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从“上海小囡”到国际艺术名家,她的芭蕾人生是这样炼成的

上观新闻 10-20

" 每一次表演都需要很大投入,不仅仅是身体、体力和肌肉的承受上,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付出。" 回想以往演出时,谭元元最常提到的词就是 " 投入 "。10 月 19 日,作为上海国际舞蹈中心 3 周年庆系列活动之一,她在舞蹈中心实验剧场讲述了自己从 " 上海小囡 " 成长为国际艺术名家的人生经历。

" 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 "

回想起 20 年前在上海市舞蹈学校的生活,谭元元记得,当年住的校舍后面有个泥塘,还种着一片庄稼,课余时间她和同学们常常去泥塘里钓小龙虾。这些小乐趣给舞蹈学校枯燥的训练生活带来了不少鲜活的色彩。

作为舞蹈学校九二届毕业生,谭元元实际上在那里只待了 5 年,由于父亲一开始极力反对她从事舞蹈行业,她比同届同学晚一年进入训练。经历一年的 " 抗争 " 之后,家里最终以抛硬币的形式决定她的前途,十一岁的谭元元还是如愿以偿,进入上海市舞蹈学校学习她喜爱的芭蕾舞。

分享会上的谭元元

舞蹈学校的生活和谭元元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五岁的时候,她看到 " 天鹅湖的白裙子、美丽的皇冠、非常轻盈的足尖,以为这就是芭蕾,幻想进了舞蹈学院就会变成公主 ";现实却是每天早上 6 点起来锻炼,8 点开始上集训课以及基本功训练,下午是文化课,晚上 6 点到 8 点还有晚自修。在枯燥的学习生活之外,还面临着被淘汰的压力,当时的舞蹈学校对新生有一年的试用期,一年以后发展不佳就有被退学的风险。这就不仅要求学生们有优越的先天条件,还要有强大的接受力和协调性,对晚一年入学的谭元元来说,并不容易。" 这跟我印象中所体会到的东西是不相称的,我开始有点怀疑芭蕾怎么不像以前想象中那么开心、那么美。"

在舞蹈学校当 " 丑小鸭 " 的日子里,竞争十分激烈,谭元元经常因为跟不上其他同学而哭鼻子,然后被叫到教室外面冷静。她有了放弃的念头,妈妈却鼓励她珍惜抗争了一年才获得的学习机会," 从不要被赶出教室做起 "。在妈妈的鞭策下,谭元元咬牙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往前走,出色的身体条件加上日复一日的勤奋练习,令她逐渐地赶上了周围同学,开始向 " 白天鹅 " 蜕变。

国际舞台上的 " 芭蕾女皇 "

1991 年,14 岁的谭元元获得全国芭蕾选拔赛第一名,代表中国参加第二届芬兰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比赛,获得少年组银奖。次年,她参加法国国际芭蕾舞蹈比赛,俄罗斯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给出满分。1993 年,谭元元在日本名古屋首届国际舞蹈比赛上再获金奖,并因此得到由波兰大使亲自颁发的 " 尼金斯基大奖 "。

1994 年,谭元元申请到德国斯图加特约翰 · 克兰科芭蕾舞学校全额奖学金,留德进修。在德国的学习生活没过多久,她便收到了美国旧金山芭蕾舞团团长兼艺术总监 Heigi Tomasson 的邀约。原来,早在法国国际芭蕾舞蹈比赛上,陪同团员参赛的 Heigi 就留意到了大放异彩的谭元元,在适宜的时机递出了橄榄枝。就这样,谭元元越过学徒和群舞,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年纪最小的独舞演员。

在旧金山芭蕾舞团的训练生活,同样是枯燥无聊的。上午是雷打不动的集训基本课,午饭常常要拖到下午两三点才有空去吃,之后又是连续四个小时的排练。除了身体上的疲惫外,独自身在异乡的谭元元时常会感到孤独,年纪最小又加上语言不通,那时候她总爱往家里打电话," 当年的薪酬待遇还不错,不过也就是比温饱好点。" 为了节省跨洋话费,她总是坐一个小时的车去便宜的中国城区给父母打电话,放下电话之后还是必须要逼着自己成长。她坦言," 对物质的追求很少,但那段时间在精神上对舞蹈的憧憬和对艺术的喜爱得到了很大满足。"

《吉赛尔》剧照

3 年后,谭元元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的首席演员,参与了大量演出,并在多出经典芭蕾舞剧中担当主角,包括《天鹅湖》中的白天鹅及黑天鹅、《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朱丽叶、《睡美人》中的奥萝拉公主等。各项荣誉也纷至沓来,她相继拿下英国国家舞蹈大奖、美国《舞蹈》杂志终身成就奖等业界殊荣,并于 26 岁荣登《时代》周刊封面 " 亚洲英雄 "。去年 4 月 9 日更是荣获旧金山市长艺术奖,而这一天也被命名为旧金山市的 " 谭元元日 "。

《小美人鱼》剧照

荣耀背后充满着如影随形的伤痛。2005 年演出《吉赛尔》时,谭元元一个大跳用力过猛,导致胯骨脱臼,职业舞蹈生涯几乎因此断送。手术成功率不到一半,谭元元怀着重回舞台的信念,在圣玛丽学院自学康复训练的知识,边跳边恢复。前两年在排练《小美人鱼》时,谭元元也曾多次受伤,在和舞伴排演托举动作时,肋骨撞上对方肩膀造成骨裂,她忍痛继续完成了整场演出。她对此十分坦然," 舞蹈演员受伤是家常便饭,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这些都是应该承受的部分。"

《吉赛尔》剧照

" 希望让中国的芭蕾在世界的舞台上绽放 "

对于芭蕾舞者的艺术生命,谭元元认为 28 岁到 35 岁是巅峰,艺术造诣和生命体悟都在不断攀升,这之后体力和状态可能开始走下坡路。不过,她一直在努力保持艺术活力," 身边的舞伴已经退役了好几个,我还在跳。" 已过不惑之年的她,坚持把优雅的芭蕾艺术带给更多观众。

同时,她也开始考虑在舞台成功的形象之外,把更多宝贵的经验传递下来," 我希望能够有机会把我在国外这么多年的经历和心得分享给大家,让中国的芭蕾能够在世界的舞台上绽放。帮助未来的芭蕾爱好者们把这么美的艺术,在她们的艺术生涯中绽放得更久一点。"

2015 年 11 月,在上海市文教结合项目扶持下,谭元元在上海戏剧学院组建 " 谭元元国际芭蕾艺术工作室 ",致力于在世界芭蕾舞台上烙下中国的影子,打造有中国特色的芭蕾。成立至今,在舞蹈编创、理论著作、高峰智库、交流演出和教学实践等方面开展了多项尝试,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谭元元和她的朋友们》系列活动也多次邀请世界顶尖芭蕾舞者,带来精彩演出并分享世界经典芭蕾作品背后的故事。

谭元元与 Damian Smith 现场演示

对于自己未来的艺术生涯,谭元元表示," 没有退休计划,没有终点。"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曹赟娴 张熠 文字编辑:施晨露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