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华夏视听传媒赴港 IPO 营收如过山车武侠剧被批“没有灵魂”

GPLP 09-17

作者:杨远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 犀牛财经(ID:gplpcn)

影视公司业绩普遍凄惨的情况下," 金庸剧专业户 " 华夏视听传媒集团(下称 " 华夏视听 ")却逆流而上,于 9 月 9 日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华夏视听曾拍出内地第一部金庸剧《笑傲江湖》及《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经典金庸武侠,但当前影视公司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华夏视听此举颇有 "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 的感觉。

为何在寒冬之下依旧选择上市?华夏视听称,是为了拟募集资金扩大对高素质影视作品的投入。

缺钱始终是一众影视公司的心病。近年来,随着影视市场规模的增长放缓,资本热情逐渐散去,加上观影市场喜好的不确定性,影视公司的资金压力也是与日倍增,强如华谊兄弟,也要通过质押、卖画等方式解决资金困局。

华夏视听这样的影视公司,营收规模不如万达影业、唐德影视这样的龙头企业,营收波动性大,如何获得稳定充裕的资金是当务之急,上市筹资无疑是捷径,但资本市场还认吗?

营收如 " 过山车 ",武侠剧被批 " 没有灵魂 "

据招股书显示,华夏视听的业务收入主要由影视制作业务以及高等教育业务组成。

从数据看,华夏视听的营收犹如 " 过山车 ",2016 年影视制作收入仅为 134.9 万元,而 2017 年又增涨至 3 亿元,到了 2018 年,又回落至 9139.6 万元;2019 年前 6 个月,影视制作业务营收则达到 4.3 亿元。

来源:华夏视听招股书

对于 2018 年营收大幅下滑,华夏视听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其于 2018 年完成《倚天屠龙记》的制作,但在 2019 年年初才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并向腾讯控股 ( 00700.HK ) 交付母带,因此,该剧有关的大部分收益录入 2019 年,而非 2018 年,行业政策是电视剧交付延迟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开心麻花之所以在 A 股 IPO 关口受阻,营收不稳定与 " 爆款 " 的未知性是重要原因。

华夏视听招股书显示,目前储备大量 IP。从行业过往来看," 成也 IP、败也 IP" 的例子不在少数,一些经典影视珠玉在前,后期版本就是改编创新也很难博得观众认同。华夏视听在 2019 年上映的《倚天屠龙记》在豆瓣上的评分仅为 5.7 分,齐鲁晚报批评 " 武侠剧为何越拍越没有灵魂 "。

华夏视听旗下有不少 " 魔改剧 "," 魔改剧 " 的过度娱乐化被监管层多次批评。即使手握金庸、二月河、梁晓声等作品版权的华夏视听,也并不能像以前一样单纯享受 " 编剧 IP" 的红利。

在口碑为王的当下,靠单纯翻拍名著、IP 傍身就能圈钱的时代已然一去不复返了,而一旦加入金庸等名人的光环,观众也对作品质量要求反而更加苛刻。

除此之外,华夏视听还面临服务提供商高度集中的风险。在 2016-2018 年及 2019 年上半年,华夏视听来自 5 大供应商 / 服务提供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 1.03 亿元、2.47 亿元、2.08 亿元及 2960 万元,占同期采购总额的 78.6%、97.8%、83.8% 及 66.4%。

事实上,包括互联网平台在内的国内影视制作公司的数量庞大,华夏视听面临的市场竞争一直激烈,越来越多的电视台也开始自制影视,对于华夏视听而言,旗下作品若非质量过硬,也会面临客户流失的风险。

没了中传 " 金字招牌 " 还能 " 躺赢 " 多久?

在教育业务上,华夏视听同样也不能 " 躺赢 "。

从学费收入看,招股书显示,近年来学生的平均学费虽然在增长,但增长速度也较为缓慢。华夏视听的平均学费在 2013 年 9 月后至今调升空间极小,2016 年平均学费为 16039 元 / 年,到了 2018 年平均学费为 16123 元 / 年,2 年内学费增速仅为 0.5%。

对于几年来未调高学费,华夏视听称,是由于各种原因 ( 包括未取得所需批文或其无法控制的其他因素 ) ,无法保证其日后能够维持或提高旗下大学收取的学费或住宿费。华夏视听并没给出具体原因。

来源:招股书

雪上加霜的是,2019 年 7 月 1 日,中国传媒大学与华夏视听旗下的 " 中传南广学院 " 终止了合作办学协议,华夏视听也逐步在 2021 年更名为南京传媒学院(Cathay University of Communication, Nanjing)。

中国传媒大学的名气一向是招生的 " 金字招牌 ",一旦告别中传,依靠现在的南广学院的师资力量与招生能力,能否维持教育业务的繁荣也未可知。

以上内容由"GPLP"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招股书资本市场
GPLP

GPLP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中国LP的乐园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