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香港若学了巴黎这几招,乱港分子不会如此嚣张!

补壹刀 09-18

去年爆发的巴黎 " 黄背心 " 运动,常常被人和香港眼下的骚乱作比较。二者确实有不少相似之处。

香港的骚乱已经持续了 100 天,但仍看不到收手的迹象。对付乱港分子,香港看似缺乏有力的手段。如果香港早一点向巴黎学习这几招,乱港分子决不可能这么嚣张。

禁止蒙面示威

在香港修例风波中,黑衣暴徒肆无忌惮地逞凶、袭警、纵火。蒙面是他们实施暴行的护身符,因为难以辨识,即使被捕,也只能释放。

违法犯罪的成本如此之小,无异于在 " 纵容 " 暴徒。

蒙面就是他们的遮羞布,他们全仗着 " 人不知 " 壮胆,一旦扯下伪装,哪里敢这样胡作非为。

法治社会就该用法治手段来解决问题。

早在 1723 年,香港反对派们推崇的英国就出台了《黑匪法》,该法专门用于镇压在埃塞克斯郡一处森林附近出没的面部涂黑的匪徒,直到 100 年之后才废除。

不过,2011 年英国的反紧缩大规模抗议中,反蒙面又被重新提出。人们发现,蒙面示威者的确更易于进行暴力犯罪。所以,迄今欧美已至少有 18 个国家出台类似规定,以法律禁止甚至严惩蒙面示威游行。

从去年 11 月起就饱受 " 黄背心运动 " 之苦的法国,今年 4 月通过了《反暴力游行法》,明确规定在游行示威中 " 故意全部或部分遮挡面部、企图在破坏公共秩序后不被认出 " 的行为,将面临最高 1 年监禁和 1.5 万欧元(约合 11.5 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从三年前的旺角暴乱以来,特区政府就在研究禁止蒙面游行示威,但进展缓慢。如今虽然不能指望禁止蒙面示威就能解决全部问题,但类似法律的尽快出台,肯定有助于止暴抑乱。

调查资金来源

在法国社会,游行示威确实是法律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但经费需要透明,不得接受其他机构,尤其是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的资助,以免受其左右乃至操纵。

有学者回忆说,在 2008 年奥运圣火传递期间,巴黎的反华势力很嚣张,当地的中国留学生曾组织了多场针对性的游行示威活动,他在其中负责媒体联络和资金筹措。他们当时接受了中国企业的资助,用于外地来巴黎学生的食宿,以及统一服装的制作。

他清楚地记得,警察总署对这些资金来源和使用都进行了调查,一笔一笔都要说清楚,必须保证来源的非政治性,以及使用的规范性。

香港的情况,就有所不同。

在香港的示威游行中,几乎所有暴徒都至少有 " 装备三宝 ":头盔、眼罩、防毒面具,一些人更是穿戴着 " 全套装备 ":头盔、眼罩、防毒面具、护肘、护膝、盾牌等,而大多数人手中不是拿着行山杖就是拿着铁通。全套标准装备高达 800 港元左右。

关键是,为了在逃跑时不被警方盘问拘捕,暴徒对这套装备是即用即弃的,每次游行示威前都用新装备。

再大的家产也经不起这样的造,合理怀疑,这帮暴徒后面有金主!

一种说法是,美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在为香港动荡提供资金。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伊珠丽(Julie Eadeh)在香港动荡期间屡屡与李柱铭、陈方安生、黄之锋、罗冠聪等人见面。

伊珠丽很有故事。她 2002 年参加工作以来,分别在耶路撒冷、伊拉克、沙特阿拉伯、黎巴嫩、香港 " 辛苦 " 工作过。她总是在这些地方的和平时期抵达、混乱时期离开,留下满地狼藉。她可谓 21 世纪的颜色革命操盘手,废青的大金主。

被称为 " 第二中情局 " 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则是美国介入香港事务的 " 开路先锋 "。

该基金会旗下的四大分支中,至少有两家在香港十分活跃,即国家民主研究所和团结中心。国家民主研究所基金会负责亚洲项目的副主席路易莎 • 格里维称,基金会对香港团体的支持是 " 持之以恒的 "。反修例团体 " 香港人权监察 " 就被爆出从 1995 年开始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拨款,累计超过 1500 万港元。

在国家民主基金会的网站上,我们还可以搜索到跟香港有关的 14 个项目,总资助金额高达 195 万美元。

如 2016 年一个预算为 35 万美元的项目内容是 " 协助寻找香港民主和政治改革的新途径 "。2018 年一个预算 9 万美元的项目,目的是 " 提高国际社会对香港侵犯人权行为的认识 "。

看看 " 民主 "" 人权 " 这些扎眼的字眼,生怕别人不知道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司马昭之心。

还有一种说法是,在香港反修例行动中,台湾拱了一把火。

这是 " 台独 " 政党 " 时代力量 " 的高雄市议员黄捷自己给出的实锤。她在社交媒体发帖,声称要 " 募集防护装备,台湾后勤撑香港 " 等。猪队友,大概就是她这样的吧。

警察强力止暴

法国决不允许出现暴徒打砸抢、废青混混揍警察等的怪现象,像对年老体迈者施暴,更是不可能出现。这得益于法国警方坚定使用武力维持秩序,甚至出动过执行 " 步哨行动 " 的法国军人。

今年 5 月的数据,在 5 个月的 " 黄背心 " 运动中,因警察使用的催泪瓦斯致 5 人手臂被弹筒击伤,23 人被弹筒击中眼睛失明,68 人头部,15 人手部,64 人身体,26 人背部和 106 人腿部受伤。至于被警棍砸得头破血流的,实为 " 黄马甲 " 运动中的家常便饭。

内政部长卡斯塔内 2 月承认,警方示威期间动用武器 9000 多次,但他否认了对警察所谓 " 滥用暴力 " 的指控。马克龙也坚决站在警察一边,他说:" 不要说警察暴力,这个字眼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所能接受的。"

法国政府的态度鲜明,即使面对联合国和有关国际组织的指控,坚决支持警方以强力手段维持社会治安。

法国在法律方面也给予警察更多的权力:《反暴力游行法》赋予警察在游行现场及周边地区搜查行李背包和车辆的权力,一旦搜出有可能用于暴力的用品,警方可立即实行拘捕。

法国总理菲力普还透露,将建立一份特别档案,用以辨识暴徒的身分,禁止这些人前往集会场地。

16 日香港警方公开暴徒的行径

全社会大辩论

法国政府对付 " 黄背心 " 的另一个杀手锏,是让它自己证明了自己的荒唐无理。

2018 年 12 月到 2019 年 3 月,马克龙政府发动全国进行了一场 " 大辩论 ",所有法国人都有机会指出社会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建议,就是监狱里的囚犯也有参与 " 大辩论 " 的机会。

马克龙也亲临一线,他在大辩论期间共参加了 56 个小时的基层辩论会。

辩论话题被限定在四个领域,这也是 " 黄背心 " 示威者关注的四个领域:生态友好型公共政策的制定、税收、公共服务以及民主与公民(包括移民)。

大辩论为政府赢得了时间,大多数人对运动开始失去兴趣。

尤其是,人们逐渐明白,抗议是容易的,真正解决问题却没那么简单。来自各种政治背景、有着各种诉求的 " 黄背心 " 们其实并没有能力提出一套逻辑自洽的政治议程。

2019 年 5 月举行欧洲议会选举时," 黄背心 " 拿出了两张候选人名单,分别仅获得 0.5% 和 0.01% 的支持率。要知道,对 " 黄背心 " 运动持同情态度的人最初占到了法国总人口的 75%。

所以说,示威者有示威的权利,有诉求可以提,执政者有义务与之对话,对于具体诉求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每一次对话都可以让政府与民众更充分地实现沟通,这是至关重要的,也是法国人应对无数社会运动的经验之一。

特区政府正在践行这一点。昨天港府宣布成立 " 对话办公室 ",鼓励不同阶层、不同政见者不设特定议题的公开对话。

尽快止暴制乱,这是所有爱国爱港人士的共同心声。法国的这几招已经在实践中证明了有效性,香港可以参考。

特别致谢赵永升、支振锋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以上内容由"补壹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了解世界的窗口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