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第一程序员,一己之力做出 WPS 硬刚微软,马云都要叫前辈!

CocoaChina 09-18

最近,所长被乡村教师马云 " 退休 " 的消息疯狂刷屏,相信大家应该也看过无数推送了。所长注意到,这些推送中都提到了一个词:

第一代互联网人。

词语的意思很好理解,论资排辈,马云确实称得上第一代。

但要较真起来,比马云资格老的还是有,且不在少数,其中又以一个程序员最为出名。

年仅 25 岁,他就成为了中国程序员的偶像,被称为" 中国第一程序员 "。

他一手创造的 WPS,没错,是他而不是雷布斯,早在 96 年前就是中国最牛的办公软件,所有人都得喊一声大哥。

哪怕当年的 office 进入中国,都得求着 WPS 兼容他们的文件格式!

所以微软曾开出 75 万美元的天价薪资,想把他带走,却被他一口拒绝。

如果把中国程序员的历史写成一部武侠小说,那他就是菩提达摩一样的人物,江湖上只剩下他的传说,他叫做——求伯君

别人家的孩子

老话说得好,"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

所以,就像许多传奇故事里的男主角一样,求伯君有一个穷困潦倒的家庭,最惨的时候甚至粥都没得喝。

好在父母对他的教育问题十分重视,哪怕砸锅卖铁、上街乞讨也要供求伯君上学。

所有人都说,农村孩子不用读那么多书,他的父母表面笑嘻嘻,心里没当回事。

毕竟,自家孩子可是在 3 岁的时候,就已经背下了九九乘法表。他们的孩子呢?3 岁连说话都不利索!

哪怕父母的文化水平再有限也知道,让孩子一辈子挖地球简直天理难容,必须去读书!

而求伯君也十分出息,活成了村子里的" 别人家孩子 "

5 岁的时候,围棋水平就达到业余 5 段;

高中数学折磨其他人的时候,他连续三年在数学竞赛上折磨数学,拿下冠军。

终于以数学满分的成绩进入了国防科大的系统工程与数学系,成为县里永远的传说。

上了大学的求伯君,就像带着隐藏属性的小号来到高经验地图,开始虐杀数学、计算机这两门课程,疯狂升级。

很快地,求伯君就把这两门功课的熟练度刷满,打算用学效图书馆的借书系统实践一下,让它变得高效一点。

趁着现在神功小成,求伯君利用起自己空闲的时间,写写停停,持续了几周,成了!

一个以小型机为主,几十台终端为载体的借还系统惊动了学校。

学校一番操作之下发现出奇的好用,于是挥手甩给求伯君40 块钱,买下了这个系统。

大家可别嘲讽学校小气,80 年代的 40 块可是一个工人整月的工资了,能买上 40 多斤猪肉改善伙食!

不仅如此,学校还帮他宣传,吸引媒体前来报道,让" 一个学生研制成功国防科大图书馆管理系统 "这个新闻上了《长沙日报》。

这个系统带来的成就感,坚定了求伯君的程序员之路。

只想去深圳

毕业之后的求伯君感受到了国家的关爱,包分配让他免于就业的烦恼。

但是这又带来了新的烦恼——河北仪器厂工作的工作没钱还无聊,他只想敲代码,他不是真正的快乐。

有一次,求伯君利用电脑录入数据时,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市面上最流行的 CDOS 输入法,存在一个漏洞,严重影响数据的录入速度。

注重高效的求伯君果断忍不了了,顺手修复了这个漏洞,输入速度提高了一倍还多。

就像在学校里一样,他一下子就成了厂里的 " 香馍馍 ",有了更多机会去学习偏门的仪器知识。

行动的自由为求伯君带来精神食粮的同时,也带来了感情

一个深圳大学来的实习姑娘,让他再次想起了自己在夕阳下的奔跑,逝去的青春。

感情生涯一片空白的过去,造就了他在代码领域无人可比的成绩,也让他见到姑娘愣是一个屁都放不出来,眼睁睁看着人家结束实习,回了深圳。

被姑娘带走了魂的求伯君,毅然决然地辞了职,打算南下追寻幸福。

从河北到深圳要先去北京坐火车,正要出发的时候收到了老同学的一条信息。

原来老同学的计算机打印机出问题了,知道求伯君厉害的他发来求助。求伯君一想,反正也顺路,直接就上门了。

到地后,求伯君很快就找到了问题原因:打印机的驱动和机器不兼容。

看到这个,他寻思,不如自己重新搞个驱动玩玩?

大佬就是大佬,研究劲头一上来啥都忘了,直接把自己关在同学的机房,熬了九天九夜,肝出一个 5 万行汇编程序语言的驱动程序

这个驱动程序能兼容市面上多种打印机设备,这台也不例外,直接把同学的问题解决了。

到了北京,先和大学同学聚一聚,自然少不了吃饭喝酒吹牛逼。求伯君得意地亮出自己 9 天的成果,等着挨夸。

一个在中关村发展的同学眼尖,瞧出了商机:老哥,中关村有个四通公司,刚搞出一台新型打印机,正愁没有合适的驱动呢,我觉着你这个行!

能开公司的没一个简单的,四通看到求伯君的驱动后,当场提出用2000 元买下程序的全部版权。

耿直的求伯君没多想,寻思卖了这玩意还能多 2000 元路费也不错,就一口答应了。结果一转手,四通就把他这个软件以500 元每套的价格卖了600 多套,血赚。

在北京待了一阵子的求伯君终于到了火车站,正要上车的时候,四通公司的老板把他拦了下来,极力邀请他加入公司。

这个硬生生塞到怀里的 offer 让求伯君有点懵逼,但他此时一心只想去深圳,客气地拒绝了。

四通的老板当即承诺:明年就能把公司开到深圳,到时候你直接跟过去,工作也有了,岂不美哉?

求伯君一寻思,还真是这么个理,于是留在了北京。

当时,四通有一个合作伙伴,叫做金山。有一次,金山公司一批机器的输入输出系统出了问题,搞得计算机无法启动,公司业务受到很大影响。

老板张旋龙带着50 个人的精英团队,捣鼓了几个月,愣是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四通把求伯君派过去,想试试,没想到求伯君真的解决了,还只花了一晚上!

张旋龙大惊失色,究竟是这 50 个人太菜了,还是这小子太牛逼了?

一番探查,了解求伯君过往的张旋龙起了强烈的爱才之心,发誓不惜一切代价挖走他。

彼时的求伯君在四通的运营部待着,无心赚钱,一心只就想做软件。张旋龙趁机说:" 来金山吧!我让你专心搞软件!在深圳哦!"

这正中求伯君下怀,两人一拍即合。

WPS 封神

来到金山的求伯君其实是带着使命的:老板张旋龙不甘心只做一个代理,他想要卖中国人自己的软件,他要当老大!

于是,张旋龙在深圳,给求伯君租了个酒店,他只带着一台 386 电脑住了进去,只要他醒着,就在写代码,困到看东西重影了才会躺下眯一会儿。

除了代码,一切从简。有时候忙起来,两三天才会吃一顿饭。

这样爆肝的结果就是,才两个月,他就因为急性肝炎连续发作 3 次,被医生强制住院一个月。

然而,即使住院的时候,他也是喊着:扶我起来,我还能肝!电脑被他搬进了病房,躺在病床上码码码。

终于,花了一年零四个月,求伯君愣是一个人敲完了12 万 2 千行代码,怼出了一个中文处理软件——WPS 1.0

WPS 的诞生有跨时代的意义,它不但极大提升了中文办公的效率,也代表着我们有了自己的文字处理软件。

所以 WPS 上市的 1989 年,被命名为" 中国软件元年 ",且刚一上市,就卖出3 万多套。

短短一年时间,WPS 就像割草一样收割了2000 多万的用户,占领了90%的市场,成为每台电脑的标配软件。

求伯君这个名字也名扬四海,被所有程序员奉为 " 中国第一程序员 ",其中就包括小米创始人雷布斯。

而彼时的马云,还受困于自己不被理解,在兜兜转转中寻找着自己的投资人。

据说,雷布斯在花了两周解密 WPS 后,只能在此基础上加上一点点增强和完善,他振臂高呼:" 我未见过如此优秀的软件!"

一次会展中,雷布斯对偶像递出了一张名片,畅谈之下两人惺惺相惜,雷布斯就此上了金山的船。

两人还一起合著了一本《深入 DOS 编程》,给很多后来的中国程序员指点迷津,这样的行为直接让求伯君的江湖地位上升到一代宗师。

王者的落幕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步伐加大,微软盯上了中国庞大的市场,自然也注意到了办公软件市场的老大—— WPS。

财大气粗的微软前脚进门,后脚就是收购,不爽对方态度的求伯君直接拒绝。

一计不成,微软还有一计。他们向金山提出,希望 WPS 格式能与微软共享,WPS 用户的文件可以直接使用微软的 Word 打开。

求伯君完全没想到,微软是在给自己挖坑,他单纯地以为对方是想合作开发软件,傻乎乎地同意了。

随后,微软就亮出了刀子,发布了 Windows 95,并捆绑了其 office 产品

当时,中国大部分电脑的作用,就是办公。

Windows 便捷的操作 +office 兼容 WPS的组合拳,成功击中了中国用户的心,DOS 系统迅速退出历史舞台,WPS 的用户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转移到了 office 旗下。

短短两个月,WPS 就流失了一大半用户,求伯君这才反应过来,微软你坑我!

随着 office 在中国全面普及,WPS 的市场份额被挤压得越来越小,眼看就要永世不得翻身了。

不甘束手就擒的求伯君毅然放弃原有的 WPS,梭哈自己仅剩的 200 万,和雷布斯一起在 Windows 平台上开发新的办公软件,誓要打倒 office。

这款软件就是 " 盘古 "。

但是已经太晚了,在两人埋头研究的时候,office 已经靠着纯熟的资本运作垄断了市场。

结果就是,投入 200 万的 " 盘古 " 只卖出了 1000 多套,求伯君在血亏中无奈宣布,自己失败了。

盘古的失利让所有人都陷入低潮,金山团队的骨干直接走掉了三分之二

此时的微软一脸得意,给求伯君开出75 万美元的天价年薪,意图将其挖走。

一路砍瓜切菜,升级如喝水般自如的求伯君,突然遭遇这种沉重的打击,整个人都迷茫了。

好在身边有许多好友鼓励他," 你就是一杆旗帜,如果你倒了,我们的民族软件就没了。"

被这句话触动了的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中国自己的民族软件!

重整 WPS 的资金来自于求伯君仅剩的财产——一套房。那时的金山走得只剩 22 个,又穷又缺人,要战胜几倍于他们的对手,必须付出几十倍的努力。

在沉默中摸索两年后,金山推出了 WPS 97,凭借以往的用户基础,两个月内售出了13000 多套,稍微找回了点场子。

即便仍然不敌 office,但起码活了下来。

同时,微软也发布了只在中国销售的 Word 97 入门版,对金山进行狙击。

当年盖茨来华时,求伯君被请进央视演播室,和盖茨大谈 WPS 与微软的 Word 抗争之路。

此后的十几年,双方的较量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但大多数时候,WPS 是挨打的那个。

为了生存,金山陆续推出了杀毒软件、网游,把在别的地方赚的钱贴补给 WPS,只为让它继续活下去。

所以,金山在成为毒霸流氓之前,其实一直是搞文字的,大家别骂了。

一直到求伯君与雷布斯退出金山,WPS 也没能打败微软,重整市场,但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这个陪伴了他们很久的 WPS。

即便它并不完美,即便它输掉了和 office 的较量,它也始终是求伯君心中的骄傲,也是中国那一代程序员心中国产软件的骄傲

如今的求伯君已然成为一代传说,是老一辈程序员们称赞的对象,我们这些后来者,只能在前人的描述中,窥见大神的模糊面目。

但不说别的,能为中国有自己的民族软件,梭哈全部身家的行为,所长吹爆!

以上内容由"CocoaChina"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马云微软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