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6 年操纵近 4000 只美股 美证监会指控 17 个中国人合伙作案

华夏时报网 10-19 11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美国证监会在当地时间 10 月 16 日于官网挂出一则特别的股票市场操纵公告。

特别之处在于,受到指控的是一个 10 多人的 " 团伙 ",全部由中国居民组成,他们被指 6 年来累积操纵了 3900 多只美股股票,累积非法获利超 3100 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 2.2 亿元。

美国证监会称已采取紧急措施,获得了冻结 18 名交易主体(其中 17 名主体为自然人)名下相关资产的许可,并对其中两名交易者采取了刑事犯罪追责。这些遭到指控的中国居民是什么身份?他们通过何种手段躲过美国监管六年之久?

红黄蓝员工牵涉其中?

美国证监会在 16 日的公告中并未披露 18 名交易主体的详细身份,只是说他们主要以中国作为基地。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马萨诸塞州地方法院文件(下称 " 法院文件 ")显示,被美国证监会列为被告的共 18 名主体,其中一名主体是公司,另外 17 名主体均为自然人,均为中国居民。

其中,4 人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居住过,这 4 人中,有两人是夫妻关系,有一人与这对夫妻是邻居关系。还有另外一人名叫 Wang Xiaosong,31 岁,根据股票经纪账户登记的信息,其是青岛华宜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

美国证监会的公告显示,马萨诸塞州地方检察院已经宣布对 Wang Xiaosong 采取刑事犯罪的追责。在前述 17 名自然人中,美国检方仅对 Wang Xiaosong 和另外一名自然人发出了 " 违反以及帮助、教唆他人违反美国证券法反欺诈的条款 " 的刑事指控。

另外一名被刑事罪责的自然人,就是前述在马萨诸塞州居住过的夫妻二人中的丈夫 Wang Jiali。根据股票经纪账户信息,他 41 岁,夫妻二人名下有至少两家公司。

北京一位证券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美国各州的标准不一,很难判断一旦罪名成立,二人会被判罚到何种程度,之前看到过美国华盛顿州地方法院一个判罚的新闻,2015 年的,也是股票价格操纵,涉案的两人中一个被判了两年,一个被判了五年,但他们的非法获利只有几百万美元。"

《华夏时报》记者根据法院文件中披露的电子邮箱地址,给 Wang Jiali 发去了采访函,询问其对在美涉诉一事的回应,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另外 13 名自然人被告,根据股票经纪账户上登记的信息,全部居住在上海、山东泰安、山东青岛、山东潍坊四个地方,年龄从 20 多岁到 50 多岁不等,且均有正当工作。

《华夏时报》记者根据法院文件整理发现,根据股票经纪账户上登记的信息,他们有的在信息技术公司工作,有的在广告公司工作,还有的在地方小学工作,工作单位甚至不乏知名企业,比如泰安红黄蓝亲子园、宝钢集团、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等。

开设 100 多个账户掩人耳目

美国证监会在公告中称,资产遭到冻结的 18 名交易主体,多年来挑选了数千只交易不活跃的股票,营造虚假交易景象,通过抬高或者打压股价从中获利,比如,通过多个账户释放小规模卖单,压低股价后,再利用另一组账户以低价大规模买入,等到仓位建起来后,他们再释放小规模买单,推高股价,等股价被抬高后,集中抛售获利。

" 他们实施了周密的操纵方案,下了很大功夫躲避监管,在多个股票经纪公司开了 100 多个交易账户,提交虚假身份文件以他人名义开户。" 美国证监会官员 Joseph G. Sansone 称。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法院文件显示,美国证监会认为,前述被指控的交易主体,至少从 2013 年 8 月就开始从事股票操纵行为,波及 3900 多只股票。

比如,在纳斯达克上市的 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 Entertainment,Helen of Troy Limited,Ultragenyx Pharmaceutical,Aethlon Medical,SPAR Group,Craft Brew Alliance 等等。

在此次被美国证监会发起资产冻结前,前述被告自然人曾收到过涉嫌操纵股价的警告,但并未罢手。

" 被告收到过警告,他们的行为涉嫌操纵股票交易。比如 2014 年 3 月 11 日,美国一家股票经纪公司给 Wang Jiali 发送了邮件,告诉后者:我们注意到,您账户的一些交易行为,可能会招致证监会等监管部门的审查。具体来说就是,同一控制下的多个账户,在一笔交易中,既是买家也是卖家。"《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美国证监会提交的法律文件显示。

不久,Wang Jiali 回复股票经纪公司:" 您所列的这些股票,都是由我的选股软件选中和推荐的。当我发现一只股票发生很大的交易量,我就会买,股价高到可盈利的地步,我就卖。但有时候,股价走势脱离了我预先的判断,我就只能参考交易量和价格走势去止损。HSKA 这只股票,是我持有时间最长的一只,我不断在 7.2 美元附近买进,盈利了就卖出。FLML 这只股票,由于走势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只能割肉卖掉。"

美国证监会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称,"Wang Jiali 的回复是虚假的、严重误导的,在交易 HSKA 和 FLML 等股票时,他一直在实施股价操纵 "。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