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史安斌:互联网如何打破“偏见闭环”

环球网 10-14

21 世纪蓬勃兴起的前沿科技,将人类传播带入了 " 智慧媒体时代 "。借助于手机等随身媒体,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真正做到了 " 无时不有 "" 无远弗届 ",加拿大思想家麦克卢汉在半个世纪前畅想的 " 地球村 " 已然成为触手可及的现实。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16 年的美国大选和英国 " 脱欧 " 公投标志着人类进入了 " 后真相时代 "。从传播学的视角来分析," 后真相 " 的泛滥与智媒的兴盛存在着直接关联。社交平台在新闻传播的核心地位日趋凸显,各类碎片化的虚假信息、流言蜚语、轶事绯闻呈现病毒式传播的趋势。相较于高高在上的主流媒体,网民们更愿意依赖一个个 " 部落化小圈子 " 获得资讯,分享观点。然而由于 " 圈内人 " 拥有相似的价值观,致使他们每天得到的讯息经由了 " 立场的过滤 ",与之观点相左的理念逐渐消弭于无形。加之 " 沉默螺旋 "" 寒蝉效应 " 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益发凸显,人们为了留在 " 朋友圈 " 内,忌惮于发表不同的意见,否则就要面临要么 " 退群 " 要么 " 被请出 " 的结局。更有甚者,社交媒体所具有的 " 回声室 "" 过滤气泡 " 等负面效应加剧了共识的撕裂,形成了各式各样 " 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 的 " 偏见闭环 ",阻断了不同社群和族群之间的有效沟通,使愤懑、敌对、仇恨情绪乃至于暴力行为蔓延于线上线下,把互联网变成了 " 分裂网 ",也把昔日自我标榜为 " 民主灯塔 " 的 " 合众国 " 和 " 联合王国 " 变成了党争不休、骂声不绝的 " 分裂国 "。

造成 " 后真相 " 大行其道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各类智媒平台所依赖的算法推荐。借用英国启蒙思想家托马斯 · 霍布斯的比喻,这种 " 算法利维坦 " 借助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的蓬勃兴起而扩张为一种新的霸权。算法成了上帝制造的 " 技术神祇 ",方便人们在浩瀚的数据海洋中恣意遨游。但与此同时,算法还是由人类来编创与运作,也就具备了半神半兽、善恶兼备的双面效应。它在为个体提供巨大便利的同时,有可能操控乃至吞噬整个人类社会。

美国学者的研究显示,脸书等社交平台的消息推送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用户的社交网络。这不仅基于其所拥有的朋友数量,更重要的是朋友之间交流的频率和类型。社交平台通过关注用户的朋友圈和兴趣爱好,通过推送机制强化其社区归属感。显然,传统主流媒体不仅思考 " 受众对什么感兴趣 ",还会考虑 " 受众应该要知道什么 " 以及 " 什么样的新闻符合公共利益 "。社交平台的把关机制则不是基于公共利益,其首要考虑的是 " 对用户来说什么是有趣的 "。因此,算法的出现不仅仅是信息传播主体的转变,更是把关标准的转变,而基于个体价值的 " 过滤气泡 " 机制则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 " 偏见闭环 ",也使得 " 算法利维坦 " 的隐性操纵变得更加顺畅和便利。失去了有效的跨文化对话和沟通,不同文明的交流和互鉴变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人类又一次濒临 " 文明冲突 " 或 " 新冷战 " 的边缘。

如何摆脱当前由于 " 算法利维坦 " 和 " 信息闭环 " 所导致的跨文化传播困局,实现费孝通先生畅想的从 " 各美其美 "" 美人之美 " 到 " 美美与共 " 的天下大同?除了促使智媒在技术和机制上进行完善和修正之外,说到底还是要靠提升人类自身的跨文化传播素养。首先,无论是信息发布者、社交平台运营者还是用户都应当像对待自身文化那样,尊重其他种类的文化价值观,不应使用语言或符码来有意贬低 " 他者 ",打破 " 偏见闭环 " 对个体和社群的桎梏。

其次,信息传播者应当客观、真实地认识和再现外部世界。诚然,不同文化对 " 真实 " 的界定并不相同。所谓 " 真实 " 也是一种社会与文化建构。即便如此,在跨文化传播当中,传播者也不能蓄意歪曲真相,误导和欺骗受众。

再次,社交平台应建立适当机制鼓励不同文化背景的传播者——尤其是那些来自弱势群体的传播者——表达他们的意见。无论他们的言论是否受到大多数人的欢迎或拒斥,我们都应该确保每个人拥有平等的 " 传播权 ",有效防止 " 算法利维坦 " 对个体和社群的操控。

最后,传播者应当本着 " 求同存异 " 的原则,最大限度地包容和汲取各种不同的文化价值观。换言之,跨文化传播所强调的是各种不同文化的 " 交集 ",最大限度地弥合差异与分歧。上述四项基本原则都是为了实现跨文化传播的宗旨——不同社群与族群的和平共处、交流互鉴。孔子在两千多年前提出的 "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 等观点,都精辟地阐明了跨文化传播的要旨所在。正是在这种 " 和而不同 " 思想的影响之下,中华文明海纳百川、包罗万象,形成了世界文明当中最有活力的一支,至今仍然绵延不绝。正是从这个意义来说,我国的政府部门、互联网企业和广大网民应当为破解智媒时代的 " 算法利维坦 " 和 " 偏见闭环 " 所造成的跨文化传播困局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 ( 作者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

以上内容由"环球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