。" 乐梅说。

截至 2019 年 7 月,重庆共计开通 8 条线路,运营里程达 313 公里,覆盖主城 9 区,通达各大商圈,接驳机场、火车站、公交枢纽等大型客流集散地。每天重庆轨道交通日均客运量已经达到了 288 万乘次,最高日客运量超 358.9 万乘次。

重庆轨道交通之梦并没有因此终结,这座西部城市已经将焦点转向了自主创新,将目光投向了世界。

重庆李子坝 " 轻轨穿楼 " 景点吸引外地游客游览留影。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目前,重庆已经主导编制跨座式国家及行业标准 7 项、地方标准 3 项,完成国家科技支撑项目 10 余项,取得专利 100 余项,形成了涵盖设计、施工及验收、运营维护等方面的城市轨道交通标准体系,成了世界首个跨座式单轨交通标准体系的创建者。

标准建立后,重庆正式开始角逐轨道交通的海外市场。2009 年,重庆轨道交通设计和施工团队前往韩国大邱市,为大邱市单轨交通线提供了轨道梁模板、轨道梁生产系统控制技术、支座安装控制技术等多项技术支撑。这是重庆单轨技术 " 走出去 " 的第一步。

近年来,重庆更先后参与了印尼、巴西、泰国等国的轨道交通建设项目,已完成印尼万隆和日惹两城市跨座式单轨交通可行性研究报告编制,并将为巴西圣保罗轨道 17 号线提供跨座式单轨轨道梁产品。

" 我们期望努力构建出重庆全域‘一张网、多模式、全覆盖’的轨道交通体系,在下一个 70 年,于国际舞台上书写属于中国轨道的璀璨未来。" 乐梅说。

以上内容由"新华社"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新华社新闻

新华社新闻

权威声音,亲切表达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