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车手自述:翻山越岭铁木真 骑跑越野草原王

铁木真赛是什么呢?它是诺迪维旗下的一个赛事品牌,三天内进行三个长距离山地越野赛段和一个山地马拉松赛段的比赛。选手可以任意选择参与若干个赛段,而只有在三天内完成所有赛段的人才能获得草原王的称号。

2017 年那会儿,曦阳他们准备参赛,邀请我做随队摄影师,后来因为举办地西乌旗旱灾取消(这里埋下了伏笔)。2018 年又因为某些因素无法举办,该赛事就此停摆两年。

时间来到 2019 年,6 月初去南澳玩的时候,曦阳说能拿到铁木真赛的赞助商名额,问大家要不要去玩。大为第一时间响应,很快八个名额就满了。此时号称山地车手出身的我实际上已经两年多没碰山地车了,当年一起劈山的朋友们也退坑的退坑,转型的转型,山地车手式微是一种现象。

我本想延续两年前的身份做赛事记者,不过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复。干脆心一横,得,参赛吧,去找回昔日山地车手的荣光。

三天三场长距离山地 XC 赛 + 一个山地马拉松对体能和恢复能力的要求很高,本身自己处在备战大铁的训练期内,身体机能大致是没什么问题的,需要关注的主要在于 XC 越野技巧和快速恢复,当然还有挂墙已久的山地车器材调整和各种装备的准备。

开赛前的一个月,参加了两次花都北迹露营 XC 训练营,太久没骑山地,一是需要找找 XC 越野的节奏和感觉,二是要确认一下车的状态。

这个时代已是 29er 的天下,26 早已沦为买菜车,看着自己古董般的 10 速三盘 XT26 铝架车,内心不断重复:贫穷限制了我的野心,凑合着干吧。调整方面很少,主要是刹把变速的角度和把套更换,另外在车头装了 Osmo Action 的固定座;座包下加了后尾包,放进内胎、电工胶布、便携组合工具、SuperB 的撬胎棒。

Day 0 长途奔袭西乌旗

UbikeU 老腊肉分队此行九人大多分散在广州各区,还有一个从深圳出发,这群工作狗们基本都是周三下班后放下工作直奔机场的状态。可能是出发当天是七夕吧,太多人发誓导致电闪雷鸣,飞机或延误或取消,抵京时间比原定计划迟到不少。

第二天清早从帝都转机飞内蒙,然后在锡林浩特机场坐组委提供的接驳巴两小时左右到达比赛地点——西乌珠穆沁旗。

去到内蒙第一件事当然是肉、肉、肉!于是我们报道后第一时间去了一间牛肉面店开吃。说实话西乌旗的牛肉面跟内地兰州拉面差别不大,内地兰州拉面里牛肉的分量也就是这里牛肉面里一块肉切成薄片的量吧。

吃完后去到酒店入住,为避免托运麻烦,单车已通过顺丰快递到酒店,简单收拾后开始装车调试。内蒙的纬度较高,天黑的时间要比广州晚不少,我们修整到下午四点才出门试赛道,一直到六七点光线还是非常好。

这里的赛道以两条类似车辙的硬化土路为主,夹杂着砂石路和粗狂的原始草地——当然,这只是试赛道晴朗的 Day 0 路况。赛道没有太多高技术要求的点,主要的危险来自于隐藏在草丛下反应不及的暗沟和倾斜路面大下坡可能带来的侧滑。除此之外天气、风景一切都是新鲜和美丽的。

那么问题来了,在 Windows 桌面上骑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晚餐去了一家人气很旺的蒙餐店,主题依旧是肉、肉、肉 ~

本届铁木真赛草原王组别第一天为 68 公里的 XC 越野爬升 650;第二天为上午 42.195 公里的山地马拉松爬升 560、紧跟着下午进行 44 公里的 XC 越野爬升 540;第三天是 93 公里的 XC 越野爬升接近 1000。第一天是下午开赛,不过习惯性头天晚上就准备好参赛物资 + 定妆照。

68 公里的比赛初步预计 4 小时左右完赛,45 分钟进行一次能量补给所以带了 4 条能量胶和一根能量棒。西乌旗海拔在 1000 左右,这里的水只能烧到 98 度,很多人心率升不上去,比赛前吃一条能量胶可以突破心率瓶颈。

Day 1 凄风冷雨玩泥巴

上午还是风和日丽,中午开始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为下午凄惨的比赛环境铺垫了悲凉的气氛。文章开头说什么来着,这比赛两年前取消是因为严重的旱灾,两年后重启却是以西乌旗整年都罕见的暴雨揭幕,也是极端到极端的反衬了。

西乌旗这个县的中心城区路面甚至连排水系统都没有,短短 1 小时,所有的十字路口都是积水,我们从宾馆溜去起点拱门都是一路乘风破浪淌水前进,画面不要太美——带你去内蒙古大草原看海 ~

赛事被迫推迟半小时,出发时雨势渐小,不过天气预报来说未来还是会有雨。根据经验,我们把前后身骑行服和排汗衫之间加垫了一层塑料袋,作为防风层。出于安全考虑,我在尾包里装了一件风衣和越野跑强制装备急救毯以备不时之需——要知道,当地气温已经从昨天的 26 度跳水到了 17 度。

鸣枪出发,开始第一赛段 68km 的征程。虽然赛前互相烟雾弹休闲骑游,发车后该怎么扯还是会怎么扯。毕竟 XC 赛进山的位置很重要,处于集团前部无论是山地赛还是公路赛都会是更安全的,更何况雨天泥泞,被前部集团压过的路面越是靠后通过越是泥泞。

除了绝尘而去鱼鱼,曦阳、RP、XL 和我在初期骑在一起,同样是昨天试赛道的路段,却无比湿滑,我们被迫骑在赛道之外的草地上保持稳定,哪怕阻力会更大。即便这样,XL 还是由于临近坡顶的湿滑路面推车,跟在后面的我也被被迫逼停(摊手)。

淫雨霏霏,远处草原依旧秀美,可是已无暇欣赏,只能稳住车头奋力向前。车上、身上、脸上全是泥巴,水壶口也都是泥,每次喝水都是先往嘴里挤点,然后把瓶嘴喷干净,再喝一点,相当苦逼。

后期三位逐渐离我远去,不太敢跟在陌生人后面,只能孤军奋战。上坡之后是下坡,最快可以放到 50+ 的速度,这还是担心暗坑的结果——每一次放坡的快感都是上坡时吃的屎。

有一段长下坡是原始草地,并没有赛道,草丛没过车轮十几公分,视野受阻。正是在这一段下坡时发现前方有两条间隔不远的横沟,赶紧降速,后面的一位车友跟得太紧撞到我的后轮翻进草丛了。确认自己安全后回喊了一句,对方问题不大,不久又在渣土路面追了上来。

此时的渣土路已经被雨水和泥巴泡烂,加上前部集团的碾压,每一寸都有打滑的风险。提前预判 + 绕边草地 + 专心控车有惊无险地通过,虽然打滑 N 次,好在没有摔车。

我的变速因为卡泥导致跳齿,只有大盘的三四个档位正常,被迫在后面的路段全程用大盘干。唯一的欣慰是车架前叉兼容 27.5 而我用的是 26 寸轮径 +19.5 胎,缝隙较大,轮子与车架之间不会严重卡泥。而 RP 和 XL 因为这个原因不得不停车排泥,就此被我反超,在我身后 5 分钟才回到终点。

过线后找了间洗车店冲车,然后回到酒店洗澡、擦车、调车,发现变速完全没问题,只是泥卡在后拨导轮和各种地方,洗干净就没事了。抓紧时间喝恢复粉、穿压缩腿套、准备第二天装备,然后睡觉。第一赛段群内排名依次是鱼鱼 ( 草原王 13th ) 、曦阳、谭斌、我 ( 草原王 22th,3 小时 40 分 48 秒 ) 、RP、XL、大为;第一天两人 DNF:非凡 4 公里爆胎 3 次、叶老师带病超时完成。

Day 2 翻山越岭两项赛

第二天的赛程是最痛苦的,上午是一场爬升 500 多的山地马拉松,下午继续完成一场 44 公里的 XC 越野。出发时我带了两双鞋,一双是濒临退役的索康尼 K9 公路跑鞋,一双是尚未开封的越野跑鞋 Hoka Speedgoat3。介于昨天的泥巴赛,我纠结了一下最终选择更重而且尚未磨合过的 Hoka 出战。

由于有 500 多的爬升,土路为主多起伏,加上赛前赛后均有消耗的考虑,我把它按照越野跑的节奏来比。按 5 小时左右完赛的目标,带上了 5 条能量胶和一条能量棒,考虑到自己容易抽筋的体质和上上下下对力量的要求,最后时刻把整筒电解质泡腾片都揣身上备用了。

开赛时天气不错,磕了一条能量胶骑跑,心率推到 150 左右跟随集团进入土路。很快迎来第一个长陡坡,根据既定策略,果断弃跑为走,一边拍拍风景一边扶着腰散步上去。此时心率只有 160 左右,却已经有点想喘了,可见海拔对身体的影响。

坡顶之后是一段视野开阔的长下坡,顺着坡度冲了一小段,感觉 Hoka 对身体的支撑非常到位,厚实的大底让我给予了它充分的信任,完全不担心落脚处的地形,放心大胆地全速放坡。在草原上放坡的感觉非常爽,硬土路面不会有沙土路打滑的漂移感、视野开阔而且路线稳定,只要提前发现并避开暗坑,就可以把身体完全交给坡度。

用力量支撑你的俯冲,心率不高过 160,速度还能维持在 330 的配速,就好像自己是吹过草原的那一阵风。

新鞋未磨合的弊端在半马距离逐渐显露,首先是右脚脚底跟部内侧有点磨,虽然不严重但是一个警告,后面的路段我刻意地将脚往前顶以缓解这个部位的摩擦。另外我是希腊脚,Hoka 这双鞋似乎偏向埃及脚,赛后我的左脚食趾被顶得有些痛。

另外一个极大的正确决定在于随身携带的电解质泡腾片:于我而言抽筋大多是两种情况:过度疲劳与能力不够是一种,另一种是电解质缺失。我曾有过 17 公里和 27 公里抽筋掉速的惨痛经历,对于多日赛来说减速补给损失的 1 分钟、2 分钟甚至 10 分钟都不是事儿。所以我在 15 公里后就采取每五公里一片泡腾片的节奏,然后遵循身体的感觉上坡缓下坡冲,一路顺利无伤回到终点。

第二赛段 XL 展现出跑马精英选手的实力,4 小时出头完赛,群内排名第一,总成绩也一举登顶;RP 在后半段反超我 3 分钟,总成绩也升至群内第三;我 4 小时 25 分 24 秒过线,群内赛段第二,总成绩第二;随后是非凡、谭斌和大为。曦阳叔叔中途拉伤,为了后续的山地赛段不得不放弃;病情加重的叶老师和没有跑步能力的鱼鱼没有出场 ( DNS ) ,此时群内九人草原王组别仅剩 5 人。

回到酒店最重要的是当然是恢复,快速恢复粉 + 小腿套配合,速度解决两瓶八宝粥和一袋奥利奥作为午餐——去饭店吃饭的效率太低了。好消息是预计下午要来的暴雨好像没有了,坏消息是那场雨推迟到了第二天早上 8 点下。不管了,先搞好眼下。下午是一个 A to B 的山地 XC 赛道,44 公里爬升 500 多,看起来并不算难,实际上此赛段的均速却是三天里最慢的。

发车依旧凶狠,对于非草原王组别的选手来说,他们已经饥渴了一上午,44 公里的赛段对他们来说几乎算是休息日,所以比赛开始就把我的心率扯到了 170。进入草原后发现下午的 XC 赛道似乎和上午的马拉松是相反的,心里大概有谱就撒开了扯。

没有昨天的暴雨,大内蒙的干燥能力也把昨天的泥泞处理的七七八八了,整体的通过性良好。但阻碍选手前进、导致均速我只有 17 的罪魁祸首是来自草原深处的大逆风。知乎提问:缓下坡溜车被风吹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比逆风更可怕的是在你咬牙切齿抗风的时候,旁边的阿姨们踩着愉快的鼓点嗖嗖地把你给过了——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服了。

身边的鱼鱼比赛开始就跑不见了,跟曦阳、XL 纠缠了会儿还是根本不住他们,在一个下坡的大弯位目送他俩双双飞走。临近终点还有五公里左右,一段长长的缓上的沙土路,忽然发现一条瘦高瘦高的身影带着现在不太常见的 Rudy ——谭斌。

混合砖块石子的沙土路对 26 非常不友好,颠簸得不行,我就咬在看上去状态不错的谭斌身后一路溜到终点。终点是在蒙古汉城后方草丛里开出的一截几百米的路,没啥成绩压力,两个人搭肩过线。

在蒙古汉城举行了盛大的狂欢宴,我们只参与了上半场的吃吃喝喝和表演,没有留在那里草原篝火蹦迪,早早坐上第一班回西乌旗的接驳车离开了。第三赛段群内依旧是鱼鱼领先,然后是一齐过线的曦阳、XL,我和谭老板 2 小时 32 分 7 秒过线。RP 似乎状态不好落后我们 3 分钟过线,然后是叶老师和非凡,跑完马拉松消耗巨大的大为同学权衡了一下决定放弃下午的赛道,第二天过后群内草原王仅有 4 人存活了。

Day 3 风驰电掣大草原

由于摄入过多的咖啡因 ( 200+mg/day ) 、休息不足、洗了凉水澡、消耗过大等各种原因,第三天起床喉咙发炎,感冒的前兆。虽然今天是最长的 93km 爬升 1000,但来都来了没理由不比啊,干!预告的暴雨再次缺席,风和日丽好天气,给今天的选手带来一丝慰藉。

今天的路线发生大的变化,不再向前两天一样南下,而是出城后立刻北上钻进小树林。我先咬住 XL 在树林石子路面走了好长一段,然后曦阳热身完毕追上来,三人一起前进。我们三个互相配合,输出和路线都很稳定,身后陆续又缀上了不少选手,形成了一个小十人的集团。

进入草原后路面也很规整,跟昨天下午的路况相似,少了讨厌的逆风又有队友破风,整体行进很畅快,很快就突破了 40 公里。

后面还 50 公里,我们决定在补给点进行一次补给,尤其是天气渐热汗量渐多,需补充两片电解质泡腾片防止抽筋。之前的 40 公里太过轻松,思想有些懈怠,补给后横穿一条公路,开始了第一段陡坡,最高坡度超过 12%。第一段坡三人还能前后衔接,从第二段坡后 XL 渐渐就突出去了,我尝试咬了一小段就放了。之后几段爬坡都能看到 XL 在距离我们不远处,但再也无法缩近。

中途有一段很长的铺装路面,大功率机头曦阳轻轻松松就把我甩掉了,我不得不找了个输出相近的大叔跟了一段,然后再跳到另一个明显输出更高的哥们身后试图追上曦阳。没想到曦阳倒是追上了,顶着 FTP 跟得这个火车头太猛了,平路最后几百米把我俩直接带掉了——跟都跟不住啊。

然后熟悉的剧本又来了,一位和蔼可亲的阿姨踩着愉快的步子把我给过了,还留下一句:131 号的小伙子,我昨天见过你。

我和曦阳本想就这样安安稳稳地溜过终点算了,反正总排名也不会有太大变化,有变化也懒得争了。没想到听到身后一声霹雳 " 鸡车友闪开!"RP 跟着一男一女两人从山上冲了下来——行吧,上车上车。RP 同学比赛的状态奇差,完全是骑游状态,甚至还能拍个照什么的。

没想到 30 公里后咖啡因把心率顶起来,状态大勇,和 " 走错路二人组 " 一举追到这里。" 走错路二人组 " 里有一位哑巴哥们和女子组虚拟排名第三的吴盈盈,三个人为了守住吴盈盈的领奖台一路狂飙,带着我和曦阳也飞快前进,甚至在一段灰土路的坡顶追回了飞出去很久的 XL。

看到城市的轮廓后反而进入到赛段最困难的阶段,我们几乎是反过来爬昨天马拉松那个最陡的坡,体重最大的曦阳很快就落到了后面,我和 XL 也渐渐被 RP 他们仨拉开距离。最后十公里,爬坡接近尾声,已经看不到 RP 的身影了。此时我和 RP 的总成绩差距大概在五六分钟的样子,如果是十公里平路很难输那么多,但万一有个陡坡就不一定了。

反正是最后一段路了,为了不被 RP 反超,我也就毫无保留地全力输出了。好在最后的路段几乎都是大下坡,从 1200 的海拔一路跳水到 1000,视野开阔路况尚可,几乎没有减速地杀进城市。最后几公里的水泥路面也没有放松,抓着前叉顶着 FTP 往前 T,心率一直推到 175 直到过线。

本以为鱼鱼毫无悬念又是群内第一时,却发现 RP、我、XL 和曦阳领完奖牌差不多十分钟了,鱼鱼才晃晃悠悠的冲线。可怜鱼哥被小集团带错路,多走了 14 公里无奈摊手。这个赛段叶老师身边没有参加,非凡只骑了一小段就回去了,谭斌和大为先后完成。

草原王组别 150 余人最终只有 64 人完赛,其中只有 6 名女子。群内排名最好的是 XL 男子第十一、我守住时间排在第十五、RP 十六名、谭老板二十四。

To be a King of Grassland

如果是十七岁,我会说 If you want something, just fuck it。但现在,我遵循我的座右铭:自由不是心使然而是力能从。

我处在大铁训练周期,无论骑车还是跑步体能都处在理想状态;我有一定的 XC 越野能力,并在赛前进行了两次长距离模拟 XC 训练;我的时间、精力、金钱、装备和队友都可以支持完成这场比赛。这些条件是我力能从的部分,之后才是遵循内心决定参赛。

铁木真赛的 XC 赛段总体而言没有技术性的难点,更多考验选手爬升和放坡,以及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马拉松赛段有爬升,但并不过分,更多考验长下坡时的力量支撑和肌肉控制。而三天四场赛事的密集安排,不但考验选手赛间的恢复能力,更考验赛中的体能安排、补给策略。

想完成这类赛事,最重要的是清晰的自我认知和良好的心态:稳就是慢,慢就是快。最后,愿每一位大隐于市的车手记起山林里的荣光,回归赛场,和曾经的伙伴一起追逐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Kim, 2019 年 8 月 16 日于云南昆明

图片:Kim、UbikeU 队友、Biketo、跑步维生素

责任编辑:WINDY

相关标签 iphoneiphone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