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90% 的 P2P 还是死掉了

新金融洛书 10-21 3

来源 | 新金融洛书(ID:FintechBook)

作者 | 雷慢

封面 | 《我爱我家》

2014 年 P2P 创业潮起时,就有有人声称 90% 的平台将死,几乎被斥为危言耸听。如今这一言论又显得过于保守。

2016 年的最后几天,在 P2P 行业整顿风口浪尖上,湖南攸县认为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正在来临:行业面临调整和行业洗牌,一些 P2P 将选择利于行业的注册地区落户,于是重金打造了攸县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

一年间,攸县用 " 对入驻企业全面提供配套办公用房,三年内免费 "" 全程为入驻企业代办注册登记、金融监管部门备案等相关手续 " 的优惠政策,高峰时一度吸纳引进 71 家 P2P 落户,被媒体称为 "P2P 第一县 "。

仅仅一年不到,因为政策不明朗,证照不齐没法开展业务等原因,这些平台有的选择退出,有的成为僵尸企业,它们在 2017 年后陆续注销,如今剩下不到 20 家仍在消亡。

现在,"P2P 第一县 " 是去是留更加扑簌迷离,直到 2019 年 10 月 15 日。这天,湖南对 P2P 网贷一刀切。24 家网贷机构 P2P 业务均不符合相关规定,全部予以取缔。

不确定性政策的风险,从县城到省府到中央,自 2014 年到 2018 年,击中了卷入 P2P 创业洪流中的大多数。相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高层对互联网金融的政策,2014 年是 " 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2015 年是 " 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 "、2016 年是 " 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 "、2017 年是 " 对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 "、2018 年是 " 健全互联网金融监管 "。

12 年来,投资人陪着创业者和金融诈骗者坐了一次过山车,要不是欺诈横行,旁氏满地,严监管的大刀也不会斩落得这般决绝。

这些平台的崩塌,席卷了上万亿的个人财富,金融灾难之惨烈难以尽书,零壹数据显示,到 9 月底的 12 年来,6309 家网贷平台只剩下 621 家。其中 5000 多家问题平台每家都是一幕惨剧。

10 月 19 日,山东下发 P2P" 一刀切 " 通知,全省 28 家未通过验收的 P2P 网贷业务全部予以取缔。

……

十二年一轮回,肃清风暴已来,该结束的请让它结束。

2015 年 12 月初的一天,几个试图乘飞机出境的 e 租宝高管不会想到,对他们出境行为的 " 控制 ",直接成为 900 亿元规模 e 租宝骗局崩盘的导火索,而 e 租宝事件的爆发,引发了监管对非法线下理财平台的持续打击。其后泛亚事件、中晋事件、快鹿事件等相继爆发。

" 资产 " 裸泳,大概是从经济下行、金融去杠杆开始的,这点和 P2P 信用中介模式类似。十二年来,P2P 在信用兜底、刚性兑付的商业模式下,原本被银行业金融机构风控筛选下的次级资产被端上互联网,而 P2P 一面风控不足,一面征信缺失,风险严重向负债端倾斜。

当去杠杆的大政策下达,P2P 降规模、降存量 " 双降 " 开始,规模化增长被遏制,恶果降临,大部分平台崩溃死亡。

2018 年初,手握上百亿资金的钱宝网张小雷不会想到,他的旁氏帝国,会崩塌于几个南京楼盘的开盘。

前一年 11 月,南京当地有十个楼盘同时开盘,推出近 3200 套房源,要求 80% 首付、7 个工作日内付清,这些楼盘瞬间在各种理财平台里抽血上百亿,钱宝网是其中之一,无钱兑付的钱宝网爆雷崩塌。

钱宝网是资金池、刚性兑付、高利揽储的典型,民间理财干了银行的事,却无风险储备金、资本充足率要求,倒在任何一个风险路口,都不足为奇。

2016 年,434 亿规模的快鹿系爆雷,导火索是电影《叶问 3》票房造假。

当年 3 月 4 日,《叶问 3》正式在内地上映,票房迅速飙升,3 天 4.7 亿元。监管部门调查显示,《叶问 3》虚假票房为 3200 万元,自购票房为 5600 万元。

票房造假也就罢了。擅长资本运作的施建祥 " 事不惊人死不休 ",硬生生套上 " 电影 +P2P" 和电影票房资产证券化的幌子。快鹿集团以《叶问 3》打包的版权收益作为标的,通过十几家 P2P 平台进行重复融资,在 " 票房黑幕 " 被揭穿之后,引发投资人挤兑,最终引发崩盘。

荒唐事往往结奇葩果。

在中小企业里,去杠杆下的资产质量变化,波及了金融界,在金交所将私募债资产联合 P2P 兜售模式风行几年之后,2016 年底,蚂蚁金服招财宝踩中了涉侨兴 11.46 亿元私募债违约的大雷。招财宝在踩雷金交所之后,与金交所这类类金融资产绝交,走向平台化,只和银行们做生意了。

2019 年 7 月,在宣布良性退出的 4 个月之后,红岭创投试图给出一个 7 折收购小额出借人债权的方案,投资人有两个选择,要么损失 30% 的本金与利息,提前 " 下车 ";要么陪跑三年分期兑付,或许能拿回全部资金。

干这种不要脸事情的平台多了去了,有 5 折收购的,有 2 折收购的。它们曾经一面信用背书,一面刚性兑付,还不上钱后,又一面暴利收割、强行猥亵。

挖坑近乎鬼,收割近乎妖。

无论骗局制造者的 e 租宝丁宁、快鹿系施建祥,还是钱宝网的张小雷,无论创业失败者的证大金服戴志康、先锋集团张振新,他们都是这场败局的制造者。

我曾试图论述,P2P 网贷结过最坏的果,是金融科班出身的戴志康、张振新们做了网贷,最后身陷囹圄。

他们在监管市场,瞄准了套利的间隙,以不愿受监管的 FinTech 或 TechFin 角色,闯入市场,他们既不想承担资本充实率,又不想担当各项风险准备和拨备等高成本。

一年前,我统计的 2015 年~2018 年八大知名爆雷平台,造成的损失资金就高达 1337 亿元,涉及投资人 126.7 万人(计重复投资者)。

在 P2P 界,从不缺一面高举普惠金融大旗,又一面搞 " 资金池 " 和暗箱操作的人。

在这个伪创新场里,从来不缺 "e 租宝 " 第二、第三、第四 ……

表:2015 年 -2018 年八大知名爆雷平台涉及金额与投资人数

这些金融惨案里,挖坑的不止于丁宁、施建祥、张小雷们,还有为 P2P 平台代言或站台的郎咸平、张铁林、宋鸿兵们。

P2P 网贷兴起时,曾有技术公司一年卖出上千套 "P2P 系统 ",但这后边的跑路与失联,无关他们的功德。

现金贷肆虐时,有技术公司一年卖出几百套 " 现金贷 " 平台系统,这背后的收割与暴利,也只在他们的私利。

悲剧发生时,只有背锅的一个或几个人,几十万痛苦的投资人,而食皮寝肉的那些人,早已遁去了。

2000 年,来自中国农村、在摩根大通工作的精算师李祥林,在他的《论违约相关性:相依函数方法》论文里,阐述了借助精算以及心碎效应,引入标准的高斯联结(Gaussian copula)曲线,提出用信用违约互换(CDS)的市场价格数据作为判断违约相关性的依据。

这一理论被当时的业界认为解决了华尔街当时最棘手的 " 违约相关性 " 问题。后十年,李祥林却被媒体称为 " 摧毁华尔街的精算师 "。

华尔街的精英们,依据他的公式,在不知道公司(贷款人)任何信息的前提下,推算出一家公司(贷款人)违约对于另一家公司(贷款人)的影响。

接下来是,CDS 和 CDO 市场暴涨,次级资产横行,美国次贷危机还是在 2008 年爆发了。

在中国,P2P 的过山车之路,更像一场局域版的次贷危机。

P2P 是借贷便利性的创新,但既没有解决投资端的风险,更没有减弱资产端的风险本质。

在中国,P2P 上线后,通常是负债端能规模大肆扩张,资产端仍然维持它的风险本质,并且缺乏征信条件与风控有效性,这个时候,坏账产生并积累,P2P 平台又通过如自动投标等手段,将不良债权,转让给新入的投资人。

由于缺乏优质资产来抵消坏账与不良,P2P 平台只能以更次级资产的扩张,来平衡负债端的失衡。

这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绝大部分 P2P 不能降规模,一降就死。

当 2017 年 8 月的 " 双降 " 大刀砍下,2 年以来已死掉了 1800 多家平台。

所以,当大量 P2P 累积着不确定性风险的时候,备案监管的前提,必然是先清理,后备案。

肃清风险的小铲子,不会停止。

2016 年开始,业界掀起了一股对 P2P 商业模式的大批判。

"P2P 是让最傻的人借钱给信用最差的那批人。" 证监会信息中心技术监管处原处长初壮如是说。初壮认定,P2P 网贷根本不是互联网金融,它只是高利贷模式在互联网上的延伸,P2P 的效率比金融机构低,但是利率却高。

过去几年,多数 P2P 平台一直是实际上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也是事实上的小贷放贷者。

在 2016 年以前,因为资金池模式的普遍存在,多数网贷平台做的都是信用中介的活,有实际上的网络小贷角色。

从经验来看,P2P 如果纯粹行信息中介之实,在次级资产的酱缸里,投资人会死得很惨。而行信用中介之实,就是过去 12 年行业的真实写照,结果死的更惨。

P2P 行业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没有解决商业模式可持续性。在投资端,投资人风险承受能力差,风险识别能力差,坐拥高收益,却难以承受高风险。在资产端,次级资产横行,征信短板明显,风控近乎失效。在平台方,盈利归平台,亏损归投资人。这三者,有着明显无法补齐的漏洞。

中国 P2P 行业的还存在的一个大问题是,缺少一个风险缓释机制。一旦行业爆雷,巨大的财产损失就将投资人引向街头。

而这一风险缓释机制,直到 2018 年底的 P2P 网贷备案工作方案里,才出现了雏形,监管对投资人进行 20 万投资限额,最明摆的逻辑是解决 P2P 风险的 " 涉众 " 性。

而伴随这种模式的是极差的用户体验、难抢的标的和严重的资金站岗现象。

但是,在机构资金已成行业趋势的情况下,机构资金入场,普通投资人出走,又将推动一波投资迁徙潮。

在中国 P2P 的老师 Lending Club 将机构资金玩转了十多年之后,中国的 P2P 创业者才明白这一商业模式的好处,转型做起了助贷,抛弃 P2P 的已经成为潮流。

回过头看,2014 年时,就有有创业者声称 90% 的 P2P 平台将死亡,几乎被斥为危言耸听。如今看来,这一言论过于保守,截至今年 9 月底,曾出现过的 6309 家 P2P 平台仅余下 621 家存量平台生死挣扎,死亡率已经达到 90.1%。

而数据正在奔向 99% 死亡率的路上。

以上内容由"新金融洛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