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卫哲:已投电子烟,没投拼多多,“我不后悔”

投中网 10-21

卫哲入局电子烟并非 " 跟风式 " 的一时兴起。

文丨柴佳音

编辑丨王庆武

来源丨投中网

横刀杀入,星盘布局。

这一次,卫哲看中的是时下炙手可热也有一定争议的电子烟赛道。

2019 年 7 月,有媒体爆料称,全球最大的电子烟 ODM 厂商麦克韦尔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全球知名对冲基金 Coatue 与嘉御基金。

对此传闻,嘉御基金董事长卫哲对投中网独家回应称," 我们确实投资了麦克韦尔。"

公开资料显示,2018 年麦克韦尔净利润 7.85 亿元,同比增长 257%。" 它(麦克韦尔)很早就有现金流,我们是‘硬挤’进去的。" 卫哲告诉投中网。

在资本市场,企业与机构的关系一向微妙。对于嘉御基金这般 " 无事闯入 " 的资方,企业出让股份自然有其道理。卫哲笑称,他们要的不是钱,而是 " 命 "。" 他们要我们的‘命’,要我们‘卖命’,我们坚持免费咨询开路。"

" 利润 " 为王

卫哲入局电子烟并非 " 跟风式 " 的一时兴起。

" 应该说这个行业我们看了快三年了。" 卫哲告诉投中网。

2016 年起,电子烟进入高速发展期。麦克韦尔 2016 年、2017 年、2018 年营业收入分别为 7.26 亿元、15.66 亿元、34.34 亿元。

据了解,麦克韦尔原属新三板挂牌公司,2019 年 6 月 5 日正式从新三板摘牌。对于麦克韦尔准备再上市的消息,公司回应称,未来资本市场的具体规划正在评估过程中。

2014 年,电芯核心生产企业亿纬锂能以 4.39 亿元收购麦克韦尔 50.1% 的股权,拿下麦克韦尔控股权,为麦克韦尔的上游原材料供应提供了绝对优势资源。因此,对于麦克韦尔在电子烟领域的 " 江湖地位 ",卫哲表示," 网上说,如果麦克韦尔着一把火,全球电子烟断货 2、3 个月。"

" 烟草对社会并不好。" 卫哲并不避讳电子烟领域最大的争议点所在,但是," 电子烟有可能做到传统烟草做不到的两个事,一个是减害,不能说无害,是减害;二是通过技术防止青少年滥用。"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品投资上," 品牌 " 才是卫哲一向的心头好。此次转投供应链,他对投中网坦言,是出于对 " 产业价值链 " 的考虑。

" 一般来讲,消费品我们确实是喜欢投品牌的。" 卫哲表示," 但是,我们对电子烟产业链和价值链进行了分析,突然发现这个行业的品牌方很热闹,却并不挣钱。供应链方一个月的利润是很多品牌方一个月的收入。"

据 CVSource 投中数据,2019 年 1 月至 10 月,国内 30 余家电子烟品牌融资共计超过 10 亿元。资本疯狂下,"2019 年年初起,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电子烟公司成立。" 某电子烟创业者此前对投中网表示。

作为投资人,卫哲却并不认为这足以称为 " 一场技术含量的战争 "," 这些初创公司其实并不具备核心技术和高效产能,基本上都是品牌营销,技术和产能壁垒在供应链方。"

"V 轮 " 投资者

年净利润 7.85 亿的麦克韦尔并非卫哲手中唯一不缺钱的案子。

" 我们的风口其实没有变过,我们并不在乎这个公司融不融资,我们 80% 的投资项目是不在融资状态的,我们叫‘非市场’。" 卫哲对投中网解释称," 它们不在市场融资状态,是靠我们的咨询硬生生创造出的投资机会。"

久而久之,卫哲将这样的入局称作 "V 轮 "。" 你问我哪一轮我说不出,是 V 轮,是我们 VKC ( 嘉御基金英文名字 ) 独创的一轮。很多人说你投不投 A 轮?我说我们有些大 A 轮,A 轮就是最后一轮。"

在卫哲看来,资本无法构成嘉御基金的竞争力。真正有竞争力的是资本以外的能力,是能够帮助企业提升运营、提升管理的能力。

嘉御基金的 " 咨询服务 " 最短持续 3 个月,最长持续 2 年。卫哲对投中网笑称,咨询后再投资这更像是一种 " 利益绑定 "。

" 我们 80% 投成的项目都是因为他们希望我们进入持续咨询。我们‘利益绑定’最好的方法就是我的咨询给你提供了价值 , 咨询建议的好坏也直接影响我们投资的收益。"

卫哲常开玩笑说自己像雷锋一样陪老太太过马路。但是,过了马路,雷锋不要红包,他们却是要红包的。

如果不给红包呢?

" 没关系,下一条马路你就自己过吧。但是,如果你给了我们红包,我们就继续陪你过下一条马路。"

然而,与 " 咨询 " 逻辑看似相悖的是,对于后来并不熟悉的硬科技领域,嘉御基金也依旧活跃。

" 我本人不懂技术,我们团队懂技术的也非常少。" 卫哲坦言。但是,嘉御基金在管的 30 家技术公司 2019 年利润在 75 亿 -80 亿元,过 3 亿元利润的公司超 10 家。

卫哲解释称,这些公司都对上游技术有着特殊要求," 所以我们依托我们已经投资的 3 亿元利润以上、百亿元市值以上的公司共同突破它们所在的上游技术。"

通过已投企业做技术验证并下最大订单,是卫哲未曾失手的硬科技 " 投资导论 "。

举例来说,嘉御基金投资九音科技便是依托于机构已投企业 Anker。作为跨境电商第一品牌,Anker 希望投资领先的耳机及智能音响的降噪技术。而当 Anker 看好了九音科技,卫哲便可毫无顾忌地押注下去。

" 我们内部的决策特别简单,我们投的企业敢给订单,我们就敢写支票。" 卫哲表示。

没投拼多多," 我不后悔 "

卫哲喜欢 " 有自我迭代能力 " 的创始人。

拼多多的黄铮便是其中的一位。卫哲对投中网透露称,自己早前曾关注过拼多多,对黄铮非常欣赏。但是,出于对行业的基本判断,他认为拼多多无法达到电商行业的 "70 块钱客单价生死线 ",只能 " 忍痛放弃 "。

他解释称,拼多多的获客成本非常优秀,但是物流成本是一个刚性的指标。如果产品毛利定为 20-30 元,70 块基本上能覆盖全国物流。全国物流低于 12、13 块已经基本不可能,同城物流从 8、9 块降到 5、6 块,一定不可能再低,除非使用机器人或无人机。

" 这样就意味着总有人为你的这个物流买单,从商业模式上很难过‘ 70 块钱客单价’的槛,就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没办法说服自己。" 他对投中网表示。

2018 年 7 月,拼多多在美国上市。以 2019 年 10 月 15 日收盘价计算,拼多多市值高达 394 亿美元,已超过百度(373 亿美元),其背后投资人由此获利千亿人民币。

卫哲却直言自己并不后悔," 还是没有到 70 块钱客单价。" 他对投中网反复强调。

但 " 拼多多 " 事件却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嘉御团队内部的一场争辩,辩论的主题是 " 到底要不要改变对行业判断的方法?"

最后,团队的一致意见是不改变,宁可错过也不改变他们对于行业的基本判断。

这样的执着下,若是面对想要拿到的案子,卫哲团队会愿意 " 不惜一切代价 " 吗?

面对投中网的发问,卫哲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不会。没有任何项目值得不惜一切代价。"

以上内容由"投中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