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马天宇,杨紫都带不动你

派爷曾经单独写过杨紫的 " 旺夫 " 体质。

这夸赞一点不过分。

杨紫出演的剧,很容易成爆款。

《香蜜沉沉烬如霜》、《亲爱的,热爱的》。

和杨紫搭戏的男演员,也很容易爆红。

邓伦,李现。

但,最新上线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却失效了。

网播热度,还是有。

可这回搭戏的马天宇,却还是不温不火。

或许,你也有这个疑问——

马天宇为什么一直没有火出圈?

要解决这个困惑,还是得先走进——

《我的莫格利男孩》(2019)

剧中,莫格利(马天宇 饰)自小在森林中与动物们一起长大。

他虽然是人类,但身上却有动物的习性。

擅长跑步,抓起藤条就能飞跃。

碰上了野猪,也可以凭借矫健的身手制敌。

回眸间,眼神还锋利如刃。

可当莫格利到了人类世界,习性和品格立马变了。

他从敏捷凶狠的 " 狼人 ",变成了奶里奶气的狼孩儿。

偶然间,莫格利上了凌熙的车。

凌熙误以为他是碰瓷的,一直想甩开他。

最开始她是想拿钱私了。

可莫格利因为丢失了狼牙,一路尾随凌熙。

进了她的家门之后,莫格利的状态完全是一副宠物姿态。

眼神,是可怜巴巴的。

在家里,他无论见到什么现代设施都会产生好奇。

一等凌熙出门,他就开启了二哈拆家模式。

凌熙试过报警,试过威胁。

但她也看出来了,这个莫格利,智商和生活能力顶多就是孩子水准。

于是,劝退方式,就从强攻变成了哄骗。

凌熙因此化身为一个 " 狠毒弃子的母亲 "。

碰到电梯,就想到骗莫格利上去,甩掉麻烦。

但是出来以后千万不要乱动

我会来找你的

好巧不巧,凌熙在商场上碰上了冤家对头,被她言辞羞辱。

末了,她还甩出包包打凌熙。

关键时刻,莫格利挺身而出,帮她挡下了重击,也缓解了她没人陪伴的尴尬。

这保护欲,他是跟一个孩子学的。

孩子受到的奖励,他也想要。

事后,莫格利向凌熙邀功。

妈妈

我棒吗

不但如此,他还伸出头,非要让凌熙抚摸。

同样,当莫格利再一次救下凌熙后,他又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莫格利的状态,要么像个萌宠,要么像个孩子。

本该是个爱情 CP,他们却像一对母子 ……

这人设不奇怪,仔细想你就能发现,现实中的马天宇给人的感觉,也始终是个孩子。

他有这种表现,从童年经历似乎能够找到轨迹。

都知道,马天宇因参加了《加油,好男儿》,一炮而红。

2006-2008 年,他成了 " 全国网络人气冠军 ",他的唱片成了 " 年度唱片销售冠军 "。

他一直是阳光的、灿烂的。

但,在马天宇的背后,有太悲伤的故事。

马天宇是从来不过中秋节的。

因为,他的妈妈就是在八月十五那天去世的。

他像往常一样醒来,直到亲戚来送月饼,才发现她妈妈的身体已经凉了。

那年他才五岁。

回想起这些事情,每当他泪水快要流下来,他就习惯性地往上抬眼,抑制泪水。

然后,再吐个舌头,强颜欢笑,努力去化解沉重的记忆。

而他的父亲因为欠债,一直在外面飘着。

16 岁那年,马天宇从山东老家来到北京打拼,当时身上只带了七毛钱。

他在餐馆打工,还要承担来自父亲的 " 骚扰 "。

听过这些经历,主持人忍不住接连发问——

天宇 你真的那么青春吗

你真的那么阳光吗

你真的那么灿烂吗

你需要面对每个人都是微笑吗

这样的发问,很强硬,又包含着怜惜和心疼。

马天宇说,他习惯了这么去应对爷爷。

在采访中,他总是用笑容掩饰悲伤。

马天宇太早面对死亡,太早成长为一个 " 坚韧的孩子 "。

他总是在故作坚强,努力维持着青春男孩的阳光和温柔。

《我的莫格利男孩》的莫格利和现实中的他一样,眼神总是怯生生的,永远的可怜模样,让人心疼。

若回想,就会发现,马天宇的演艺道路,走的也一直是这种温柔路线。

这和面相也脱不开关系。

他天生一张柔美精致的脸,有 " 男身女相 " 的气质优势。

在派爷看来,马天宇将此面相运用得当的角色,是《怪侠一枝梅》里的贺小梅。

贺小梅的笑容和举止,有女人式扭捏和娇媚,出场亮相又为人物添了一份英姿飒爽。

柔中带刚。

贺小梅在江湖中有一诨号,千面戏子。

那时候的马天宇,表演也挺惊艳。

不过,历数马天宇前后饰演的角色,谈不上 " 千面 ",反而有些单调。

大多数时候,刚劲儿没了,只剩下了柔。

他演艺道路的阻碍,恰恰就是这 " 该死的温柔 "。

马天宇首次触电荧幕,出演的是生在女人堆的贾宝玉。

不过,他的宝玉,扭捏过了头,却没演出富家公子的乖戾劲儿。

再如《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凉生(马天宇 饰)与姜生是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他的一生只对妹妹一人温柔。

他得了癌症不敢说出实情,听见姜生在睡梦中呼喊程天佑的名字,独自忍受悲痛。

最终,他还是将妹妹交于他人之手。

马天宇在这部剧里的表演,基本就是些不见多少层次的哭戏。

好好的男主,被演成了男二。

观众看马天宇的戏,总是离不开两个字:心疼。

但剧本身,又产生不了多少热度。

反而,温柔多了,慢慢还变成了温吞。

温吞有多致命?

最直观的,与人对戏,不见 CP 感。

比如《流淌的美好时光》里,马天宇拿到的是暖男人设,他与郑爽交手,没有含情脉脉,倒更像姐妹情深。

而这,也是《我的莫格利男孩》没能火出圈的关键,它打破了偶像剧与观众之间的默契——

偶像剧走红,要打的是女性的爽点。

爽点来自哪里?

杨紫说得很明白。

男主他如果非常成功的话

一个戏就成了

因为女生代入我的话

她们就幻想成这个男孩很爱她

所以,在《亲爱的,热爱的》里面,杨紫将重心让位于李现的男友力。

如今,小鲜肉的魅力不再那么有效,像李现这种具备男性气息的演员更受观众喜欢。

有了这种气质的他,即便是与陌生的女生来个简单互动,都很有 CP 感。

剧本只要稍加打磨,让女生上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比如《亲爱的,热爱的》有场戏。

佟年醒来,发现与韩商言睡在一张床上。

她正紧张着,韩商言立即就来言语撩拨。

接着佟年上去打闹,被韩商言一把扑倒。

着什么急啊

我是你的

迟早都是

看这场面,女生心跳会不加速?

反观《我的莫格利男孩》。

当莫格利逐渐融入到了人类生活后,依然还是像个宠物。

宠溺,来自女方。

两人打闹,更像闺蜜之间的纠缠。

其实,简单说,一个男孩,能让女性观众产生宠溺的冲动,却难以撩拨起少女心,更别提所谓安全感。

这是马天宇演艺生涯的瓶颈。

他的这种尴尬,类似于大幂幂。

正巧,两人也同岁。

一个还想阳光男孩,一个还想继续顶着少女人设。

但,不管是观众还是粉丝,都似乎开始不买账了。

他们的下一步怎么走?

似乎,只有转型。

对马天宇来说,有个榜样,陈坤。

早年,陈坤演过痴情又多情的金燕西;在《龙门飞甲》里,又一人分饰两角,出演暴戾狠毒的雨化田和油滑市侩的风里刀;在《寻龙诀》里,他又呈现了一个粗犷豪迈的胡八一。

不断求变,才能图存。

不断出新,才能立位。

娱乐圈,不缺阳光灿烂的孩子。

缺的,是不断突破自我的好演员。

派爷也希望,到那个时候。

别人提到你,再不会想到心疼二字。

来源:电影派

编辑:吴雅琴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ZAKER南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娱乐八卦

娱乐八卦

娱乐领导者 八卦弄潮儿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