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别了,全球最毒之地!

正解局 09-18 37

老路回不去,必须向前走。  

垃圾分类,正在成为新风口。

距台州千里之遥的广东贵屿,同样因垃圾产业而兴。这座不知名的小镇,每年从电子垃圾中提炼黄金多达 15 吨,被称为 " 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 "。

这里又因提炼工艺落后,污染环境,被贴上了 " 全球最毒之地 " 的标签。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贵屿,见证电子垃圾拆解产业的兴起与转型。

1.  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一年提炼 15 吨黄金

贵屿镇隶属汕头,位于潮阳区、潮南区和揭阳普宁市三地交界处。

因南濒练江,河流交错地势低洼,频遭水灾。改革开放之前,贵屿人为生计所迫,辗转到外地收购鸡毛和塑料拖鞋,贵屿渐渐成为了旧货集散地。

(贵屿地理位置示意图)  

1980 年末,贵屿开始出现旧电子设备的拆解生意。其时,开创这项事业的并非本地人,而是来自浙江、安徽那些 " 有技术 " 的外地人。

拆解电子垃圾来钱快,贵屿很快形成一条回收、拆解、加工和销售的完整产业链。

改革开放拉近了贵屿和世界的距离,率先登陆的却是 " 洋垃圾 "。来自国外的废旧电池、手机、电脑、打印机等大量电子垃圾,通过各种渠道进入贵屿。

(大量的垃圾被运送至贵屿)

每年数以亿计的废旧手机流入贵屿,重获新生——

塑料外壳被切成颗粒,加工成再生料 旧元器件经筛选和交易,

运往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 被 " 掏空 " 的旧电路板,

送进高炉提取真金白银  

鼎盛时期,每年有数百万吨的电子垃圾被拆解、分类,继而提取出黄金、白银、铜等金属。" 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 " 因此声名鹊起。

(电子垃圾拆解场景)

贵屿每年从废旧电子垃圾中提炼的黄金多达 15 吨,占中国黄金年产量的 5%,一度影响国际金价。

官方数据显示,贵屿全镇 27 个村中有 21 个村从事电子垃圾拆解和塑料回收,16 万户籍人口中,有逾 10 万人谋生于此业。

拆解电子垃圾成为贵屿的支柱产业,也是当地居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2.  原始提炼方式,造就 " 全球最毒之地 "

拆解电子垃圾,改变了贵屿人的生活,更改变了贵屿的生态环境。

为了节省成本,贵屿采用的是最简单的拆解、焚烧以及冶炼贵金属方法——

先 " 烧板 ",将废弃电器物理拆解后,将电路板堆放烧掉,利用高温将上面的铜提取出来

后 " 酸洗 ",使用由三种强酸混合而成的 " 王水 ",以化学方式提取电路板上的金、银等贵重金属  

(电子垃圾拆解场景)

众所周知,电子垃圾中含有大量的铅、汞、镉等致畸、致癌的有毒成分。这种用 "19 世纪的工艺处理 21 世纪的垃圾 " 的拆解方式,让有毒成分渗入到地下或排入空气,对当地的水源以及空气造成了极大的污染。

(被污染的河流)  

鼎盛时期,贵屿镇内的北港河两岸,集聚 " 洗金 " 的家庭作坊多达上百家。这些小作坊 " 洗金 " 后,直接将掺杂着重金属的废液排进河里。

经检测,2010 年时,北港河水的 pH 值甚至只有 3.24,属于强酸环境。沿岸土壤也被酸液污染,据时任贵屿镇党委书记赵少雄回忆,他每次去都要报废一双鞋。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中山大学环境工程学院等科研机构对贵屿大气、土壤、水体做过大量抽样研究——

  部分土壤的铅、锌、铜含量,是对照区域的 100 倍-1000 倍

地表水的重金属含量也严重超标,

部分水体铅含量超标 8 倍 空气污染严重

汕头大学医学院曾对贵屿儿童的血铅状况进行了研究,发现 81.8%的贵屿儿童血铅超标。即便对于不从事电子垃圾拆解工作的当地居民来说,风险也和拆解工人相当。

(电子垃圾拆解场景)

2013 年 5 月,央视曾报道称——贵屿镇某幼儿园园长表示,从 2006 年开始到 2009 年就有五六百名铅中毒儿童,体检结果显示 90% 以上的孩子血铅超标。

贵屿因此被贴上过 " 全球最毒之地 " 的标签。甚至有专家断言,如果再继续污染下去,十年之后,贵屿将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

3.  治污之路,贵屿的重生与转型

痛定思痛,贵屿开始走上治污之路。

难点在于,贵屿人不是不知道污染严重,但是拆解电子垃圾产业已经成为贵屿人的主要收入来源。当时的情景是,人人都知道这个行业污染严重,但人人都不想落下。

环境治污既是环保问题、产业问题,更是民生问题。只顾环保、枉顾民生的产业转型都是耍流氓。

因此,贵屿并没有放弃拆解电子垃圾产业,而是投资兴建了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园区建有危废转运站、工业污水处理厂、废弃机电产品集中交易装卸场、集中拆解楼、废塑料清洗中心等一体化设施,统一收集园区内企业产生的废水、废气,并进行统一处理,达标后才能排放,确保污染不出园区。

(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

建成后,由 1243 户电子拆解户组成的 29 家公司、218 户中小塑料造粒户组成的 20 家公司,全部搬迁进园,扭转了贵屿拆解产业无序发展、环境污染严重的局面。

小作坊升级为大工厂,现代化的技术替代落后工艺,让电子垃圾拆解变得更加环保。

(现代化工厂)

另一方面,贵屿全面打击取缔 " 洗金 " 等重污染行为,对拆解作坊进行原地过渡性整改。

据统计,2013 — 2015 年,在区镇两级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先后有 2469 家不符合资质的电子拆解户被取缔,3245 套废气排放烟囱和集气罩被拆除。

(贵屿街头的整治宣传公告)

疏堵之下,贵屿镇的环境整治工作取得了非凡的成就。2018 年的环境监测数据显示——

1 — 6 月,贵屿镇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达标天数占 90.4%,不达标的天数均为轻度污染。以 7 月 3 日为例,贵屿北港河水 pH 值为 7.52,彻底摆脱了酸性环境。

2018 年,在上海举办的 " 大地女神 " 第四期国际联合行动总结会上,联合国副秘书长埃里克 · 索尔海姆在视频致辞中特别提及贵屿镇,强调一度是 " 世界电子垃圾倾倒场 " 的贵屿镇,在中国实施 " 禁废令 " 以及一系列相关举措之后蜕变,其坏名声 " 成为历史 "。

(联合国副秘书长埃里克 · 索尔海姆的视频致辞)

产业转型,改变了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生产模式,却也无形中推高了拆解产业的成本,最终导致贵屿电子拆解产业利润的下降。

从长远看,电子垃圾回收利用,市场潜力巨大。在环境承载能力不变的情况下,实现精细化管理,努力提高产业的附加值,是贵屿电子拆解产业必须要走的道路。

这样看来,贵屿的转型之路还很漫长。可以肯定的是,老路回不去,必须向前走。

4.  县域经济,中国成长的力量  

小城,不小。

一个产业,富裕一座城。这些县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依托自己的禀赋和优势,以某个产业深深嵌入中国经济版图,搭乘中国这辆高速列车,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如果说,寿光、临颍、平潭等为我们提供了观察中国经济的独特视角,那么,贵屿则提供了一个新的样板。

在中国,还有多少地方,像贵屿这样面临着产业转型?

它们或靠得天独厚的能源起家,家底渐空,难以为继;它们或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产业,环保风暴袭来,不可持续;它们或主打低技术行业的粗加工产业,技术革新冲击下,被市场淘汰。

这些城市的转型之路,既是当地政府的命题,也关乎着中国经济的命运。

我们相信,比起光鲜亮丽的一二线大城市,庞大的四五线小县城,更能深刻影响中国经济的未来。

以上内容由" 正解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