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丝芭传媒的“七年之痒”

钛媒体 09-20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丨镜像娱乐

明明和周杰伦同时发新歌,SNH48 却 " 不能有姓名 "。

在一片朋友圈刷屏、# 周杰伦不能再喝奶茶了 # 的热搜之中,SNH48《时间的歌》查无此 " 歌 "。

不过这并不妨碍丝芭传媒的老板王子杰 "C 位出道 "。根据微博某知名娱乐博主发布的投票,王子杰在 4.9 万人参与的 " 最让你头疼的 boss" 大赛中击败了哇唧唧哇的龙丹妮女士、乐华娱乐的杜华女士以及时代峰峻的李飞先生,以 2.2 万票的绝对优势断层夺冠。

不是丹妮过气了,也不是杜华热度不够了,而是最近丝芭与粉丝之间的矛盾集中爆发了:总选第 16 名成员的后援会公开指责公司不公平对待;粉丝质疑公司重男团轻女团,资金、资源偏向新推出的 D 七少年团。

近几年,SNH48 女团成员恋爱传闻不断,对偶像厂牌也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继鞠婧祎之后,总选第一李艺彤也从组合毕业,成立个人工作室,人气成员纷纷离开公司,人员变动大。

7 月末,SNH48 第六届总决选落幕。2013 年,SNH48 专属剧院成立,并定名为 SNH48 星梦剧院。时至今日,SNH48 星梦剧院已走过六个年头,作为国内女团头部梯队代表,SNH48 面临的七年之痒,也是中国偶像产业要反省的。

恋爱、退团、舞台差

SNH48 积重难返

9 月初,SNH48 成员孙珍妮被曝与《青春有你》前二十选手陈涛恋爱并流出亲密合照。孙珍妮对此的回应是 " 没有注意偶像间应有的分寸 ",默认亲密照属实。因此尽管没有实锤证明两人恋爱,但交往过密已经属于偶像失格范畴。

算起来,这已经是 SNH48 今年传出的第 3 起偶像失格事件。4 月恋爱事件女主张丹三,受到公司 4 项处罚;8 月, BEJ48 成员陈美君因私联粉丝、骗取 40 万被公司除名。

身为偶像女团成员,更应该清楚 " 偶像 " 这个舶来概念的意义。偶像是贩卖幻想的职业,恋爱完全是违反职业道德。

韩国三大经纪公司之一的 JYP,在经纪合约中明确规定不准恋爱,一旦违反必须缴纳违约金,甚至面临解约。SNH48 所效仿的 AKB48,也定下了恋爱禁止条例。曾经被曝光恋情的元老级成员,不仅被公司火速降格为预备成员,同时自己也选择了剃光头公开道歉来寻求粉丝原谅。

而 SNH48 这边,恋爱绯闻、私联丑闻不断,严重影响了偶像厂牌声誉。不过,这也不全是丝芭传媒的锅,毕竟连日本 48 系鼻祖都无法完全管控众多成员。

对于 SNH48 来说,分别也是 2019 年的关键词之一。

一方面,总选第一李艺彤毕业,成立个人工作室,可能带走大量粉丝。另一方面,承载着希望的 BEJ48 人气成员李梓、SNH48_DEMOON 小分队成员徐子轩纷纷选择暂别团队。考虑到一期二期生执行合同即将到期,退团潮或将愈演愈烈。

在风波中迈入第七年大关的 SNH48,能够升入殿堂体面毕业的成员寥寥,更多的是为自己前程着想,离开积重难返的 SNH48。

成员流失、粉丝分散的情况下,丝芭传媒又发布了 SNH48 公演票务调整公告,表示从 10 月 1 日起,星梦剧院站票、座票由原价 80 元涨为 98 元,VIP 座票、超级 VIP 由 168 元涨为 198 元;VIP 用户购买 VIP 座票的优惠价格,分别按照不同等级由原价 80 元、98 元、128 元、168 元,上涨为 98 元、128 元、158 元、198 元。

虽然只涨了 18 和 30,但价格带来的心理暗示从 " 不到一百块和一百多 " 变成了 " 一百块和两百块 "。单场表演涨价 18 元,公司总体收入涨幅更多,但必须是在需求量不变甚至增大的情况下。

丝芭冒着无法圈更多新粉的风险调整票价,有违 48 系 " 面对面偶像 " 的初心,也似乎把 " 公司经费不足 " 这一点印在了票面上。

况且,演出门票涨价了,舞台质量却得不到提升,让粉丝更加不满。从总决选的路人发言也能体会到,SNH48 的总体舞台观感一言难尽。

庞大的偶像数量和不够成熟的体系,日渐拖垮了 SNH48。

内忧外患之下

合作《青春有你 2》

在国内线下演出行业兴起之时,SNH48 最先抓住了渠道红利,建立了专属剧场,实现定期的舞台表演和成员曝光,形成粉丝聚集效应。但事实证明,建立在日本宅文化基础之上的 48 系偶像运营模式并不完全适用于国内的娱乐环境,毕竟国内偶像团队的潜在粉丝人群接触韩流较多,对日本的偶像模式接受度不高。

总决选票数缩水、姐妹团纷纷解散、粉丝随着人气成员的离开而流失……眼看全员出村遥遥无期,丝芭寻求向影视方向转型,许诺给总选人气 TOP 成员影视资源,画了个大饼。

然而四年筹备,才终于换来了第六届总决选前的一句 " 由于影视作品的运作周期长、时间不确定性大,部分往届总决选中所列举的影视项目处于递延性筹备阶段,将根据项目的完善程度陆续投拍 ",加上力推男团的举措,都让 SNH48 的粉丝寒心。

内部问题重重的 SNH48,近年来也受到了选秀类综艺造星模式的冲击。偏安于 48 系偶像生态闭环的丝芭,开始寻求新的变化。

总决选落幕的当天,丝芭传媒现场宣布将从 SNH48 及其姐妹团 BEJ48、GNZ48 选拔部分成员参加即将于年底开录的《青春有你 · 第二季》等节目。

乍看之下,是丝芭终于顺应潮流,以一种更开放的姿态来培养偶像了。

《青春有你》第二季、《创造营 2019》第二季、《以团之名》第二季,即将打响明年的三百女练习生大战。丝芭传媒手握大量优质女偶像,必然成为选秀节目的首选合作对象。

另一方面,丝芭愿意让 SNH48 走出剧场,参加节目,共享平台流量背后的人口红利,无疑会提升成员的人气和知名度,壮大粉丝群体。

但事实上,三大平台的偶像造星节目并不能成为丝芭传媒和 SNH48 的救命稻草。

有了 NINEPERCENT 合体难、名存实亡和海南周天娱乐与乐华的解约风波在前,视频网站方面更加注重把控成团艺人的经纪约。参照目前火箭少女 101 和 UNINE 的运营情况,节目结束之后,艺人的经纪约大部分掌握在视频平台方。视频平台愈发强势,经纪公司的话语权就会越来越低。

试想,如果 SNH48 的某几位成员最终以高票数成团出道,那么就意味着丝芭对 SNH48 的运营计划被打乱。

假如实力强劲、粉丝数量庞大出道成员不再参加剧院演出、总决选,对丝芭传媒来说一定是巨大的损失,相当于让人气成员脱离体系单飞,后续发展和经营也成问题。

丝芭传媒已是进退两难。

送 SNH48 成员参加节目,有望借节目热度重回主流视野,但通过移交艺人的部分经纪约来换取厂牌的知名度,这笔交易似乎并不划算;而坚守 SNH48 的闭环生态,走线下公演、面对面偶像路线,不必担心话语权问题,但也无力挽回颓势。

鄙视链下

" 中系 " 女团何去何从

一位 AKB48 的忠实粉丝向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表示:只知道 SNH48 是后来被秋元康踢出去的 " 野鸡团 "。鄙视链依然存在,国内偶像女团,未来发展堪忧。

长期占据国内偶像女团第一席位的 SNH48,离元气日系偶像的初衷越来越远;火箭少女 101 横空出世,力图重新定义国内女团,却开启了国内女团粉丝 " 撕逼 " 的新篇章,并且作为限定团,火箭少女 101 也将在明年面临解散;其他女团由于没有稳定的曝光和优质资源,慢慢淡出了大众视线,继续 " 小而糊 " 路线。

国内偶像女团没有明确的受欢迎的风格,粉丝规模和购买力也普遍不如男团。无怪乎丝芭传媒移情培养男团。丝芭第一个出圈的鞠婧祎,近几日有新剧《如意芳霏》开机。据粉丝称,公司安排了多位男团成员进组,要让鞠婧祎 " 奶 " 新人。

无论是 SNH48 的鞠婧祎还是 X 玖的肖战、UNIQ 的王一博,越来越多的案例表明,中国偶像的最终归路都是演戏。而与此同时,开创偶像团队先河的南韩,女团生命力依然旺盛。

Ment 最新推出的女团回归竞赛节目《Queendom》正在热播中,目前豆瓣评分为 7.8,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节目中的六支女团也让观众看到了韩国女团从的更新迭代、风起云涌:二代女团 2NE1 成员朴春、三代女团 AOA、四代音源强者 MAMAMOO、四代团 OH MY GIRL 和 LOVELYZ 以及最新的五代女团 ( G ) -IDLE。

较早建设偶像产业的韩国,已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挖掘、培训偶像的练习生体系。一般来说,实力达标、个人特点鲜明的练习生才能拥有出道资格,因此,韩国几乎没有未经专业培训而速成的偶像。

组团出道之后,风格越鲜明的女团,越容易获得关注。目前韩国比较一线的女团中,Blackpink 走 girl crush 风,Twice 走青春活力风,Red Velvet 则主打 "Red" 系活力和 "Velvet" 系暗黑两种风格。

反观国内,似乎还未出现一种广受好评的女团风格。例如,火箭少女 101 的孟美岐偏向于 girl crush 风格,赖美云则偏向国风,其余成员也有各自的风格,而最终歌曲和舞台总体呈现的却是接地气的 " 神曲 " 风。

至于偶像出道后的曝光和发展,韩国方面也有多种形式。除了商演还有大学公演、部队慰问演出,拿酬劳的同时还能够积攒人气。一些偶像团队的团综制作比电视台主流节目更精良,更容易出圈。

长盛不衰的打歌节目也是 K-POP 产业十分关键的一环。由于打歌节目的播出时间几乎铺满了一周,所以到了回归期的偶像们会非常忙碌:练习新歌舞台、准备不重复的打歌服,奔波于事前录制和现场直播。

韩国偶像产业也很早就开始注重向外拓展。从昔日的 Wonder girls、BigBang 到如今的 Blackpink、防弹少年团,又是新歌 MV 在油管播放破亿,又是拿下美国公告牌 200 专辑排行榜冠军,向欧美市场进军之后,韩流偶像的舞台越来越广,粉丝群体也越来越庞大。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完整的偶像生态之中,能唱会跳的偶像地位其实并不高。演员、独立歌手在鄙视链上游,而偶像则处在低端。在国内的偶像生态之中,却是完全相反的。

也许国内偶像产业亟需走的第一步,就是先摆正偶像的位置。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