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终于让我痛快一回

肉叔电影 09-20

退休多年的73岁前刑警河升均,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手机上的新闻。泣不成声。从1971年刚进入警察系统开始刑警生涯,到2004年的33年间,河刑警亲手把包括292名杀人犯在内的数千名犯人送进了监狱。

河升均 有一个例外。 一个纠缠了他30年的噩梦般的例外—— 凶手犯下9期重案,奸杀8名妇女(包括14岁女童)。 而河刑警…… 别说抓住了,他连罪犯的名字都不知道。 最近一二十年,他和这个未知罪犯的故事,被三番五次搬上大银幕小荧屏,拎出来各个都是响当当的重头戏—— 《杀人回忆》《信号》《岬童夷》。 当年引发500万人次观影的《杀人回忆》,他甚至没脸去看,光是看到电影标题,都都感觉奉俊昊导演是在指责自己。 河刑警最后是跟另一个同事偷偷躲在汽车电影院里看的,时隔多年,他这样回忆当时看电影的情形: 我们比任何人都难受,凶手把一个没有抵抗力的中学女孩手脚绑起来割烂她的X部、强奸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在受害者下体塞进可怕的异物。 银幕出现受害人尸体时,我没忍住扭过头去,却看到我的同事几乎做了同样的动作。 用言语无法表达的话语并没有因为泪水悄悄滴落而飙升。近二十年来,华城事件的罪犯给我们带来了无法弥补的伤口和痛苦。 最后,只是看了一部电影,我和同事竟然必须在喝了一堆烧酒之后才能回家。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 "《杀人回忆》真凶确认,现实比电影更加离奇"。

河刑警说自己在一瞬间的兴奋之后,又突然难过了起来——

早在2006年4月2日,华城连环杀人事件就已经过了公诉期(韩国法律规定,2007年以前的案件公诉期只有15年)。这意味着,法律将不能因当年的连环杀人案对其追责。

2004年,看完《杀人回忆》后没多久,河刑警给凶手"岬童夷(韩国民谣中人名,河刑警为凶手起的代号)"写过一封公开信,信件的结尾是:

岬童夷,知道吗,在华城,我打算搜捕你直至离任的那天。

然后只要公诉时效取消的话,没有我,后辈们也必定会把你逮捕归案。对比从前我们的变化也很大。

请务必不要比我先死。我们必定应该会晤的,对吧,岬童夷。

公开信发出后没多久,当年6月,河刑警退休。

好在,他的继任者们没有忘记他的誓言——

直到今天,京畿道华城市泰安邑警察局,仍有四名专职警探,专职追查当年的华城连环杀人案。

1个月前,他们对当年被害人留下的证物再次进行了仔细检查,终于在遗留的衣物中提取到了第三方的DNA。

以此DNA,在服刑人员和刑犯释放人员的DNA数据库比对时,发现了与之一致的DNA。终于确定了当年的真凶。

河刑警的公开信里问:岬童夷,《杀人回忆》你也看了吧?

现在河刑警知道了,电影岬童夷并没看,因为2003年时,他在监狱里蹲着……

那是他在监狱里的第9年。

这也解释了,一般连环杀人案凶手除非落网,否则极少停止作案,而华城案正是在自1991年就戛然而止,一直没找到真凶,真凶也不再作案。

我们今天不聊电影。

我们只聊比电影更不可思议的现实。

肉叔在韩国网站上,找到了河刑警当年办案时留下的办案笔记,如果不是肉叔查中文资料有遗漏的话,这应该是中文互联网世界第一次有人整理河刑警的笔记。

笔记于2004年以《华城尚未结束》为名出版,目前只有韩文版和日文版。

其中韩文版应该已经绝版,日文版还可在日亚等网站购买,人民币大概50元左右(不含邮费)。

另,河刑警笔记是按办案时间顺序梳理的,再加之笔记为办案所用,并非为出版而为,所以阅读体验欠奉。

肉叔尝试做了点编译。

只有删减,没有增添。

1

魔鬼的出现

1986年12月21日,水原警察局副局长河升均接到京畿道地方警察厅调令,即刻前往水原市西临的华城市。 京畿道警察厅调集各市精兵强将,在华城成立特别调查总部,调查发生在华城的3起连环杀人案件,下辖三个小组,每组15名精干警探,各自调查其中一起案件。 河升均任第3小组组长,奉命调查第3期杀人案。 在进入案发现场之前,他从未意识到,这期连环杀人重案,将会跟他继续纠缠20年,一直到他退休。 第一起案件,在河升均来华城前3个月—— 1986年9月14日,秋天里普普通通的一天。 71岁的李完任奶奶,去水原市中心的市场卖了一些自家种的萝卜和辣椒,天色已晚,就在水原市的女儿女婿家过夜。 第二天凌晨6点,天还没亮透呢,老太太担心地里的农活,也没打招呼,摸着黑就往自己家走。 老太太走回家大概需要1个小时。但,出门仅仅20分钟后,老太太就遭遇不测—— 警方分析,老太太在路上独自走着,凶手从不远处的道路拐角蹿出,勒死了她。 4天后,一位牵着奶牛出门喂草的当地村民,在路边的一片草地里,发现了李奶奶的尸体—— 手脚被捆缚在身后,绑成X形,并被强制弯腰,使膝盖和大腿紧紧贴在腹部。 凶手动机成疑:精液反应呈阴性,即无法确认性侵犯;卖辣椒和胡萝卜的钱散落四周,也无法确认是谋财害命。 就在警方调查还没有头绪时,华城市接连又发生重案—— 两周后,10月20日,25岁的朴小姐晚上相完亲独自回家,在前往公交站的路上遇害。 一时间,华城人心惶惶,市民纷纷猜测是不是有连环杀人凶手? 12月14日,23岁女白领李小姐的爸爸妈妈报案,说女儿在水原市咖啡店相亲后搭巴士回家,下车后失踪。 他们听了外头的风言风语,急得不行。 警察们脑瓜子也嗡地一声响:坏了,难道真的是连环杀人案? 河刑警开始介入华城案,就是李小姐被害案,这期案件的两个细节,在十多年后,成了多数改编影视剧的重要噱头—— 接到报案当天,警方动员附近所有人,从车站尽头,沿着到她家的道路两边地毯式搜索,河刑警介入当天,就率先发现了死者,因为…… 他在田埂的荒草堆里,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抹红色。 ——家属报案时说,李小姐失踪当天穿的是红色衣服。

李小姐遇害地点

跟前两起命案一模一样: 死者生前双手被用完全一致的打结方法捆绑,死于窒息。 "这他妈是在跟我们挑衅!"河刑警有点暴怒。 ——一般情况下,凶手做完案之后,会慌不择路地逃跑。而在李小姐的命案现场,遗物被原封不动、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尸体旁边。 家属完全无法直视女儿的尸体,比前两起惨太多。 案发当天是雨夜,受害者带着一把伞,而凶手,在性侵之后、用她的长筒袜勒死她之前,用伞柄疯狂捅刺过她的下体。 雨夜,红衣。 成了10年后,改编华城案影视剧的两个关键词。

《杀人回忆》示意

华城市从此人心惶惶。

大姑娘小媳妇地全都不敢在下雨天出门了,一时间你在华城都看不见穿红衣服的人。

而河刑警,更加沮丧地发现——

自己负责的,一直以为是第3起命案的李小姐雨夜遇害案,其实是第4起。

就在李小姐遇害前2天,25岁的家庭主妇朴女士,同样在搭乘巴士回家的途中失踪。

朴女士的尸体在131天后被发现时,已经高度腐烂,无法尸检。河刑警问过法医后,只能无奈地写下两句话: 死者脸上被盖着内裤,死因同样是勒死。 她们生前,遭遇了什么? 就在案件一筹莫展时,河刑警找到了一位幸存者。 2

野兽的暴行

在三番五次保证不会公布个人信息之后,幸存者金女士才在村民们的陪同下,接受了河升均的取证。

而且有条件——

只接受这一次问询取证。

她说与回忆那段经历相比,她情愿死在那天。

你想想这是什么程度的心理创伤,得有多可怕。

"金女士转过身。回头看,只有黑暗"。

这是河升均刑警询问过金女士的遭遇后,写下的一句同情,又带着一丝遗憾的感叹

时间是在一并归给河升均侦查的第3、4起命案之前。

1986年11月30日,晚9点。

45岁的金女士前往离家仅400米的教会,为了抄近路,沿着田埂走着,并没有意识到身后小心翼翼的脚步。

等她意识到响声时,刚回过头去,就看到一条黑影冲上来,把她扑倒在地,黑衣人用一支胳膊箍着金女士的脖子,用刀子抵着,把她倒拖进附近的稻田。

《杀人回忆》片段,实际并非雨夜

黑暗中,金女士找不到任何能救她的人。

她只记得,黑影把她下身衣物脱下,用袜子把她的手绑在身后(注意,凶手不知道是大意忘了,还是放松了戒备,没绑脚),而且为了避免她叫喊,还用自己内裤堵住了她的嘴,用她自己的内裤蒙上金女士的脸,开始对金女士的脸部性侵

织物的缝隙中,金女士隐隐约约能看到凶手脸的轮廓。

包括河升均在内,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意外发生了,凶手说:在你死前,把钱都拿出来。

金女士被堵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声。凶手不情愿地把内裤从她嘴里抠出来,补了句:你要是喊,我现在就杀了你。

她感到凶手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没有勇气跟他对视,只能点点头说:

你把我拖进来的时候,钱包掉在稻田里。

凶手觉得金女士已经吓破了胆,就没理会她,自己沿着来路去找钱包。

她悄悄站起来,头也不敢回,朝凶手的反方向,发疯似的往远处村子里的亮光处狂奔,即便一路跑到灯下,她也没敢回头。

这时候,腿一软,摔倒了。

摔倒时,是金女士第一次颤抖着回头。

却只看到一片纯粹的黑暗。

未知的黑暗,彻底击溃了她,金女士甚至比刚刚被性侵时更害怕——

腿软到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开始喊叫,"喉咙像是燃烧一样地喊叫"。

女人喊破喉咙的大叫,让村子里的狗开始狂吠,村屋一盏灯一盏灯地亮起来,静默在黑夜中的小村庄,突然嘈杂起来。

好奇的村民打开院门,看见了灯下赤裸着叫喊的金女士,赶紧呼喊邻居们一块把她救了下来。

匆忙慌乱中,没人知道……

村口灯光所照不到的黑暗里,是不是潜伏着心有不甘的凶手,正在默默注视着村口发生的这一切。

《杀人回忆》

在华城案中,金女士是最后一个幸运的人。

此后。

可能是为了防止再次发生像金女士这样的逃跑,凶手再也没有犯下任何类似忘记绑脚的"错",并且……

手段只比以前更残忍。

河升均笔记上的话:

这还是人吗?

3

警方在干嘛?

此后第5~9起案件接连发生。 1987年1月10日,19岁大学预科女生洪同学放学后和朋友分开,独自乘坐巴士回家途中失踪,隔天被发现陈尸在田地中。 1987年5月2日,29岁的家庭主妇朴女士拿了两把雨伞出门,正准备接送老公下班,在途中遇害(又是雨夜、伞)。 此时媒体大举介入。可能是警方的高压追查和社会大众的高度关注,凶手暂时销声匿迹了一年半。 1988年9月7日,54岁的家庭主妇安女士在儿子的食堂关门后,于回家途中小河附近的草丛中被害。 凶手是人渣无疑了吧? 你万万想不到,竟然还有变态,在模仿人渣的手法犯罪! 1988年9月16日,14岁女童朴某某,在晚上前往教会的途中,被凶手从身后持刀威胁,强行拖到稻田田埂,双手被反绑、嘴巴被塞住、头上被套上短裤。嫌犯强奸得逞后,朴某某在他洗劫财务的空档逃跑到附近村庄。 这事牵扯了河刑警他们很大的精力,毕竟又是一个"幸存者"啊!结果,罪犯很快抓到了,这崽子供认不讳,就是学华城真凶,但又学不好,留下一大堆线索…… 真正的第8起案件是1990年11月15日,同样14岁的女童金某某,放学后和朋友分开独自回家,隔天被发现陈尸荒野。 1991年4月3日,无业的69岁权老太太回家途中被害,尸体在离家仅仅150米远的树林中。 你别怪民众愤怒,短短几年,9起重案,8人死亡,警察干什么吃的?

警察也急。 河升均承认,《杀人回忆》里有一段揶揄他们警察的说得对: 美国人是用脑子办案的,我们韩国落后,所以警察只能用脚办案。

因为刑侦手段落后,所以即便有一些生物检材证据,但韩国根本搞不定。 第5起洪同学的命案中,现场提取到了一些嫌疑人的毛发和阴毛,但韩国警察以此查到了什么? 查到嫌疑人是B型血。 这有卵用。 最后没办法,国家科学调查研究所,拿着第8起命案中提取的精子样本和之前发现的毛发,三次送到日本去检测DNA。 ——当然也没卵用,没有完善的DNA数据库,光有嫌疑人DNA有什么用。 技术不行,当然全靠人力往里填。 华城案,成为韩国有史以来警方动员人数最多的事件,投入总数约为200万人日(很多中文媒体写投入205万人,肉叔当时就吓尿了,韩国拢共多少人口啊,怎么可能有205万警察?翻查河刑警笔记,得知,正确单位是"人日",即人数乘以天数。既可能是200万人工作了1天,也可能是1个人工作200万天),直接检查了超过20,000人,检查了超过40,000个指纹,并检查了超过580个DNA。 河升均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下属朴警长。 很多年后,河升均见到老朴,羞愧地说:兄弟,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不会这样。 老朴没回话,只是躺在床上笑了笑。 为什么? 因为老朴瘫了—— 调查小组每天早上8点在办公室开始工作,最早也要凌晨1点下班,所以大家基本是在办公桌旁边支个行军床睡觉,没有节假日,连续工作几个月。 上司每次问:有什么进展? 都是在往他们肩膀上加的一块石头。晚上的办公室,成了香烟俱乐部,大家一遍一遍看着卷宗,一根一根地抽着烟。河升均甚至某次烟盒空了都不知道,手上啥都没有地抽了半天才意识到。 直到这一天,老朴因为过度劳累,脑溢血,一侧瘫了。 () 这行惨就在这,别人能喊苦喊累,穿着这身皮就不行—— "你们忙成这样都破不了案?是装样吗?不是的话那你们就是废物,辞职吧!" 洪同学按之后,媒体连篇累牍报道一星期,停都不带停的,每天稳定头条。 紧接着,调查总部负责人以办案不力被撤职。 警方人力不来就不咋足,现在更好,还得分人手去应付记者。 更可怕的是,河升均他们本来想钓鱼执法,让女警假装单身女子,大半夜在荒郊野岭闲逛。 呵呵。 媒体直接把计划给曝光了。 你说这能钓到才有鬼了吧? 河升均算是抱怨地写了一句:日报和广播,让我们的一些行动失效了。(还是脾气好,要换成宋康昊以老河为原型塑造的朴斗万,估计直接骂娘了) 更万万想不到的是,媒体的报道,不仅牵扯了警方精力、打乱了警方的部署,还引来了…… 神经病。 4

办案的曲折

第6起案件发生后不久,河升均一筹莫展的时候,咖啡店员工跟媒体举报,说好像碰到了凶手。 全部门都兴奋起来,刑警小金奉命前去调查。 妹子跟小金说:你先跟我保证,永远不公开我是举报人的事实。 又是一番费劲地保证绝对不会外传,这姐妹儿才说: 最近咖啡店有个怪人老来,而且自言自语着奇怪的话,"红衣女子会在两天内死去,除非我投降,否则警察永远找不到我。" 关键最可疑的是,这怪人最近老是骚扰人家小姑娘。 河升均当个事儿地去办了,轻轻松松把怪人洪京禄拿下。 就凭拿下的这么轻松,河升均就知道这人不对,肯定不是真凶。 洪京禄开始供认不讳,花了河升均5个小时拷问,气得老河脑袋冒烟:你认你大爷个头啊! 外形就不服,身高太高,172公分,比两位目击者(是,除了逃生的金女士,还有目击者,我们等下说)说的"矮子"高太多,鞋也比现场留下的脚印大太多。 关键是,受害者的年龄、体格之类的,全是胡扯,一看就是看了报纸上的新闻自己脑补的。 冒称连环杀人案凶手,是不是神经病? 呵呵。 神经病还不止洪京禄一个,假冒凶手的神经病多到河升均都懒得记名了。 除了洪京禄,他只记载了Yang-Soon Kim(我们就叫金某某吧)

《杀人回忆》里也有冒名的神经病

这么多人捣乱,再加上那么大的国民关注度,你说警察不急疯了才怪呢。

坏事来了。

洪京禄事件后,时间已经来到1988年1月4日,警方逮捕了嫌疑人金某某。

此时,河升均因为要参加升职考试,从6日开始请假回家复习。 结果?他才复习了两天,就被一个电话拎了起来:大哥,出事了。金某某送医院了。 老河赶紧到医院,一看,金某某已经不行了—— 金某某也是个神经病,上来就供认不讳。结果呢?说自己在现场埋了一块表,不信你们就去哪哪哪去挖。 小兄弟们去挖了,毛都没有一条。 这特们玩儿警察呢?被接连玩儿了,小兄弟们急火攻心,没忍住给金某某上了刑。 送医院,医生跟老河摇摇头: 人已经不行了。

《杀人回忆》示意

上司立马就知道了,暴怒的上司挂了电话,河升均颤抖着手举着听筒发愣,知道这事没法善终了——

无论如何,死了人都得有个交代。

结果,包括老河手下的首席调查员在内,三人被开除出队伍,立案刑拘。

老河的升职考试?还升毛啊,资格被取消,直接撤职。

工作15年,除了每年7天的年假,老河极少休息,这下好,一下放个大假。

反倒给了疲惫不堪的他,一个难得的复盘机会。 老河自己静下心来想了想,给凶手做了个"画像"。 5

凶手是谁

不是真的画画哈,就是一个特征分析。 老河盘算了一下已有的信息,迅速给出几个特征点: 凶手对周围环境非常熟悉。 最后一起案件的信息证明,凶手直到树林后面150m处有一片空地,否则不会径直把人往那边拖。 凶手年轻在20岁左右,甚至更年轻。 第6起朴女士案中,29岁的朴女士有反抗和搏斗痕迹,能制服壮年女性的,至少不会是老头小孩;而且从他对性器官的着迷(部分案件割下部分乳房带走等),推测应该没有多少性经验,所以会很年轻,并以此推断,很可能是: 年轻的单身汉。 凶手极其冷静沉稳。 第6起朴女士案中,他在雨中等了至少1小时,并将其拖行穿过一片400平方的辣椒田,在后面留下50米左右的拖行痕迹。 心思缜密、冷静、残暴,甚至可能有性功能障碍。 缜密不用说,你看看那个效仿他的脑残粉丝多快落网就知道了,凶手在现场几乎没留下以当时刑侦手段而言算作有效的线索。 一般人杀完人忙不丢就跑了,他不仅收拾好遗物,而且会他残忍折磨受害者,第7起安女士案,下体被塞进9块桃子碎块;第8期金同学案,下体被塞满圆珠笔、叉子、汤勺。——这不是一般的残暴和冷静,也从侧面印证了他很可能是独居的怪鸡。 (肉叔突然想起《追击者》中,河正宇扮演的同样只杀女性的变态杀人狂,因为阳痿,所以每次杀人时,都会赤身裸体,把受害者头部放在自己裆部,用凿子凿进受害者颅腔) 而且老河突然发现了一个,警方一直以来的逻辑漏洞: 尽管熟悉当地环境,但凶手,很可能不是华城人! 因为: 除了可能是临时起意的第1起命案,剩下的所有命案,几乎都跟车站有关! 更何况,老河还有目击者的证词,目击者刚好就是巴士司机。 1988年因为第7起安女士案,老河恢复职位,继续调查。 9月7日晚20点50分(即安女士案案发当天)。 在安女士案案发地500米左右,稻田的一边,一名拿着衣服的年轻人正在挥手,共欧诺个汽车司机康元泰让他上了车。 康元泰有没有可能是为了出名胡诌? 几乎不可能,因为他跟老河讲的故事,有编不出来的细节:康元泰骂了他一通。 你们坐过那种老式的城际小巴么,乘客是可以去副驾驶坐的,跟司机中间只隔着发动机盖,而这个年轻人,上车之后就坐在副驾驶位置,穿着湿漉漉运动鞋的左脚,踩在发动机盖上。 康元泰当时就炸了:发动机是司机的饭碗,脚拿下来! 年轻人慢慢放下了脚,康元泰点了根烟,瞥了一眼,看见年轻人右手第二根手指上有一个伤疤,左手腕上还有一个纹身。 "刚骂完就看到的,我印象很清晰"。 老河相信康元泰的证词,不仅是时间地点卡得上安女士遇害案,而且证词里的年轻人: 25~27岁(符合老河的年龄推测)。 身材矮小,大概168cm(符合幸存者金女士描述和现场鞋印痕迹)。 肩膀略微弯曲,短头发,眼睛敏锐,鼻子是直的,脸很冷(外表体态符合幸存者描述和老河推测)。 由此,老河有了个结论: 凶手很可能是从别处坐公共汽车来华城(但根据对华城的熟悉程度,推测住的也不会太远),下车后,随机瞄准任何路过的女性。

意外的是,就在老河重新准备好侦办方向时。

凶手销声匿迹了。

社会上有一种说法是:

凶手在1991~1993年发生了其预想不到的意外,甚至可能已经死亡。

因为按照犯罪心理学推断,没有连环杀手会主动停止作案。

事实证明。

韩国民众普遍流传的那个说法对了,凶手的确遇到了他想象不到的意外,落网了。

而事实也证明。

老河重新梳理的侦查方向,基本全对,除了一点:

凶手,不是独居的怪鸡。

6

苍天绕过谁

本段的副标题,真是让人唏嘘。 凶手是谁? 2019年9月19日上午,韩国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厅召开"华城连环杀人事件"新闻发布会,对案件相关问题进行说明。 被老河称为"岬童夷"的真凶,在警方发布会中称为李春才(音译),由于案件特殊,详细身份资料暂不公开。

据韩联社报道,嫌疑人李春才现年56岁,因1994年清州性侵并杀害妻妹案落网—— 1994年,他把小姨子用安眠药迷昏后性侵得逞。 小姨子清醒过后发现被性侵,李春才害怕犯行曝光,拿起铁锤狂砸女方的头,最后残忍勒毙后弃尸。 李春才因此案被判无期徒刑,目前在釜山监狱服刑。 他入狱已经20多年,釜山监狱称,他在狱中表现良好,从未制造出任何问题。监狱的一名官员说,看到他被确认为华城连环杀人案凶手的消息非常震惊,他平时沉默寡言,从2006年开始获得探视资格,每年会有亲友来看望他一两次。 要不是老河的同事,直到今天还死揪着案件不放,终于发现他的DNA与当年第5、7、9次受害者衣物上残留的DNA完全一致,否则,这位李春才可能还在釜山监狱做着模范犯人,9位受害者的沉冤大概率将不会得雪。 尽管警方声明,还将对10起案件中的其他几起进行再次调查,争取提取到DNA进行比对分析。 但能跟3起对得上,基本上就是石锤锤得死死的了。 唯一的问题是——公诉期。 韩国法律规定在2007年前发生的杀人案公诉期为15年。华城连环杀人案的最后一起案件发生于1991年4月3日,诉讼时效已于2006年结束,嫌犯可能不会受到相应法律惩罚。 但韩国警方也表示,由于案件受到极大关注,正在就公诉期问题进行讨论,将会给大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回到老河。 时隔16年,他终于可以面对《杀人回忆》中,宋康昊的那个影视留名的凝视了。 老河说—— 现在看来,冥冥中的确有正义存在。

编辑:伊丽莎白的腿毛

以上内容由"肉叔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