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热依扎:想弄“死”我?要“死”一起

整点电影 10-17

上方蓝字关注,自动为你推荐一部好片

整点电影

你有 128 个好友已关注

热依扎终于反击了。

14 号,她在网上的一句:当你想用言语对别人评判取得存在感或者所谓的胜利,成本不高,而代价,付得起就行时,

就算是彻底发下了死磕到底的战书。

并直接放话:

" 你不是看不惯老子么?老子就让你更看不惯!尽可能的讨厌我吧,因为我真的不想去死。"

言辞激烈,丝毫没给自己留余地。

但这在当下并没有引发讨论,因为就在当天的半个小时之前,娱乐圈突发一场悲剧:韩国 25 岁女艺人崔雪莉自杀身亡

作为一直充满了各种争议,话题的当红女星,这事儿一出网上瞬间刷屏,微博瘫痪。

曾对她生前言行不断诋毁的看客,终于戴上了 " 伪善 " 的面具,可怜起崔雪莉这被抑郁症折磨又被网络暴力的漂亮孩子。

不得不说,这同情来的太太太太太晚了。

那为什么说是 " 伪善 "?

因为这份宽容下藏的是对另一个明星的诋毁。

当天,ID 为豌豆 Queenie 的微博用户就在惋惜雪莉的同时,把矛头指向了另一个曾被抑郁症侵袭的女明星——热依扎。

一边说着谁稀罕骂这个蹭热度的小明星,一边用尽刻薄之词评价热依扎的衣着和病症。

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

显然,已经在气头上的热依扎并不会放过这个满溢着恶毒的言论。

转发评论的语气,明显是跟这个豌豆杠上了:

来 我本人亲自转发你!

这下,豌豆更来劲儿了。连发两条微博。

又是说热依扎想红的心在她这个只有 1000 粉丝的小人物身上抓住了机会,又说这把年纪的女明星再不搏一把也没有机会红了。

前一秒还刚的很,说自己是硬核博主,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

而且一个满口恶毒的人,说什么 "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实在是过于可笑了。

后一秒又换了账号昵称,哭诉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凭什么要被有粉丝的明星网络暴力。

谁没 diss 过明星,凭什么我就被明星 diss 了?

真是笑掉了观众的大牙。

先是极尽了荡妇羞辱的臭恶之词辱骂一个女明星,之后又一副我弱我有理的嘴脸祈求同情。

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都是行不通的吧。

翻阅她的微博,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辱骂热依扎了。

也骂过郑爽的身材就像吸过毒一样

还曾在李心草案件时调侃转发,暴露文化程度的同时,也太不顾忌这是一场多么大的悲剧。

因为拍照片时,有别人入镜,就把照片发出来顺便还骂人家是一头猪?其素质可见一斑。

这时候怎么不聊聊肖像权的事儿了?

目前在她的账号下面,已经将个性签名改成:为防止被人拉着没完没了的炒作,主动卸载!

骂完人觉得形势不妙,就想跑?

成年人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以,昨天下午热依扎再次发文,表示:这次我就是告定你了。

就像热依扎说的,如果可以做到警示,那就是一种胜利!

因为,娱乐圈恐键盘侠久矣

太多明星遭遇过网络暴力了。

3 年前,乔任梁去世,陈乔恩作为一直跟他交好的朋友,没发一条朋友圈,因此被网友围攻,直到拍到她的葬礼上哭到晕厥,这场骂战才算是停止。

还有明星无辜躺枪,乔欣因为那天恰好发了一张吃面的照片,也被骂:同行去世,你居然一点都不伤心等等。

毫无逻辑可言。

前段时间,杨洋因为出演《全职高手》里叶修的角色,被全职高手的书粉网络暴力了 10 个月。

甚至出现了买灵位,P 遗照,在清明节烧纸,写诅咒信。

这已经不仅仅是键盘侠了,简直是恶毒到了骨子里。

仿佛在网络暴民的世界里没有大脑,亦不需要真相。

只要有一副键盘就可以评判这世界一切正义。

何止明星,太多社会事件中,被受害者有罪论的网络暴力二次伤害的人又有太多了吧。

这就又要重提《搜索》。

一张曲解是非的公交车上没给老人让座的照片,就能逼一个普通人选择死亡。

去年,就有一场类似的悲剧因网络暴力上演。

8 月 20 日,安医生和丈夫去泳池游泳,期间安医生被两个男生摸了屁股,安医生要求道歉,两个男生非但没有,还做鬼脸等侮辱性动作。

当时安医生的丈夫非常生气,直接扇了孩子一巴掌。

结果,孩子叫来了家长,冲进更衣室殴打了安医生,并且报警。经过协调安医生丈夫给孩子道歉了。

第二天,孩子家长利用当地微信群,煽动不知真相的网友情绪,又在微博上造势,弄臭安医生的名誉。

甚至跑到安医生和她丈夫的单位闹事,要求单位开除他们。

第三天,这件事在网上开始发酵。

各大账号纷纷转发男孩被殴打的截取视频,有的甚至是粉丝几百万的官方大号。

接下来的两天,这段视频持续发酵,网络人尽皆知。

一些人操起键盘就是骂,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25 日,安医生在自己的车里,服用了 500 片扑尔敏自杀了。

这一切仅仅用了 5 天。

孩子家长煽动舆论,有错在先。但这是否太容易被煽动了?

大部分人甚至不愿意花时间去剖析真相,就假借 " 正义 " 之名,公开处刑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人性真正的恶劣就在于此:除了高兴别人的不幸外,再无兴趣可言。

借助互联网,掩盖真正的面目,将自己心底的怨气释放到别的事情上。

对于这个现象,大多数人是选择忍的。

《奇葩说》上陈铭就说过啊,狗咬你一口,你不能再咬狗一口。当脏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你就变成了键盘侠,多可怕。

但这又能换来什么呢?

雪莉也曾想过告造谣者,但对方的一封信就让雪莉心软了。信里说她还是个大学生,未来可期。这会成为我的人生污点。

于是雪莉放弃了起诉,但她得到了与之同等的善良吗?

显然并没有。

更何况,状告网络暴力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在网上一条律师问答上的回答是:可以要求赔礼道歉,支付经济赔偿,严重的可以追究法律责任。

赔礼道歉?经济赔偿?那又多么严重才能算的上严重呢。

在贴吧里,又看到了同样的说法:目前在法学上还没有 " 网络暴力 " 的说法,他就像另外一个很热门的词 " 性骚扰 " 一样,没法给予严格的法律定义。

这些漏洞更给了键盘侠们毫无忌惮的诋毁空间。

没有任何成本的造谣,才使得网络暴力日渐猖狂。

所以,热依扎的行为亦可以说是一种进步。抛开明星身份的禁锢,就像她说的,这可能真的会迎来一种新的网络局面。

那这么一说,明星还不能被批评了?

当然不是。

什么是批评?

首先就要有理有据,尤其是上升到人身攻击的毫不讲理谩骂,那就不叫批评了,那是真正的恶魔。

这一次热依扎的言词虽然激烈,但就像她说的,因为她真的不想死,再不去反击,可能真的会被这些网络暴力逼死了。

很显然,她也做足了承担起很可能再被舆论反噬怼成筛子的后果。

只是事件发酵至此,已足够让网络喷子畏惧,当他们再想躲在键盘后面舞刀弄枪的时候,也会有一丝忌惮了。

这才是一个良性循环下的网络环境。

网络暴民猖狂了这么多年,也该承受一些惩罚了。

就像《阮玲玉》电影,她写在遗书上的最后一句话:

我死,又何足惜呢?

不过,还是怕人言可畏

人言可畏

这里这里

以上内容由"整点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整点电影

整点电影

每天一部好电影,轻松有趣涨知识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