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北汽银翔倒下是中国汽车之幸

亿欧网 08-24 3

【编者按】目前,中国的汽车产业已经进入全面淘汰期,强者越强,弱者面临的压力将会更大。

本文转自每日汽车,作者孙柏、杨晶;由亿欧汽车编辑转载,仅供行业人士参考。

北汽银翔解散员工,以打欠条形式结算钱款,股权重组结果成为当前解决一系列问题的关键。

经历过辉煌的品牌,没有谁肯轻易死去,哪怕苟延残喘。但 2019 年的车市无情,阵阵凛风中僵而不死的企业终于显露出瓦解之象。8 月 22 日,一张疑似北汽银翔内部通知的微信群截图的网上流出,昭示着这个曾在 2015 年左右 " 乘势而起 " 的企业,如今大限已至。

这张内部流出的聊天截图显示,北汽银翔已经开始以 " 放假 1~3 年 " 等待重组为由遣散员工。图片中具体信息是北汽银翔关于 " 解散安排 " 的最新政策。员工无论去留都是只给欠条的方式令人唏嘘。

当记者向北汽银翔内部人士求证时,有员工对此表示确有其事,并且北汽银翔以前的大部分员工都已离职,现在曝光的聊天记录其实是被迫离职," 比速品牌那边已经基本上没人了 "," 幻速多数员工也已离职 "。同时,也有员工表示目前并未接到停工的通知,只是轮流上班,但公司确实在裁员,不过并非全部遣散。

北汽银翔带头倒下

实际上,在 2019 年,自身难保的北汽银翔始终将重组作为对经销商拖延还款的理由。但是,北汽银翔所欠经销商的资金多达几个亿,经销商的压力也不言而喻,这也导致北汽银翔曾多次爆发维权讨薪事件。

今年 4 月,各地 100 多位幻速经销商身贴 " 北汽还钱 " 标语,聚集在北汽研发基地集体向北汽幻速 " 讨债 ",经估计这些欠款累计达到 3 亿元左右。过去厂家与经销商的商谈迟迟没能达成一个共识,据了解,厂家想以车抵欠款,但经销商认为这种解决办法既少了给欠款,又想让经销商帮助消化库存,非常有损经销商利益。

单单以幻速经销商今年维权时的状况而言," 从去年开始一个月连 10 辆都卖不出去 ",甚至 "5 个月没有卖出去一辆车 "," 一分钱都没见着,车还卖不出去 "。

兄弟品牌经销商,今年 8 月也来到重庆合川区,就此前达成《框架协议》中的资金支付问题进行维权。按照承诺,比速应于 2019 年 6 月 30 日起,陆续兑现经销商 DMS 账户中已确定的金额,但经销商表示均没有收到 6 月 30 日与 7 月底承诺支付的款项,约占总款项的 35%。

不仅是经销商面临欠款的状况,员工也没好到哪里去。在去年车市遭受寒潮侵袭之时,那个 9 月也成为了银翔的噩梦。重庆合川区天顶汽车城北汽银翔总部大楼门前,员工拉起横幅围堵,控诉银翔拖欠多月工资未发放,现场讨说法,场面一度冲突不断。

事实上,银翔过去曾有过不错的表现 2014 年出世的幻速,凭借着针对三四五线城市及农村地区的大空间低价 SUV 和 MPV 产品,主力车型 S2/S3 上市不过六个月就连续 4 次冲进细分市场前十,全年销量高达 84,696 辆。2015 年、2016 年销量分别为 22.33 万辆、26.68 万辆,上市不到 3 年,北汽幻速累计总销量已达 60 万辆。

但在 SUV 市场逐渐成熟趋于饱和的 2017 年,增幅退回到 13.3% 的 SUV 市场竞争加剧。这就使得新成立的比速出师不利。至此两个品牌都开始跌跌不休,2017 年幻速销量 15.2 万辆,下跌近 30%;2018 年 1 季度北汽幻速全系车型销量 50,553 辆,到 2019 年 1 季度其月销量已经不足千辆;而比速在今年 1~6 月的销量仅为 3,569 辆,同比下跌 63.89%。

银翔的衰败,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惨烈。早在今年 5 月《汽车公社》记者在深入重庆探访时,重庆合川天顶工业园内比速总装工厂中摆放着密密麻麻地座椅,所有的零部件日期都停止在了 2018 年 3 月 31 日。诺大的厂房空无一人,只剩满目的破败与沉重的灰尘。重庆合川天顶工业园的一角已经预示了其如今的黑暗。

如今,北汽银翔股权重组结果成为当前解决一系列问题的关键。但公开资料显示,在经销商的维权施压下,北汽银翔曾承诺在今年 6 月公布重组方案,但直到现在仍未有确定的方案对外公布。据悉,北汽集团的持股比例高低成为北汽与重庆合川区政府持续博弈的关键点。

而今,一地鸡毛的北汽银翔仍亟待股权重组结果,银翔内部人士透露近期北汽就会有重组方案,据消息称 " 这两天可能会签约,重组。"

良币应该驱逐劣币

" 中国汽车正处于转型升级之中,竞争格局会发生改变,优胜劣汰更加明显,中国汽车品牌的 50% 将在很快一段时间不复存在。"8 月 19 日,同样来自重庆的车企——长安汽车副总裁谭本宏在 2019 全球汽车产业创新大会上表示。

自 2018 年开始,车市寒冬还在继续。在去年的厮杀中,多数弱势品牌已经大厦将倾。而在今年上半年,国家坚决实行国五到国六的切换,让诸多尚未准备好和心存侥幸的汽车品牌再受重创。

数据显示,截至 7 月底,有超过 60 家车企披露了 2019 年上半年的业绩预告。其中,近 30% 的车企预估上半年将出现亏损,超过 40% 的车企预估今年上半年业绩会下降。在这种艰难环境下,一些竞争力、产品力和品牌力都相对较弱的车企更是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

与这些企业相关联的新闻,则是频频传出工厂停产、欠薪、裁员等消息。据不完全统计:

· 3 月份开始,众泰汽车工厂陷入停滞、厂家配件断供、经销商集体维权漩涡中;

· 5 月份以来,手握新能源汽车生产 " 双资质 "、曾被李嘉诚加持的长江汽车深陷员工欠薪、工厂停工的困境。

· 5 月 29 日,长丰集团签发会议纪要,内容显示因生产经营亏损严重,生产基地开工严重不足,欠薪停产;

· 6 月份开始,国金汽车以长期放假方式变相裁员,同时拖欠员工工资;

· 7 月份以来,华泰汽车被曝债券违约,拖欠 700 万工资无力偿还,三大生产基地停产、销量下滑;

· 7 月 26 日报道称,力帆股份近 12 个月内未披露的累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金额以达到 14.23 亿元;

当然,还有更多正在苟延残喘,同样处在僵而不死中的弱势品牌。从这些车企中都有一些共性,依靠风口发展起来,却没有抓住行业本质。这些品牌曾经随着中国汽车市场高速增长实现快速发展和高额盈利,但是后期却没有加大在技术研发上的投资。

这也就不难理解此前董明珠炮轰 " 中国的汽车有一点粗制滥造 ",显然就是针对这些不思进取的弱势车企。产品迭代更新速度跟不上,缺乏核心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进而陷入了产品力不足、销量下滑、业绩下滑、市场份额缩减的恶性循环之中。如今潮水褪去,它们最终将会被淘汰。

但是另一个事实是,2018 年我国汽车产业计划年产能已超过 6000 万辆。而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8 年全年汽车产量也不过才 2780.9 万辆,我国汽车产能利用率已经跌破 " 安全线 ",大量产能闲置已成必然。对于一个企业的掌控者来说,一死了之反而是最简单的解脱。但是对于社会和国家层面而言,如何消化过剩的产能,充分利用闲散资源也成了一个社会性难题。

其实幻速的母公司北汽集团从去年开始,就开始在产业结构、产品结构和产业链方面进行调整,将北汽股份公司旗下的北京分公司转给北京奔驰,成为北京奔驰的第三工厂,未来将其打造成奔驰高端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基地。除此之外,有些企业则选择了为新造车势力代工,或者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势力抱团取暖,成立合资公司。

无论如何,劣币永远不能驱逐良币。" 中国的汽车产业已经进入了全面的淘汰期,强者越强,弱者面临的压力将会更大。"曾有多位车企高管断言,未来只有少数几家车企可以存活下来。当下主流车企竞争压力加大,对于 " 如何生存下来 " 的话题,只能是胜者为王,而不是弱者的 " 鸡汤 "。

造车没有捷径,投机取巧难登大雅之堂。中国汽车市场不需要诸如幻速、比速、大乘、君马之类的品牌,它们不仅不能给中国汽车的高质量发展带来任何益处,反而会浪费大量的人、财、物等方面的社会资源,抑制这个市场的健康生长。

当洗牌加速,静待行业新生。

相关标签 火箭steam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