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专骗男青年!青岛这名 31 岁女子一人分饰多角,连螃蟹都骗…

青岛早报 10-21

为了骗取他人钱财,

挖空心思编造剧本,

一人分饰多个角色,

还上演了假结婚、雇人扮演父母

等一系列闹剧

……

这不是电影、电视剧

而是真实发生在青岛的一个骗局

闪恋 " 女教师 "

资料图

张亮(化名)今年 28 岁,家住青岛西海岸泊里镇。2018 年 4 月初的一天,张亮玩微信附近的人,搜到了一名女子的微信,对方自称叫 " 夏晓 ",是城区一所小学的老师,父亲养海参,家境富裕。三四天后,张亮和夏晓相约见面吃了一次饭,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又过了四五天,夏晓就搬到张亮家里与他同居了。

大约一个月后,夏晓告诉张亮她怀孕了,张亮和父母十分高兴,提出和夏晓的父母见面,商量一下婚事。

2018 年 6 月的一天,在泊里镇驻地一家饭店,夏晓和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与张亮及其父母一块吃饭,夏晓称男子是其父亲 " 夏文举 ",双方言谈甚欢,对两人的婚事都很认可。在这之后,夏晓吃住都在张亮家里,俨然已经是家庭一员。张亮对夏晓十分信任,将自己的银行卡和信用卡都交给了夏晓使用。在这期间,张亮给夏晓买东西前后花了 2 万余元。

" 喜结良缘 "

2018 年 6 月初的一天,在青岛西海岸新区城区一家大酒店的包间里,张亮、夏晓一家双方的家人欢声笑语,频频举杯,这是张亮和夏晓的订婚宴,夏晓家里除了父亲 " 夏文举 " 外,还有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被夏晓介绍说是她母亲。按照习俗,张亮家给了夏晓家 31800 元的订婚钱,之后两人去拍了婚纱照。

到了 2018 年 6 月下旬,张亮提出夏晓也怀孕在身,赶紧把婚结了。可是夏晓却说,在学校当老师晚婚晚育能奖励一万元,提议先办婚礼再领结婚证,张亮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2018 年农历八月十六,张亮和夏晓在之前订婚的酒店里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婚礼,亲朋好友竞相前来祝贺。夏晓的父母也来了,可是让张亮一家人吃惊的是,这次来的人并非之前订婚时的两个人,张亮全家人都有些懵。夏晓却不慌不忙地告诉张亮一家人,她是被抱养的,之前是亲生父母,而现在来参加婚礼的是养父母。张亮全家人也没有怀疑,婚礼照常进行,而婚礼上收到的约 32000 元份子钱都被夏晓收存起来。

破绽初露

按照当地的习俗,结婚三天内要到女方娘家回礼,于是在结婚的次日,张亮和夏晓回了夏晓家。因为习俗原因,夏晓不能下车见娘家的人,于是张亮独自见了夏晓的父母,并向其父母要了他们家的户口本,此时张亮惊讶地发现," 夏晓 " 原来是叫夏某

张亮从夏某家中出来,立即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夏某承认以前结过婚,并且也有孩子。张亮听后非常生气,要将情况告诉自己的父母,夏某一听苦苦哀求,称以后什么事都听张亮,刚结婚还是不要让老人知道情况,免得老人反对他们,张亮心一软也就作罢了。

后来,张亮催着夏某去领结婚证,可是夏某要么说晚婚晚育有奖励,要么说身份证被生父 " 夏文举 " 拿着,生父对她不好,结婚证一直拖着不能办。

2019 年 1 月底,夏某拿了两张结婚证回来,说是托民政局一个叫 " 王芳 " 的人办的,张亮一看结婚证照片是用婚纱照的照片,有些不高兴,就要去投诉 " 王芳 ",夏某劝他说 " 王芳 " 帮忙也是好心,投诉人家不好,张亮也就作罢了。张亮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对夏某的信任逐渐降低。

房产风波

打从张亮和夏某认识确立关系之后,张亮的银行卡就被夏某拿着了。2018 年 10 月的一天,张亮偶然发现自己银行卡里的 16 万元全都被夏某转走了,就问她为啥转走钱。夏某称转钱是为了买房子,并一共得七十万,她家出大头。张亮心想买房子也是两个人一起住,于是就没再说什么,之后张亮母亲的一个 40000 存单也让夏某以买房子为由拿走

过了一段时间,夏某称父亲 " 夏文举 " 在泊里镇一个小区用张亮的名字买了一套房子。2019 年 3 月,张亮父母到夏某所称的小区的售楼处打听 " 夏文举 " 买的房子情况,结果售楼处的人说没有那么一套房子。张亮父母十分生气,质问夏某到底买没买房子。夏某解释说购房信息都是保密的,售楼人员不可能透露。几天后,夏某拿着一份购房合同给张亮父母看,张亮父母这才相信。

又过了几天,夏某拿着两张房产证给了张亮,张亮一看两处房子都在青岛西海岸城区,一处写了张亮的名字,一处写了夏某的名字。张亮见夏某确实买了房子,也就打消了顾虑。

" 女教师 " 能量不小

因为买房子的事情,张亮一家人对夏某有了一些看法,感觉她有点不靠谱,不过很快夏某凭借帮张亮及其亲戚找工作,再次取得了他们的信任。

张亮微信转账给 " 徐主任 "7000 元

2019 年 3 月初,张亮从单位辞职后一时没有工作。夏某就说认识教委一个 " 陈主任 ",并找陈主任给张亮找了一份校长助理的工作,不过暂时还不能去上班。张亮的表妹刘环(化名)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有一天,张亮的母亲问夏某能不能帮刘环找一份当老师的工作。夏某拿出电话给学校一个 " 徐主任 " 打电话,打完电话后就说刘环的工作可以找,不过需要 3 万块钱。刘环通过张亮给了夏某 2 万元,之后学校的教导处 " 徐主任 " 就加了张亮的微信,夏某让张亮微信转账给 " 徐主任 "7000 元,并称剩下的 3000 元张亮自己留着就行。后来,夏某又说需要请学校领导吃饭,向刘环要了 5000 元。

神秘的 " 徐主任 "

2019 年 3 月底," 徐主任 " 加了刘环的微信,告诉她工作和张亮一样,是学校行政助理,主要去调研其他小学门口的周边环境,拍照发给 " 徐主任 "。之后," 徐主任 " 不断地安排刘环出去考察,并通过微信给她发出差补助,每次二、三百元。在 " 徐主任 " 的安排下,有时候刘环也和表哥张亮一块出去考察。

到了 2019 年 4 月初,刘环通过微信问 " 徐主任 " 什么时候可以去学校上班," 徐主任 " 告诉她" 新老师要多出外勤 ",直到 5 月初,刘环一次也没有去过学校,都在出外勤,有时候夏某还陪她一块出外勤。这期间,刘环父母让夏某帮刘环弄事业编,夏某满口答应,为此刘环父母给了夏某 5 万元。

2019 年 5 月 5 日," 徐主任 " 通过微信安排刘环出外勤,到河南调研校园门口安全问题。" 徐主任 " 还告诉刘环,因为她是托关系进来的,需要做一下工资流水,证明她在学校已经工作过一段时间,让刘环提供 35000 元,做完流水之后一个星期就会退还。刘环也没有多想,通过微信转账给了 " 徐主任 "35000 元。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 徐主任 " 不断地安排刘环出外勤,到过省内烟台、威海等多个地市,甚至河南、河北等外省。期间," 徐主任 " 和夏某一共给刘环发放了 8300 元工资和补助。" 徐主任 " 还给刘环推荐了一个学校财务人员 " 刘妮娜 " 的微信,刘妮娜也给刘环通过微信发过 500 元出差补贴。

2019 年 6 月 23 日,夏某告诉刘环," 徐主任 " 说过完暑假就可以到学校去教二年级的语文,刘环同意了,并表示假期里可以到学校去帮助做些工作,夏某和 " 徐主任 " 一直说不用刘环去。刘环多次通过微信问 " 徐主任 " 和夏某,做流水的 35000 元何时退还,但对方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此时,刘环忽然觉得自己的工作似乎存在一些问题,怀疑自己的工作是否真实,可又不知道怎么办。

" 女教师 " 再显神通

夏某和张亮结婚后,在张亮家人及亲戚的眼里,夏某是一个能人,当老师工作很稳定,认识人也多,办事能力强。2019 年 5 月,张亮的表哥李虎(化名)给让夏某帮忙把他孩子安排到一所中学寄读,两人加了微信后,夏某告诉李虎联系了教体局的 " 陈主任 ",并称 " 陈主任 " 是她家的亲戚,但是办寄读需要花 3 万元。李虎先后给了夏某 3 万元,夏某称这笔钱转交给了 " 陈主任 "。

夏某微信实施诈骗截图

十几天后,李虎请夏某吃饭答谢,期间催夏某抓紧办孩子升学的事,闲聊时李虎问到夏某学校有没有电工的活,夏某说暂时没有合适的工作。又过了几天,夏某通过微信告诉李虎办理孩子升学的事情还得拿 5000 元钱请领导吃饭,李虎便转给了夏某 5000 元钱。在这期间,李虎让夏某帮他也安排个工作,夏某说她 " 表哥 " 认识人多,让 " 表哥 " 帮着问问。

不久,夏某告诉李虎说 " 表哥 " 已经给他找着工作了,介绍他到某房地产企业干电工,但需要拿 12000 元左右。李虎问夏某能否多拿上点钱,直接干正式工,不用实习了。夏某表示尽量办,后来李虎通过微信转账给夏某 15000 元。夏某还告诉李某,孩子升学的事情也已经办好了,2019 年 7 月 6 日到学校去报到。靠着夏某帮忙,工作也找到了,孩子上学的事也解决了,李虎一家高兴不已。

骗局终被揭穿

2019 年 7 月 5 日下午,夏某联系李虎说,学生报到时间变动了,改成 7 月 12 日了。到了 7 月 12 日,李虎带着孩子到学校报到,结果一问没有孩子的名字,就找到夏某问能不能帮着再联系一下,张亮就通过微信联系 " 陈主任 ",结果 " 陈主任 " 说可能弄错了。

李虎从张亮家离开不长时间,就打电话说孩子上学的事不用夏某办了,要求退钱,并且催的很紧,夏某就自己出了 2 万元,让张亮拿了 15000 元,退给了李虎。又过了两天,李虎联系夏某说工作的事情也不用办了,并且一直催着退钱,夏某就又退了 15000 元钱。

夏某帮着办的事一件一件都没有成,还有一些也是存在很多奇怪的地方,这引起了张亮及其家人的怀疑。夏某到底是不是一名小学的教师?她帮着找的工作为何如此奇怪?

2019 年 7 月 23 日,张亮委托亲戚到夏某所称上班的学校去查,结果发现教师里既没有 " 夏晓 " 也没有夏某。张亮决定去查证心中的一个个谜团,紧接着就去了民政局,结果民政局的人说他拿的结婚证是假的,民政局也没有叫 " 王芳 " 的人。张亮又去房管中心查询夏某给他的两个房产证,结果发现两个房产证也是假的

张亮觉得就像天塌下来一样,回家问夏某怎么回事。夏某见事情败露,于是承认骗了张亮。张亮让夏某还钱,夏某以各种借口推脱。2019 年 8 月 6 日,夏某说她还有一辆车,准备去把车卖了,筹钱还给张亮,结果走了之后就失去了联系。接着她就走了再也没回来。2019 年 8 月 12 日,张亮还是联系不上夏某,便到黄岛公安分局泊里派出所报案。

惊人的演技

泊里派出所接到张亮报案后,展开调查,并于 9 月 14 日将夏某抓获归案。对于诈骗张亮一事,夏某供认不讳。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是,夏某在与张亮的交往中,从使用的名字 " 夏晓 ",到订婚时的 " 父母 ",都是假的,而夏某更是一人分饰多个角色,使用微信欺骗张亮全家及亲友

夏某在接受审讯

据夏某供述,她真实年龄 31 岁,曾经有过一段婚史,而且生育了一对双胞胎男孩,离婚后和前夫各自抚养一个孩子。夏某离婚后一直打点零工,经济上比较困难。2018 年 4 月,夏某通过微信和张亮认识后,为了从张亮家骗取钱财,就以恋爱的方式交往,直至 " 结婚 "。

为了将戏演得真实,夏某花钱雇佣了一名黑车出租司机扮演亲生父亲 " 夏文举 ",在订婚时去的 " 母亲 " 其实是夏某认识的一名干微商的中年妇女。举行婚礼当日,由于夏某真正的父母出现穿帮,夏某就称是 " 养父母 "。

更为离奇的是,在欺骗张亮等人的过程中,民政局 " 王芳 "、教委 " 陈主任 "、学校教导处 " 徐主任 "、学校财务人员 " 刘妮娜 " 以及夏某的 " 表哥 " 纷纷登场,但这些人全是夏某虚构的,夏某注册了多个微信号,用于冒充她所虚构的人物,并利用这些身份帮张亮及其表妹找 " 工作 ",帮李虎孩子办上学的事等。为了避免被揭穿,夏某给张亮及其表妹找的工作是所谓的 " 外勤 ",压根就没有机会去学校上班。

夏某通过编造谎言,从张亮前后共拿走了 347800 元,而张亮日常生活中给夏某花的钱根本无法算清;诈骗刘环 7 万元;夏某从李虎家骗取 35000 元,后来还钱的时候一部分也是张亮拿的钱,她自己还的钱也是 " 羊毛出在羊身上 "。

骗局重复上演

夏某被警方抓获,案情水落石出,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夏某从张亮家离开后,立即就找寻了新的目标,新一轮的骗局已经在上演。

据夏某交代,2019 年 8 月 3 日,眼看着在张亮家的骗局已经揭穿,无法再继续演下去,她通过微信搜寻附近的人,认识了同样住在泊里镇的姜磊(化名)。

姜磊今年 24 岁,在一家国企上班,有过一次婚史。夏某以 " 徐晓 " 的名字与姜磊交往,并在 8 月 6 日从张亮家离开后就直接搬到了姜磊家中与姜磊同居。在姜磊的眼里," 徐晓 " 仍然是一名小学老师,家境富裕,父亲养海参,在城区有三套住房。

夏某从姜磊的支付宝、花呗透支 33000 余元

民警抓获夏某后,姜磊非常惊讶,他尚且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骗,而且夏某已经怀孕,他们正在商议结婚的事情。姜磊得知 " 徐晓 " 是夏某的假名,才知道自己真的被骗。在姜某和夏某短短一个多月的交往中,他给夏某买首饰花了好几千,夏某从姜磊的支付宝、花呗透支 33000 余元,全部都是姜磊自己还的款。

夏某卖掉了 2 万余元的蟹子

姜磊父母养殖蟹子,夏某以把蟹子卖给学校老师为由,卖掉了 2 万余元的蟹子,可是钱却一分钱也没有给姜磊父母。这样夏某前后从姜磊家骗走 56000 余元。

如果夏某不被警方抓获,发生在张亮身上的一系列骗局可能会在姜磊身上再次重演。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生活处处有 " 风险 "

一定要擦亮双眼认清骗子!

来源 | 早报记者 赵玉勋 通讯员 齐林新

编辑 | 宁婧

校对 | 小戈

我就知道你 " 在看 "

以上内容由"青岛早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