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肥猫”变“飞豹”!武警战士惊人转变背后,有“兵妈妈”的激励

上观新闻 09-21

" 爸爸妈妈!我们来啦!"

中秋节这天,阳光普照,微风拂面,上海市普陀区桃浦镇的 7 户失独家庭迎来了特殊的客人,14 名身着整齐军装的年轻小伙儿,提着自己制作的中秋月饼和小礼物,怀揣着武警上海总队的中秋祝福,来到了 " 兵爸兵妈 " 的家门口,邀请他们一同走出家门,感受团圆喜悦。

自 2012 年项目启动以来,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五中队已经举办了近百次 " 兵儿子 " 结对关怀服务活动," 兵儿子 " 与 " 兵爸兵妈 " 在互助关怀中建立起深厚真挚的感情。

舍不得 " 妈妈 ",他坚持留队继续服役

"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章文,节哀。"

来自陕西安康的卫生员陈章文,短短半年内父母先后因病去世,唯一的姐姐也远嫁内蒙,他一度陷入迷茫和消沉中不知所措,像把自己封闭在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黑屋子里,中队战友们心疼的安慰收效甚微。

建军节这天一早,吃完早饭独自坐在器械场发呆的陈章文好像听到有人轻唤他的名字 " 章文!" 循着熟悉的声音,陈章文抬起头,他布满阴霾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亮光,站在面前的是满脸慈爱的郭丽萍——郭妈妈。压抑许久的眼泪夺眶而出,在器械场上接连不断的砸出了几个小沙坑," 郭妈妈,我,我成孤儿了。"

" 侬还有郭妈妈,郭妈妈在这里。" 兵妈妈郭丽萍一把将陈章文揽在怀里,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一直将陈章文视若己出的郭妈妈第一时间联系中队长和指导员,立即赶来中队。

目睹曾经乐观开朗的陈章文经历变故后的消沉悲观,郭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后来的一个多月,不管多忙,她每周都至少来一次中队,陪陈章文聊天,还偷偷学会了做正宗的陕西凉皮和羊肉泡馍。在上海尝到家乡的味道,看着眼前慈爱的郭妈妈,陈章文激动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到碗里。

一段时间后,陈章文情绪稍有缓解,郭妈妈语重心长地说:" 章文,侬退伍归家以后,有啥困难,跟妈讲!妈一定全力帮你!只要妈还在,绝对不会让侬受委屈、受欺负!"

原本打算今年退伍返乡的陈章文,看着郭妈妈慈爱又坚定的眼神和早已花白的鬓发,想想这一个多月来郭妈妈的关心和照顾,改了主意。

9 月,军事素质优秀,卫生员专业过硬的他顺利转升中士。他说:" 我不能退伍,我舍不得离开我的郭妈妈。"

脱下军装退伍,您还是我的 " 妈妈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开展活动以来,五中队送老迎新,但是兵妈妈兵儿子这份浓浓的亲情始终没有改变,一代一代的传承了下来。人们常说 " 退伍不褪色 ",而在五中队,他们还有一句话,叫做 " 退伍不忘情 "。

"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我也要到而立之年了。" 现任五中队 " 雷锋三班 " 班长刘峰,搀扶着俞妈妈走在路上。八年前,他还是个刚转士官的愣头青,8 年后,他就要担负起父亲的角色。

8 年时光,见证了刘峰的成长,也记录着他和俞妈妈的点滴故事。2010 年一次训练中,刘峰不慎摔断了胳膊,不得不住院手术治疗,看到一路急赶到医院的俞妈妈,刘峰假装没事一样一个劲冲着她乐,还用摔伤的胳膊帮俞妈妈擦去沁出的汗珠。如今提起这事,俞妈妈还是会不由得心疼。

尽管父母远在老家江西,但住院期间的刘峰却从未感到过孤单。为了给兵儿子补充营养,俞妈妈每天晚上用小砂锅煲上营养美味的汤,第二天一早用保温桶装好,坐一个多小时的地铁赶到医院,送到病房。" 我到现在还记得兵妈妈给我煲的黑鱼汤的味道。" 刘峰笑道,一闭眼仿佛就感受到当初的那份温暖。

" 一转眼就 8 年了,小峰都要退伍回家做爸爸了。" 今年 12 月,刘峰就要满服役期,由于爱人即将生育,他决定退伍回家,他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俞妈妈。8 年的时光,早已将刘峰和俞妈妈紧密的连在了一起,融成了一家人。尽管心有不舍,但她还是为刘峰感到高兴,并支持刘峰做的决定。

" 妈,无论我走到哪,都是您的兵儿子。" 中秋节前的夜晚,凉风习习,沁人心脾,刘峰在送给俞妈妈的中秋贺卡上郑重写道。

" 兵妈妈 " 的激励,让 " 肥猫 " 变 " 飞豹 "

2016 年,一个来自山东半岛的胖小子冯凯,走进了五中队的大门,不到 180 厘米的身高,超过 190 斤的体重,加上憨厚的性格,使他成了战友口中的 " 肥猫 "。懵懂的他也迷迷糊糊的在中队的安排下,有了一位姓王的 " 兵妈妈 "。

2019 年,中队例行武装五公里测试,全副武装的下士冯凯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他大口的深呼吸,走出去几步,又小跑折返回来,看了看排长手中的秒表 "20 分 28 秒 ",一旁的中队长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我们中队的小豹子!"

他看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战友们,开心的笑了。身高 180 厘米,体重 145 斤的他,已经从大腹便便的 " 肥猫 ",变成了身手矫健的 " 飞豹 ",变成了中队武装五公里记录的保持者,还当上了班长。

说起自己从 " 肥猫 " 到 " 飞豹 " 的变化,冯凯低下头羞涩的笑了,那要从一次帮兵妈妈搬家说起,那时候的他还是大家口中的 " 肥猫 ",得知兵妈妈需要搬家以后,自告奋勇的向中队请示去帮忙,可到了搬家的那天,他刚从楼上搬了几个纸箱,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无论如何也迈不动了,更别提爬上三楼继续搬了。

冯凯坐在小区的花坛边大口喘着粗气,一抬头,看见王妈妈佝偻着腰,抱着两个凳子,横着身子,一步一步慢慢挪下楼梯。看着王妈妈有些蹒跚的步伐,又低头捏了捏自己肚子上的 " 游泳圈 ",冯凯的眼里窜出了一束火苗。

中队的其他战士说,为 " 兵妈妈 " 搬家回来以后,冯凯仿佛变了一个人,不仅最爱吃的零食不碰了,连他在训练场上的眼神也不一样了,透着利剑般的光芒。双休日,战友们扎堆聊天吹牛,他一个人在操场上不知疲倦的奔跑;碰上雨天,他就钻到器械场,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练的满头大汗。

渐渐的,他脸颊的肥肉褪了下去,变成了一张坚毅又立体的脸,肚子上的 " 游泳圈 " 也被 " 巧克力块 " 取而代之,手掌上的老茧剪掉了又磨出来,磨出来又剪掉,但他从不叫苦喊累。就这样,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冯凯甩掉了 " 肥猫 " 的外号,还慢慢成长为中队的 " 飞豹 "。

王妈妈疼爱的摩挲着冯凯手上厚厚的老茧," 凯凯,你训练的时候可得当心点别伤着自己啦!" 冯凯挽起袖子,露出左臂结实的肌肉块,又攥紧右拳结结实实地锤了几下。

王妈妈赶忙拉住他的手,冯凯笑着说:" 妈,您看我现在结实着呢,放心吧!"

王妈妈见状也笑了:" 真是个厉害的小豹子!"

栏目主编:张骏 本文作者:何心尧 谢乐威 文字编辑:陈琼珂 图片编辑:徐佳敏

图片来源:武警上海总队提供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