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半导体背后的生意,兵不血刃的市场争夺战

亿欧网 08-24

一个科技巨头倒地后,最有价值的是什么?

2009 年,加拿大国宝级企业北电轰然倒地,这家生产出加拿大的第一个真空管,第一个有声电影系统以及各种无线发射机和广播设备,一度控制了全球光纤设备市场的43%,市值一度比肩英特尔的百年科技企业,最终还是倒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

商业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北电倒地的第一时间里各大科技公司闻声而动,纷纷向北电砸来一笔笔数字可观资金,想要拿下一批被称为 " 核武级别 " 的通信专利。

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以爱立信、RIM 为主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希望通过获取北电专利 4G、WIFI 等移动通讯专利,以巩固或者扩大自己在移动通讯市场的份额,苹果希望通过获取软件专利遏制住安卓系统,微软参与竞拍是不想失去从北电网络获得的相关专利使用权,一时之间,人人窥觊北电的巨额遗产。

最终微软、苹果、甲骨文、索尼等六家公司以 " 组团 " 的形式,用令人咂舌的 45 亿美元击败谷歌的 9 亿美元出价,竞得北电的 6000 项专利,按照均价计算,单项专利接近 900 万美元,这笔金额算是对北电百年来技术的认可。

高通的提款机

这个世界有自己独特的描述语言,所有的商业诉求都隐藏在严谨的法律条文和专业术语之后。高通无疑是把这句话发挥到极致,高通的法务部门成立 27 年来,诉讼一直以一种全年无休的精神在持续进行着,这个地球上数得上名号的科技公司,高通的法务部门几乎都有 " 关照 " 过,如果没有关照过,说明还不够出名,业界戏称高通的法务部应该是世界上最忙的一个部门。

作为 3G 时代的绝对霸主,高通公司凭借 CDMA 标准芯片的专利优势,长期垄断了全球通信和手机市场的王者宝座,即使到了 4G 时代,高通的影响力依然不减,截止目前其在 65 个国家及地区进行了专利申请,总量高达 20 多万件,累计使用高通相关技术专利的设备更是超过 100 亿台,对于高通来说,这些专利的背后不仅仅是技术的提现,更是一个个提款机。

高通的商业模式要求购买高通芯片的同时签署与高通的专利协议,按照整机(中国市场后来调整至 65%)的一定比例收取专利费。一定程度上,一旦使用高通芯片,不仅要支付购买芯片的费用,还要支付一笔专利授权费。一部智能手机即便是没有采用高通的芯片,也一定会用到高通的蜂窝标准必要专利技术,就必须要尊重其知识产权,简单点说想用,得收费,不用,还得收费。想白嫖不给钱的,高通分分钟教你学做人,即使强大如苹果,也在与高通的专利纠葛中败下阵来。

频繁的专利诉讼带来的好处,除了名义上保护知识产权外,更重要的是营收大幅度增长,对于如今的高通来说,它不仅仅是一家卖芯片的公司,高通的基带专利费几乎占了高通营收的 70% 以上,去年高通的专利授权营收更是占到了 85% 左右,而苹果一家就贡献了高通专利总收入的 30%。

阻击后来者的利器

专利除了能增加营收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打击竞争对手,在半导体行业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台积电依靠专利阻击中芯国际就是一例。

作为后来者,中芯国际成立四年便拥有了 4 个 8 英寸晶圆厂和 12 英寸厂,业务开始对台积电步步蚕食。台积电的反击举措是将中芯诉诸法庭,原因是被挖角员工涉嫌泄露商业机密以及侵犯专利,经过 3 年的就纠葛,最终中芯国际破财免灾,向台积电支付大约 1.75 亿美元和解。

阻击并未轻松的就此结束,一年后,中芯国际又因为未经允许使用了台积电 90nm 技术,由此再次遭台积电起诉,这次起诉战争一打又是持续三年,最终的结果还是中芯国际败诉,创始人张汝京离开中芯国际与频繁的遭受来自台积电的专利起诉不无关系。

6 年内,中芯国际在美国 2 次败诉,在北京高院反诉台积电仍然败诉,累计赔偿台积电 3.75 亿美元和 10% 的股份。之前中芯在芯片制程上大概比台积电落后 1 代左右,之后至今已落后 2、3 代,台积电的专利阻击可以说是相当成功。

死而不僵的原因

俗话说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一个体积庞大的科技公司倒下之后,拥有的核心科技专利依旧是一种无敌的存在,单靠着这些专利就足够衣食无忧的活着。

以前手机业的霸主诺基亚,因固步自封和对市场变化反应迟缓,导致一蹶不振,暗淡离开了手机市场,但是诺基亚没有进入 " 死亡通道 ",反而呈现出一片 " 生机勃勃 " 的景象。

2017 年年诺基亚全年营收为 231.47 亿欧元,约 1845 亿元人民币,而小米公司全年营收也才 1146 亿元,这还是在诺基亚营收已经同比下滑的情况下,仅仅是依靠手里的专利数量,诺基亚的营收已经超过 200 亿人民币。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 Unwired Planet 这家公司了,这个在 20 年前,与爱立信、诺基亚、摩托罗拉齐名于天下,被称为世界四大通讯公司。在经历过了一次破产、三次更名之后,它最终转型做了专利运营业务,如今的 Unwired Planet 只有 16 名员工,但是通过手里的 2500 件专利,就可以四处打官司,一年通过诉讼获得的收入高达 2.5 亿人民币,平均下来每个员工挣 1600 万。

在中国,也有这么一家公司靠着一个专利,向全世界收取专利费,像三星、索尼、金士顿等巨头都得乖乖交钱,否则就等着吃官司。这家中国企业,就是朗科。它的专利核心就是 "U 盘 "" 一种用于数据处理系统的快闪电子式外存储方法及其装置 "。朗科这个一本万利的生意一做就是 20 年,还做得出奇的好,根据 2018 年年报显示,朗科科技专利运营业务实现专利授权许可收入 3629.26 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10.27%,但毛利率依旧为 100%,而朗科科技 2018 年的净利润为 6449.66 万元,典型的只要专利申请得好,一个专利吃到老。

如何拿到专利这个硬通货?

有张良计就有过墙梯,当专利壁垒成为企业发展的拦路虎,为了生存,绝大多数企业就会走上两条路,一条是破财免灾买买买,这是一条快速便捷的通道,而且这种例子屡见不鲜。

除了北电专利被买之外,当年摩托罗拉倒下的时候,谷歌用 125 亿美元将摩托罗拉揽入怀中,并拥有了摩托罗拉 15000 个核心专利和 7500 个仍在申请中的专利,这些专利中有 18 项可能对谷歌公司应对针对安卓移动平台的专利侵权诉讼最有用,结合谷歌后来不断卖摩托罗拉非核心资产回笼资金的表现来看,这 15000 个专利几乎是廉价白送。

买专利为自己开路的不仅有谷歌,还有苹果。前段时间苹果 10 亿美元收购英特尔基带业务,这其中因素除了基带研究难度稍大之外,还有一层因素是苹果研发基带无法绕开英特尔、高通、诺基亚等的专利陷阱,收购英特尔基带业务就是为了获得英特尔的专利权,为自己基带研究铺平道路。

除了用买的之外,另一类企业喜欢主动出击自己做研发,华为暂且按下不表,中微半导体算得上半导体行业用研发避开专利雷区的佼佼者。作为蚀刻机的后来者,中微四年就做出了高性能的刻蚀机,研发了多款具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设备,并在全球范围内申请了 1200 余项专利,这也引来了应用材料和科林这两家国外巨头相继对中微半导体提起专利诉讼,但与中芯国际不同的是,中微手里有硬通货,可以做到来者不拒,所以这两家企业自然是败诉。

专利 = 话语权专利作为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无形资产,是其在市场竞争中的重要工具,核心专利既是软实力的体现,又是硬实力的体现,但是这些核心专利都是用钱用时间砸出来的,舍得在研发上下功夫,才能走向产业链的高端,中国的科技公司在研发费用上一定不能省,自己的才是最保险的,别人的永远是靠不住的,想要依靠别人最终只能成为案板上的鱼肉。

推荐阅读

2019 年:高通走背运的一年

强迫华为苹果给自己打工,高通的好日子到头了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