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数据生态大清洗的初衷究竟为何?业界人士有话说

亿欧网 09-18

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数据提供商被查处的原因,主要是用户数据的过度爬取以及非法存储。坊间传言,90% 的贷款服务商将暂停爬虫业务。

众所周知,大数据风控是线上金融业务的基石,近期的严打,会对线上业务产生怎样的影响?消费金融的互联网化,还能持续吗?

数据公司接连被查

9 月 6 日,多位业内人士向消金界透露,两家大数据智能风控服务商被查,分别是位于杭州的魔蝎数据以及上海的新颜科技。

企查查信息显示,杭州魔蝎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魔蝎科技 ")成立于 2016 年 1 月,注册资本 1000 万元,杭州魔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 73.80%,法人及实控人为周江翔。

根据其微信平台最新提供的数据,公司已为 2000+ 来自银行、互联网金融、消费金融和保险等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服务。其中包括平安银行、河北银行等银行机构,以及海尔消金、中邮消金、兴业消金、晋商消金等持牌消费金融机构。

而另一家位于上海的第三方数据公司新颜科技,企查查信息显示,公司成立于 2018 年 7 月,为上海新颜实业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背后郑炳敏,旗下拥有理财平台 " 慧生钱 " 以及第三方支付公司宝付网络科技。

此外业内普遍流传的是,新颜合作的某家持牌机构的催收环节有违规行为。

此外多位业内人士爆料称,9 月 12 日上午 11 点多,天翼征信的总经理、副总经理以及市场人员被警察带走。

不过据一位内部员工称," 只是因为天翼征信和前面两家数据爬虫公司有合作,此次只是去主动说明情况。"

除此之外,风控服务商有盾突然宣布停止所有商户人脸识别服务。新颜,白骑士、立木、聚信立等企业,也相继暂停了爬虫业务。

现在,整个数据行业,都噤若寒蝉,如履薄冰。

数据环境的污染治理

今年,监管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力度,堪称 " 史上最高峰 "。

7 月 11 日,APP 专项治理工作组对 10 余款存在无隐私政策问题的 APP,及 20 款 " 违反合法、正当、必要原则 " 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 App 进行了通报,甚至中国银行也被点名批评。

再加上此次对于第三方数据供应商批量监管的行为,有行业人士这样担忧道,这次 " 数据清洗活动 ",是否显得有些 " 矫枉过正 "?

在独立研究学者郭大刚眼中,要整治目前污浊的数据行业风气,这样的力度刚刚好,甚至来的有些晚。

相比于欧美等国,我国无论是公民个人对隐私数据的保护意识、还是整个国家对数据保护体系的建设,还远远未完善。

如人脸识别这样的先进技术,也正在显现隐私数据泄露的风险。

近期有媒体爆料,在一家网络商城中,有商家公开兜售 " 人脸数据 ",数量约 17 万条。在商家发布的商品信息中可以看到,这些 " 人脸数据 " 涵盖 2000 人的肖像,每个人约有 50 到 100 张照片。

此外,每张照片搭配有一份数据文件,除了人脸位置的信息外,还有人脸的 106 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眉毛等的轮廓信息等。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表示,网上售卖人脸数据,除了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肖像权之外,还涉嫌侵犯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

时代与科技发展较快,如果监管不能下 " 猛药 ",及时制止一些违规操作,创新带来的隐患将无法遏制,甚至会失控。

消金界曾曝光,一些电销、短信公司,通过遍布在商场、超市、办公写字楼、便利店等公众场所中的探针盒子,在用户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取其私人信息,为现金贷企业营销获客。

" 中国的大数据行业清理行动才刚刚兴起,就像整治环境污染一样,这个过程恐怕要持续 3-5 年,这才刚刚开个头。" 郭大刚这样对消金界说道。

反向锻炼金融机构自主风控能力

数据是新时代的 " 水电煤 ",对于金融科技企业来说,更是必须要牢牢把控住的生命线。

业界盛传,锦程消费金融产品 " 锦易贷 "、" 收入贷 ",疑因供应商突然中止提供数据而暂停放款业务。

对于消金企业来说,这些民营三方数据供应商,就真的无可替代了吗?

其实国家早就建立了官方的数据交易平台。

早在 2014 年初,北京中关村就成立了树海大数据交易平台,2015 年 4 月中国首个大数据交易所在贵阳挂牌运营;同年 7 月底,武汉东湖大数据交易中心开业。

此外,江苏、浙江等省份也筹建了自己的大数据交易中心或交易所。

贵阳大数据交易所采取会员制交易,获得会员资格才能进行数据买卖,目前只面向机构开放,个人用户不能参与。交易所每年收取 10 万元到 30 万元不等的会费,并与数据卖方进行成交额的四六分成。

机构能否采用这里的数据,实施贷前风控呢?

某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国家性质的数据交易所或交易平台,受到的国家管控也就越强,一方面,其数据确实非常合规,但另一方面,由于来源渠道受限,对于金融机构来讲意义不大。

目前线下放贷主要需要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号、学历、社保公积金、借贷数据、出行数据、消费数据、兴趣爱好等隐私数据。这些数据源头则可能来自公安部门、各类银行、运营商、学信网、社保局、放贷机构、电商平台。

" 有些数据需要一些不合法的手段才能爬取,国家性质的数据平台怎么可能有?" 上述业内人士称。

然而合规趋势是要在有限的数据内做好风控。那么,断掉了过多的数据供给后,金融机构究竟该何去何从?

郭大刚认为,这其实是好事,会锻炼金融机构自主风控能力,改变原先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筛选出真正优秀的机构,甚至对 " 暴力催收 " 都会有所改善。

事实上,此前机构的风控工作,主要为引入数据供应商,同时拿到所有合规的、不合规的数据,并不能较好地显示出技术能力,反倒是逼迫行业向用户索用或私下爬取过量数据。

这样,真正有贷前风控技术能力的企业根本凸显不出来。

另外,数据资源太过丰富,也导致很多机构贷前审核不认真,降低了准入门槛,让很多还款能力、还款意愿不强的用户通过了审核,机构只好加大贷后催收力度。

而这,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大量暴力催收的现象。

断掉第三方数据供应商后,金融机构只能扎扎实实地开展贷前审核工作,让真正优秀的、有技术能力的企业凸显出来。

这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像环境治理一样,需要从最基层角度清除病根,再构建出一个健康的体系。

目前行业出清仍在继续,数据生态治理任重道远。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