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张敬伟:降准资金须严防跑冒滴漏

中新经纬 09-20

中新经纬客户端 9 月 20 日电 题:《张敬伟:降准资金须严防跑冒滴漏》

作者 张敬伟 (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

9 月 16 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 0.5 个百分点政策正式落地,释放资金约 8000 亿元。此次降准是今年以来第三次降准,也是第二次全面降准。今年 1 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全面降准 1 个百分点;5 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

此次央行还将实施定向降准,即额外对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1 个百分点,于 10 月 15 日和 11 月 15 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 0.5 个百分点,定向降准释放资金将达 1000 亿元。

央行发大招,符合市场预期。进入今年第三季度最后一个月,全球市场下行风险不减,贸易环境依然严峻,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犹存,中国要实现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 " 六稳 ",必须要有实实在在能够见效的动作。相关国际背景是,美联储今年 7 月底进行十年来的首次降息,引发全球一波降息潮,9 月 19 日美联储再次降息 25 个基点。

全球市场已经形成风险联动且风场敏感的大系统。在此情势下,中国稳健的货币政策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也不会随着美国和其他国家 " 大水漫灌 ",这就成为此轮降准的基本逻辑——既要因应全球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更要考虑中国市场的基本面,还要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

市场是个巨大的循环系统,长期和短期资金是整个循环系统的动能。无论是央企、外企或其他性质的巨无霸市场主体,还是中小微企业,都是这个循环系统的活跃因子。

中国货币政策的基调一直是 " 稳健 ",中央和央行释放的信号是绝不搞 " 大水漫灌 ",这是由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所决定的。一方面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然,既要解决存量矛盾 ( 过剩产能和僵尸企业带来的呆账死账等 ) ,又要面对资金流向楼市、股市和其他虚拟经济的难题。另一方面,各类市场主体在融资上存在着不同待遇,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长期存在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如果这些市场主体缺乏资金支持,中国市场将失去底气和活力。

过去多次降准都具有定向意味,但政策导向和市场选择存在博弈,一些金融机构在执行层面存在逐利思维。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不可能一蹴而就,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将是一项长期的任务。

货币政策本是动态调整的过程,无论是美联储的加息或降息,还是中国货币政策工具的多手段运用,都不可能一招致效,而是要通过市场反应和传导,营造政策面所要达到的趋势和预期,有时这种趋势和预期还可能引发其他不确定影响。如美联储 7 月份降息并未带来美国股市上涨,反而引发美联储更大的动荡。经过 9 月份降息这轮降息,美国市场甚至会产生降息依赖。

降准减轻了金融机构贷款成本,增加了资金量,理论上讲的确具有扩大资金流动性的作用,有助于解决实体经济的资金问题。譬如此轮降准,普遍降准释放的 8000 亿资金,对于年底之前的市场资金需求有一个良好预期,这段时间金融机构有足够的资金增加流动性。定向降准尤其是针对特定金融机构的降准,释放的 1000 亿资金如果精准流向中小微企业,的确是这些企业的福利。

不管是普遍降准还是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要真正变成市场红利,除了各金融机构严格把控资金贷款方向,还需监管层加大监管力度,运用多种政策措施和技术手段,最大限度保证 9000 亿资金不走偏且不出现跑冒滴漏。 ( 中新经纬 APP )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作者:邓健

以上内容由"中新经纬"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