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电影中的高难度床戏,是怎么拍出来的?

环球荧幕 09-17 22

床戏很重要,别不好意思。

就拿《水形物语》来说,这是部浪漫无比的电影,而床戏是贯穿始终的关键线索之一。影片一开头就有场莎莉 · 霍金斯饰演的女主角在 ZW 的戏。

说实话,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这个少女心怪物控早就想这么干了。

自从《科学怪人》问世以来,怪物片中总少不了女孩的身影,也总隐含着性意味,但极少有人把这层暧昧挑破——猎奇 B 级片或日本色情动画片除外。

如今,就像德尔 · 托罗自己说的," 怪物终于搞上了女孩 "。这很自然,就像性总是爱的延伸,在《水形物语》这个拍给成年人的童话中,又怎能缺少床戏呢?

但是,普通床戏已经很难拍了。无关人员要清场,演员不许笑场,有时候家属还得在场。何况《水形物语》这种潜在水里的?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拍一场高难度床戏?

今天就和大家说说这个有趣的话题。

《水形物语》中饰演 " 鱼人 " 的道格 · 琼斯是吉尔莫 · 德尔 · 托罗的老搭档。

虽然常年出演各路怪物吓人,但琼斯其实挺保守。当他得知自己要在本片中演床戏时,起初是不能接受的。" 什么?那他们会玩后入式吗?" 他在电话里惊呼。

德尔 · 托罗花不少时间来鼓励他:" 你可是这部爱情片的男主角哦。"" 可我披着鱼皮呐!" 琼斯说。

当然,他披的不是鱼皮,而是一件做工精良的橡胶紧身衣——恐怕也只有像他这么高瘦的人才能穿得进去。

不过由于面具太厚,片中他的眼睛和大多数面部表情,都是电脑做的。

所以我们看到的鱼人是实体与数字的结合。在大多数水下镜头中(比如那场高难度床戏),他整个都是 CG,而且并未采用动作捕捉技术。

为此特效人员仔细研究了很多动物,甚至奥运会运动员的潜泳姿势,最终汇总到一起。按照他们的说法," 鱼人就是海豚与迈克尔 · 菲尔普斯的混合体 "。

与此同时,还得想办法体现角色人性的一面。德尔 · 托罗从一开始就告诉特效团队,鱼人不是怪物,必须让观众爱上它——没错,它也更不是充气娃娃或变态妖兽。

这就要用到表情捕捉了。在足足 60 架摄影机包围下,道格 · 琼斯(此时并未化妆)的一笑一颦都被记录、输送进电脑,然后转换成图形。换句话说,虽然真身并未参与 " 人鱼大战 ",但他一直都在。

在这场鱼水之欢中," 水 " 其实比 " 鱼 " 还要难做。对于任何一个数字特效师而言,水都是他们最不愿碰的东西。

因为这玩意形态多变、不停流动,更要命的是还透明。

《水形物语》中的水全都是由电脑生成,这意味着他们要做出个 " 数字海洋 "——

实则是一套通过设定大量参数,使一切严格符合物理定律的模拟器。

除了一场戏之外,本片那些 " 水下镜头 " 在实际拍摄时并没有水。而是在场景中放烟雾(以便后期合成),同时演员和一些大件家具通过吊威亚来模拟水中漂动的效果,很多小家什干脆直接用电脑做。无论水还是鱼,都要靠后期加入。

最后我们得从生理角度做点解释。影片并没有展示鱼人的那话儿,但是莎莉 · 霍金斯饰演的哑女,曾用手比划给朋友——姑且这么理解吧,那是一种 " 可伸缩 " 设备。

《银翼杀手 2049》中,有一场令人印象极为深刻的 "3P" 戏——

只以全息影像存在的乔伊," 附身 " 在复制人妓女的肉体之上,与主人公完成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欢。

这是全片最奇妙也最富哲学意味的一幕,在欢愉中带着几许哀伤,并直击主题——

灵魂是什么?肉体又是什么?懂得爱的复制人、仅仅是一段程序的全息人,他们和 " 人 " 之间真的存在区别吗?那么 " 人 " 又究竟是什么?

导演丹尼斯 · 维伦纽瓦将这场戏视为重中之重,而特效团队的解决办法可以简单概括成:

第一,分别拍摄三位演员的表演,并制作出各自的 CG 模型;

第二,将两位女性的 CG 模型 " 融合 ";

第三,将三人的模型连结在一起。

说来容易做来难,第二步尤其复杂。

首先,乔伊是全息影像,但又得比普通的全息图像更有真实质感。

特效团队使用了他们称之为 "360 度透明 " 的技术,令人物仿佛处在虚与实的交界线上,当她运动时,这种感觉会尤为强烈。

其次,维伦纽瓦希望能展现两个人各自的状态和情绪:一个是为了爱,一个是在工作——但妓女也在男主角的爱抚下,感受并回应着他的款款深情;

第三,按照导演的要求,在整个过程中,两位女演员都有充分的自由去运用肢体语言,这就令特效工作的难度陡增,而且她们的每个动作都必须同步,为此两个人进行了无数次排练。

维伦纽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 我希望她们能融合成第三个女人。最终,那张新面孔上写满了情欲,我很喜欢。

还有,当两个女人结束同步以后,她们展现的情感经历截然不同,这也很有趣。

因为她们做这件事的出发点不同,而最后又都被‘爱’连到一起。妓女感受到了爱,而乔伊理解了何为‘真实’。"

其实 " 数字化做爱 " 这种事很早就有人干过了。

1999 年的《搏击俱乐部》里就有场纯粹的 CG 床戏,据说起因是海伦娜 · 伯纳姆 · 卡特不愿意露点——

反正对技术偏执狂大卫 · 芬奇来说这都不是事儿,正好有机会试试当时尚属新玩意儿的动作捕捉技术。

于是卡特跟布拉德 · 皮特一人绑了一身白色小球,完成了这场在电影工业史上有里程碑意义的假床戏。

好在整个场景光线昏暗,角色动作又比较单一,最后出来的效果还真看不出破绽来。

但不露点的代价也挺高昂——不光是钱的问题,卡特不得不跟皮特一起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在录音棚里给床戏配呻吟。

后来她在 DVD 评论音轨里说:" 我从这部电影里得到的最大收获之一,就是学会了如何反复假装高潮。"

《王牌特工 2》却不喜欢用 CG 装样子。

片中一场很重要、很 " 下流 " 也很真实的床戏惹来了众多争议——为了 " 拯救世界 ",塔伦 · 埃格顿把一枚追踪器塞进和他演对手戏的波比 · 迪瓦伊内裤中某个不可描述部位,然后镜头顺势转到 " 体内视角 ",进行了不忍直视的全程跟拍——是的,都是真家伙,没用 CG。

顺便说一句,由于删节的缘故,国内上映的《王牌特工 2》对这段关键情节交待得不很清楚,导致很多观众误以为那东西是从女演员肚脐眼放进去的 ……

但甭管是从哪儿放,从技术角度来说,这都挺不容易。

导演马修 · 沃恩透露,他们为这场直捣黄龙之旅特制了专用镜头,而且在推镜头时也必须特别小心。" 摄影机必须紧挨着她的身体,我们可不希望有人受伤。" 他说。

接下来,还需要一只手来完成使命。塔伦 · 埃格顿并不想亲手干这个,他直接告诉导演:" 拍这个让我很不舒服。"

好在,出于对他,更是对女演员的尊重,他们请来了全世界最有资格的人——波比 · 迪瓦伊的老公。这样埃格顿只需站在旁边摆摆样子就得了。" 所以那不是我的手," 他强调," 是她老公拯救了世界。"

《铜牌巨星》有理由对所有拿 CG 玩难度的人表示不屑。

因为这部电影贡献了一场令人窒息的 " 奥林匹克体位表演赛 ",无论动作编排、难度、想象力和完成度都是 10 分,无论在影史还是体操运动史上都算亘古通今独一份。

梅丽莎 · 劳奇在片中扮演一位自暴自弃的前奥运会体操季军,那一夜,她与既是旧爱又是新仇的前体操冠军(塞巴斯蒂安 · 斯坦饰)被复燃的欲火吞噬;

那一夜,他们共同解锁了无数个高难度姿势,彻底颠覆了人们对 " 做爱 " 的固有概念,令《印度爱经》如同第七套广播体操般小儿科。

当然首先需要弄清楚,这些高难动作究竟是不是演员本人做的?

好吧,我们得恭喜 " 冬兵 " 的影迷,因为大部分镜头都是他亲自上阵。

" 塞巴斯蒂安太神奇了,本来他可以都交给替身," 梅丽莎 · 劳奇回忆说," 但他却穿着睡袍走进片场,说:‘ OK,咱们开整吧。’ "

劳奇自己也演了不少,不过有些太难或太暴露的戏还是得交给替身。

替身演员来自大名鼎鼎的太阳马戏团,是第一流的杂技演员,对于裸镜也毫不在意,用劳奇的话来说,她 " 一丝不挂地劈着腿吃三明治 "。

总的来说,这场戏虽然极其夸张,但也有助于塑造女主角的性格。体操本来是项必须一板一眼、不容任何疏忽的运动,而疯狂的性爱恰恰成为她的叛逆宣言——之前无论是比赛还是生活,她都被压抑得太久了。

说到花样表演,《美国战队》在 2004 年就做过了,不过他们用的是木偶——却也因此多出些真人电影难以触及的重口体位来,况且又有谁能想到木偶也能玩这么污啊?

说实话,连负责本片木偶制作和演出的奇奥多兄弟也没想到,完全不知所措。

但毕竟两位导演特雷 · 帕克和马特 · 斯通是缔造《南方公园》的 " 污神 ",满脑袋都是坏点子。

他俩先用玩具大兵和芭比娃娃比划了一遍,然后把视频交给木偶艺人去模仿。

一个崭新的世界在那帮老实巴交的木偶师面前顿时打开,有些做了二三十年的老师傅实在无法接受只能退出,而剩下的人则发现自己学了不少新知识,比如 " 打桩机式 "、" 飞天沙拉式 " 什么的。有时候实在太难体会动作要领,导演索性自己操起木偶做示范。

不过也并非越污越好。

对于这部电影,特雷 · 帕克始终有个原则,那就是不能太真实。

所以当木偶师建议 " 我们给她加上阴毛 " 或者 " 我们可以换一套高潮时的表情 " 时,导演的回答是:" 不不,让它们跟玩具娃娃一样就好。"

于是,这场史诗级床戏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几个小孩子在玩过家家——只不过是限制级的,这样影片的反文化意味也就分外强烈了。

还有个目的。后来马特 · 斯通曾坦白,这场戏其实是为了吸引火力,让负责评级的 MPAA(美国电影协会)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那儿去,然后他们就无暇顾及影片其他部分了。

结果如他所愿,在乖乖砍掉一半的床戏(想知道完整版有多猛?去看 DVD 或蓝光的花絮吧)之后,《美国战队》顺利拿到了 R 级,而不是 NC-17。

热狗肠扑倒圆面包,番茄酱后入芥末酱,百吉饼狂舔皮塔饼,燕麦粉猛戳咸饼干,青柠帮香蕉自慰,蘑菇给萝卜口活 …… 看完《香肠派对》,你可能都不好意思再进厨房了。

而 " 香肠干面包 " 恰恰是这部三俗动画片的核心,也是一切的起点。在电影上映八年前,塞斯 · 罗根就想出了这个主意。导演之一的格雷格 · 蒂尔南则表示:" 我 13 岁就想有这么部电影了。"

无论蒂尔南还是另一位导演康拉德 · 弗农,都是在动画行业闯荡多年的老鸟,履历表上不乏《托马斯小火车》、《马达加斯加》、《怪物史莱克》之类大人孩子都喜欢的作品。

而为本片配乐的居然是堪称 " 迪士尼御用 " 的传奇大师艾伦 · 门肯。难以置信,《香肠派对》的音乐竟与《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风中奇缘》等动画经典出自同一人之手——这画风变得是不是太猛烈了点?

一点都不。塞斯 · 罗根曾在圣迭戈漫展上道破原因。他认为太多从事动画的人一辈子都在哄小孩子,他们其实很渴望能做点成人化的东西,所以对《香肠派对》分外有激情。

激情归激情,据多家媒体报道,本片制作过程中存在压榨动画师的行为,很多人被强制长期加班,却得不到加班费甚至加班饭!

一面制作活色生香的食物性趴,一面自己忍饥挨饿、疲惫不堪,这滋味肯定很难熬吧?

但无论如何,这场 " 污 " 七八糟的派对,乃至整部电影,都构成了对主流文化的挑衅,通过讽刺以皮克斯和迪士尼为代表的 " 童真无邪 " 式动画片,把矛头直指整个娱乐业的低幼化和自我审查倾向。

如果玩具能说会道懂得伤心,那么当你咬食物时,它们难道不会疼吗?如果王子(和七个小矮人)拯救了公主,他们凭什么不能开性趴庆祝一下?

说到审查,塞斯 · 罗根本来想学习《美国战队》等前辈,把性爱戏故意弄得很过火。

不料在评级时竟没遇到什么阻拦,除了 " 面包不能长阴毛 " 之外。大概 MPAA 的评委们也找不到先例,对于 " 食物搅合在一起并发出很愉悦的声音 " 这种事也不知该如何应付吧。但他们也不用为之懊恼,要知道在瑞典,哪怕是七岁孩子只要有家长陪同就能看《香肠派对》。

我们一般用参与人数来形容一场派对的规模。那样的话《香肠派对》就排不上号了。同样理由,《大开眼戒》也不够带劲——何况那场仪式感很强的派对,只能在 DVD(或蓝光)里才能找到完整版。

《黑客帝国 2》里倒是有场群情激奋的盛筵,可惜拍得全无诚意。总而言之,影史最壮观最伟大的趴体,还得说是——《香水》

这部有趣的电影改编自帕特里克 · 聚斯金德的著名小说,而全片最有趣的一幕就在结尾:当那瓶用无数少女体香和生命换来的香水在广场被打开,人群如同集体中了奇淫合欢散——那可是好几百人啊,肉体的味道隔着银幕都能闻见。

更值得钦佩的是,《香水》并没有用 CG 做假人。

参加这场 " 群体性行为 " 的全都是如假包换的大活人——准确地说,是 750 个演员、40 位化妆师和 35 位服装师。

导演汤姆 · 蒂克威尔希望能还原 18 世纪的法国街头风情,他需要渔夫、屠夫、面包师和商贩们各行其是,每个小角色都仿佛正过着自己的人生,演员们甚至要一连数日穿着电影里的服装,连睡觉都不能换。显然,这种感觉是电脑特效所不能提供的。

那场大趴体虽然看上去如同引爆荷尔蒙炸弹般混乱,其实经过了大量的排练预演。

排练在一间大型体育馆中展开,总共动用了 600 名群众演员,外加来自一支西班牙舞蹈团的 150 名舞蹈演员——这是中坚力量,也起到指导大家的作用。

每个人都读了小说,每个人也都必须理解这场戏的意义,他们先从培养情绪开始,逐渐过渡到裸体演出,然后再加上观众。在经过数周的排练之后,大队人马移师巴塞罗那的外景地,这场戏总共用了一个星期才拍完。

以上内容由"环球荧幕"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导演德尔琼斯
电影资讯

电影资讯

一切为了爱电影的你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