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这片名「邪恶」到不好意思安利

Sir电影 08-24

美食节目,Sir 一直在安利。

大制作的《舌尖》,烟火气的《人生一串》,假装是美食节目的《尹食堂》。

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坐下来吃,把生活交付食物。

今天,继续推荐一个,你想不到的。

他把 " 命 " 交给食物——

中东大宝荐

光听片名,浮想联翩,再定睛一看,笑了。

这让 Sir 想起,大嘴茱莉亚 . 罗伯茨的电影。

《饭 . 祷 . 爱》(Eat Pray Love,2010 年)。

你脸红要跳下车。

别误会。

他绝不是在打擦边球,反而很硬核。

《中东大宝荐》来自 B 站美食自媒体 " 食贫道 "。

Up 主饼叔的 Slogan 是 " 正能量硬核美食 UP"。

有多硬核?

首先,大叔是央视的战地记者,现在是国内第一家拿到叙利亚签证的自媒体。

" 上了年纪 " 的 80 后大概还记得,同样靠才华破圈的战地记者唐师曾,外号 " 唐老鸭 "。

△ 唐师曾,1961 年生,现任新华社主任记者

当年他靠码字著书,今天饼叔拍 Vlog,两位其貌不扬的大叔骨子里都有一颗爱流浪,不怕死的 " 狼心 "。

Sir 也不得不感叹时光荏苒,长江前后浪。

按下不表,继续随饼叔走着。

通过叔和他的 " 百万摄影百万调色百万剪辑 "。

我们得以走近这饱受战火摧残,对普通人而言,神秘又遥远的中东。

最初,我们像观光客,走马观花,浮光掠影。

在大马士革喝酸角汁,尝试玫瑰酱。

真香。

在黎巴嫩贝鲁特市暴风吸食大饼卷烤羊羔肉。

真香,第二次。

对当地人的主食羊奶炖羊肉赞不绝口。

真香,第三次。

" 导游 " 饼叔也吃得尽兴,有一副弹幕会刷 " 丑丑丑 " 的销魂表情。

就像大嘴茱所说:

我爱了,我正在跟我的披萨(可替换为酸角汁、大饼、羊肉等)发生关系。

是为,食色性也。

但,好像和其他的美食节目也没有什么不同吧?

肉菜,是够硬的。

但称硬核,可就不能止步于此。

别急,我们不要浅尝辄止。

接着看。

不客气地说,如果只是吃吃吃。

饼叔还真的有点对不起自己战地记者的身份。

他没让我们失望。

节目真正做的,是将美食作为 " 介质 ",成为走入当地人真实生活的通道。

在大马士革,饼叔就自告奋勇帮一当地小伙子卖酸角汁。

这是一个在大马士革存续了近 300 年的古老职业。

无论是和平还是战乱,当地都有人会坚持身背沉重的铜壶,在闹市里兜售清凉的酸角汁。

但是,重压并没有压垮他们善歌的喉咙,祖宗传下来的歌谣还能从胸腔,从口中轻扬地飘出来。

美丽的棕色女子

酸角汁啊

我这儿有最甘甜的果汁

人群熙熙攘攘,歌声绕梁不绝。

恍惚间,让人觉得战火似乎从未侵扰过这平和的日常。

可战争早已留下沉痛的伤痕。

在哈马市,饼叔到一家康复中心做义工,为在战火中受伤残疾的人制作假肢。

打印、倒模、抛光、红外线检测 ……

看似构造简单的义肢,实则要经过多个步骤才能制作完成。

哪怕是这家条件在当地算优越的康复中心,一天最多也只能为两位伤残人士安装假肢。

装上假肢后,使用者还要经过一系列训练才能适应。

忙活了一天,叔和医生才闲下来,一起去吃当地的一种甜品,奶酪包裹的冰淇淋。

但节目始终,饼叔都没有问他们太多。

一人面对镜头时,他曾多次说道:

其实跟他交流的过程

我不想让他觉得

我是在消费他的痛苦

常说旁观者清。

但有些事情,是没有亲历过就绝对无法切身体会的。

这时,饱含关切的沉默,或许是更好的尊重。

尽管镜头一直在避免揭开战争亲历者的伤疤,但疮痍却随处可见。

Sir 记忆犹新的,是饼叔一行人来到黎巴嫩的比布鲁斯市,到山上体验当一天 " 矿工 "。

这片山地以前是大海,留下了很多鱼的化石,当地部分居民便依靠开采化石维生。

老板事前答应,完工后要请叔去吃 " 海鲜大排档 ",让叔期待得食指大动。

结果,老板带他驱车赶到的,居然是当地的金拱门。

原来吃海鲜,是指在海边吃打包的鳕鱼堡。

花费人力和时间辛苦开采的,独一无二的鱼化石,5 美金一块。

流水线生产的金拱门,10 美金已经是最低消费。

这样的对比不止出现过一次。

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市,叔在卖大饼卷烤肉 Shawarma 的店里打了一天的小工," 顺 " 走了两套饼,还能拿到 40 美金工资。

40 美元意味着,可以在号称 " 巧克力中的劳斯莱斯 ",装潢华丽的 Patchi 巧克力店里买接近一斤的巧克力。

下一集,来到荒山野岭的农村,叔跟着当地一家人辛苦地挤了半天羊奶。

在交谈中得知,每个月他们竟只有 80 美金的收入。

而光是三个孩子上学的费用就差不多要每月 100 美金,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为了款待饼叔,女主人还热情地做了一大锅炖鸡。

主食羊奶炖长条米饭,加上炖鸡,已经是过年级别的待遇。

(当然,临走前饼叔也留下了 100 美金作为餐费。)

挤完羊奶后,叔一边坐在小女孩旁边看她玩吃鸡,一边等着吃真正的鸡。

破旧的小屋子里,不断传出孩童的嬉闹声。

哪怕没有人特意刺探,现实的沉重,还是时而充溢了出来。

境况不如以前 不如很久以前了

我是说 在黎巴嫩有很多叙利亚人

黎巴嫩镑大不如前了

过去我们可以卖羊奶 卖羊肉等 有生意做

至于现在黎巴嫩的情况 所有都在退步

我们希望世界上像叙利亚、黎巴嫩一样的国家能实现和平

如果不是通过食贫道这样的自媒体,作为我们的眼睛,去到真实的现场查看,体验,和当地民众交流,其实我们很难真切地体会到战争的恶。

唐师曾的《我从战场归来》中,曾描绘过关于中东战争的这样一角图景:

突然,离我不远的一扇小门猛地打开,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阿拉伯人高举着一只活老鼠,冲上街头,边跑边用英语大喊:‘我们生活不如老鼠,老鼠还能上街。’

记者见状蜂拥而上,但被以军驱回。我爬上一辆被炸毁吉普车顶,用 80 — 200 镜连扣两张,3 名以色列士兵按住这位暴怒的巴勒斯坦人,将其推回到院门里,可他仍在屋里跺脚大喊:‘我们不如老鼠。’

而如今,这样本不该由他们承受的灾祸却还远未结束。

当一位当地人,给饼叔指认一颗炸弹从天而降炸死了一位母亲的地点时,血迹未干的记忆浮出水面,反复提醒、敲打所有人,和平是多么可贵。

传说中的 " 世界 ",和真实的眼前,永远存在差距。

Sir 想到一组在微博上被传播的摄影作品。

来自土耳其的摄影师 Ugurgallen,通过拼接将和平国家和战争国家同框,特别是儿童的不同境遇。

强烈的对比,从观看者的眼睛触达心灵。

无论是这位土耳其摄影师,还是食贫道,还有 80 后记忆人物唐师曾。

都是用自己擅长的技能,真实地去记录从未消失、正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发生的战争。

Sir 绝非认为,我们不需要 " 饭 . 祷 . 爱 " 制造舒适、治愈疲劳的电影作品,也没有觉得它们 low。

而是说。

我们可以把自己的心灵打开一些,不只有幻象,还可以装载更多真实的内容。

灵活的独立身份,个人的专业技能,以及深耕的兴趣爱好。

这些以揭开世界真实侧面为诉求的真诚创作者,Sir 见一个推荐一个。

" 中东大宝荐 ",下单吧。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四肢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