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贾跃亭的破产还债“计”

铅笔道 10-21

债务高达 36 亿美元的贾跃亭,近期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在 10 月 14 日披露的破产重组文件中,贾跃亭将其资产价值与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 "FF")绑定在一起。

根据破产重组文件,贾跃亭将把美国法院认可的全部个人资产,即个人持有的全部 FF 股权及相关收益权正式转入债权人信托中。同时文件披露,FF 计划在 2020 年 1 月前完成 B 轮 8.5 亿美元融资,届时估值将达 50 亿美元。在美好的规划中,FF 将在 2021 年完成 IPO,届时估值将达 100-210 亿美元。

也即是,FF 估值越大,目前公司最大股东贾跃亭持有的 40.8% 股份就越有价值。债权人能够从贾跃亭处拿回多少还款,取决于他们是否愿意与 FF 共同发展。贾跃亭团队向相关债权人发出了投票邀请,破产文件能否通过,最迟将于 11 月 8 日表决。

投中网在查阅该文件时发现,FF 自 2014 年成立以来,除去贾跃亭大规模资金注入外,实际获得外部资金主要来自于恒大和游戏代理公司第九城市(下称 " 九城 "),以及 FF 主动向商业银行申请的贷款。而现在,FF 刚到任不到一个月的新 CEO 毕福康正马不停蹄地寻找新的融资。FF 能否顺利拿到新的资金以保证公司持续稳定运转似乎成为贾跃亭还款的关键。

另一方面,投中网在查阅该文件时还发现,FF 的重要对外业务——与九城的合作项目有了新的进展,包括 " 迟到 " 了 3 个月的合资公司在香港成立,以及存在被回收风险的莫干山地块被再度提及。这或许是为了在 " 书面上 " 显现 FF 股权的价值。

莫干山或被回收的土地再被提及

根据贾跃亭破产重组文件显示,今年 8 月与九城的合资公司在香港成立。同时,FF 将根据合资协议,为合资公司提供位于莫干山的土地使用权,并授权 IP、技术和品牌。

但投中网独家获悉,这家合资公司于 9 月 26 日在香港成立,非贾跃亭破产文件所说的 8 月。而再提莫干山的土地,或与其没有获得内蒙古沙尔沁工业园的土地和资金支持有关。

合资公司 9 月 26 日在香港成立

今年 9 月,投中网独家报道,内蒙古沙尔沁工业园工作人员表示,与 FF 落户于当地的项目仅洽谈过一次,便没有继续。获得政府支持的一块土地(建立生产基地)和资金支持,是九城与 FF 合作的关键之一,也是九城向合资项目提供资金的条件之一——今年 3 月,九城向 FF 投资 6 亿美元,双方约定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生产、销售和运营汽车。

按照协议,FF 有义务向合资公司提供土地和资金支持。在内蒙古拿地进程可能搁浅的情况下,FF 在中国大陆的土地只有莫干山地块。而它们也面临着被回收的风险。

2016 年 11 月乐视汽车(2017 年已并入 FF)拍下浙江德清莫干山地块,是贾跃亭试图在中国布局的第一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园。

FF 在莫干山获得的 7 块地中占地面积最大——约 90.04 公顷的地块,其约定竣工时间为 36 个月。投中网 6 月时报道,这个生产基地目前杂草丛生、未见施工迹象。

按照该项目 2016 年 12 月开工奠基起算,到 2019 年 11 月已经满 36 个月。根据《土地管理法》规定,在约定时间内完成竣工,若非政府方面原因,当地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有权回收土地使用权。

投中网未能获知上述地块的最新情况。而若被回收,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FF 可能难以再次拍下这些土地。

另一方面,虽然在破产文件中,FF 表示将为其与九城的合资公司提供莫干山土地的使用权。但从公开渠道,曾主动披露内蒙古沙尔沁工作园区合作动向的九城还尚未对外公开已获得相关的土地支持的信息。

莫干山地块真实情况究竟如何?或许今年年底德清国土局会更新该地块变动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FF 的新 CEO 毕福康在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并不计划在中国建厂。" 我们在中国不打算引入重资产的工厂建设,会计划跟现有工厂利用他们的闲置产能来打造 FF 车型。" 腾讯汽车援引毕福康说。

注册资金 2 港元的合资公司

按照双方合资协议,FF 与九城在香港成立的合资公司应在 6 月之前成立。但实际,这家公司延迟了至少三个月才成立。

投中网获悉,这家公司名为 "FF The9 China Joint Venture Limited",注册资金为 2 港元。它的股东为 The9 EV Limited 和 FF JV Holding LLC,董事会成员分别为黎国浩、刘德基、秦洁、王俊民和叶青。这五位董事会成员中,三位与九城相关,剩余二位则与贾跃亭或 FF 相关联。

另外,该公司的的两位股东均为今年新注册的公司,其中 The9 EV Limited 为九城今年 5 月在香港注册公司。FF JV Holding LLC 则于今年 7 月 29 日注册于美国特拉华。

合资公司两名股东的基本信息

合资公司的延迟成立和约定注入土地资源的不确定性,使得 FF 和九城的合作前景扑朔迷离。

实际上,在贾跃亭的破产文件也坦言,与九城的合资项目计划于 2022 年开始生产,且不排除与第三方承包商或制造商合作生产汽车。其称,与第三方合作制造车辆可能会带来无法控制的风险,包括合作伙伴的能力、质量标准保持等,更重要的是可能会未经授权披露公司专利、商标等其他专有财产。

而对于九城而言,能否成功筹集资金向合资企业注资依然存在疑问——其已出现业绩连年亏损、现金流吃紧的局面。

今年 6 月,九城向美国证券交易会提交了的 5000 万美元融资计划,该融资计划目的之一是能支付与 FF 合资项目的融资款数。其中九城明确提到,如果融资失败,也意味着九城无法向合资公司支付剩余的钱,合作或就此宣布失败。

FF 获得的外部资金支持并不多

九城是 FF 为数不多被单独提及的外部资金来源之一。而仅从贾跃亭破产文件披露的 FF 股权结构图来看,FF 获得的外部资金支持也不多。

FF 的股权图

根据文件,贾跃亭持有 FF 40.8% 的股权,该股权以公司的形式持有,即上图中所示的 FF Top Holding Ltd.。另外 27.2% 的股权则是员工激励股权,即上图所示的 ESOP。而剩下的 32% 的股权则在 Season Smart Limited 手中,即恒大关联的公司。

2017 年 11 月,恒大承诺向 FF 投资 20 亿美元,以换取 45% 的股份。但后来 FF 和恒大先后经历了合作、交恶、诉讼与和解。最终,双方停止合作。而恒大已支付的 8 亿美元(55 亿元人民币)则获得 FF 32% 股权。根据破产文件,FF 可以在 2023 年 12 月 31 日之前的任何时候,以约定的价格赎回。

除了恒大和九城外,FF 的另一笔重要外部资金支持则是今年 4 月其向商业银行 Birch Lake 获得的 6000 万美元贷款。

新一轮融资显得迫在眉睫。破产文件显示,2018 年 FF 亏损 4.7 亿美元,2019 年前七个月亏损 1.03 亿美元,自成立以来累积亏损 21.5 亿美元。

如果 FF 无法再融资,公司的价值将变得更有限。而若贾跃亭此次破产文件最终得以通过,FF 的价值就开始于贾跃亭的债权人能否如愿拿到还款息息相关。

目前,FF 计划在 2020 年 1 月之前完成 B 轮 8.5 亿美元融资,并计划在 9 个月后开始生产 FF91。依据设想,从 2021 年开始,FF 每年可生产 1 万辆 FF91。

这也是新任 CEO 毕福康最大的任务。在 10 月 16 日的媒体采访中,毕福康说," 我们希望在明年第一季度完成我们下一轮的融资,在融资完成,资金到位的 12 个月到 15 个月之后去开始寻求 IPO 的机会。"

毕福康能否完成融资任务,成了贾跃亭还债的关键。

以上内容由"铅笔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新闻

前沿科技创业资讯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