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在快手,有 500 万人正奋力致富

商界 10-21

靠拍视频卖牛肉干,只有小学文化的内蒙古人太平一年收入过百万 ; 靠木工手艺成为网红,福建宁德山区的小杰年收益 60 多万 ; 靠电商带货,四川甘孜高原上的藏族姑娘格绒卓姆年收益 110 万……

这不是传奇,这只是移动短视频时代的平常事。他们最初所做的,是通过短视频,把手里的特产与外界市场联系了起来。

如今,这样的 " 平常事 ",正在数百万中国农民手中发生。

截至 2019 年 8 月,全国从快手上获得收入的用户超过 1900 万,其中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的用户,超过 500 万人,年销售额达 193 亿元。

1

草原电商传奇

几年前,到处给人打工的内蒙古人 " 太平哥 " 从没想过,自己未来会有 450 万的年销售流水。

锡林郭勒盟乌拉盖大草原腹地位置偏僻,距锡林浩特市 330 公里,这里地广人稀,曾是狼群出没的地方。生于 1985 年的太平只上过小学,他喜欢骑马,有时候骑几十公里见不到一个人,下雨时,把衣服脱下来拧干,晾干后再穿上。

15 岁后太平外出打工,头 3 年给人放牛放羊,后 8 年开车给人拉煤。2015 年,他开始自己在家里做生意,卖烤牛肉,每天收入三五百,是不错的生活了。但生意并不稳定。

牛粪烤牛肉,是太平从小到大吃过最好的 " 妈妈的食物 "。成吉思汗时代,牛肉干也是蒙古军队的行军粮。为了找买家,他跑到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又跑到北京、沈阳等大城市,每个地方呆两天,用微信 " 附近的人 " 加好友,向别人推广,作用不大。

直到一个朋友向他推荐了快手。看到上面无数的人在上面表演才艺,甚至农民也唱歌跳舞,还有许多人专门卖货,他心动了。

" 我的目的,就是要做这个生意。但我想,首先要宣传我的家乡,让更多人直到我家乡多么美,我们的产品才能卖的更好。"

太平发布的,大多是乌拉盖大草原上放牧、河流、夕阳、骑马、喂狼的视频。在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 的景色中,太平经常现场烤肉。美丽的风景,鲜嫩的牛肉干,滋滋冒泡的油汁,惹得许多老铁口水直流。

2017 年,太平有了第一单生意,黑龙江一位老铁想买,又怕太平是骗子,太平把身份证照片、家庭地址、联系方式都发给他,寄去了三斤。从那以后,太平开启了自己的电商事业。

太平有四个哥哥姐姐,全家人都不会说普通话,刚做直播时,他回答不了粉丝的问题,紧张又难受,三五分钟就关掉。每次播完,他就回想错误,查字典,不断改进。一年多过去,他的牛肉干已经行销全国各地,汉语也说得流畅自如。

2018 年,他的烤牛肉每天都供不应求,许多老铁为了买到货,宁愿排队等七八天。快手两次派人到他家里考察,给了他 " 幸福乡村带头人 " 的官方认证。

" 不是直接就给你认证的,那得看看你是不是在做事,你的牛肉干是不是真的。" 这让他的口碑更稳固,也鼓励他带领身边更多的乡亲致富。2018 年全年,太平的牛肉干销售额达到 450 万,最高月销售额 50 万。这一年,他盈利超过百万。

太平能在当地把电商生意做到最好,靠的不仅是运气。传统草原牛肉干都用牛粪烘烤,这其实是干净的,但为了消除顾客的顾虑,他全部改为手工炭烤。除了味精、盐和花椒大料,他不再放别的食品添加剂," 哪怕这样只有 6 个月保质期,比不上别人 12 个月的保质期,我们也要保持原汁原味。"

太平把在外打工的姐姐叫回来帮忙,给她四千块工资。他还招了一些就业难的大学生。以前,太平只有一个小实体店,今年,他自建了一个 500 平米的大厂房,切肉、解冻肉、风干、烤肉、包装、打码、发货各一个车间,实行透明化生产,他把这些过程展示在每天的快手里。

" 不能直播牛肉,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制作过程,让你看得放心,买的放心,吃的更放心。这样回头率就比较高。"

生意好了,周边牧民的肉价也提高了,许多牧民把牛肉卖给太平,增加了畜牧量。去年,在基本不盈利的情况下,他帮牧民乡亲们卖出了 25 万的羊肉。

一位顾客后来反馈," 我姐姐生孩子期间没有母乳,吃完你们家羊肉,孩子有奶吃了。" 太平说,这是他收到过的最好的评价。

2014 年,电影《狼图腾》在乌拉盖拍摄,次年电影上映后,曾为当地带来一些旅游客流,镇上开了 27 家店。但这种 " 外来扶贫血液 " 并不稳定,草原夏天短暂,游玩期不到 2 个月就结束了。但一部手机、一条快手视频,让每一个牧民家庭都成了 " 内生性造血 " 的脱贫点。

原来,牧民们不会玩手机,也不知道快手。在太平的示范下,镇上许多牧民也开始做直播带货。

太平始终走在前端,他没有特别的诀窍,除了每天展示草原美景、风俗人情和烤肉过程,就是一个 " 真诚 "。" 不花哨,别想去糊弄人、骗钱,我们就实在,说大白话,希望顾客成为我们一辈子的顾客。"

2

川西云端餐厅

每天拍一段一家人围桌吃饭的 10 秒视频,就能扶贫。你信吗 ?

一切都是偶然。33 岁的张飞从四川警察学院毕业后,进入了四川阿坝州小金县刑警队工作。2016 年全国吹响 " 扶贫攻坚 " 号角,他被下派到老营乡担任扶贫第一书记。刚来时,老营乡的村民生活比较艰苦。

年轻人都在外打工,摩托车放在你家里,老人们一早起床赶到十几公里外的县城卖山货,回到家已是晚上," 真的是两头黑 "。

麻足寨位于海拔 3200 米的高山上,和山下的公路有 1000 米的落差。汶川地震后,寨子里 40 多户村民逐渐搬到山下,如今只剩两三户。虽然张飞从 2016 年就开始玩快手,但卖货能力很有限。

2018 年的一天,他发现了这个即将被遗弃的寨子,美丽的风景吸引了他,让他产生了发展旅游的想法。

他承包了一幢废弃的房子,改造成民宿旅馆,并把一家人在外面吃饭的视频发到快手上,没想到许多人都被吸引了。

2019 年春节,一对内蒙古的夫妇特地到这里过年。" 我们很惊喜。" 张飞说," 没想到这个不出名、人都要搬走的地方,还有人要来。" 他们就持续地拍风景和吃饭的画面。

一张大圆桌,几个人围坐着夹菜吃肉、嚼馍喝粥,原本很普通的场景,却因为身后的悬崖和风景而变得奇特。近处盆盘佳肴,远处山峰梯田、云雾缭绕,仿佛置身仙境," 吸风饮露 "。老铁们每天百看不厌,意犹未尽,一致把这个地方称作 " 云端餐厅 "。

但张飞给这个地方起了个更有内涵的名字。" 一来此地,就把生活烦恼、工作忧愁全忘了。我说,这里就叫‘忘忧云庭’吧。" 今年,在领导支持下,老营乡成立了 " 忘忧云庭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

他让妻子参与,从周围村民那里收购生猪肉,再进行标准化制作。" 老百姓都是一刀切,排骨和肉是连着的。我们呢,进行精细化分割,然后熏制。腊排是腊排,腊五花是腊五花,猪蹄是猪蹄。" 这样就方便出售给老铁们。

过去,村民们自己一年养猪,只为自己食用,基本没有收益。在 " 忘忧云庭 " 的带动下,当地的生猪价格从每斤 16 元增加到 20 元,今年又提到 30 元,一般村民不用出远门,一年也有几千元收入。

其中一个村民过去只养 2 头猪,成为 " 忘忧云庭 " 的养猪户后,他现在养了 23 头,每年光养猪一项,能赚 5 万元。2018 年,张飞的 " 忘忧云庭 " 出售腊肉 6000 斤,带动了周围 100 多户村民增加收益。

与此同时,老营乡的民宿、旅游价值也开始凸显。2019 年 " 五 · 一 " 假期后," 忘忧云庭 " 开始接待游客,房价一天 100 元。

他们改造房屋内部的洗浴、取暖和卫生条件,但保留土墙外观,让游客体验本色的阿坝风情。但目前旅馆只有 3 个床位,最大接待容量也只有 6 人。" 想来的人太多了,每天我们都要拒绝很多人。"

有些人骑摩托车到了才打电话,甚至一批印度游客也相中了这个地方,他们来考察后,催促张飞尽快建好瑜伽房、玻璃房," 他们说要在空中、云端练瑜伽。"

不久前,张飞的一段 10 秒的视频获得了 1800 万的观看量。人气和流量激增,逼迫张飞往更远处想。他综合考察了本地的地产和资源,希望在未来几年,建立起包含云端瑜伽、茶禅、恒温游泳池,以及后山骑马、穿越原始森林、山地摩托越野、野山菌采摘等一整套的生态旅游产业。

但这并不容易。" 市场预期是无法估量的,但我个人能力,甚至本地政府能力,都是有限的,也是有风险的。不仅要有很多部门审批,还要请外面懂旅游的专家来做环评、设计指导,当然还有招商引资。" 张飞说," 这个地方是千里马,还是需要伯乐来赏识。"

3

县长扶贫 " 新想法 "

当下,短视频成了人们展示自我、沟通生活、表达心情、观看世界的媒介,而快手正逐渐融进了中国的乡村百姓的日常劳作中,成为他们的 " 新农具 "。

成千上万的乡村用户已经通过快手实现脱贫,而 " 快手扶贫 " 的潜力,也正在被许许多多政府干部开发利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多伦县县长刘建军,就是一名迅速成名的 " 网红县长 "。

由于短视频在老百姓中非常普及,刘建军最初希望 " 用快手沟通群众 "。平时走到哪里,见到什么现象,他都会录制视频发布。多伦县百姓有个人问题,也会在快手上和他沟通。有时遇到集中性问题,他会开直播集中解答。

今年 6 月,几场大雨导致县里蔬菜大面积生了虫子,有些地里的蔬菜,一两天就被虫子吃光了。刘建军和县农广校校长孙广梅一起下乡检查,教给农民防病虫害方法。

" 每天走七八块地,早出晚归,腿都疼了。我说不行啊,得用什么办法让大家都知道啊 ?" 他想到快手,他在账号中发布预告,提前录制了短视频,让孙广梅在直播里给大家讲用药方法。

" 比如这个白菜,长了什么虫子,用什么药,怎么喷,完全不复杂,跟农民也不需要讲什么原理。让两个技术员坐那儿讲,50 秒一个视频。节目效果挺好。"

刘建军说," 农广校 " 全称农业广播学校,是个历史产物,几十年前交通不发达,推广农业技术不方便,国家就开设了农广校。随着通讯技术发展,农业技术推广手段,从广播到电视,又到电脑。

可是," 哪个农民家里会放台电脑 ? 讲得太专业,谁听得进去 ?" 短视频,在刘建军看来是更好的办法,直观展现,一目了然," 比坐在小黑板前面听技术员讲好懂多了 "。" 后来我就用快手,做短视频、搞直播,受众也挺多的。"

半年来,刘建军利用下乡或业余时间带头搞网络直播、拍短视频,还把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叫到直播镜头前定期搞政务直播,回答老百姓关心的问题,他的快手直播时长超过了全国 99% 的用户。

多伦县是一个以养牛、蔬菜为主导的县,位于北京以北 400 公里与河北交界之处,这里水草丰美,资源独特。截至今年,多伦县 2000 多户居民,还剩 100 多户贫困户。名义上,多伦县并不是国家级贫困县,但要全面消除贫困,也并非易事。

刘建军认为,要最终帮这部分人脱贫,靠一般的 " 精准扶贫 " 方法,是不行的,必须在更大的 " 乡村振兴 " 的大框架内来思考这个问题。

" 整个区域经济好了,贫困户收入自然就提高了。这是比只盯着‘精准扶贫’更实际的办法。" 刘建军说," 扶贫攻坚 " 不能头脑太死板,陷在战术问题里,要往更大的战略看。

" 产业做大了,基础服务完善了,钱就多了。客商来了,就需要住,没有劳力,你可以做饭,自然就扶贫了。"

受刘建军的影响,多伦县不少基层干部和农户通过快手直播与外地市场取得了联系,收到了不少南方的蔬菜订单。甚至有坐在轮椅里的残疾农民也把蔬菜卖了出去。

据多伦县公布的数据,去年以来,多伦通过线上宣传和销售,上半年取得的销售额就达到 260 万元。

4

神奇快手,下沉百县

4G 移动时代的信息革命中,短视频技术因其门槛低、创造性强、流量经济属性、连通广泛、下沉迅速等特点,影响了最广大、也是最基层的人群。快手在中国农村的下沉深度,是移动互联网历史中最为巨大的。

如今,全国贫困县中,每 5 个人里就有 1 个是快手的活跃用户。截至 2019 年 8 月,全国从快手上获得收入的用户超过 1900 万,其中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的用户,超过 500 万人。他们在快手上发布了 11 亿条视频,播放量超 6000 亿次,年销售额达 193 亿。

藏族姑娘格绒卓姆,家住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高原地区,只读过小学的她,18 岁之前没有走出过县城,每年农忙季节就帮父母收青稞、挖虫草、采松茸,农闲时去当地景区推销乡土特产。

2017 年 5 月,一家人在高山上挖虫草时,卓姆让父亲举着手机,录了一小段自己和母亲采虫草的视频。由于信号不好,她爬到山顶去把视频传了出去。第二天,卓姆打开快手时惊呆了。

她的视频显示播放了 50 多万次,粉丝数也增长了 3000 多,收到几百个购买虫草的私信。从此,卓姆开始通过县城的邮政快递将虫草寄给买家。这一次,她赚了三千元,相当于在县城打工一个月的收入。

2018 年,卓姆通过快手共售出虫草 1.5 万余根、松茸 1200 余斤、牦牛肉干 500 多斤,总销售额超过 110 万元。卓姆以高出以往收购商 15% 的均价收购乡亲们的山货,带动了周边多个村庄近百户村民增收。快手是卓姆的唯一销售渠道。

2018 年,快手发布了 " 幸福乡村战略 ",其中一个核心板块,就是 " 幸福乡村带头人计划 ",在全国培养像太平哥、卓姆这样的 100 位乡村快手用户在当地创业。

" 他们在山村中,打开另一种人生,改写自己的命运。" 在当代中国,快手的下沉力量最充分地发掘了互联网的价值和农村市场的潜力。

本文来源:21 世纪商业评论

以上内容由"商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