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危险的“办公室小野”

燃财经 09-20 58

YouTube 排名第一的中国网红,因为那些曾经让她成名的短视频陷入漩涡。

8 月 22 日,两个未成年少女,因为模仿知名网红“办公室小野”自制爆米花的视频,操作不当,引发高浓度酒精爆炸,其中一人不治身亡。事故发生后,女童父母向办公室小野及抖音两方问责。 对此,办公室小野发布微博称,“(两个女孩)绝对不是模仿我的视频”,但经燃财经向当事人证实,爆炸发生前,两个女孩看的确实是办公室小野发在抖音上的视频。

翻阅办公室小野的往期视频发现,“用酒精灯自制爆米花”只是这位网红众多危险视频中的一个,且危险程度相对较轻。“饮水机煮火锅”、“电熨斗烫肥牛”、“瓷砖烤牛排”、“电钻棉花糖”、“电钻小龙虾”,办公室小野的其他“玩火”创意,配上快节奏的音乐,会让观看的人眼前一亮,同时又让人感到十分害怕。

办公室小野视频截图 办公室小野本人曾在多个公开场合承认往期视频存在危险,她自己也曾在操作过程中受伤,还曾接到过四川消防部门的微博留言警告。但她并未因此停止在办公室“玩火”,且制作的很多视频仍然没有添加“危险动作,切勿模仿”等提示信息。截至发稿,办公室小野拥有 744 万 YouTube 粉丝和 2500 万抖音粉丝。 这位主打“办公室就地取材制作美食”噱头的“中国第一网红”,到底有多危险?

YouTube 上的中国第一网红深陷漩涡

办公室小野至今还未承认,两个女孩模仿的是她的视频。她在博文里强调,“哲哲和小雨的意外绝对不是模仿我的视频”。但小雨向燃财经描述,在周哲死前,她们模仿的,的确是来自“办公室小野”发在抖音上的一段短视频。原视频中,只有一个抖音平台标志,没有任何来自作者和平台的相关风险提示。

“办公室小野”,本名周晓慧,1994 年出生于四川成都,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编导专业。她平时的脑洞就很大。2017 年,因为发布“饮水机煮火锅”等创意视频而受到关注。据公开报道,2017 年 2 月,“办公室小野”凭借“饮水机煮火锅”一条视频就疯狂收割 1 亿流量,因此也被誉为“美食圈第一网红”。

她是一个“专门在办公室环境下,用各种新奇手段制作食物”的美食创意博主,凭借“办公室美食乌托邦”的 IP 人设及搞怪创意走红。目前,她在微博上有 819 万粉丝,YouTube 上有 744 万粉丝,抖音粉丝数为 2500 多万,主要依靠广告变现。据第三方平台 Noxinfluencer 的统计,“办公室小野”的视频观看量总计超过 16 亿。她是 YouTube 上排名第一的中国网红。

办公室小野 YouTube 截图分析 YouTube 网红数据的平台 NoxInfluencer 此前公布的 YouTube 网红收入情况显示,中国区粉丝数排名第一的办公室小野,单月广告联盟收入为 459 万,一年的分红预计 5508 万。

YouTube 的主要营收模式是在视频中插播广告,视频被看得越多,博主的分红就越多。虽然对于这份网传的分析数据,其背后公司洋葱视频的联合创始人聂阳德对媒体表示,该数据并不真实,但小野在 YouTube 上的收入的确比较可观。据了解,办公司小野是洋葱视频目前最赚钱的 IP。作为现象级网红,办公室小野拥有其他头部网红无法匹敌的盈利能力,但同时也面临着很多风险和问题。

一方面,与文字相比,视频传播的代入感更强,这意味着更容易被未成年人模仿。另一方面,和其他短视频创作者一样,办公室小野也会遇到如何持续保持创意的瓶颈。据了解,办公室小野团队的所有创意都来自于“脑洞云数据库”,“每个同事每天都要往里边填充新的条目,每个条目都对应新的创意点。”

寻找创意、做出优质内容和不断满足观众的胃口是个永恒话题,这关乎到 IP 还能红多久甚至生存多久。在办公室“用饮水机煮火锅”、“电熨斗烤肥牛”、“酒精灯做爆米花”、“机箱做煎饼” …… 办公室小野一个又一个脑洞大开的短视频,让观看者惊叹不已,但这些夸张的创意背后,危险也在不断积聚。

办公室小野的视频到底有多危险?

小野走红于 2017 年 2 月 9 日。

2016 年 6 月,小野应聘成为洋葱视频的一名美食视频策划,这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加入洋葱视频后,小野和当时的搭档决定选择办公室场景,并于 2017 年 1 月 2 日,发出了“办公室小野”的第一条视频 —— “电熨斗烫肥牛”,第二条发布于当年 1 月 20 日,名为“小太阳烤肉串”。第四条视频“饮水机煮火锅”发布于 20 天后,这条视频让小野的微博粉丝从 3 万涨到了 28 万。

“小野”背后有一个七八人的团队在帮她出谋划策。成都卤娘和她的卤妹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办公室小野 2016 年注册的公司,现在已改名为成都洋葱新未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小野”在 2017 年 11 月,拿到了新浪的天使轮融资。

聂阳德之前在接受“馋人事务所”采访时表示,在发布了第二条视频后,很快收到了很好的反馈,而“饮水机煮火锅”的爆发,让聂阳德和小野确信,“办公室”就是流量的导火索:全世界人民都不想上班,都喜欢美食,“在办公室里做美食激发了一种精神层面的共鸣。”聂阳德还表示,“办公室小野”脑洞大且有趣,在精神层面、猎奇层面,甚至美食本身,都会吸引来非常多的关注。

小野的走红为其带来巨大流量和可观收入,但同时也伴随着不断的争议。其中,最大的争议在于视频中许多操作的安全性。

虽然在事发之后,小野已删除了平台上为数不少的视频,但燃财经翻阅发现,其留下的视频中依然有很多吸引眼球但危险系数较高的视频。比较而言,“酒精灯制作爆米花”已经算是危险系数相对较低的视频了。

在她发布的视频中,酒精灯是常用的工具,其余如留声机、面包机等都是其拍摄视频的道具,而在这些视频中,很少有危险提示,即便有的视频会出现相关危险提示,时间也仅为两秒左右。

高锰酸钾 + 甘油,来自小野视频截图

电灯泡煮咖啡,来自小野视频截图

  火烧披萨,来自小野视频截图  

小野曾在多个场合提到视频拍摄中出现的危险。

她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公司曾接到过成都公安消防支队的警告,对方称接到多名网友举报,其在高层写字楼中的办公室内多次使用明火,存在重大消防安全隐患,并且涉嫌违法。

此前,小野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在拍摄“手心烤鱼”这条视频时,虽然已经做过很多次实验,但在正式拍摄时,火势没能控制住,整个桌子都燃烧起来,自己的眉毛、睫毛、头发都被烧掉了一部分,嘴上也烧出了水泡。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2019)》第二十一条规定:禁止在具有火灾、爆炸危险的场所吸烟、使用明火。因施工等特殊情况需要使用明火作业的,应当按照规定事先办理审批手续,采取相应的消防安全措施;作业人员应当遵守消防安全规定

图片来自网络 但这些都没能阻止小野继续发布猎奇视频。 另一方面,小野所发布的视频都是经过后期加工和剪辑过后的成品,在播放时很容易对观众造成误导。 比如,在走红的“饮水机煮火锅”视频中,她所采用的方法是把电线进行交缠,使其短路,从而能实现让饮水机煮沸的效果。这条视频当时在全网播放量接近一亿。

  来自小野视频截图  

在这条视频中,并未播放小野使电线短路的过程,而在其与网红张大奕的一条视频中,展示了这一过程。小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很多评论说小野用饮水机煮火锅非常脏,但饮水机在拍视频时的确是经过清洗的,只是在后期剪辑时觉得没必要,而把这段剪掉了。

小野在 9 月 10 日微博发布的回应中也提到,虽然他们的视频在拍摄过程中,有安全保障和消防措施、也有专业人士监督。但这些,不仅没在视频中表现出来,也没有在视频中标注清楚。

来源 /  小野微博  

从事消防工作的相关人士在看完小野视频截图后对燃财经表示,从安全角度来说,上述图片的所做所为都存在安全隐患,且涉嫌违反储存易燃易爆物品的规定。

办公室小野应该承担多少责任?

这些短视频创作者在影响力和传播效用上难以被超越,对于应负的责任却难以界定。

在周哲离世之后,舆论对于办公室小野是否应该承担责任呈现了多种分歧。

一种声音认为,短视频是面向所有人的,家长监管不利不应该怪到短视频创作者头上。而另一种声音认为,抖音和“办公室小野”作为视频的平台方和发布者,加大了视频的传播力度,同样应该为视频带来的严重后果负责。

我们可以明确的是,首先办公室小野对她的某些视频,没有做明显的安全提醒。平台也应当有审核功能,对于一些可能存在错误引导的视频,平台有义务不允许其上架。但关键在于如何去界定“风险”。

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解释,“危险视频”不像色情视频一样鉴别起来比较容易,只要有类似露点就可以下架。

他认为,这个问题的第一责任人首先是家长,其作为法定监护人应履行监护责任,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安全。尽管痛失女儿很令人同情,但法律来说其仍然负有主要责任。

可乐罐爆米花视频封面

视频发布者也负有一定责任,其粉丝有数百万,以往视频传播量很大,应该能预计到肯定有未成年人观看,甚至模仿。对于其中的危险性(尤其之前已经有消防人员提示)并未进行任何提示,有一定过错,对于结果的发生负有责任。

关于抖音的责任,首先有一个事实需要查证,即涉事视频在抖音平台的播放量。如果播放量很小,则平台可以抗辩并不知情,对于播放量大、影响力大甚至得到平台推荐的热门视频内容,平台具有相对更高的审核义务。尽管目前并无详细的规定。

燃财经询问多位律师,对方均表示,目前涉及到短视频风险管理的法规并不多,对于风险界定也没有明确规定。与这次事件最接近的是《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还未正式生效。

其中有一条规定: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提供网络平台服务的,应当对其所登载的信息进行审查;发现前款规定的信息的,应当采取措施以显著方式进行浏览前提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也认为,主播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为了片面的点击(量)去做这种危险行为,明知道可能会让别人去模仿,她依然这样做了,主播是有一定过错的。但这个过错在法律责任怎么认定?”他进一步解释道,如果从侵权责任法来看,播放行为属于放任了损害结果的发生。

“有人可能会说,主播的行为和损害结果没有直接关系,是用户愿意模仿。但是不要忘记了,你的视频一定会有人来看,点击量比较高的情况下,主播就应该有更高的注意义务。”所以朱巍认为,创作者一方应该承担责任。

同时他强调,技术发展的快速性和立法的滞后性产生的矛盾需要伦理道德来加以调整。

“实际上,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类似的伦理要求非常重要。道德伦理应作为判断网络平台主体责任、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的重要标准,通过对个案伦理道德的考量,为日后形成立法打下基础。对涉及内容标准、新产业影响、青少年权益保护和消费者权益的新产业,政府和协会应建立道德伦理委员会,对利用新技术的市场逐利行为加上 ‘ 软约束 ’。”朱巍表示。

虽然办公室小野已经将其抖音上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视频做了下架处理,但燃财经发现,存在安全隐患的视频仍旧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日常可见。由这起事故引发的对短视频乱象的思考,也同样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文 / 闫丽娇 孔明明  
*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以上内容由" 燃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

人间有情 社会有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