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在日本银座陪酒的女公关,到底有多堕落?

蝉创意 10-13

前不久,日本第一牛郎 Roland 走红中国。

他用自己月入过亿独特的人格魅力迷倒万千少女。

现在讨论起他,微博上还有人大喊:

" 我愿意为 Roland 花掉我所有的积蓄。"

" 我也想当富婆,让 Roland 陪我喝酒聊天。"

在日本这个神奇的国度,牛郎都活得这么精彩,那与之相对应的陪酒女又是怎么样的呢?

可能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陪酒女不仅仅是陪酒,还要陪吃陪喝陪睡。

今天,借纪录片《银座夜晚的女人们》,蝉主想跟你们聊聊日本陪酒女的那些事。

日本银座的陪酒女,没你想象中那么 " 脏 "

日本最繁华的银座,白天是世界一流的商业区,晚上就成为女人们的天下。

白坂亚纪是银座俱乐部的妈妈桑,她在银座一天的经历,也是日本陪酒女的缩影。

每当夜幕降临时,别人都忙碌着下班回家,白坂亚纪开始了工作。

她先去做头发造型,并在此时抽空看报纸。

白坂需要从报纸上掌握各种不同的知识,方便自己跟客人聊天。

打扮完自己之后,白坂会到经常光顾的酒吧喝酒,这是她正式工作前的一个热身。

没想到吧,在银座近 30 年,从陪酒女变成妈妈桑的白坂其实很怕生。

她需要喝酒帮自己进入状态,不然遇到话少的客人会紧张。

等到喝完四杯酒,白坂才前往自己的店。

在店里,白坂真正像一个妈妈桑,她和手下的陪酒女开会,向每个人提出自己的要求。

像是进行了一番 " 动员大会 ",随后才是正式的工作。

店里不断迎来客人,白坂热情过去交流对话,耐心倾听客人的故事。

谈话间总有些不轻易的肢体接触。

陪酒女的工作性质本是如此,她们用肢体接触和巧妙话术撩拨着男人的心。

可是,能成为妈妈桑的陪酒女绝不只有美色。

白坂用心记着几千位客人的个人信息,包括他们的生日、家庭情况、喜欢的女生类型 ......

她早已练就了技能,一瞬间就能在大脑里搜到对应的信息。

除了耐心记住客人的信息,白坂也用心观察着客人,推测客人的想法。

银座的俱乐部是消遣的地方,也是生意人的社交场。

如果感觉到客人间的相识是有益的,白坂会积极为双方牵线搭桥。

遇到因不胜酒力难以和客户沟通的年轻人,白坂教他用乌龙茶兑水当酒,就不怕醉了。

白坂总在思考,自己在银座里能做到什么?

她希望自己能为客人的工作出份力,她想成为被别人需要的存在。

带着这样的想法,白坂工作十分用心。

她陪伴客人到凌晨,目送每一位客人的离开。

第二天早上,她还会花时间给所有来店里的客人写邮件。

每到过节的时候,白坂则会寄出很多的贺卡,又或是贴心的小礼物。

对事事上心的白坂收到客人们良好的评价。

有人说,从她身上我得到了很多生意上的新想法。

有人说,她既不花俏也没有太过收敛,有无法形容的魅力。

20 岁大学生选择当陪酒女,是不是堕落?

在人们固有印象里,陪酒女大多是早早辍学的没文化少女。

她们涉世未深,不懂得选择更好的工作,才会 " 堕落 " 的去当陪酒女。

这样的印象其实是有误差的。

像白坂亚纪,她是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名牌大学生。

白坂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歌剧演员,可是父母不让她去专业的学校学习。

感受到压迫的白坂变得很叛逆,她总想着办法要离开家。

学习成了白坂离开家的通道。

原本成绩垫底的白坂疯狂学习,她考上早稻田大学实现了离家的愿望。

在大学的时候,白坂接触到了陪酒女的行业。

当时朋友邀请她去日本桥的俱乐部打工,第一次见到陪酒女的白坂对一切都很吃惊。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客人什么都没说,陪酒女就能知道客人在想什么?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白坂对陪酒女的工作也有了强烈的兴趣。

就这样,20 岁还是学生的白坂当起了陪酒女。

刚当陪酒女的白坂很害羞,她根本不擅长和人交流。

白坂付出了超过别人几倍的热情,仔细倾听客人讲话,苦练话术,才真正成名。

不到一年的时间,白坂成为店里的头牌,一般客人都约不到她。

当上头牌后做的第一件事,白坂将自己陪酒的事情告诉了父母。

白坂的父母刚开始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立马赶到白坂工作的那家店察看。

看到店里客人都很绅士,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他们才默认了白坂的陪酒工作。

得到父母允许的白坂真正放开,她更进一步挑战了自己。

白坂从日本桥的俱乐部转向了银座。

在汇聚众多一流俱乐部的银座,她同样在短时间内成为了头牌。

29 岁的时候,白坂在银座开了自己的俱乐部。

银座妈妈桑的经营之道,居然没有勾心斗角?

从开店那时起,白坂的人生就和银座离不开了。

在俱乐部平均只有 5 个月寿命的银座,白坂的店坚强的生存了 20 多年。

长期的经营与白坂的用心待客离不开关系,但更深层的原因,则是她对待员工的方式。

在银座,俱乐部通常会设定" 陪伴业绩 "来考核陪酒女接客的情况。同时还有其他业绩指标督促大家提升营业额。

如果陪酒女不能按要求达到指标,就会被无情的解雇了。

这些略显残酷的指标是银座默认的 " 规矩 ",可白坂偏偏不按规矩走。

在白坂的店里,没有具体的业绩指标,也不会为业绩炒掉任何人。

白坂曾说,仅仅因为没有达到指标就解雇员工太可惜了。

很多陪酒女都需要花两到三年的时间默默积累,最后才能达到人气的爆发。

白坂给机会等女孩们人气爆棚,女孩们也因此信任并尊重她。

看似 " 不上进 " 的经营方式撇开了业绩竞争,反倒培养出高度的团队合作精神。

白坂不靠业绩指标也能达到营业额的增长。

银座里也有其他法则,为避免互相抢客人,独立出去的妈妈桑不能在老店附近开店。

白坂再次无视既定的法则,不管后辈在哪里开店她都会支持。

很多时候,为了支持刚独立的妈妈桑,她还会介绍自己店里的客人去新店捧场。

她说:" 店多了,银座也会有活力。"

白坂希望自己的店发展得更好,但展望了未来,她也想看到银座变得更好。

见证过银座兴衰的白坂对银座有了 " 使命感 ",她为银座点亮了灯。

2008 年金融危机时,银座生意萧条,不同的人离开了银座,甚至有人因此自杀。

当时白坂在银座的店也几乎开不下去。

在她想要放弃时,曾经来过店里的客人给她鼓励,还提出帮她凑钱还债的想法。

知道还有客人爱着银座,白坂也舍不得放弃,她顶着压力拜访银行,请求银行延迟还款期限。

她跟银行工作人员说:" 如果连我也走了,那银座的光辉就彻底熄灭了。"

带着对银座的爱和别人的支持,白坂熬过了最难的日子。

她用自己的行动去开发出银座的魅力,她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银座的光芒。

她也在银座,等待着每一位归来的客人。

被谩骂的她们,也有自己的价值所在

提起陪酒女、妈妈桑,很多都会觉得那是" 特殊职业 "

从事这个算不上光彩职业的女孩,常常会被大众用有色眼镜看待,舆论骂她们" 堕落 "、" 不要脸 "

可真正去看有关陪酒女的纪录片,活跃在银座的女人们跟大众印象中的,好像有点区别。

一直来背负骂名的陪酒女,或许并没有那么糟糕。

正如纪录片中展示的那样,在银座陪酒的女人没有很 " 肮脏 "。

她们不是被男人圈养的金丝雀,她们有自己的能力,并利用能力成为男人工作中的助力。

最简单的,她们也会用自己的魅力和谈话技巧去抚慰男人们的困顿压抑。

曾有人说,银座是磨砺男人的地方。

男人在这里不断提升自我,陪酒女受影响也会努力配得上眼前的客人。

这时候的配得上不是 " 攀高枝 ",而是互相影响着共同进步。

白坂最开始选择当陪酒女,也是因为她发现陪酒女真正的价值所在。

在那个女性还没有活跃于社会的时代,陪酒女能在俱乐部和企业高层平等对话。

白坂抓住了这样的机会,才有她后来的成就。

回过头看,陪酒女不过是一份职业。

有人利用陪酒在赚钱,也有人在陪酒的同时提升自我。

陪酒女并不是出卖自己,也不是依赖男人活着,她们拥有自己的价值所在。

当然,讨论陪酒女行业的话题并不是鼓励谁成为陪酒女。

只是在固有印象之下,人们或许可以换种角度去看待日本的陪酒女。

她们不是女性之光,她们有自己的光芒。

以上内容由"蝉创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银座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