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嵇康“拉黑”山涛始末

01

是日,竹林间惊起枝叶,琴音也不似以往沉着,于杂乱无章中透着抚琴者的躁郁。

只因,隐居山野、赋闲多年的嵇康收到了一封信。

写信给他的,是同为 " 竹林七贤 " 的旧友山涛。

竹林间共饮清谈的日子,已成过往。此时,他们的生活早已是两条平行线。显然,山涛并不甘于这种无交集的平行关系。

出仕后的山涛在职场上一帆风顺。这不,他又升职加薪了。在由选曹郎调任大将军从事中郎时,他想举荐嵇康代其原职,这也正是他来信的原因。

嵇康万万没想到,作为 " 中国古代第一男团 " 的成员,这个家伙不仅 " 单飞 " 出仕,居然还想拖自己下水。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嵇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要拒绝,郑重其事地拒绝,义正言辞地拒绝,不留情面地拒绝。

疾笔写下《与山巨源绝交书》的时候,没人知道嵇康心中到底有几味杂陈。

信的开端就是好一阵讥讽,一上来就划清了界限。

死老鼠是猫头鹰的美味,但凤凰是不会吃的。现在看来你以往一点都不了解我,三观不合不足以做朋友,你再也不算是我的知己了。

" 竹林七贤 " 之一的王戎曾经爆料,与嵇康住在一起 20 年,从来没有见过他高兴,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愤怒。

如此善于表情管理的嵇康,这回却将蔑视和羞辱完全不加掩饰地付诸笔上,可见是真的情绪失控了。

回信写到这里还没有完,接下来嵇康开启了疯狂自黑模式,阐述自己不愿做官的原因。

早起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早起。

没有自由是不可能的,我喜欢抚琴,喜欢射鸟,喜欢钓鱼。

坐姿优美是不可能的,我身上有虱子,要随时挠痒痒。

注意仪表是不可能的,我的头发和脸经常一个月或者半个月不洗。

好好说话是不可能的,你也知道我怼值这么高。人在职场飘,灾祸避不掉。

02

嵇康笔下的自己,和《晋书》里的他,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向来惜字如金的史书,从不在描述外貌时多费笔墨,但嵇康是个例外,《晋书》中用了 32 个字来写他到底有多帅!

" 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如果说这些词藻不够直观,那么《晋书》中还记录了一桩趣事来佐证嵇康的帅。

他在山中采药的时候,因为气质脱尘,居然被上山砍柴的农夫当成是神仙下凡。

帅 " 上天 " 的嵇康不仅有好看的皮囊,同时也有有趣的灵魂。

他有奇才,擅抚琴,爱 " 撸铁 ",当时包括钟会在内的很多社会名流,都是他的粉丝。

明明是一个 C 位出道的国民爱豆,硬要把自己说成是 " 抠脚大汉 "。是 " 私生饭 " 太多有困扰,还是当官太苦找借口,嵇康这样自黑到底图啥?

03

公元 263 年,嵇康的迷惑行为大赏再次上演,让人猝不及防。

因为做爱豆做得不够亲和,粉丝钟会对嵇康怀恨在心,并在司马昭面前煽风点火,使得嵇康被判死刑,3000 名太学生上书求情也没有改变结局。

临刑前,嵇康最放不下的就是一双儿女。他没有将孩子托付给自己的哥哥嵇喜,也没有托付给好朋友阮籍、向秀,而是托付给了他曾经最瞧不起的人——山涛。

嵇康对儿子嵇绍说:" 山公尚在,汝不孤矣。"

当刑场前的最后一曲《广陵散》落下尾音,曲终人散的时刻,再也没有人知道,山涛在嵇康心中,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山公尚在,嵇绍不孤。山涛并没有因为那封让自己很没面子的绝交书而怀恨在心,他待嵇绍视如己出,将他养大成人。在山涛的力荐下,嵇绍被晋武帝 " 发诏征之 ",后来还成为晋朝的忠臣。

04

有人说,那场绝交,不过是逢场作戏。

那篇堪称 " 千万 +" 级别的爆款文章,嵇康并不是真的想写给山涛,而是写给天下人看的。

作为 " 中国古代第一男团 " 里最年长的老大哥,成熟稳重的山涛曾经官宣:" 举世能做我朋友的,只有嵇康和阮籍了。"

但是,和嵇康做朋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嵇康的妻子长乐亭主是曹操的曾孙女,因为这层关系,嵇康曾是曹魏朝廷中的一名中散大夫。

即便是一个没有实权的闲职,也让他置身于曹氏和司马氏政治斗争的漩涡之中。

在司马氏掌权以后,整个国家都面临着动荡的危机,曹魏集团的名士接连被杀,一时间人心惶惶。

为保心中的一方净土,嵇康决定成为隐士,遁逃烟火红尘。即便是隐居,嵇康也能轻轻松松地成为 " 竹林七贤 " 当中的精神领袖,坐拥粉丝万千。

这样的嵇康,始终是司马氏的眼中钉。

而山涛不同,他有他的抱负,也有大好前程。和嵇康的友情,无疑是埋在他脚下的定时炸弹,不知何时,一点即燃。

所以,那封绝交信中怒骂越凶,羞辱越甚,列出的理由越荒谬,山涛才越安全。

被绝交的山涛,一生为官清廉,知人善用,最终官拜宰相。

这是分别属于他们的最好的结局。

一个是划破黑夜的星光,转瞬即逝却耀眼夺目,另一个愿做这乱世的明灯,为更多人照亮来路。

最好的友情,不必日日相见,而是互相成全。

文 |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张然

图 | 现代快报 /ZAKER 南京记者 俞晓翔

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办公室和现代快报

以上内容由" 江苏文脉"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