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她维护恶魔哥哥,杀父替兄报仇!直到,她发现哥哥的一个惊人秘密

ZAKER吉林 10-13

话说," 杀人犯究竟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养成的?",历来是犯罪学热议的话题。

最近,澳大利亚媒体对一个刚重获自由的女犯人 Belinda 的采访,或许能让我们对这个话题的认知多一个鲜活的实例。

Belinda 的哥哥是澳大利亚最残忍的连环杀手之一,为了 " 替兄报仇 ",Belinda 找人杀掉了自己的父亲,而多年之后,她又差点杀死自己的男友 ….

出生一个邪恶的犯罪家庭,Belinda 多年来被人们称为 " 澳大利亚最邪恶的女人 ",她迄今为止的种种行为举动,让人不寒而栗,

而她新近发现一个秘密,却让人对 Belinda 的 " 邪恶来源 " 更加困惑 ….

Belinda

这一切,让我们先从头说起 …..

上世纪 80 年代,Belinda 出生在澳大利亚卧龙岗附近,两岁左右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父亲一个人带着兄妹俩过活,从很小的时候起,Belinda 就和比她大 1 岁多的哥哥相依为命。

从 Belinda 有记忆开始,父亲就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虐打兄妹俩。几乎每一天都要拿两兄妹出气,Belinda 更是没少挨耳光,她和哥哥几乎每天都活在担惊受怕的阴影中:

" 我每天都要挨揍,那时候我坚信,总有一天他会杀了我。那时候,我就认为,只有他死了,我的噩梦才会结束。"

据 Belinda 回忆,她哥哥 Mark 受到的暴力侵害更为糟糕:

" 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虐待和伤害,但我肯定,比我遭受的更惨 …."

Belinda 的父亲和哥哥 Mark

兄妹俩就在父亲暴力的阴影下慢慢长大,哥哥 Mark 是 Belinda 唯一的依靠和心理安慰,然而她本人并不清楚,遭受严重虐待的哥哥 Mark,心态已早早扭曲,离彻底失控只有一步之遥 ….

1998 年,卧龙岗先后发生了两起血腥的谋杀案。

第一起命案发生在 6 月 12 日,63 岁的售货员 David O ’ Hearn 被人发现惨死在家里,他被人用酒瓶连续击打后脑之后死亡,

之后又被枭首,头被砍下来扔到了厨房的洗碗槽里,手也被砍掉,凶手甚至用他的断手在墙上画了几个涂鸦 …..

受害人 David O ’ Hearn

第二起命案发生在 6 月 26 日,死者是卧龙岗前任市长 Frank Arkell,当时正受到娈童的指控 ,深陷舆论漩涡的他,被一个床头灯砸了后脑,之后被凶手用电线在脖子上缠了数圈后死亡 …..

受害人 Frank Arkell

卧龙岗警方怀疑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却又迟迟找不到线索。

案子拖了 4 个月后,眼瞅着就要结案了,凶手却主动出来自首,这位自首杀人犯的身份,让卧龙岗的人着实吃了一惊 …. 他竟然就是 van Krevel 家的大儿子,Belinda 的哥哥,年仅 19 岁的 Mark。

Mark 自首时无比平静,仿佛在描述一场邻居家的午餐会,被问到杀掉 O ’ Hearn 的原因时,Mark 淡淡地回答:

" 没有特别的原因,我只是很愤怒,那一天我只是想杀个人,恰好碰见了他 ..."

之后跟警方指认现场的时候,Mark 同样用无比平静的语调说出了以下的话:

" 我把他的头放到洗碗槽里冲洗,想当成战利品带走,不过最后还是没成 …"

至于另一个受害人,受到娈童指控的卧龙岗前任市长 Frank Arkell,Mark 则直接了当地说:

" 我还想杀一个人,而他恰好是个非常非常垃圾的人 …."

警方在对 Mark 进行全方位调查时,也发掘出了他杀人的动机和根源。

事实上,在青少年时期,Mark 就已经渐渐有了反社会倾向,他热衷于一本名为《连环杀手百科》的书籍,不但仔细通读了这本书,还在扉页上做了笔记,

记录下了他想要杀掉的人的一长串名单,而这串名单里,还隐藏着另一个惊人的秘密,这个秘密是关于 Mark 的妹妹 Belinda 的,它在多年之后才会被揭晓 …

自首之后,Mark 被正式逮捕归案,并被检方以谋杀罪名起诉。

这起谋杀案进行了长达两年的漫长审理,到了 2000 年,Mark 出庭辩护时,还甩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辩护词,这份辩护词,虽然没有影响到最终的审判结果,却让他的妹妹 Belinda 陷入了疯狂,并就此彻底走上了邪恶的道路。

原来,Mark 的辩护词是,他之所以要杀害 O ’ Hearn 和 Arkell,是因为自己的父亲,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虐打和性侵他,让他有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 他几乎每天都要强奸我一次 …."

之后他遇见了试图勾引他的 O ’ Hearn,回想起父亲的暴行,便失去了自控能力,杀死了对方。

至于卧龙岗的前任恋童癖市长 Arkell,Mark 辩护说自己和这位市长保持亲密关系超过一年,但 Arkell 希望自己能更 " 主动 " 一点,引起了 Mark 的反感,才令他狠下了杀心。

陪审团在仔细斟酌之后,并没有接受 Mark 的这一段辩护词,他们只认定 Mark 从小遭受过父亲的虐打,以及杀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最终,Mark 被判两次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他被送往澳洲最高级别的监狱服刑,当年 21 岁的他,也成了那座重型犯监狱里年龄最小的犯人。

就这样,哥哥 Mark 以 " 澳洲最凶残的连环杀手之一 " 的身份入狱了,妹妹 Belinda 在得知法庭的判决结果之后,瞬间崩溃了。

在她看来,哥哥 Mark 的辩护是合情合理的,他那段不被法庭接受的辩护词——

" 从小到大几乎每天被父亲强奸 ",却让妹妹 Belinda 深信不疑,在她看来,曾经哥哥的怪异,痛苦,失落,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 我不管外人怎么理解,信或是不信,反正我认为,(强奸)一定发生过 …."

当年接受采访的她,也对着媒体的镜头大声控诉:

" 是那个恶人(父亲)把我哥哥逼成这样的,他才是该进监狱的人,而不是我哥哥!"

尽管在外人看来,哥哥 Mark 当年在法庭上那一段辩护词,更像是为了减刑所做的拙劣挣扎,并没有太大的可信度,比如:父亲如此频繁地性侵。

但是邻居,以及 Belinda 等人,却从未发现过端倪 ....

然而这一切,却让 Belinda 深信不疑,并在她心里逐渐发酵,就此埋下了对父亲无比强烈的怨恨。

此时 Belinda 的心里,父亲不仅仅是一个从小虐待他们兄妹的恶父,更是一个性侵哥哥的变态狂,比起年幼的时候,她现在越发肯定:

只有杀掉 " 恶魔父亲 ",才能替哥哥报仇!

在 Mark 被正式关进监狱之后,Belinda 以最快的速度,开了她的 " 复仇计划 "。

她主动勾引了哥哥 Mark 的好友 Keith,鼓动他替自己实施复仇计划,为了让 Keith 心安理得杀掉父亲,Belinda 讲述了很多自己和哥哥饱受虐待的经历,还爆出了哥哥被父亲一直性侵的 " 过往 "。

Keith

2000 年 8 月 18 日的早上,Belinda 再一次怂恿 Keith 动手,Keith 抓起一把斧子,径直走进了 Belinda 父亲的房间,他原本计划将老头一斧砍死在睡梦中。

没想到 Belinda 的父亲突然惊醒,并开始了殊死反抗,Keith 杀红了眼,连砍了 25 下,之后又用刀捅了 16 下,才最终将 Belinda 的父亲杀死,

这个过程中,Belinda 父亲的惨叫和求饶声无比响亮,Belinda 听到之后,只是默默地起身,捂住了躺在一旁的,两岁大的女儿的耳朵 …..

Keith 没有逃跑,他等着警察上门之后被逮捕,在审讯中,他承认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 Belinda 的哥哥报仇,也为了 Belinda 摆脱她的恋童癖父亲。

Belinda 被控策划谋杀,也同时被捕,被捕之后,她却打起了太极,想尽办法撇清自己和 Keith 的关系。

一直到多年以后,Belinda 仍一脸无辜地表示:

" 一个人操控另一个去杀人,怎么能做得到?我没有操控任何人 … 我对他(Keith)一点歉意也没有。"

这一切终究说服不了法庭,经过审判,Belinda 因为策划杀害自己父亲,被判入狱 6 年。对自己所做的一切,Belinda 在多年以后依然没有丝毫悔意:" 我不后悔,他罪有应得!"

当记者问到:" 你觉得你父亲其罪当死?"

Belinda 依然坚定地点头:" 是的,我觉得他该死!"

因为认定连环杀手哥哥是被父亲长期性侵,才逼上了犯罪道路,Belinda 一怒之下杀掉父亲 " 为兄报仇 ",尽管在媒体口中,Belinda 已经被称为 " 澳大利亚最邪恶的女人 "。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有一些人对她的遭遇表示了同情,甚至还有人对她心生爱慕,地毯商人 Marshall Gould 就是其中之一 ….

2007 年,Belinda 刑满出狱,Marshall 就和她谈起了恋爱,从家人到朋友,都对 Marshall 的决定反对,在他们看来,一个哥哥是连环杀手,自己又亲手策划杀害了父亲的女人,无论如何都不可信。

Marshall 却认为,那是其他人没看到 Belinda 善良美好的一面,她不过是一个有着阴暗童年,从小遭受父亲虐待的可怜女孩,他决心用自己的爱,来治愈 Belinda,让她洗脱掉 " 澳大利亚最邪恶女人 " 的恶名。

然而,Marshall 把 Belinda,想得太简单了 ....

两人交往之后的确有过一段和睦的时光,Belinda 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娃,Marshall 一度天真地以为,Belinda 这位 " 迷途的小女孩 ",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然而好景不长,两人交往的时间越长,Marshall 越发觉得 Belinda 难以捉摸,他越来越担心起自己的安全。

2013 年 7 月,Belinda 喝了一些酒,突然走过来对 Marshall 说到:

" 我一直都想杀了你 …."

Marshall 震惊到说不出话来,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反应,Belinda 突然冲进厨房,抓起一把水果刀刺向 Marshall,一下,两下 …. 足足刺了六刀,Marshall 躲避不及,倒在了血泊中 ….

幸运的是,Marshall 的父亲在不久之后上门,他冲进客厅,发现了血泊中的儿子,Marshall 被送进医院,从死神手中抢回了一条命。

不久之后,卧龙岗警方上门,逮捕了杀人未遂的 Belinda,Belinda 再一次拿出了当年杀害父亲时狡辩的姿态,她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之后便哭诉着,说自己喝完酒之后什么也记不清了,完全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

在谋杀男友未遂之后,Belinda 被判入狱两年,2015 年她被再一次释放出狱。

澳洲媒体认为,这一次出狱,很可能是 Belinda 最后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也是她洗脱 " 最邪恶女人 " 的最后的机会。

为此,前一阵子,澳大利亚媒体对 Belinda 进行了专访,试图寻找一个答案:

这位 " 澳大利亚最邪恶的女人 ",是否变成了一个真正安全的,对社会无害的普通人。

除此之外,他们还带来了一个从卧龙岗警方那里发掘来的,关于哥哥 Mark 的惊人秘密,准备透露给 Belinda。

然而,让媒体大吃一惊的是,这位重获自由的女杀人犯,对哥哥及自己的罪行没有丝毫悔悟,当记者问到她怎么看待连环杀手的哥哥时,Belinda 毫不掩饰自己对哥哥的维护:

" 他是一个好人,我非常爱他,外人怎么看影响不了我,我了解他,他就是一个好人 …"

记者进一步问到:" 你哥哥在洗碗槽里洗受害人的头颅,这样的场景你不觉得恐怖吗?"

Belinda 回答到:" 一点也不,我为什么要觉得恐怖?我又没看见,我从来不会从外人的角度去看待我哥,对他来说,我就是是他妹妹 …."

而谈到父亲的死以及差点丧命的男友,Belinda 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没做错任何事,我很高兴我爸死了,也不记得刺杀过我男友的事了 …."

眼见 Belinda 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悔意,记者只好祭出了最后一招,拿出了那本从卧龙岗警方那里挖来的证物:

当年哥哥 Mark 认真研读,做了笔记的《连环杀手百科》。在记者的指引下,Belinda 翻到了书的扉页,那是一连串当年 Mark 想要谋杀的人的名单,Belinda 把名字挨个念下去,她的脸色渐渐起了变化 ….

一个熟悉的名字闯进了她的视线,Jack van Krevel,那是他们父亲的名字,看到这个名字,Belinda 有些情绪波动,但丝毫不感到意外。

她又继续看了下去,终于,一个名字令她脸色大变,老旧的纸上,是年少时的哥哥 Mark 清晰地写出的名字:

Belinda van Krevel!

是的,当年哥哥 Mark 不但想手刃父亲,竟然还想杀了亲密无间的妹妹 Belinda。

Belinda 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竟然作出了她的辩解,她在得知自己也是哥哥想杀的人之一时,竟然依旧开始维护哥哥,她坚称这是哥哥年少时愤怒的宣泄:

" 他只是心中有怨恨,想宣泄一下 ..."

记者继续问到:" 当我们采访名单上的其他人时,他们都吓死了,你一点也不害怕吗?"

Belinda 继续坚持维护自己的连环杀手哥哥:" 当时我们都还没长大,我不认为他会杀了我,我相信他,我和他一起长大,比任何人都了解他 …."

采访的末尾,记者又采访了当年处理 Belinda 哥哥和她本人案件的警官,在他看来,Belinda 身上的邪恶因子很难随着岁月的流逝退去:

" 我只能说,希望她不要再出岔子 …. 老实说,我几十年的探案生涯里,还从未遇到过这么邪恶癫狂的家族,他们的所作所为,宛如一部恐怖片,然而可怕的是,他们却处之泰然 ….."

这就是 " 澳大利亚最邪恶的女人 "Belinda 的故事,杀人犯究竟是天生还是后天养成的,仍然值得进一步讨论。

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Belinda 一家三口中的每一个人,都曾打着善意的幌子,做出了最恶毒的事 …..

Horneey:这就是传说中天生缺少同理心的杀人狂家族

我愚蠢的欧豆豆呦:澳洲还有一个未解之谜的奇案就是究竟是妈妈还是野狗杀了女儿那个案子,legal 学的第一个刑法案子就是这个

人类的本质是氦氖氩氪:她如果真像自己说的那么好,就不会出狱后试图杀死自己老公了

里眠有条鱼:我滴妈耶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编辑:小召

以上内容由"ZAKER吉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