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鹏华基金伍旋的投资修炼:相信常识,在长期投资中炼就“防雷术”

自 A 股重返 3000 点之后,市场进入震荡模式。

进还是退?各方观点争论不休。

然而,在对于后市短期走势的分歧背后,放眼长期来看,乐观派显然占据多数。

鹏华盛世创新基金经理伍旋就向记者表达了偏乐观的看法。伍旋指出,虽然市场整体偏谨慎,但并不是特别悲观,这几乎是市场的共识。考虑到无风险利率的下行,权益资产的吸引力在放大,从长期来看目前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战略布局时点。

数据显示,鹏华盛世创新自 2008 年成立至 2019 年 9 月 12 日,总回报达 243.56%。伍旋自 2011 年接管该基金以来,任内总回报超 214.02%,远超同类基金平均水平。

伍旋称,其投资理念是立足长期,在系统性的选股策略和对投资标的保持长期跟踪的基础上,不随意做出投资决策的改变,减少犯错的概率,注重收益的累积。

不追热点寻找低估标的

纵观十余年的从业经历,伍旋称自己最大的投资风格就是:不刻意去追寻热点,而是经过仔细筛选去捕捉被市场低估和被错杀的机会。

最近三到五年的时间里,贵州茅台是伍旋比较成功的投资案例之一,其向记者详细复盘了这一案例。

鹏华盛世创新基金定期报告显示,2015 年市场大跌之后和 2016 年熔断后,伍旋开始买入贵州茅台,并出现在 2016 年 1 季报前十大重仓股,主要是根据其一贯的投资框架,以及判断白酒在当时的投资机会。

伍旋称," 当时市场热度和情绪都很差,和研究员聊白酒,他们会告诉你这个行业没有什么意思。但当时我认为茅台,包括白酒行业的整体毛利率和 ROE 水平都非常高,财务数据非常优秀,只不过因为 2012 年以来三公消费的限制使得增速放缓。"

其进一步表示," 当时 A 股整体市场风险偏好比较高,特别关注增长。但其实整个宏观经济增速放慢以后,企业如果能够保持一定增长的同时有比较好的资产回报率,这一类资产也非常不错。从这个角度出发,我做了一系列调研,和行业专家交流,判断茅台在当时那个时间点被低估,因此我在 2016 年开始买入茅台(2016Q1 季报显示贵州茅台第 1 次进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2017 年重配(2017 季报显示,Q1 贵州茅台为第 2 大重仓股,Q2、Q3、Q4 为第 1 大重仓股),一直拿到 2018 年(2018Q1 季报显示,贵州茅台未出现在前十大重仓股)。2018 年年初贵州茅台市值超过 1 万亿,我判断市场对公司的预期已经比较充分,估值也达到历史区间的上限位置,于是在 2018 年一季度末的时候(茅台超过 1 万亿市值附近)开始减持,相当于只留 1 个种子。伍旋表示,"" 茅台属于行业标志性公司,卖出并不意味着我对这个公司不再跟踪,还是持续根据茅台的经营表现做灵活调整,所以 2019 年上半年茅台依然在我的前十大重仓股里。"

伍旋总结称," 对茅台的投资整体基于我对消费行业的商业模式、对酒产能等有比较清晰的认知,所以才能在低点的时候敢于出手,在茅台被市场忽视的时候介入;持有一段时间以后,公司估值偏高,市场预期比较充分,判断继续上行的空间较小,对持仓进行适时调整。历史上我在茅台的最低持仓成本约 200 块钱。"

借由茅台的例子,伍旋表示其投资框架主要着眼于长期。" 首先我会筛选市场里低估的优质公司,如果公司只是经营上暂时出现一些放缓,或者是出现一些特定的金融因素,或者只是市场系统性调整所带来的调整,但长期来看公司还是有不错的可持续竞争优势,那么我会考虑将该公司作为重仓买入的品种。虽然是长期持股的心态,但我有一个严格的卖出标准:如果估值反应得比较充分,和历史比较或者是和行业比较达到上限,我会进行实时调整,而不是一直拿着不操作。整体来说,我管理的组合换手率处于行业较低水平。

着眼长期练就避雷术

由于风格偏稳健,在伍旋管理鹏华盛世创新期间,历史上重仓股从未踩雷。

伍旋向记者解释称,其风险偏好比较低,注重在安全边际的基础上再博取一定收益,尽可能去找被市场错杀、忽视的机会,通过公司的估值和业绩双提升获取收益。因此其基金波动和回撤比较小,通过时间积累复利,获取不错的复合回报。

伍旋向记者总结了五大避雷要术:

第一,价格划算,较低或相对较合理的估值,面对不确定性最好的保护。

第二,保持对市场的敬畏之心。即便是机构投资者,面临太多的不确定性,也处在弱势地位。

第三,宏观经济、政策变化、商业模式、行业竞争、公司治理。

第四,控制贪婪的诱惑,防范线性外推思维的陷阱。所谓的真成长是小概率事件。

第五,A 股存在 3 年左右的盈利波动周期。

伍旋指出,对公司治理结构非常看重,是其管理组合多年来基本上没有踩雷的原因之一。其表示," 我认为中国优秀的上市公司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都是平庸或者偏资本运作的公司,所以我在公司治理结构方面比较挑剔。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而言,当你从事一个市场化的生意,你要能够从其中脱颖而出,其创始人也好、一把手也好,必须要长期持续在这个行业里,能够专注地坚持下来,才能积累下差异化或者成本领先的优势,所以创始人是否具有长期专注坚持主业的企业家精神是我比较关注的,我喜欢踏踏实实做实业的企业。"

伍旋特别强调,要相信常识。伍旋告诉记者,2014 年其曾前往某公司进行调研,当时感觉公司整体非常好,曾一度心动,但后来将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和年报等重新梳理一遍后,放弃了投资这家公司的想法。其解释称," 我发现这家公司的高管可能不属于善待外部股东的类型,因此我也没有去碰这家公司。"

在考虑到风险防控的前提下,伍旋告诉记者,其投资框架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通过估值评估手段,在具备较高的安全边际之上,精选低估值股票,发掘企业价值被低估的投资机会来获取超额收益。

第二,看重公司带来超额利润的可持续性,重视公司的治理结构(利益分享以及绑定机制、是否善待股东等因素),我们认为在市场化竞争的环境下,一定是治理结构完善、管理层战略清晰、长期专注、激励机制到位的公司才能脱颖而出。

第三,系统化、可复制、经过实际组合管理检验的流程:初次筛选、深入分析、梯队搭配、持续跟踪、持有以及卖出原则。

权益资产吸引力放大

谈及对后市的看法,伍旋并不悲观。

" 大家整体是谨慎的,但并不是特别悲观,这个差不多是市场的共识 ",伍旋指出," 看点位的话这个点位并不是特别高,主要指数的估值也在历史均值以下,而且现在无风险利率、国债收益率这些也一直在慢慢往下走,如此来看,其实权益资产的吸引力是在放大的,我觉得从长期来看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战略布局时间点。"

伍旋认为,目前市场面临的风险点有两个方面:一是中美贸易的摩擦还在反复;二是宏观经济暂时看不到特别乐观的景象,因为政策保持一个比较强的定力,也没有特别大放水的迹象,另外实体包括金融机构也在出清阶段。

其表示," 我觉得目前这个时间点还是在去年以来的宽货币紧信用的一个大的圈圈里面,今年还是有一些实体企业在暴雷的过程当中,金融企业也在慢慢出清的过程,如果大家看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的话,会发现城商行等其实不良贷款的压力是比较大的。短期来看,市场的风险偏好相对来说暂时也不可能变的太高,债券里面的信用利差还是维持比较偏高的位置,这说明固收那边的风险偏好也还没有起来。"

不过,伍旋表示,如果自己企业标的的价值有一个很清晰的判断,是敢于在市场情绪较差的情况下加仓的。

其指出," 其实目前的这个时间点投资标的还是有一批,但是需要做比较多的功课去验证这些公司短期盈利出现的增长放缓,或者是整个盈利受到压制,或者是股价受到压制,这个因素是临时性的。总体而言,我觉得现在可投资标并不少,虽然大家都集到所谓核心资产里面,但还有一批公司处在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估值水平,我也相应的做了一些调整和布局上的准备。"

伍旋称,其能力圈主要集中在大金融、大消费、制造业三大领域,因此其在标的的挖掘上也主要集中在这些行业。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