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抓了好多蛀虫,2019 年互联网企业为何集中反腐?

商界 09-18

近来,多家互联网大公司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反腐 " 大风暴 "。 8 月 2 日,滴滴公布 2019 年上半年查处 30 余起内部违规事件,有 29 人因严重违规被解聘,其中 10 人因涉嫌违反法律法规被移送司法。 7 月 31 日,百度通报了 12 起内部腐败事件,涉事 14 人均已被辞退,部分员工被警方正式刑事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7 月 19 日,小米内部通报,两位员工因违规舞弊,已被辞退并移送公安机关,其中一位是创意部总监赵芊索要供应商好处费 700 万元。 7 月 16 日,360 公司在内部发布通告称,知识产权资深总监黄晶因收受多家代理商的贿赂,已经被捕。周鸿祎朋友圈发文称:要切掉权力腐败的 " 烂肉 "。

小到虚报差旅费,大到受贿几百万千万,互联网腐败事件年年有,但要数今年曝光的最多。并且,互联网企业大多都是自报家丑,主动公开反腐消息。 为此,有人称 2019 年是 " 互联网反腐大年 "。 当然,反腐败的路也并非今年刚刚开始,早在此前,许多互联网公司已经暗暗下了不少功夫: 比如,阿里早在 2012 年就开始反腐,至今已有包括杨伟东、孔奇、卢梵溪等多位高管 " 下课 "。

阿里在 2009 年就成立了 " 廉政部 " 来反腐,而 " 廉政部 " 的第一位首席风险官,竟是获得过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称号前刑警邵晓锋。 2017 年,京东联合其他互联网企业,成立了 " 反腐联盟 ",只要某位员工在一家腐败了,其他家全部拉黑,终身不得进入互联网行业。

此外,百度成立了 " 职业道德委员会 ",美团设有 " 重案六组 ",去哪儿网成立了 " 内审部 " ……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互联网这个钱多的地方,更是不安生。那么,为什么互联网企业腐败这么多 ? 为何今年反腐如此集中 ? 又有哪些反腐的经验值得借鉴 ? 下面来看看大头的分析。

一个企业在百人以内,一亿规模左右时,创始人基本能很好地控制好人、财、物。当人员规模上升到几百乃至上千人,业务快速增长时,很多人开始掌握各种权利,又尚未建立起很好的内控,这时就出现了寻租的空间,容易滋生腐败。 互联网公司发展较快,尤其是滴滴、共享单车等,三四年时间多轮融资,快速膨胀为百亿估值甚至千亿估值的公司。

前段时间,媒体报道共享单车区域运营管理者,大概是 90 后年轻人,一下子从管理一两个人到管理几百人,预算从原来的百万到亿甚至十个亿。巨大的利益诱惑,企业没有严整管理,若管理者缺乏对职业发展的充分认识,很容易走向腐败。

这些年来,华为经过多年沉淀,建立了一套反腐体系。 第一点是职责分离。比如需求方和采购方角色分离,需求方提出采购需求,采购认证部的专家团先受理,然后专家团根据采购需求,在全世界范围内找同类服务的 Top10 服务商,并优先从中招标。 为了防止采购认证部徇私舞弊,需求部门也将参与到技术评审中,去甄别采购产品的性能是否符合。

需求和采购职责分离的背后,其实是一种权力的制衡。 第二点是流程监督。比如华为的采购属于高风险职位,所以公司规定了明确的流程——需求申请、需求审批、专家团认证、寻找供应商、招标等,还有审计和稽核机构会对流程进行审计。任何人不能绕过流程,流程意味着有规则可循。

第三点是,华为对关键岗位比如采购部,一般选择有经验的老员工任职,老员工的股票收入都会很高,相对比较禁得住利益诱惑。而且对于高收入人群来说,腐败的成本很高,很可能是直接进监狱,或者没收股票等等。

第四点是,华为对于腐败行为的惩治毫不手软,一旦发现就严惩,提起诉讼,关进监狱。同时还欢迎员工对腐败行为进行监督,曾经还采取过反腐败的奖励措施,一旦腐败行为被举报被抓,没收的费用将发给举报员工作为奖励,鼓励大家来监督。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建立起员工从公司获取正向收入的机制,引导员工的收入只能来源于公司,对公司以外的收入 ( 如供应商 ) 严厉打击。当然,就如大禹治水,河道要疏通,而不是一味堵塞,员工才不会挖空心思去别处揩油。 最后,不要用经济去考验人性。而为了不考验人性,要让员工觉得自己没有权力,若员工觉得自己权力很大,这恰是最危险的时候。

互联网公司大面积腐败的原因如下: 1."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这点线上线下亦然。互联网企业的权力在于线上的巨大流量入口,尤其在关键岗位的部门负责人,甚至关键员工都对各类供应商具有生杀大权。 互联网风口下巨额资金涌入,公司为了抢进度,赋予了关键员工较大权力。要想进入类似像 BATJ、TMD 等这些大流量体系,供应商暗下行贿关键员工的方式,便成为了一种竞争的手段。无非是以往线下商超的腐败模式转移到的线上而已。

2. 这几年尤其今年经济环境增量增速放缓,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互联网公司的流量基本走向衰竭,意味着竞争加剧,利润却越来越低。而内部消除腐败也是优化运营效率的一种方式。

3. 互联网大公司经过十多年发展,内部管理日趋官僚,中层管理臃肿,执行效率明显下降。各大公司借助主动反腐,借机换血,打掉山头。

4. 互联网企业大起大落,一些快速膨胀的 " 独角兽 " 企业,今天可能融资几亿美金,明天可能一夜之间人去楼空。这让一些手握权力却没有安全感的员工,为了降低未来的风险,滋生了 " 先把钱拽到自己的口袋再说 " 的想法。 5. 互联网行业员工流动性太大,在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征信体系尚未建立时,部分人凭借经验和技术优势频繁跳槽,并且抱有侥幸心理,在上家腐败,然后尽快跳到下家。 同时,大的政治环境把反腐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各互联网公司也担心在公司以外被查,然后顺藤摸瓜牵涉出很多关联公司和人,与其被动等待,还不如主动出击。

今天互联网企业的大面积腐败,很大程度上是行业发展太快造成的,与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太快导致不少腐败问题有相似之处。在其它组织还未达到高度清廉时,要互联网企业变得清廉很难。 关于如何反腐,我认为首要对象不应是人,而是互联网企业现有制度的缺陷。很难完全依靠道德去约束员工行为,但科学合理的制度可以成为杜绝腐败的基础。

其实,我并不认同 2019 年是 " 互联网反腐大年 " 这一说法,真要算,应该从 2012 年阿里 " 干掉 " 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说起。 互联网反腐也并非现在才有的新闻,对于 BAT 来说已是家常便饭。过去几年,阿里每年都会 " 干掉 " 一些腐败的高管和员工,甚至每年都会送一定数量的腐败者进监狱。 所以,对于互联网大公司来说,反腐已是日常性工作。近来,又有不少公司曝出反腐,比如小米高管贪污 700 万被警方带走,因此大家对反腐的关注度比较高。

针对腐败问题,制度的警示和企业价值观的引导很重要。一旦出现苗头就及时扑灭,防患于未然。比如,之前阿里程序员写代码抢月饼被开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行为再小,逾越红线了就要严惩。 公司的制度、监督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却不存在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腐败问题是个拉锯战,就好比法律若能解决所有问题,那就不存在犯罪问题了。 最后,站在员工的角度,有几句话想送给大家: 专业能力,决定你飞多高 ; 而职业道德,决定你飞多远。 遵守职业道德,不会帮助你一路成功,但是会防止你瞬间失败。 违反职场道德和法律的事情,绝对不能做,它们会毁了你的职业生涯,甚至,会毁了你的一生。

本文来源:吴晓波频道

以上内容由"商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