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失恋、裸辞、独居:100 万成年人假装都挺好

槽值 10-21 7

对很多年轻人来说,一杯肥宅快乐水、一部手机,就是天堂。

只要有网,就能足不出户。

睡到日晒三杆,一桶泡面或一份外卖解决温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最惬意的废柴生活。

在日本,有一群 " 家里蹲 ",将这种惬意生活过成了 " 常态 "。

而超过 6 个月未与外界发生互动或者未走出家门的人,被称为蛰居族。

新浪财经微博

在日本 100 多万蛰居族中,15-39 岁的年轻人,足足有 54 万。

这些人不和父母以外的人沟通,就像从社会上消失了一样。

如果没有恰当对策,若干年后,日本蛰居人口会超过 1000 万。

进入蛰居状态的日本人的年龄 / 日经中文网

正值大好青春,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闭门不出,一待就是几年?

1

蛰居族的常态:吃饭睡觉、打游戏

" 每天就是下午醒来,吃点东西,上厕所,呼吸。找不到活着的任何价值。"

蛰居族拒绝参加社会活动,尤其是进入职场;

不和父母之外的人沟通,因为沟通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消耗;

哪个年轻人不想惬意地待在家里 / 《逃避虽可耻但是有用》

经常熬通宵,长期吃外卖、速食,蛰居族往往身体虚弱 ……

睡觉、打游戏、看书、吃外卖、接着睡,就是他们全部的日常。

佑都大西 / 全球锋报

19 岁的佑都大西,本应在大学里上课,却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蛰居族。

他小小的房间非常凌乱,堆满了饭盒、塑料袋、漫画书、零食,只有躺下睡觉的那一片地方是空着的。

几张榻榻米之间的距离,就是他全天的通勤距离。

15 岁那年,佑都大西因为一次考试不及格,被同学诬陷作弊,渐渐在学校里抬不起头。

再加上竞选班干部失败,佑都大西一气之下蛰居在家。

打游戏、睡觉,蜷缩在几平方的小小世界里,一晃就是 3 年。

想过挣脱,但似乎已经依赖上了蛰居的安全感,难以脱离。

" 一旦体验了这种生活,你就会和现实脱节,因为这样我感到安全。"

俊太说自己非常不开心,每天都哭 / BBC

20 岁退学在家里的俊太,每天醒着的时候,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打游戏。

俊太说他几乎每天都会哭、抱怨社会、抱怨父母,甚至有一次还动了手 …… 甚至需要靠吃药维持情绪稳定。

中元胜被捕

横滨的中元胜已经 40 岁了,从小学就闭门不出。

当 76 岁的老母亲在家里病故,中元胜没有叫救护车,也不知道怎么求助。

他只是把尸体静置在房间里。

直到妹妹来探望,才发现母亲已经去世,这时离母亲死亡时间已经过去近一个月。

而接受采访的邻居则表示,根本不知道死者还有一个儿子。

中元胜蛰居太久,邻居说根本不知道有这个人

日本综艺《可以跟着去你家吗》,采访了一位蛰居多年的前田良久。

前田良久家里堆满了各种纸皮箱、没有折叠的衣服、沾满菜汁的一次性餐盒 ……

他自称靠着父亲的遗产活下来,20 多年没有打扫家里卫生,甚至嘲讽自己的家是 " 垃圾房 "。

前田良久的家 / 日本综艺《可以跟着去你家吗》

节目组问老人平时待在哪里,老人自然地躺在了随意摆放的衣服堆上,指明这是自己睡觉的地方。

乱到没有可以下脚的地方 / 日本综艺《可以跟着去你家吗》

老人说,父亲去世后就没再打扫过房间。这间屋子上次被打扫,已经是 20 年前 ……

节目组最后帮前田良久清理积攒了 20 多年的垃圾,用了两台容量 2 吨的垃圾车。

前田良久突然向工作人员问了一句:

" 如果你认识的人都死了,还有活着的意义吗?"

看似邋遢的蛰居族,也有背后的隐痛。

他们每个人,都有不敢踏出家门的理由。

2

逃避可耻,有时却是唯一出路

努力,奋斗,环游世界,听上去确实很美好。

蛰居族,却更享受沉迷自己小世界的安全感。

1、社会压力大,无法面对

日本曾经对 " 家里蹲 " 进行调查,排名第一的原因是:

无法适应职场。

工作的压力,正在逐渐侵蚀职场人的生活。

日本 25%的企业要求职员每月加班超过 80 小时,通常情况下,这些加班是不带薪的;

不同于父辈,很多年轻人无法成为正式职员,永远不知道明天醒来还有没有工作可以糊口;

行情不景气时,被裁掉也是分分钟的事 ……

害怕被辞退,年轻人不得不提前透支体力,麻木工作。

蛰居族闭门不出的原因 / 日本内阁府官网

再加上颐指气使的上司、利益纠缠的同事、高居不下的生活成本 ……

这一系列不愉快,像石头压在年轻人胸口。

工作就是要埋头苦干 / 维辰财经

社交压力同样让人疲惫。

日剧《家族的形式》男主,严格控制自己的日程。

下班后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购物,看起来有点凄凉。

但比起和他人相处时的小心翼翼,他更想独自享用下班后的时间。

宁愿一个人健身,也不愿意去社交 / 日剧 《家族的形式》

当工作和无效社交无缝渗入人们的生活,连好好地呼吸空气都变成了奢望。

想要逃避这些不愉快很容易:

只要关上门,就不用再被任何人摆布。

2、沦陷在过去的阴影,难以自拔

日本著名剧作家岩井秀人,有一段长达 4 年的 " 蛰居 " 生活。

他坦诚地说:" 我 15 岁时想出去闯一闯,但是最后闯荡失败。这件事让我对这个世界的信念都垮掉了。"

直到 20 岁,他才有了重新开始的勇气。

高龄蛰居族伸一在考试失利之前,一直都非常讨家人喜欢。

他梦想用英语赚钱,却在考试中落榜,复读后也没达到目标。

这时起,伸一变得郁郁寡欢。

曾经的伸一很讨家人喜欢 / NHK

做了一些临时工,却难以坚持下来。

在家啃老了 30 年,在父母去世 11 年后,伸一营养不良衰弱而死。

伸一的记账本 / NHK

十几年没有联系的哥哥,来收拾弟弟的遗物时,发现一个小小的记账本,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数字。

伸一想把这些钱花得再久一些,反复计算父母留下的积蓄。

直到最后,数字越来越少,难以为继。

伸一父亲的日记 / NHK

墙角里堆着父亲留下的大本日记,记录着他曾在饭桌上劝说儿子出门工作的场景。

最终却以不愉快告终。

也有人深陷在过去失败的感情中,难以自拔。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女主,从小缺乏父爱,遇见了喜欢的人便全心全意对待,却屡次被抛弃。

渐渐地,松子一天天沉沦下去。

松子因为屡次遭到男友背叛,自暴自弃 /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很多蛰居族经历过失业、失恋,受挫后没有勇气再次接受挑战。

3、不敢直面未来的不确定性

有的蛰居族则因为心思太过敏感。

对枯燥的工作不满,觉得做什么也无法改变世界,过于完美主义;

达不到目标,就会深深愧疚。

日美混血儿 Riki 已经 30 岁了,蛰居日本 3 年。

生活中的小波折都让他疲惫,为了不出错,他决定不出门,不去尝试新事物。

面对自尊心的挣扎,他唯一的反抗,是把自己完全封闭。

瑞奇 · 库克(Riki Cook)蛰居在家三年 / 摄影师 Maika Elan

对一个不想面对现实的人来说,逃避是最简单的方式。

纪录片《消失的劳动者》中,57 岁的蛰居族佐佐木哲夫说:

" 我现在光是活下去就用尽力气,找不到改变现状的办法。活下去,目标是什么?"

57 岁的蛰居族佐佐木哲夫 / 纪录片《消失的劳动者》

阻挡蛰居族出门的,是难以抚平的过往经历。

虽然他们知道逃避是一种 " 高利贷 ",日后要加倍偿还。

但把世界关在门外,大概是他们此刻最需要的安慰。

3

等待援手,不如先自救

对于蛰居族来说,小小的房间,更像是一个避难所。

一头埋进被窝,周围的一切都可以与自己没有关系。

但第二天醒来,还是要面对现实世界。

越陷越深的蛰居族们,也需要被拯救。

1、可以享受独处,但别在孤独中沉沦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可以,我能在床上待一辈子。

但当这种状态真的发生,对一些人来讲,却更像是一场无法挣脱的噩梦。

从本质上来说,人仍然是社交动物,需要释放情感、向他人倾诉。

《社交天性》中曾提到,与他人产生互动和联结,是人的本能。

游戏、电影能够给人带来情感抚慰,但无法完全代替社交。

不妨尝试着走出家门,试着和人交流。

人间,是应该在人之间。

在人之间才叫人间 / 日本综艺《可以跟着去你家吗》

2、拿回人生的掌控权

《不求上进的玉子》里的玉子就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女孩。

毕业之后没有工作,玉子每天躲在家里,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

甚至为自己的宅和颓,找到一个理直气壮的借口:社会环境不行。

抱怨社会的玉子 / 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

工作的事情被一拖再拖。

被爸爸问起时,瞪着眼睛,搪塞过去。

玉子试图逃避工作,躲在家里 / 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

玉子像一块漂着的浮萍,生活把她送到哪里,自己就跟着飘到哪里。

温水煮青蛙一般,被惰性束缚住手脚,逐渐丧失对人生的掌控权。

渐渐忘记,一味躲避同样让人疲惫。

能带来充实感的,是可以攥在手里的东西。

给自己设定短期的小目标,做一些新的尝试。

勇敢地做出改变 / 日剧《恋爱尼特族》

重新拿回人生的掌控权,而不是在死气沉沉的小房间里,纯粹地消磨时间。

用这样的方式重新整理生活,或许能够看明白,生活所带来的的乐趣和价值。

成年之后的生活已经够辛苦。

如果再把自己弄得一团糟,人生最后会慢慢滑向失控的边缘。

真正勇敢的人,是看清现实,仍然含泪奔跑。

以上内容由"槽值"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