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通用也搞不定令曹德旺头疼的工会,底特律进入罢工时刻

36氪 09-20

9 月 17 日,联合汽车工人 ( UAW ) 的成员在通用汽车工厂外发起抗议

底特律掌控了美国汽车工业,但这座城市的命运从未摆脱 UAW(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掌控。

美国当地时间 9 月 16 日,为响应 UAW 要求,通用汽车公司约 4.6 万名工人开始罢工,表达同工同酬、增加福利等诉求。据美国电视台报道,本次罢工涉及通用美国的 33 家工厂和 22 个零件仓库。

当地时间 9 月 14 日,通用和 UAW 合同到期。罢工的导火索正是新的 4 年期合同谈判破裂。工人收到 UAW 通知,停止工作,直到再一次收到通知。

瑞士信贷的丹利维 16 日在一份报告中评估,罢工每天约造成 5000 万美元的损失。美国银行的分析师估计则更为严重,预测每天的罢工成本高达 9000 万美元。

9 月 19 日,据美国媒体报道,受 UAW 工人罢工影响,通用汽车已经开始在加拿大裁员 1200 人。

美国三大汽车巨头通用、福特和菲亚特 - 克莱斯特主导了美国汽车工业,但 UAW 却通过劳资关系,左右了美国汽车产业的命运走向。

焦灼的谈判

2007 年,UAW 掀起了知名的 7.3 万通用汽车工人大罢工事件,成为 2008 年通用汽车破产重组的导火索。

虽然距离上一次罢工 12 年,但 UAW 的与底特律的关系已经在近几年不断绷紧。

据美联社报道,通用汽车在过去六年中赚取超过 300 亿美元,而为了守护这一成果,去年年底,通用汽车 CEO 玛丽 · 博拉宣布,通用将向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转型,同时为降低成本,将削减约 14000 个工作岗位。

而今年 5 月,福特汽车也表示,将削减 7000 个受薪工作岗位,其中美国国内的工作职位约有 2300 个会被削减。

这显然直接触犯到了 UAW 的利益。因此,本次罢工之前的谈判中,UAW 的态度格外强硬。

根据外媒报道,在罢工前一日,通用汽车承诺在美国投资 70 亿美元,增加 5400 个新工作岗位,提供 " 一流的工资和福利 "。通用的方案还包括在美国的 4 个州投资 8 家工厂,引进电动卡车项目。如果员工接受通用的方案并续签合同,通用汽车提出向接受提议的员工每人提供 8000 美元的合同改签补偿。

UAW 并未买账,双方在医疗保险上的谈判上陷入焦灼状态。据 36 氪未来汽车日报报道,通用向 UAW 提出的一份合同,条件包括工人负责医保的 15%,这个比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 28%,但是高于目前的 3% 到 4%。

但 UAW 对这项提议犹豫不决,通用随后撤回了这项提案。通用汽车方面认为,他们已经提出了 " 强有力的提议 ",也对 UAW 依然选择罢工 " 感到失望 "。在美联社的报道中,UAW 发言人 Brian Rothenberg 表示,双方在 1000 多项提议中,仅有 2% 达成了协议。

如今,UAW 号召通用汽车近 5 万名工人已经走上街头,喊出 " 没有合同,没有汽车 " 的口号,表达利益诉求。而受罢工影响,通用美国工厂被迫关闭,无法提供相应组件,导致通用将对加拿大安大略省奥沙瓦的总装工厂暂时裁减 1300 名工人。

全球车市增长见顶,不仅美国汽车工厂在裁员和转移制造基地,德国三大巨头的裁员举措也不断传出。9 月 20 日,据彭博社报道,宝马汽车计划在 2022 年底裁员不超过 6000 人,此前路透也有消息,德国大众将在 2023 年之前裁员 7000 名员工。

只不过不同的是,相比于德国工会,UAW 在和美国汽车巨头的对抗中,早已养成了咄咄逼人的作风。

UAW 和通用,谁会妥协?

UAW 因其为美国汽车工人带来的高工资和退休金而知名。

1935 年,UAW 成立,当时联邦政府也通过了《瓦格纳法》,以支持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UAW 的首任主席是牧师出身的霍默 · 马丁,并未对 UAW 产生太大影响。真正让 UAW 形成体系化组织能力,并赋予其思想的是 1946 年接任的沃尔特 · 鲁瑟。

在上世纪 30 年代到 40 年代,沃尔特 · 鲁瑟联合汽车工人通过频繁罢工,不仅为自身争取到了大量政治权利,也为美国汽车工人争取到了丰厚的生活津贴、工资增长,以及医疗和住院保险、退休金等等福利,美国汽车工人也由此过上中产生活。

1970 年 5 月,沃尔特鲁瑟在飞机失事中去世,成为全美新闻头条,而其一生也两度登上《时代杂志》封面,为多任总统担任过顾问。

UAW 代表的工人群体与资方长期对立,这导致工人虽然获得了高工资和福利,却难以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纪录片《美国工厂》 播出后,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直言," 在美国,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

" 在工厂工会登记的工人,高兴的时候就去工厂打卡刷个脸,算是买你领导的面子了!打完卡回去抽烟、吃饭。今天不来上班,昨天下班时也不会提前给你讲,你给他打电话,他才说今天有事,你还不能开除他。" 曹德旺在一次采访中讲述了工会成员的工作状态。

罢工是 UAW 的惯用武器,1998 年,通用汽车在密歇根州弗林特市遭遇了 54 天大罢工,给这家汽车制造商造成了 20 多亿美元的损失。在更早的 1970 年,通用汽车遭遇了更严峻的 67 天罢工事件,终因难以承受停工损失,接受了 UAW" 涨薪 30%,工人工龄 30 年即可退休 " 等条件。

而发起自 9 月 16 日的此次罢工事件,已经持续到第 4 天。据外媒报道,UAW 拥有高达 7.21 亿美元的 " 罢工基金 ",这支基金将会按照每人每周 250 美元的补贴标准,支持参与罢工的工人。

在本次罢工中遭遇停工的包括通用汽车在美国的 33 家工厂和 22 个零件仓库。花旗银行在 17 日作出了比较保守的预计:每罢工一天,通用汽车的营收可能损失高达 1 亿美元。

不仅通用会因罢工遭遇巨大损失,地区经济也将收到重创。底特律和密歇根州的经济严重依赖汽车工业。穆迪(Moody ’ s)公司的数据显示,通用汽车密歇根州工厂的员工人数约占该公司全美工厂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而罢工将导致密歇根州、底特律等汽车工业城市陷入经济衰退。

通用和 UAW,谁在这场对抗中妥协,已经不重要,重要的一个信号是,在汽车产业进入转型和动荡时期,UAW 这个顽固角色不再沉默,选择向底特律这个 " 下金蛋的鹅 " 动刀。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