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第一次写发言稿,只留下六个字……她们怎么一步步成为真正的“大女主”

上观新闻 09-20

从 " 他人喜欢 " 到 " 自己欣赏 ",从希望 " 被悦 " 到关心 " 己悦 ",女性如何树立自信、独立的精神风貌?9 月 19 日,女性讲坛 " 我的初心我的梦 " ——庆祝新中国成立 70 周年暨《女神的足迹》新书发布会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多位行业杰出女性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

" 我是个很‘二’的人,不仅出生在二月,而且名字里的‘亚’字也是第二的意思。" 著名越剧演员方亚芬对自己所从事的戏曲事业却是 " 从无二心 "。她不仅传承越剧,还打破界限,跨界学习演绎京剧、昆曲、话剧,塑造截然不同的舞台形象。作为上海越剧院一团团长,方亚芬从优秀的越剧演员成为优秀的剧团管理人,在不同的舞台上书写着不同角色的精彩。

悉尼奥运射击冠军陶璐娜现为上海自行车击剑运动中心党总支书记。从运动员转型体育工作管理者,陶璐娜曾屡屡经历 " 失败 " 这门必修课。第一次给领导写发言稿,只有 " 同志们,大家好 " 被留用;第一次拉赞助,区区 5 万元也被人无情拒绝……无数次的失败,让陶璐娜意识到,体育带给她真正的收获,不是金牌,而是勇往直前的勇气和决心。" 把握过程,才能最终赢得结果 "。

王琳以塑造性格各异的角色著称。30 岁时在《情深深雨蒙蒙》中饰演雪姨一角,曾让王琳很沮丧。她想演绎更年轻的角色,却被导演告知长得很老旧,眼神中有浑浊度,王琳就这样心不甘情不愿地跨过职业青春期,直接进入中年期。照顾儿子、家庭多年,王琳放弃了太多重要的角色。一个女演员在镜头前消失太久,能够得到的机会肯定少之又少,即便连妈妈的角色可能都得不到,可是王琳不想放弃,她坚定地说," 我们要化被动为主动,有信心地迎接每一个明天 "。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从艺的初心是 " 为国争光,为人民服务 "。22 岁获得戏剧梅花奖,让史依弘懵了。她觉得自己还有那么多不足。因为等待太煎熬,2005 年,史依弘做了一家文化公司,主动出击排新戏。2019 年新剧《新龙门客栈》推出,引发业界轰动。剧评人说,第一次看到京剧中有了女性主义出现,令人欣喜。这样的评价让史依弘坚定了推广京剧的决心和信心," 我们应该多排一些女性主义的戏。"

何小玲是隧道股份上海隧道地基公司维保事业部经理。作为团队中唯一的女性,20 多年来她坚持每晚在地铁停运后,带领团队行走在上海 4 条线路 200 多公里的隧道中。她首创微扰动工法,对运营隧道沉降收敛的 " 世界性 " 难题给出了中国方案。

如今上海地铁全网客流接近每年 40 亿人次,日均客流超过 1000 万人次,一旦发生故障导致地铁停运影响的就是数十万人甚至数百万人的正常出行。何小玲说," 我们总是昼伏夜出,每天地铁停运之后才是我们工作开始的时候。对于地铁常规维保来说,我们的工作是从巡检开始的,我始终认为,要了解隧道就得靠脚走,每一个区间、车站都要去看一看,这样每个区间、车站有什么缺陷,出现渗漏水的情况,就会心中有数。入行十多年来,我已经记不清走坏了多少双鞋,唯有手中的巡检灯倒是质量很好,一直陪伴着我。隧道里不像明亮的地铁车厢,里头光线昏暗、含氧量低,又闷又热,脚下与两侧布满了轨道、轨枕、各种感应器、测量点、电缆和指示牌等设施设备,走起路来磕磕绊绊、还要注意保护和避让设备,同时又要仔细观察全断面是否存在渗漏水、结构破损等病害,十分困难。有时,一个晚上就要这样走上 7、8 公里,边走、边检查、边记录,对耐力和耐心都是一种考验。更不用说我们还要在地铁停运的短短几个小时内,携带大量的设备材料进去维保施工,而且施工完后必须工完料清,不能拉下甚至一个螺丝钉。"

很多人觉得女性不适合做隧道维保这个行业,何小玲偏不信。随着时间推移,她结识了一群可爱又可敬的同事、农民工,也了解到上海地铁隧道很 " 脆弱 ",而隧道维保领域的专家 " 医生 " 又太少了。既然总有人要做,那就没必要逃避," 哪怕个人的力量有限,我也愿做负重前行之人 "。

本次活动由上海市妇女联合会和新民周刊社联合主办。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诸葛漪 文字编辑:施晨露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地铁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