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个山西“煤老板”的自述:不做井底之蛙,敢做世界的洛克菲勒

金错刀 09-16 1

一个山西 " 煤老板 " 的自述:不做井底之蛙,敢做世界的洛克菲勒

闫利明说自己身上有三重标签:

" 山西人 "" 煤老板 "" 富二代 "。

但自己就是堂吉诃德,就是要打破外界对山西和山西企业家的 " 刻板印象 ",要做 " 世界的洛克菲勒和比尔盖茨 "。

回顾整个创业生涯,闫利明说:

" 我不是遇到很多困难,而是遇到无数困难。

" 希望每一个人,竭尽全力奋斗到最后,都能够有勇气说一句:

" 我命由我不由天 "。

口 述 | 闫利明 景峰集团董事长 正和岛岛邻

采 访 | 孙允广

来源 | 正和岛(ID:zhenghedao)

金错刀(ijincuodao)授权转载

我 1974 年出生,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小时候家里很穷。

后来赶上了改革开放,父亲就去做生意,最早就是跑运输、搞砖厂,最后搞煤矿、做焦炭等,事业历程跟国家发展的大背景,息息相关。

同样,作为那个时代的企业家,父亲经历了一段段刻骨铭心、生死存亡的繁扰纷争。

在我记忆中,父亲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他对生活里很多司空见惯的事情都不妥协。很多企业家,大量的时间都是在应酬,但我父亲从来不陪人吃饭,不去桑拿,不唱歌。

当时,整个太原就一座歌城,大部分企业家都去唱歌交际,而我父亲滴酒不沾,一年 365 天,每天十五六个小时在工厂,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工作状态中,仿佛与人情世故是割绝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父亲一生都很痛苦。

古交是太原旁边的一个小县城,一个很封闭落后的小地方,很多人没有本事赚钱,却有本事来糟蹋你。

因为各种迫害,父亲一生进过几次监狱。曾经有一次,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得罪了某个官员,就被抓了起来。找的理由是,说父亲十五、六岁的时候,曾经参与过赌博。

那段时间,山西人也好内斗。你做起来之后,周围很多人会羡慕你、嫉妒你,甚至一些人会恨你,会坑你,会陷害你。在我的经历中,有太多的这样的东西。

我小时候,父亲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带着家族企业,从夹缝中趟出一条路来。

1

我人生中的 " 三个不甘心 "

正因如此,父亲压根儿就不想让我经商。

初中毕业之后,父亲让我去读一个小中专,觉得将来进入机关单位,当个小科长、小乡长就很满足了,如果能混到一个小副县长,那就是祖上烧高香了。

但我内心不想读中专,我想上高中,想考大学。

我在中专学习美术专业,因为不喜欢又转了班,但基本不去上课,老师点名我不在,学校也找不到我,我荒废了大量的时间。这是我的一个不甘心。

1992 年,我 18 岁,中专毕业后,就去了城建委防汛办做职员。1994 年时候,我被派到山西省经管院进修,当时的我心高气傲,觉得 " 老师和同学太傻、学校太 low",呆了一上午就回去了,再也没去过。

这是我的第二个不甘心。

等到了 1999 年 3 月 29 日,我被市委组织部派往某个乡当了副乡长,集中谈话的时候,我发现周围人都是我的叔叔、大爷辈的,我是最年轻的副乡长,我觉得很压抑,这是我的第三个不甘心。

其实,我所有的 " 不甘心 ",都是因为这些都不是我内心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我深刻记得,被分配到城建委的第一晚,躺在办公室里脏兮兮的床上,心里想:我的一生,难道就只能这样走下去?

过了几年,我终于瞒着父亲,鼓起勇气辞职。

在这 10 年工作时间里,我在老家建了一座酒店,经营过程中,发现自己跟父亲特别互补,我更像一个董事长,父亲更像总经理。父亲一点一点看着我成长了起来,也知道我对于商业的热爱,虽然他表面不说,但内心也明白我已经辞职了。

2005 年时候,我收购了太原市区的一座烂尾楼,就是后来的景峰国际,做起了写字楼业务。

2

在巅峰,砍掉最赚钱的项目

之所以说自己是个 " 煤老板 ",是因为家族企业里,煤炭一直是最赚钱的业务。

对于产煤大省山西来说,煤炭是个 " 暴利 " 的行业,因为成本是固定的,全国煤价一涨,剩下的全是利润。

父亲是个现场管理的高手,他无师自通,就像麦肯锡的教科书一般,同样的砖厂、煤矿、焦化厂,他的效率最高,产能是别人的两三倍,利润自然也比别人高了很多。

等到了 2007 年、2008 年时候,行业迎来最好的时候,焦炭卖到了 3000 一吨,利润率达到 50% 多。

整个行业一片沸腾,而我却感到恐惧。我始终觉得,所有的事情就像抛物线,盛极必衰,到达了顶点,就该往下走了。

到了 2008 年奥运会前后,国家要求煤炭企业 " 关停并转 ",但焦炭生产是不能停的,一旦停下炉子就会毁坏。于是我们就赶紧推进生产速度,直到生产出来的焦炭都没地方堆了。

虽然我们煤炭利润很高,但并没有做到规模经济,所以将来很可能是要退出的。所以,2008 年,就在最赚钱的时候,我跟父亲商议,共同作出决策——把焦化厂关掉

我们成了山西第一家主动关闭焦化厂的。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3

最贵的一课,我被 " 老江湖们 " 教育了

关闭了煤炭业务,我进入了文旅地产领域。

我在海南拿地,冲入了三亚龙栖湾,开始建设波波利海岸,希望把它打造成一片艺术与人文相结合,能够享受生活、享受美的一片度假社区。

其实我从传统行业转过来,也没有太多经验,但无知者无畏。

一开始我没有太多钱,就找了 5 个股东,自己占 34% 的股份,不是绝对控股。我是在认认真真地做事,而其他人却都是在赌我。

2008 年拿地的时候,成本不高,等到了 2010 年,国务院正式批复了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之后,所有人的心态都变了。

他们看到我急切地想启动项目,就从中掣肘,我只好把他们的股份收购回来,他们联合在一起,要了我一个极高的价格。

当时我没有办法,年轻气盛,沉不住气,我也就认了。

其实现在想想,我能够明白这样的道理:道不同,不相为谋。当时我们几个人,本身就不是合作伙伴,只是通过律师把我们攒和在一起。

你善良又想做事,又不够奸猾,就得付出更多。他们都是老江湖了,我在海南的前几年,基本上等于给他们打工了,为这份失误埋单。

4

不做井底之蛙,

要做 " 世界的洛克菲勒 "

等波波利走上正轨的时候,我又在山西做了云竹湖项目。

今天的云竹湖,在飞机上俯瞰,很像一个凤凰的图腾,它的水域面积是西湖的 2.5 倍,环境十分优美。

然而,就是这样一块 " 风水宝地 ",再我入驻之前,连续 13 年招商都没有人理会,没有人敢去碰它。因为文旅地产,是一个周期长、投入大,要求综合能力强而且十分费尽的硬骨头。

我选了一条十分难走的路,所以这 10 年来,我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经常处于支撑不下去的状态。但我从不后悔,我觉得,小项目是容不下我的,大项目我也没这个能力,我其实就是胆子大。

很多人看不懂、也不愿意懂,我究竟在做什么。

其实,不仅仅是山西人,中国人很多住宅,是很可怜的。很多小区就是一座座孤城,生病了买药买不着,吃早饭都没地方,打针输液也没地方……

人们对社区的理解很原始,你和朋友一起住在某小区,根本不知道彼此,老死不相往来。

但就这样,很多人觉得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没有见过更好的。

酒店、饭店也是一样。我们进到一个酒店里,每一个房间的床上都会放 6 个枕头,躺倒床上,我们要用脚去蹬被子,因为它被掖到床垫下面去了。但是,大家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没有人知道!这就是行业惯性,酒店是从西方引进来的,中国原来叫客栈。我们总以为,老外的东西就是好的,中国人的就是土的,所以,没有人去质疑过这些标准。

在山西很多饭店里,吃顿饭就是一身油烟味,菜单弄得花里胡哨,却一点不接地气,山西人爱吃的过油肉做不了,炒土豆丝炒不了,烩菜也做不了……

我是山西人,我深深地热爱这片土地。

虽然连愿意听我去说的人都不多,但我就是 " 堂吉诃德 ",云竹湖就是我的一块试验田,用来与中国文旅地产和酒店行业对话。

尽管这里有 "2.5 个西湖 ",但还远远不够,要让景区 " 活 " 起来,就要有艺术的灵魂,有美的灵魂。

去年我们从世界各地,邀请了 38 个艺术家来云竹湖创作,未来会有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来到云竹湖创作。

后来我们又建设了一个网红餐厅——心灵厨房餐厅,你可以和家人在花前月下,品尝星级厨师带来的美味;

我们建设了环湖健身俱乐部,建设了马术俱乐部,还有观鸟屋,你可以准备一个望远镜,去发现鸟类的一些秘密。

湖区是社区的一部分,你可以骑着摩托艇、划着香蕉船,在傍晚的夕阳下,面向晚霞尽情的挥洒;还有陆上卡丁车、森林剧场、湖畔篝火晚会;瑜伽、礼茶、花艺、烘焙……

我们计划建设十几座酒店,每一座酒店都是不同的定位和主题,我想要跟整个酒店业进行一场对话。

很多人说,你一个搞地产的,这些又不赚钱,为什么要这么投入?

我就是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能够把生活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就像克莱曼是法国的度假村,拉斯维加斯是世界级旅游胜地,卢浮宫是全世界的艺术中心,云竹湖是我心里的一片圣地,是人类文明的一次大集合。

我要在云竹湖这个地方,把我一生的梦想,去实践一次。

在很多人印象中,山西是没有社区的,山西只有 " 煤老板 ",只有 " 富二代 ",甚至 " 山西人 " 都是一个标签。就像我自己,身上就背着这样 3 个标签。

每当提起 " 山西老板 ",外界的印象仿佛各个都是土豪,上身阿玛尼,下身古驰,中间是爱马仕,讲着满口方言,开着路虎……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打破外界对山西的认知。

山西人凭什么就不能做出这个星球上没有的东西来?

我最崇拜的企业家是洛克菲勒,他有一句名言一直警示着我:

" 绝不屈从各种阻力,更不相信自己只能浑浑噩噩虚度一生,努力去完成自己的心愿,成为各个领域的佼佼者,真正了解生命的可贵与价值,才能够真正地享受人生。"

山西人怎么了?

山西的企业家应该有想法、有做法、有未来。不要做井底之蛙,要敢于做世界的洛克菲勒,敢做世界的比尔盖茨。

5

我给大家 " 吹个牛 ":

5 年比肩乌镇,10 年与迪士尼平起平坐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我给大家 " 吹个牛 ",我有五大计划,这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情,你们可以监督我,看看能不能做到:

第一、江河湖海

在海南,我做了一个海(波波利海岸);在山西,我做了云竹湖。将来,我还要在长江黄河再做一个项目。

第二,三山五岳

前年我去了趟河南嵩山,整个嵩山太美了,我们的 " 三山五岳 " 大好河山,十分壮丽。

但很多山周围的建筑仍然很破败,配不上这么美的山河,我们要用商业去 " 拯救 " 它,就像我要把全山西最落后的县,干的跟欧洲一样漂亮。

第三,北斗七星

什么叫北斗七星?不是天上的,而是在北上广深,我们做三个项目,再加上山西的,就是 4 个。

另外,中国的旅游度假有三个大哥:海南是大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云南是二哥,有大量的旅游资源;广西是三哥,桂林山水甲天下,喀斯特的地貌非常漂亮。

北上广(深)加山西,再加海南、云南、广西,我总共要干七个项目。当然 " 北斗七星 "、" 三山五岳 " 和 " 江河湖海 " 是可以交叉重叠的。

第四," 一带一路 "

一个朋友跟我说,希腊的克里特岛美的不得了,他呼吁我去做开发,已经两年了,但我现在没有钱。

将来我想,等到在中国有了七八个项目,累计万业主的时候,就可以跟着国家的 " 一带一路 " 政策走出去,祖国的红旗到哪里,我们就把项目建在哪里,在全世界建立一座座新的中国城,跟全世界交流对话。

第五," 八国联军 " 计划

我们读历史,每每读到八国联军侵华,心绪难以平复。

但今天不一样了,这 8 个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我们不搞侵略,而是用更好的商业,把中国人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带出去,促进大家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最后一个能不能做到,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三年做一次整体计划,这个宏大的目标,就先给自己埋下一颗种子。

我在最开始做云竹湖的时候,曾有人质疑过我,说:" 小闫,你能行吗?这个项目干脆就别干了…… " 还有人说:" 你有什么本事做云竹湖啊?"

相比很多人,或许我钱不是最多的,脑子不是最好用的,人也不是最顶尖的。

但第一,我有一腔热血,我有胆子做。云竹湖项目招商 13 年,没有人敢去接手,今天,已经成为了一片艺术区;

第二,我接手云竹湖时候才 38 岁,今年是 45 岁,也没有多老。任正非先生 46 多岁才开始创业,我的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马云讲,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对于云竹湖,我第一个计划是 5 年时间,就要比肩乌镇和长隆;第二个计划是 10 年时间里,要跟迪士尼平起平坐。

我就是要立下这个志愿。

6

每一个儿子,

都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

晋商在历史上,明清时候曾无比辉煌,近代以来却衰败了。山西两边都是山,所以历来保守,再加上资源禀赋很高,挖煤赚钱太容易了,人们习惯性地吃老本。

但山西人也有自强不息,不屈不挠的特点。

其实,对我自己来说,之所以说要做 " 世界的洛克菲勒 ",要做 " 世界的比尔盖茨 ",也是因为我年少的经历:

当你超越别人一点点,别人会嫉妒你、甚至打压你;但当你遥遥领先,别人就只能仰望你。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父亲了。

这些年来做企业,不是遇到很多困难,而是遇到无数困难。我就像孙悟空,九九八十一难,都自己扛过去了。

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家,也都是这样过来的。他们解决就业、创造财富、推动社会进步,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脊梁,社会需要重新认识他们。

父亲在 1993 年,得了癌症,曾在医院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出院后,仍然坚持每天在工厂工作。

其实,我今天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在内心能够得到父亲的认可。父亲在世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肯定过我,一个儿子,一定要得到父亲的认可,才能够心安理得,因为他太了不起了。

临去世半年前,父亲曾跟我说:" 你比我强。"

当时,我泪如雨下。但是我说," 你错了,我一点都不比你强。如果我们换一下,你也有这么好的父亲,也有这样的靠山,一定要比现在做的更好,而你当时一无所有。"

在我办公室里,一直挂着父亲的相片。虽然古交是一个很小的县城,但我曾在他的悼词中写过,他的思想,已经成为古交人集体人格的一部分。

前段时间,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很火。" 我命由我不由天 ",其实每一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哪吒。

" 为有牺牲多壮士,敢叫日月换新天。"

我觉得今天做的这些事情,父亲可以给我打 80 分了

7

我给自己,立一个无字碑

因为云竹湖项目投入很大,很多建设是不赚钱的。

很多人问我,如果有一天,你支撑不下去了怎么办?会不会卖掉它?

我说不会,这是我所有思想的试验田,里面的每一个雕塑、每一个涂鸦,戏曲、艺术、音乐都是中国和西方文明的呈现,在这里,没有文明的冲突,只有文明的对话。

父亲小时候特别穷,性格孤僻又绝顶聪明,导致他不愿意跟随世俗。虽然我懂得,这世界很多事情,是有一些灰度的,但我内心跟父亲一样,也准备一生不和这个世界妥协。

王永庆当年 91 岁的时候,正遭遇美国金融危机,当时公司人心不稳,他坐飞机去美国,给所有高管开会,结束之后 9 点睡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人世。

我想成为那样的人。

如果将来,我给自己立个墓志铭,我想会是个无字碑。什么都不要,我们都是尘埃。

结语:

人性中最宝贵的不是经受磨难,而是在受尽屈辱之后,仍能够奋发图强,仍然对这个世界,保有最大的善意,仍能够从悲观中看见希望。

希望,每一个中国企业家,在饱经风霜之后,仍能看见人性的光辉。

有时候,我们亏欠他们,太多了。

THE END

刀哥重磅推荐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以上内容由"金错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