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仅仅 19 人看过,这部今年最佳不该被错过

电影杂志 10-20

初中学世界地理时,老师都会专门讲到一块空白的地方——克什米尔。

因为印巴分治时遗留的问题,克什米尔的归属仍是一个死结。

之前曾经有一部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神猴大叔》就以印巴之间的民族宗教争端作为背景,最后还拍到了绝美的克什米尔。

今天影 sir 再为大家推荐一部和克什米尔有关的印度电影——

《安拉的电话》

我们都知道,印度教是印度的第一大宗教,信奉梵天、毗湿奴和湿婆。

紧随其后的是伊斯兰教,信奉真主安拉。

而印巴分治从根本上说,就是这两家宗教之间的势不两立造成的结果。

因此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宗教问题依然十分尖锐。

这天一位造船工(穆斯林)在通过卡点时,因为行李里带有一些反动的诗歌,被印度士兵拦了下来。

回到家中,造船工对妻子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连夜出城了,结果一去不复返。

造船工有个 7 岁的儿子哈密德,正值上小学的年纪。

巡逻车每天日夜不停穿梭在街道上,途径的每个人都是表情凝重,而年幼的哈密德还不知道他所面临的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爸爸不在身边多日,想念他的时候,哈密德只能偷偷拿出他的照片。

" 爸爸去哪儿了?"

哈密德的母亲总是低头不语,自从丈夫失踪后, 她总是拿着报案的资料来到警局打听丈夫的下落,

警局门口坐满了人,这些人和她一样,也都是来找寻亲人下落的妇人们。

在停战线旁边,骚乱每天都会发生,很多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朝着警车投掷石块,动不动还会和边防的印度士兵们发生对峙。

暴力示威和流血冲突更是司空见惯。

课堂上,哈密德又一次拿出了爸爸的照片。

同学安慰哈密德," 你爸爸没有失踪,他只是去见安拉了。

因为我奶奶说,安拉只收爱他的人。"

爸爸真的去见安拉了?

哈密德问母亲,母亲先是愣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只是表情凝重地看着他。

他问村子里的大叔(其实是阿訇),大叔嘴角上扬,顺势给他讲起了安拉的事迹,然后将他推进了清真寺里跟着大人一起做礼拜。

在所有人都虔诚地将安拉挂在嘴边向他祈福时,哈密德相信了爸爸去见安拉的事实。

走出清真寺,门口的海报上出现的数字吸引了哈密德的注意。

786,这是安拉的电话吗?

阿訇顺着哈密德的好奇,解释这是乌尔都语的缩写(乌尔都语是巴基斯坦的国语),但见哈密德不理解,就随口肯定了哈密德的想法。

" 是的,这是安拉的电话,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给他打电话的。"

哈密德太想和爸爸说上话了,听说可以联系上安拉,他回到家里找到了爸爸之前用过的旧手机,一路小跑来到小卖部,要打电话给安拉。

可是小卖部的老板告诉哈密德,电话欠费了,得充 10 卢比才能开机。

好不容易充上了话费,哈密德终于拨通了 786 这三个数字。

但他并不知道号码必须是 10 位数,见打不通,他就将这三个数字重复按了三次,到第四次时,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

哈密德激动起来,他赶忙学着祷告时样子,赞美起安拉。

但他不知道的是,对方其实是驻扎在克什米尔地区的印度士兵!

听到是一个小孩子找安拉,士兵直接挂断了电话。

再打是需要话费的,可是哈密德根本没钱,于是他划着小船来到爸爸之前做工的地方,央求着自己能在这里打工赚钱。

做工间隙,他第二次拨通了安拉的电话。

士兵觉得好玩,就顺着哈密德的询问听了下去,在得知他只是想找爸爸时,士兵被触动了。

士兵也有一个女儿,因为战争,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了。

女儿会不会和哈密德一样,到处寻找自己呢?

于是他和哈密德在电话里交谈了起来,也 " 默认 " 了自己是安拉。

确定爸爸的下落后,哈密德要给父亲念一封信,让安拉代为转达。

士兵听完泪目了,他不忍拆穿这残酷的现实,只能安慰着哈密德,你爸爸迟早会回去的。

而私下,他也尽可能利用关系向警方打听哈密德父亲的下落。

但是战乱地区,总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失踪,不是跑路了,就是被人打死跑尸荒山野岭了,除了家人,又有谁会真正在意呢?

在停战线上,士兵们除了要应巴基斯坦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还要应对印控后方的各种骚乱。

也因为他在一次对峙过后,失手打死了恐怖分子挟持的平民人质,从而变得神情恍惚,产生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每当有人向他们投掷石块,喷歧视性词汇,他都会变得格外激动。

这通电话就像一个窗口,让他们双方放下了立场的敌对,放下了宗教的对立,从一个民众的角度,寄托了彼此对于和平的思念。

哈密德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安拉,有时候还会说一些家里的烦心事,比如有人拖欠了母亲做工的工资,

士兵记在心里,然后就拖关系施压,让做工的老板赶紧结账。

与安拉通话的日子,是哈密德难得的开心时光。

他发现他所有的诉苦都能马上得到应验,除了父亲。

某天,因为驻扎的一位印度高层被暗杀,街头再次爆发示威,哈密德的母亲也被拉去加入了寡妇营。

士兵们荷枪实弹地站在这里,冲突一触即发,哈密德立马打电话质问安拉,他父亲为什么还没回来,你是不是在骗我?!

身心俱惫的士兵只能承认自己的身份,并告诉哈密德,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哈密德愤怒地摔了电话,他学着大人的模样,蒙上面向着过路的警车投掷了石块 ……

克什米尔地区人烟稀少,高原气候和盆地构造也造就了这里宛如世外桃源般的绝世美景。

但这里却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

而亲手将她推向深渊的,是歧视、是冲突、是仇恨,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是大国之间的博弈。

以上内容由"电影杂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哈密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