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50 件海龙屯出土文物将首次在贵州省博物馆展出

ZAKER贵阳 09-20

9 月 20 日,50 件海龙屯出土文物被层层包裹后,由专业文物运输队伍送往贵州省博物馆。据了解,这是海龙屯出土文物首次 " 出访 " 省城,将于国庆前向观众展出。

本次由贵州省博物馆借展的文物,共有 30 组、50 件,包括部分瓷器、瓦当、冷热兵器等。这些文物中,其中还有 " 明星文物 " 公道杯等。

据了解,这些文物在地下埋藏数百年后发现时,大多是碎片,考古工作者耗费了数年时间,才将它们一一拼接、修复成行。即便如此,它们仍然极易损坏。

从海龙屯到贵阳市,有近 200 公里路程。如何将这些文物,平安运抵贵州省博物馆?各方也是颇费心思,最终选择了一家专业的文物运输机构来执行运输任务。

接到任务的这家机构,首先带着特制包装箱登上海龙屯,与贵州省博物馆的人员一起,并反复勘察运送文物下山的路线。" 山高路陡,天雨路滑,抬着文物行走这种山路,非常考验工人的脚下功夫。" 这家机构的负责人说,选择出一条最适合的山路,是保证文物从海龙屯山顶平安运到山脚装车的关键。

19 日,前期工作准备完毕,专业人员进入位于海龙屯山顶的考古工作站。在这里,准备借展的 50 件文物,已由考古工作站人员编号、拍照。接下来,它们会被层层包裹后,装入带有泡沫的固定孔的箱子。

包裹文物,使用的一种柔软的 " 皮纸 "。工人们在用 " 皮纸 " 包裹文物、填充文物前,还要将 " 皮纸 " 反复揉搓,以使其更加柔软、与文物能更好接触并填充缝隙。层层包裹后,文物被小心翼翼地放到有根据文物大小特意开出的孔中固定,盖上发泡膜,然后再密闭包装箱。

记者现场看到,每包裹一件文物前,考古工作站、博物馆、运输团队以及负责监督的海龙屯管理局工作人员,都要对文物反复拍照、核实编号。对于有缺失、损伤的文物,则还要单独记录,并由多方签字确认。

因为工序繁琐,加上又要反复核验,文物打包装箱的过程十分缓慢,即便是包装一件很小的箭镞,也要十多分钟。如此,工作人员用了一整天时间,才将 50 件文物打包装箱。

9 月 20 日,天气状况有所好转后,装箱的文物,由工人们分批小心翼翼抬下海龙屯。正常情况下,从海龙屯考古工作站走到山脚,最多 40 分钟,但运输文物的工作人员却用了一个多小时。" 走路要稳,步子也不能迈得太大。" 运输人员说,在全都是湿滑、不规则梯坎的海龙屯山路上,这对运输者的体力和耐心,都是考验。

据了解,本次从遵义海龙屯借展的 50 件文物,将从本月 29 日起,在贵州省博物馆展出。这也是海龙屯出土文物首次送往省城贵阳公开展出。

延伸

平播之役 或有日本人参战

本次借展的文物中,有一批明代兵器,包括多种箭镞、铁刀、铁矛、铁弹、擂石。这些看起来锈迹斑斑,显得非常落后的兵器,在考古专家们的眼中,却透露出重要的历史信息。

" 透过这些兵器,我们仿佛看到,1600 年的春末夏初,一场冷兵器与火器间的较量,在播州大地上的展开。" 贵州省博物馆研究馆员、副馆长李飞说,这场较量,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场冷兵器与先进火器间的厮杀。

以火铳、火炮为主的火器,在明万历时期,是很先进的武器。但当时,在中国,即便是国家军队也没大量使用。播州土司势力强大,但其修建的海龙屯城墙、关隘上,也未见射击孔、炮台等火器设施,同时朝庭在制造火药必须的硫磺上,对播州实行禁运,由此可推断其不拥有这类武器。

海龙屯上出土的兵器中,目前能确认的是,落后的刀、剑、擂石等冷兵器,属于播州土司军队。而铅弹,显然属于热兵器发射,这就表明攻打海龙屯的明军使用了火器。

那么,代表国家意志的明朝军队,攻打海龙屯时的火器,从何而来?又是谁在操控这些火器?

研究发现,万历年间的明朝军队,不善于使用火铳、火炮等火器。但攻打海龙屯的明军将领刘麾綎下,却有一支善用火器的队伍。

资料显示:平播之前不久,明军在朝鲜进行了平倭战役。期间,刘綎缴获大量倭寇火器,并将俘虏的部分倭寇进行改造后,成建制编入明军。而这些倭寇,据称以日本人为主。

" 刘綎可能在随后的平播战役中,使用了这支善于使用火器的俘虏兵,并令他们来攻坚。" 李飞说。

贵阳日报融媒体记者 黄黔华 张志红

编辑 柴潇蕾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