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手被铡草机绞伤 姐姐弃学照顾弟弟

" 弟弟不哭,弟弟不怕,姐姐在这儿。" 小芩累得坐着就能睡着,在睡梦中她仍不忘一只手搂着弟弟,念叨着弟弟。小芩的弟弟不到两岁半,几天前发生意外一只手被铡草机轧伤住院,小孩子生病都找妈妈,但是这个弟弟却只找姐姐,因为他平时跟姐姐关系最好。

住院以来小芩衣不解带 24 小时照顾弟弟,而这个姐姐也才 14 岁,正读初中二年级。为了照顾弟弟,她不得不暂停了学业," 我不后悔,只要弟弟不疼,只要他能好起来,让我做什么都行。" 她说。

爸爸铡完草刚转身

弟弟的手伸了过去

小芩家住丹东凤城市大兴镇安乐村楼山一组,家中姐弟三个,大姐和她还有弟弟小赫,父母都是农民,平时主要以种地和养羊为生,一家人生活简单而温馨。

不幸降临得特别突然,9 月 11 日傍晚,小芩的爸爸樊万成在自家院子里干农活,儿子小赫在他旁边玩耍。当时父亲樊万成在给羊铡草,铡完就把机器断电,转身拿草料去喂羊,就在他转身的工夫,小赫由于好奇,伸出一只小手去摸机器,此时机器虽然断电但仍在惯性作用下运转,那嫩嫩的小手瞬间就被机器绞了进去。

樊万成听到孩子的惨叫,转身发现孩子一只手的五个手指都被搅碎了,血肉模糊。他们马上拨打 120 把孩子送到了当地医院,但是因为伤情太重当晚就转院到了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当天晚上九点多到了医院之后,医生检查小赫的伤情后决定马上手术。

弟弟受伤住院

哭着要姐姐陪

" 手术之后麻药劲儿过了,孩子疼得嗷嗷叫,我们听得都揪心 " 樊万成说,当晚是他和媳妇带着孩子来的沈阳,孩子一哭他们也跟着难受,尤其孩子不找妈妈,哭喊着要找二姐。

樊万成家里两个女儿都没来,九月份开学了,她们都在上学,大姐念初三,二姐念初二,平时住学校。" 我住校,听说弟弟受伤的消息后立刻就坐不住了,无比心疼,一路哭着回家。" 小芩回家第二天就求亲戚把她带到了沈阳,弟弟见到姐姐后,姐弟俩抱着一起哭,再也不让姐姐离开了,小芩决定留在医院照顾弟弟。

" 弟弟手疼很磨人,一会儿一哭,姐姐为了不让弟弟哭想尽一切办法哄弟弟,弟弟睡着了她就坐在弟弟旁边看着,经常累得坐着就睡着了。" 小赫的妈妈说,姐弟俩关系特别好,因为平时假期都是二姐照顾弟弟最多,他们大人要干农活没时间管孩子,两个姐姐非常懂事,主动分担家务,大姐做饭,二姐照顾弟弟。

" 只要有二姐在,就和二姐最亲,最听二姐的话。" 小赫的爸爸说。自从弟弟手受伤后,两个姐姐学习都被迫停止了,大姐虽然没来医院,但是留在家里照顾年事已高的爷爷和奶奶。

姐姐最大的心愿

弟弟快点好起来

17 日,小赫接受了第二次手术,切除了四根手指,原本刚入院时接受第一次手术时医生想尽力保住其中几根手指,但是手术后还是感染发炎,如果不尽快切除怕感染加重,连手掌也不保。

从入院到昨天,小赫手术已经花掉了 17 万多元,樊万成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原来养的 70 多头羊连同没长大的小羊仔全变卖了,接下来的治疗费用也在东挪西借。" 家里现在是一分钱都没有了,两个女儿今后的学费都没着落,但是我不能让她们辍学,等弟弟出院了,我一定想办法让她们重返课堂。" 樊万成说,不能因为弟弟把姐姐的学习停了。

" 弟弟伤好了,我才能放心回学校,如果弟弟将来手残疾不能劳动,我要打工照顾弟弟。" 小芩搂着睡着的弟弟,一刻也不愿离开,姐弟情深让病房里的其他人都深受感动。

辽沈晚报 · ZAKER 沈阳 记者 刘冬梅 摄影 吴章杰

以上内容由"辽沈晚报·ZAKER沈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沈阳医生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