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我怀疑这部韩国爆款「抄」了绝地求生

肉叔电影 09-18

1987 年,台湾《文星杂志》和《中国时报 · 人间副刊》刊登了一则宣言。

署名者大有来头:

侯孝贤、杨德昌、吴念真、金士杰 ……

大腕云集。

一帮大佬,登报声明,说啥了?

肉叔只摘其中一句:

我们要争取商业电影以外 " 另一种电影 " 存在的空间。

就这帮大佬,觉得所有电影院都只放商业片,那电影就完蛋了,得给艺术电影一条活路。

是,肉叔也承认大佬们的艺术片拍得贼 闷 高级。但问题是,被大佬们踩到不行的商业片,就真的是 low B?

不见得。

比如这部最近刷爆韩国人朋友圈,拿下韩国票房第三的 24K 纯商业片——

极限逃生

李勇南(曹政奭 饰)上次表白,还是 5 年前的事了。

惨遭拒绝。

攀岩社团的小学妹义珠(林允儿 饰)直接又不失一丝委婉地跟他说:

对不起哥哥,我们还是保持这样的兄妹关系吧

李勇南是啥人?

硬汉,硬汉中的硬汉。

被拒绝也没关系。

当然他也不会因此备受打击到土拨鼠嚎叫 ……

才怪。

总之,被义珠拒绝几乎成了南哥的人生暗面,从此茶不思饭不想,工作也不好好找,天天在家甘做一条健壮的废柴。

每天只有三件事,吃饭,睡觉,虐单杠。

成为社区老年运动器材区一霸,全社区老幼无不满怀 " 敬意 " 地称他:

罚杠男。

在老妈的 70 大寿寿宴上,南哥跟义珠重逢了。

义珠是那家餐厅的副店长。

本来嘛,事情进展顺利,李家过得其乐融融,南哥跟义珠又重新搭上线。

危机来了。

一个职场受挫的中年化学家,在离餐厅不远的地方,释放了大量有毒气体。

而闻到气体的人,立刻口吐白沫,意识模糊,生命危在旦夕。

李勇南一家还在唱歌呢,突然 " 嘭 " 地一下,一个煤气罐撞碎玻璃窗砸了进来。

这伙人才意识到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马上逃出酒店。

刚跑出餐厅,他们立刻意识到——

末世逃亡来了。

毒气在街道蔓延,必须重新回到酒店。

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毒气慢慢会从街道蔓延上楼层,面对致命毒气,南哥和义珠要怎么逃?

还记得南哥和义珠怎么认识的么?

没错,攀岩社。

两人必须往高处跑,于是《极限逃生》有近 60 分钟的时间,就是一场活生生的极限运动大展示。

有跑酷,有攀岩,有绳降,应有尽有。

《极限逃生》7 月 31 日在韩国上映后,首周就登顶票房冠军。

从 7 月底开始足足上映了一个月,势如破竹地拿下926 万人次票房,直逼《寄生虫》,位列今年韩国电影第三。

电影在 NAVER 上评分高达9.01,在一向不太感冒纯商业片的豆瓣,得分也高达7.7

靠什么拿分?

就像《国家邮报》给出的评论:

《极限逃生》集动作、浪漫、爆米花喜剧和史诗特技于一身,令人兴奋不已。

没错,动作、特技、爆米花喜剧,全是艺术片们看不起的商业片小伎俩。

但能把这些小伎俩耍出花来,就是本事。

这么说吧,肉叔平时是穿拖鞋上班的,看《极限逃生》时脚底板哗哗滋汗,拖鞋根本穿不住,只能一遍遍在小腿肚子上擦脚,让腿毛上沾满汗扩大蒸发面积来解决出汗问题。

紧张,是真紧张。

一个栗子:

南哥和义珠的极限逃生,被两个河边宅男的无人机拍到了,一下子成为全首尔新闻直播的主角,已经死里逃生的家人们,分别在河边的显示器和医院的电视上看直播。

他俩目之所及,唯一没被毒气浸染的,是远处的高楼。

怎么过去?

无人机把绳索捆在对面铁管上,南哥和义珠利用绳索滑过去。

两人蹲在楼边这一通鼓足勇气,眼眶含着泪勇敢地一跃而下,隔壁的泰山般呲溜一下滑了过去。

然后 ……

停在半空。

一边绳索即将脱落,怎么办?

你万万没想到,南哥和义珠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俩剪断了绳索,想荡到对面较低楼层,再爬上高层。

会成功么?

《极限逃生》的伎俩啊,说实话,并不高明,一看就是还不会复杂技巧的年轻导演(没错,这部电影是导演的长片处女作),干脆完全不用复杂技巧,只用教科书上写的最简单的剪辑方法、最简单的烘托方式来搞——

剧本,就是在解决旧问题和制造新问题上循环往复。

镜头,就是在最关键的悬疑点打断。

比如这段剪断绳索,导演李相槿没有立刻去拍结果,反而镜头一切,切到河边和医院里家人们的反应。

全是尖叫。

他们怎么吓成了这样?

发生了什么?

你自然会好奇。

而且李相槿同学也没犯很多新导演的臭毛病——

讲大道理。

一般情况下,拍一个废柴男,会有人想着讲一点就业环境啊之类的大道理吧?

你看《极限逃生》——

寿宴上南哥乖巧地帮长辈倒上酒,也不知道该说啥。

长辈抿了口酒,先开口了:

最近你在 ……

还没等老头说完,南哥先把他嘴堵上:

没结婚,最近在准备就职

我啥情况你别问,问就是一台没有感情的 " 没结婚没工作 " 复读机。

这段子你要说有啥内涵吧,也能硬分析,但导演立刻结束了这个段子,让宴会继续——

说到底,就是刚好有这个场景,于是安排一个小段子逗笑你,没别的企图。

你当然可以说李相槿没有企图心,一点儿身为文化人的教化责任感都没有。

就知道拿年轻人的尴尬开涮(比如姐姐让勇南上台一起唱祝寿歌,勇南死活不愿意,被拖上去也是尴尬假笑)。

就知道堆砌爆米花式惊险镜头,沉迷于制造惊险一刻,来撩拨观众的肾上腺素,对恐怖主义一点谴责都没有。

(比如前面拍了南哥攀岩失败的镜头,后面逃生时他就一定会碰到十分相似的情景,再用剪辑制造惊心动魄的感觉)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

这些 Low B 么?

是,除了娱乐之外,没什么意义。

但。

凭什么要规定电影必须有意义,电影必须是人生指南,电影必须是人生出路汇总?

说回侯导他们一开始的宣言。

1987 年 1 月,台湾艺术片电影人为 " 另一种电影 " 发声,将艺术片和商业片做你死我活的切割时,另外一边,商业电影重镇香港,徐克他们却也加入了这个宣言。

以一种柔软的姿态,重新粘合商业和艺术。

没有谁比谁更高级——

就像商业片《寄生虫》是当之无愧的戛纳金棕榈;就像漫改超级英雄《小丑》强势拿下威尼斯金狮。

想想看。

你喜欢《聂隐娘》里,舒淇站在雾气缭绕的山顶什么都不做,就可以蔑视《赌圣》里周星驰吃着大碗面要赌神收他为徒?

你喜欢《牯岭街》的少年,无可挽回地捅向爱人的那一刀,就可以蔑视穿着钢铁战衣的花花公子打出的那个响指?

不是吧?

放轻松啦,电影的意义不是砸碎藩篱、也不是教你立刻脱贫致富。

电影的意义就是那两个字:

好看。

这两个字是肉叔一直以来觉得好电影的唯一标准。

而且我很确定,够好笑,又够脚底板滋汗的《极限逃生》配得上。

编辑:熊猫

以上内容由"肉叔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