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儿子住新房,老人住铁皮棚!一批不孝子曝光

父母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子女,

可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

换来的却是子女们的漠视

着实让人心寒

近日,赣州曝光了一些不孝子

有人被拘留

他们自己住新房

烈日炎炎,却让老人独自居住铁皮棚

老人年事已高、体弱多病

身边却无人照顾

地点:赣县王母渡镇

烈日炎炎,九旬老人独居铁皮棚

烈日炎炎,很多人都躲在空调房内不想出门,但在赣县区王母渡有一个耄耋老人却独自一人住在铁皮棚内。

王母渡镇浓口村村民郭某 92 岁高龄,视力、听力都比较差,行动又不便,生活难以自理,生活在约 6 平米的铁皮棚内,棚内无乘凉设备,且三餐要自己想办法用煤气灶解决。

村委会要求其两个儿子刘某发、刘某生改善老人生活,但却未得到回应。了解这一情况后,王母渡派出所民警及政府工作人员多次前往教育劝导,但两人却仍以各种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

民警多次督促和再三警告后,近日,王母渡派出所民警依法对刘某发、刘某生均处以行政拘留 5 日的处罚。

地点:赣县江口镇

多次调解,拒不履行赡养义务

赣县区江口镇安坑村金田坑的何某香是一名独居老人,耋耄之年且重病缠身的她独自一人居住在危旧的土坯房中,房内杂乱无章、阴森黑暗,斑驳脱落的灶台早已没有做饭的痕迹了,何某香平时晴天就在门口土坪垒砖搭建简易灶台生火做饭,雨天则在房内扇炉子做饭,火星随风飘散到上面的房梁,橱窗旁的黄蜂被炊烟熏地不停地发出嗡嗡声。

就是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何某香唯一的儿子陈某良半年多来才回来过两三次,给予老人经济上的赡养费和精神上的抚慰更是少之又少。

今年 4 月中旬,江口镇党委、政府成立了由镇综治办、派出所、司法所、驻村领导干部、村干部、扶贫工作队为成员的专项工作组。赣县区专项组成员会同镇村干部多次走访何某香、陈某良本人,还发动村干部、邻居及其亲属做陈某良思想工作,但陈某良不为所动,且多次在调解劝导中态度恶劣、恶语相加。

多次调解无果后,赣县区专项组向陈某良发放了《地质灾害明白卡》和《关于敦促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的通告》,督促其积极主动履行赡养义务,但陈某良仍不履行赡养义务。

陈某良拒不履行赡养义务的行为已构成违法事实,由赣县区委政法委牵头,近日,江口镇派出所民警来到陈某良家中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依法对其行政拘留。

地点:瑞金九堡镇

年近八旬老人将五子女告上法庭

瑞金市九堡镇谢村村年近八旬的老人赖某兰就遇到了这样的烦心事,她拉扯大了 5 名子女,并帮助他们抚育子女,本以为老来能享天伦之乐,谁知 5 个子女却因为她的赡养问题争执不下。老人只好起诉至瑞金市人民法院,要求他们每人承担每月 1000 元的赡养费,并定期前来探望和陪护。

经过一番庭前调解,他们对于赡养费金额始终无法达成统一意见,案件依法进行开庭审理。庭审过程中,原告的两个子女因为经济更为宽裕,且自愿帮另外 3 人承担部分赡养费,但其他 3 个子女在法庭上依然辩称家庭条件困难,并称老人家只要有吃有穿就足够了,始终不同意承担赡养费。言语之间对原告及另外两名被告颇有怨气,庭审一度无法继续。

法院认为,赡养年老、体弱、无生活来源的父母是成年子女应尽的法定义务,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5 名被告作为原告赖某兰的成年子女,依法应当对年老、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的原告赖某兰承担赡养责任。并判决 :

一、被告刘某云、刘某明、刘某生、刘某京、刘某华应当在判决生效后 5 日内按每人每月 300 元标准计算的赡养费支付给原告赖某兰,生效当月后的赡养费则于每月的 4 日前支付,直至原告赖某兰死亡为止;二、5 名被告均应当为原告赖某兰安排住房,与原告赖某兰分开居住的其余被告,应当在中华民族传统节日看望或者问候原告赖某兰,并且动员各自其余家庭成员一起看望或者问候原告赖某兰。

休庭之后,承办法官分别找到 3 名意见较大的被告,一边听他们诉说家长里短,一边进行思想劝解,被告均表示会积极履行赡养义务。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更是我国法律明确规定的义务。

赡养父母是子女应尽的法定义务,

若子女未尽赡养义务,

情节恶劣的,

涉嫌遗弃罪,

将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江南君说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大家要好好珍惜与父母相伴的时光

希望那些不愿赡养父母的人

都能及时悔悟

谁也会有老去的一天 ...

请善待自己的父母!

来源:赣县公安、瑞金市人民法院

编辑:吴雅琴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