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炒 鞋 江 湖

莲池周刊 09-16

本刊记者 赵琳 摄影 叶子

上周,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中国男篮令人如坠冰窖,但这并不妨碍一场同样与篮球有关的事依旧如火如荼。

这就是炒鞋江湖。

美国最大的球鞋电商平台 StockX 发布的数据显示,在 2018 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耐克旗下的 AJ 品牌

相比发售价的二级市场价格,AJ、Nike、Adidas 三大品牌分别溢价 59%、58%、25%。

其中,2018 年销量前三的 3 款鞋 AJ 1、Adidas Yeezy、AJ THREE 分别溢价 99%、

为了方便炒鞋,竟然还出现了球鞋价格走势图。AJ 指数、Nike 指数和 Adidas 指数。

不久前,22 岁小伙倒球鞋月入 10 万元上了热搜。即使在保定这座城市,你对这样的传说并不以为然。但你或许见过,新鞋上市时,品牌门店外排起的长龙。

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来,一双小小的球鞋炒卖到几十倍的价格或许是极度疯狂的。其中,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球鞋文化爱好者,又有多少是抱着 " 炒鞋 " 目的的投机者呢?

炒鞋究竟是怎么回事?它背后有着怎样的商业逻辑?那些资深玩家告诉记者," 炒鞋 ",这场从文化到暴利的资本游戏,确实到了需要理性面对的时刻。

从小众到狂欢

刚刚过去的 9 月 7 日,AJ1 HIGH OG"Obsidian" 在北国先天下限量发售,引发排队狂潮。此前的 4 月 26 日,位于万博广场的阿迪达斯门店外排满了年轻人,抽签购买 Yeezy Boost 350 V2 "Hyperspace"。这样的场景,在保定已经不止一次上演。

虽然起早贪黑排队很辛苦,但对于爱好者来说,这不算什么。更多时候,新品上市排队码也需要在网上申请,否则连排队都没有资格。在对球鞋的渴望中,那些看上去极为霸道的 " 不试穿 "" 不退换 "" 不许穿其他品牌排队 " 等条款,在早已磨平的年少桀骜的心头泛不起任何波澜。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 炒鞋 " 可能是一个很中国化的词汇,而在国外称之为 " 潮鞋 " 更为恰当。

球鞋文化在全球由来已久,真正将其推至高潮的是 AIR JORDAN 系列篮球鞋,也就是现在被炒得最火的 "AJ"。每个玩家都能讲出这段历史:1985 年,耐克为迈克尔 · 乔丹推出了第一款以其命名的篮球鞋,这款黑红配色的 AJ1 现在看来极为简单,但它的意义却是所有 AJ 里最深刻的。

" 球鞋文化其实是街头文化的一种,玩嘻哈、跳街舞的人都喜欢穿。" 一位资深玩家说," 早期在中国不知道什么叫 AJ,一说穿鞋就是飞人,因为乔丹跟神一样,飞天一扣是他的成名标志。"

球鞋文化的圈子一直相对较小,而 " 炒鞋 " 大约在 2012 年从广东兴起,85 后和 90 后是第一批 " 尝鲜 " 的人。大约 2014 年左右," 炒鞋 " 在保定年轻人中间开始逐渐流行。随着《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节目的热播,球鞋文化得到了蓬勃发展," 炒鞋 " 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热潮。

小众圈子的疯狂,终于成为一项全民的狂欢。

疯狂飙升的鞋价

10000 元买一双球鞋贵吗?贵!但在炒鞋市场或许只是入门级。对于球鞋来说,发售价格只是参考,市场上的成交价格最终由限量、联名、明星带货等价值决定的。

" 一双鞋的发售价格其实并不高,以 AJ 为例,一般都在 1499 元,哪怕是限量版也就在 2199 元左右,但是炒卖的价格会在 10 倍以上,甚至有的可以达到 20 倍!" 事实上,这位资深玩家所言仍旧有些保守。2017 年 9 月,AJ 和 OFF-WHITE 合作设计了一款 OFF-WHITE x AJ1,售价 1499 元,没多久就被炒到 12000 元。9 月 5 日,记者在二级市场 " 毒 "APP 上看到,已经发售两年的这款鞋,38.5 码标价为 79999 元,价格上涨了 53 倍之多。

这样的例子玩家们 " 信手拈来 ",比较近的是伦纳德 AJ1。" 今年 NBA 总冠军多伦多猛龙队,当家球星伦纳德之前与耐克签约,耐克在 2016 年 4 月出过一款致敬伦纳德的 AJ1 电镀银配色,发售价 1299 元,当猛龙得了总冠军以后,这款鞋身价瞬间暴涨。" 同样是在 " 毒 " 上,40.5 码已经卖到 69999 元,价格相对较低的 45.5 码也在 15469 元。

发售于 2014 年 2 月的 Air Yeezy 2(Red October),是 Adidas 和知名说唱歌手兼制作人坎耶 · 维斯特合作推出的 Air Yeezy 系列第二代,这款球鞋市场上万众瞩目的明星发售价仅为 1999 元,目前价格已经涨至令人咂舌的六位数。

庞大的多方市场

线上登记摇号,实体店排队抽签,加价海外代购 …… 限量销售的 " 饥饿营销 " 是品牌方最惯用的手法,相对于国外市场来说,在中国市场投放量也比较小,至于到保定这种中小城市就更是稀少。

据了解,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都有专业炒鞋机构,招募年轻人,通过特殊渠道,进行线上或线下抽签抢购。一般情况下,已经提前有买家预定,一旦拿到鞋立刻会有人接货。" 囤积居奇 "" 待价而沽 " 也是必然的。

除了品牌方、中间商以外,火爆的 " 炒鞋 " 与年轻消费者的热捧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近几年,90 后和 00 后成为新的消费主体。他们更愿意在潮牌潮品上投资,也就成为炒鞋市场最活跃的因子。联名、首发、限量、明星同款 …… 都成为争相购买的理由。

这些年轻人主要集中在高中生和大学生群体中。" 他们当中有玩家,也有买手,通过国外的渠道购买,能够拿到比较低的价格,买回来过两个月再出手,至少能赚三至四倍。" 知情人士透露,即使不懂鞋的人,也可以加入到炒鞋的行列。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 毒 " 的使用者中,24 岁及以下的目标用户占总人数的 35.63%,用户群体最为

在二级市场上最有代表性的是 " 毒 " 和 "nice",作为买卖的中间桥梁。以 " 毒 " 为例,除了对卖家有严格审核外,在买家选购货品后,要求卖家将鞋发货到 " 毒 ",进行初验与专业鉴别后再发至买家。鞋到达买家手中后,会带有防伪扣和鉴定证书,鞋盒内还配有试鞋纸。试穿不合脚的话,可以继续挂在 " 毒 " 上出售。

被套路的和变了味的

在利益的驱使下,炒鞋圈子鱼龙混杂,假货难免充斥其间。" 有时虚荣心作祟,价格低,买家明知道是仿制的,也会选择购买。但真假难辨是最难躲过的。" 为此交过 " 学费 " 的玩家也大有人在。

有人向记者讲了这样的事情,比如在网上买了一双 AJ,进行同城交易,卖家会发图片或者拿鞋过来。" 他手里那双鞋是真的,在你看过之后会告诉你,鞋底脏了,这双鞋不能卖,等过两天从别的地方调货来,两双一模一样,但交货的那双就是仿的。"

还有一种更深的套路,更加防不胜防。一双鞋是拼装而成的,只拥有真的鞋底或者真的鞋面,有的鉴鞋师专门看鞋底或者专门看鞋面,不会去看整双鞋,这时就能过检。" 不过,这种卖仿品的行为一旦被人发现,就会被踢出圈子,永远无法靠炒鞋赚钱。"

既然市场如此火爆,那么 " 炒鞋 " 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吗?并不是。资深玩家为记者举了个例子:" 曾经有专门炒鞋的人,在某款新品上市时囤了 10 万元的货,想趁机大赚一笔。没想到只有最初的几天价格上涨,随后就开始以每天 200 元的跌幅回落,最终赔了。" 不过他也解释到,一般玩家只会买一双,也就不存在赔赚的问题了。" 说到底,还是投机心理在作祟。"

是时候理性消费了

越来越火的 " 炒鞋 " 市场,对消费者来说绝非一件好事。在这个时尚潮流急剧迭代的年代里,爆款的生命力究竟有多持久,谁也说不清。除却文化与情怀的因素," 炒鞋 " 已经沦为投机者获取超额利润的资本游戏," 受到伤害的还是那些真正的球鞋玩家,要么望鞋兴叹,要么甘当接盘。这些被高价购买的鞋子,也早已失去了穿着的原本用途,而成为摆在橱窗里收藏的展品,一生无缘踏上坚实的场地。"

日益盛行的 " 炒鞋 " 之风,也令行业内部感到了 " 不安 "。今年 7 月 24 日," 毒 " 首倡 " 鞋穿不炒 ",在平台醒目位置发表倡议书,喊出 " 球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 "。8 月,又相继上线平台交易新规则,抑制炒鞋,针对恶意炒货卖家,推进扣除保证金等治理措施,维护买卖双方合法权益。

从法律层面来看," 炒鞋 " 这一现象级事件,似乎也存在着灰色的地带。今年 1 月 1 日起正式施行的《电商法》,明确了电子商务经营者的范畴,依托微信、电商平台等渠道进行 " 炒鞋 " 的群体,都应该被纳入监管范围。也有网友建议,应由监管部门出台相应的规章制度约束市场,如鞋类产品只可按原售价出售。

然而,市场终究是人的市场。或许正如 " 毒 " 在倡议书中所写:" 呼吁广大用户、潮人和 Sneaker 理性消费,尊重球鞋文化,远离炒卖行为,共创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环境。" 果真如此,球鞋文化才能回归正常轨道。

保定鞋鬼张达

373 双藏品和崛起的国潮

" 从小到大,我可以什么都不喜欢,就是喜欢鞋。看到好看的新鞋就想买,不管穿不穿,买了以后就摆在收藏柜里。"

今年 31 岁的张达,2000 年开始爱上篮球,他的第一双真正意义的球鞋是阿迪达斯麦迪。这款姑姑从美国带回来的球鞋,价格是人民币 2199 元,在以李宁、安踏为主的时代,为这个篮球少年收获了不少羡慕。" 穿了差不多四年,真的是缝缝补补,直到实在穿不下了。" 现在,这双麦迪仍收藏在张达的鞋柜里。

那时候,小伙伴们知道阿迪达斯、耐克,但很少将它们与球鞋文化联系起来。" 我们经常买篮球杂志,追崇 NBA 明星,效仿他们穿鞋。" 张达回忆道,大约 2003 年,东风路大棚里有一个胖胖的老板,从广东进一些新潮的球鞋,保定的篮球迷几乎都在这里买鞋,他也成了这家店的常客。" 每天早晨家长给 5 块钱,舍不得买早饭,都攒起来买鞋。胖老板家的球鞋 200 多一双,每个月至少也要买一双。"

参军的几年,张达只是偶尔买一双球鞋,为了在部队里打球穿。2009 年复员回家后,他真正开始 " 入圈 "。" 当时的球鞋市场还比较平稳,正在逐渐火爆的路上。我给自己制定了目标,一个月买三双鞋。" 张达说,那时就不再买仿品,而是开始托朋友在国外购买。

" 入圈 " 的第一双鞋是 AJ1 原年扣碎,因 1985 年乔丹在一场表演赛上扣碎篮板而得名,配色灵感来自乔丹当时所穿的黑白橙配色的球衣。" 我认为这款鞋在乔丹的生涯里很有纪念意义,发售价 2199 元,我 3100 元入手。因为当时还没有炒鞋的概念,现在大约在 18000 元左右。" 这双鞋张达只穿上感受了一次,便舍不得再穿。" 现在经常有朋友求转让,但我不出,因为这是我真正喜欢的,如果变成了买卖,就失去了意义。"

经过十年时间,张达收藏过的球鞋已经有 400 余双,除了送给朋友的,还有 373 双。有的被收藏起来,有的用来穿,但他从来不炒卖。其中一款 NIKE AIR MAX 1/97 灯芯绒,2018 年 10 月以 2600 元入手。" 一度被炒到 2 万多,但有行无市,杜兰特、詹姆斯、周杰伦都穿过,还是明星效应。" 而他最喜欢穿的还是 Adidas Yeezy,因为 " 舒适 ",350 V2 的所有配色都已经收入囊中。

当初入圈,完全是出于对球鞋的热爱。无论炒鞋江湖如何风起云涌,张达都不会改变初衷。2017 年 4 月,他考取了 " 毒 " 鉴鞋师资格,三个月鉴定了大约 50 余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开始思索中国自己的运动品牌。" 很多年轻人觉得国外的品牌是最好的,其实我倒不这么认为,中国也可以将产品做得很好。"

在热衷潮流的同时,张达开发了自己原创的 summer 潮牌,尽管后来将品牌转让给了香港玩家,但他更加坚定了对国潮原创的支持。" 我越来越感觉到国潮品质的过硬,比如匹克、李宁,科技、设计、舒适度一点也不比国外的差,保定的专卖店都可以买到。" 不久前,张达购买了一款匹克太极,而他平时的穿着大多以李宁和一些原创潮牌为主。

" 炒鞋有风险,入圈需谨慎。不必盲目追随潮流。跟风抢购这种不理性的行为,只会令投机者受益。" 张达说,"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年轻人要对国潮有信心,更多地支持本土文化。"

链接

被带火的周边产业

无论价格炒至多高,球鞋始终是消耗品。爱鞋人士表示,即使保存得再好,一双限量版球鞋经过五六年的时间,胶水、皮革都会老化。如果暴露放置,有的鞋底半年就会出现氧化发黄。穿着的话,更不可避免出现褶皱,一旦用水刷便会彻底失去收藏价值。因此,为了保养球鞋,衍生出许多周边产品。

以鞋盒为例,在淘宝上搜索 "AJ 亚克力鞋盒 ",价格从几十元至上百元不等,有的打出了防尘、防潮、防氧化的功能,甚至带有 LED 声控发光功能,更专业的要 300 元以上。除此之外,还有擦鞋湿巾、球鞋塑封膜、防水喷雾、防皱鞋盾、清洗剂等相关工具。专业清洗球鞋在北上广价格大约在 60 元以上,保定也要在 30 元左右。

以上内容由"莲池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