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港中大对话会上用普通话发言的女孩:就是希望给他们一面镜子,让他们照照自己

现代快报讯 10 月 10 日晚,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邀请该校学生和校友公开对话。在对话期间,来自江苏扬州的女孩婷婷用普通话发言,希望香港本地学生尊重其他学生的自由,遭到激进学生的侮辱与叫骂,但她坚定地完成了自己的发言。" 我非常爱香港,也非常爱中国,但是这两三个月来,我非常伤心。如果不是我的内心足够强大,现在面对你们的一片呛声我会很害怕。你们总是在谴责他人的过错,可是有没有想过,恰恰是你们自己在破坏香港的法治、自由、民主。" 婷婷告诉记者,发言之前已经预料到激进学生的反应," 我就是希望给他们一面镜子,让他们照照自己,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 就是要给他们一面镜子,让他们照照自己 "

婷婷是一位扬州女孩,到香港已经两年多了,在香港中文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10 月 10 日晚,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与学生举行对话,会议厅大概有四五百个位置,当晚绝大部分参加者是香港本地学生,内地学生可能只有四五十名,婷婷是其中之一。

在会上发言需要抽签,内地学生人数比较少,而且由于整体氛围不利于理性对话,很多内地学生不敢公开发言。婷婷说,内地学生有很多顾虑。一方面担心自身安全的问题,因为确实有这样的隐患。另一方面就是很多内地学生认为即使有机会发言,提出的诉求也未必能得到回应。因为一些激进分子现在完全不讲道理,很多内地学生不愿意白费力气与他们进行沟通,宁愿掉头走开。

婷婷在对话会上用普通话发言时,遇到很大的干扰,一些人听到自己不愿意听的话,公然爆粗口叫骂。对于这一情况,婷婷说事先已经预料到了。

" 因为发言是抽签的,所以基本上是带着问题去参加对话会的,会想到如果有机会,就要表达自己的诉求。对于现场的那些反应,我是有足够的认知的,我明确知道用普通话表达自己的立场会遇到什么样的反应。" 婷婷告诉记者," 从另一个角度说,我预计到了他们的反应,同时他们也如我想象的那样。所以我在发言的时候说,‘民主和自由的基础是法治,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自由是相对的。你们有你们的自由,同时你们也要尊重别人的自由。’这些话其实就是说给他们听的,这帮学生的反应刚好验证了我的话。他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陷入了一个思维闭环,没有这样的碰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这种样子。可能过一段时间,他们再去看我的发言和他们的反应,就能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荒谬。"

婷婷说:" 我就是希望给他们一面镜子,让他们照照自己,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 实际情况好于预期,相信发言有效果 "

在发言之前,婷婷已经做了心理准备,预想到有可能被激进学生起底,但她并不害怕,而实际情况比预想的要好一些。

在对话会上公开发言后,很多朋友都发来问候,担心婷婷会有安全问题。" 我开玩笑说,我受到了‘暴击’,不是来自某些激进学生的报复,而是来自于你们的保护。本来我没觉得是个什么事,结果好多人都跟我说要注意安全,所以我就在怀疑自己到底是安全还是不安全,这个情况其实真是挺有意思的。我觉得确实有危险存在,但是也不用那么夸张,香港的法治还在。"

" 实际上我没有遇到什么阻挠,这更让我相信,我的这一番话对他们来说是有效果的,他们在对话会上的那些表现确实会让很多人感到失望。" 她说,"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想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告诉他们,错误在哪里,这是我的本意。我没有想到我的发言在微博上传播那么快,我其实更加希望香港媒体可以多多报道非本地生的这个权益问题,多多报道双重标准的‘民主自由法治’问题。"

不过很多香港媒体在报道这场中大校长对话会的时候,关注点却是另一个 " 声泪俱下 " 指控遭受警方性暴力的本地女生。该女生虽然在不同的场合说法多变,而且警方多次进行澄清,但是很多香港媒体仍然连续进行大篇幅报道。

婷婷说,这是一个圈套。很多声称警方打死人、性侵之类的谣言一直找不到证据,但是很多香港媒体有意无意进入这个圈套,只要进行传播,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对阴谋者来说," 谎言重复百遍就是真理 "。

" 对香港校园氛围感到遗憾,应该去政治化 "

在香港读了两年多书,婷婷对香港校园的氛围有些看法。

婷婷说,两年多前刚来香港的时候,还没有存在这样的情况,虽然有时候会有一点小风波,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校园是相对比较安全的与和平的。不过在表面的平静之下,也有潜在的不和谐。

婷婷说,在校园里,内地生和香港生的沟通相对不是太多。原因有很多,首先是语言方面有一定的沟通障碍。另外是很多到香港读书的内地学生主要是以硕士为主,在香港读硕士一般只需要一年,内地学生的注意力大都放在学习上,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交朋友。而且香港高校的硕士课程没有太多本地学生,所以双方接触的机会也是比较少的。

学校方面也没有做促进两个群体之间沟通交流的工作,而且内地生的数量已经有很多,可以在自己的圈子里进行各种交往,未必一定要跟其他地方的学生交往。对于很多香港本地学生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大学本应该是做学问的地方,不应该成为政治斗争的角力场。但是在香港校园里,很多教授也会有意无意的把自己政治立场带到课堂上。" 对此我感到特别遗憾,认为这是不应该的,这恰恰也是香港学校的一个比较悲哀的地方,我希望校园可以去政治化。" 她说。

这场风波已经持续数月,导致内地生和本地激进分子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婷婷认为两个群体越来越割裂并不好,恰恰这个时候应该多进行沟通交流,但是现在失去了沟通的渠道、环境和基本共识,所以很艰难。

" 设施被破坏可以修复,人心却很难修复 "

看到婷婷在对话会上发表的勇敢而理性的言论,很多人以为她是个文科生,还有人说她是律师,甚至有律师行给她发工作邀请。" 我觉得可以啊,可惜没拿到律师资格," 说到这里,婷婷笑了起来," 我是理工科生,一个纯正的理工科生。"

婷婷原来对香港的印象非常好:" 在发生这次风波之前,对我来说香港是非常完美的,在世界其他地方,我真心找不到这样的城市。我在香港能感受到中国传统,也体验到西方的先进之处,这是一个东西合璧的地方,有着自己的优势,很特殊,也符合我自己的性格,所以我非常喜欢香港。"

然而,最近的这场乱局促使婷婷进行反思。" 这两三个月以来,仿佛一下子有人打破了你对这个城市的所有美好的幻想,把本来看不到的这座城市的最深层次的弊端一下子暴露了出来。这个时候,我可能会对心目中向往的这个非常美好的城市产生怀疑。"

" 我发言的时候说我很伤心,对他们非常失望。他们要的‘民主’和‘自由’实际上是对另外一个群体的仇恨。他们嘴上声称遇到‘白色恐怖’,实际上他们才是真正的‘白色恐怖’,非本地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下受到迫害。我们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办法保障自己的权益,连表达自己诉求的最基本权利都受到威胁。学习和生活方面遇到困难还是有办法解决的,而内地生受到的心理伤害却很难解决。比如说本地学生把学校弄得乌烟瘴气,内地生在这里能找到归属感吗?上课的时候听到老师发表政治观点,内地生又会有怎样的感受?而学校面对这些情况不断退缩,内地生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又没有地方去申诉,连发声的权利都被剥夺,能有良好的心理状态吗?而且确实有内地生受到攻击,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我知道有很多内地学生都已经到厌学的程度了。设施被破坏可以修复,人心却很难修复,现在很多内地生对香港的观感完全改变了。"

婷婷依然爱着香港,她在对话会上说:" 希望香港恢复到香港应有的样子,这是我最衷心的希望。"(现代快报香港报道组)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ZAKER南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香港上用中大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