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助学 25 年 丹东夫妻要把这家风传下去

参加一次助学活动、为困难的孩子捐一次款不难,难的是长年累月的坚持。这对名叫刘刚、解晓霞的夫妻,在助学事业上一坚持就是 25 年,他们不光关注困难孩子的学习,更像亲人一样照顾他们的生活。

" 没有解姨、刘叔的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 "" 他们对我家孩子的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 这是受他们帮助的学生和家长最朴实的表达。解晓霞、刘刚说,他们两口子都是靠知识改变的命运,希望也能帮助家庭困难的孩子们。他们现在带着女儿一起走上了助学路,将来还要带着外孙,把这个 " 家风 " 传下去。

第一位受助学生:

" 在我心中,解姨像母亲一样 "

" 第一次见到解姨和刘叔时,我还很小。" 李飞说,他记不清那时自己几岁,但当时的心情至今忘不了—— " 老师说,这对好心的叔叔阿姨是来资助我继续上学的,我当时听了真的非常激动。"

李飞由于年纪小记不清的信息,解晓霞、刘刚两口子记得却很清楚—— " 我们一家最开始接触助学是在 1994 年。" 解晓霞回忆说,当时报纸等媒体都在宣传希望工程,她和爱人刘刚便到丹东市团市委去询问,这才认识了当时上小学二年级的李飞。其实,只要资助人愿意把钱寄给困难孩子就可以了,但是解晓霞夫妻俩却坚持要去家里看看小李飞。

" 我们家当时真的很困难,房子非常破。" 李飞回忆说,刚开始虽然知道这对叔叔阿姨是来帮助自己的,可是因为年纪小怕生人,不敢和他们亲近。后来,叔叔阿姨经常给他写信,关心他的学习生活情况,他们在一次次通信中才慢慢熟悉起来。

" 刘叔和解姨对我真的很好,每到放假还总接我去他们家,带着我去买衣服、买文具,还带着我去四处玩儿,那时候他们带我去过的公园和景点的样子,到现在在我脑海中都是清晰的。" 李飞说。

转眼间,当年还是小孩子的李飞,如今自己的孩子都要 1 岁了。解晓霞两口子以亲友的身份参加了他的婚礼。只要有时间,李飞都会打电话来和他们聊聊自己的近况。李飞说:" 我小时候曾经登台唱过一次《世上只有妈妈好》,我当时没好意思说出来,但其实这首歌我想唱给两个人,一个是我的母亲,另一个就是解姨,我结婚的时候也跟大家说,解姨和刘叔虽然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在我心中的分量跟父母是一样。"

受助双胞胎母亲:

" 他们不仅供孩子上学,还帮孩子治病 "

" 哪怕过去快 20 年了,我也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冬天,很冷,他们两口子大老远到我家来看孩子。" 解晓霞、刘刚长期资助的一对双胞胎——刘泉、刘明的母亲张梅说,第一次来,他们两口子就给两个孩子带来了学费和文具。

解晓霞回忆说,他们跟这对双胞胎一家结缘是在 2003 年。她当时作为丹东市青年委员参加了一次帮助贫困学生的 " 手拉手 " 活动,她的帮助对象是一个叫刘明的孩子。解晓霞两口子去了刘明家,发现原来刘明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刘泉,俩人一商量决定要帮就不能帮一个,于是他们主动提出还要负责刘泉的学费。

" 我家这俩孩子是解姐两口子从小学一直供到大学毕业的。" 张梅说,解晓霞一家对自家的帮助不仅是帮孩子上学,还帮他们解决了足以影响孩子一生的问题。刘泉有先天性斜视,解晓霞通过多方打听,得知天津的一家医院特别擅长做这类矫正手术。帮忙联系好后,解晓霞买好车票,并将 2000 元钱塞进刘泉母亲的手中,让她带孩子去治疗,终于让刘泉的眼睛恢复得和普通人一样。

夫妻俩的付出换来了一颗颗感恩的心

" 我永远感激解姨和刘叔,他们对我就跟对自己家孩子一样。" 李飞说。

" 刘刚、解晓霞这两口子的恩情我们一辈子忘不了。" 张梅说。

解晓霞两口子帮助这些孩子时从没想过要什么回报,可是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用一颗颗感恩的心给了他们最温暖的回馈,他们从陌生人变成了超越血缘关系的亲人。

逢年过节,解晓霞家都很热闹——李飞的父母惦记着刘刚夫妻对自己孩子的照顾,每逢年节都要来给他们送点东西,就在前几天还送来了自家的鸡鸭下的蛋;双胞胎刘泉、刘明的母亲张梅会大老远带着年货来看他们,解晓霞知道她家不容易,总也不肯要,但是对方也很 " 犟 ",不管解晓霞怎么推辞,哪怕她不露面,也要把东西放在解晓霞工作的医院门口。

" 我们农村也没有啥,就是一点自家的土产,解姐不光是帮了我两个孩子,把我也当亲妹妹一样,还总给我买衣服。" 张梅说。

刘刚、解晓霞夫妻资助的几个学生这几年也陆续毕业了,工作后领到的第一份薪水,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解姨和刘叔——李飞买了礼物去看他们,刘明则在工作的第一年要给他们 2000 元钱的过年红包,他说自己可以自立了,要感谢刘叔、解姨这么多年对自己的帮助。

" 孩子的钱,我们当然不能要,但是他们的心意让我们非常感动。多少年没流泪了,可是那个时候真是差点没忍住。" 刘刚回忆道。

女儿从小跟着父母一起助学

" 我小时候其实不太懂父母在做什么,后来跟着父母去了几趟那些陌生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家送东西,我才慢慢理解父母做这些,是为了让那些孩子可以继续读书。" 解晓霞的女儿刘梦寒说,理解了之后她从来没有因为父母对别的小朋友那么好 " 吃醋 ",而是每次也跑前跑后地跟着父母去帮助他们。

刘梦寒还记得自己上初中的时候,接待过一个父母资助的叫萍萍的小妹妹。那天萍萍突然到他们家来,可是恰巧父母都不在家。刘梦寒知道萍萍来一趟不容易,于是她赶紧给姑姑打了个电话,请她来给妹妹做饭。看到萍萍身上大冷天还穿着单薄的衣服,刘梦寒把一件妈妈刚给她买的新棉衣翻了出来,送给了这个小妹妹穿。

爱心协会会长:" 解晓霞一家两代人,都是团队助学献爱心的骨干 "

不算上长期帮助的几个孩子,这些年刘刚、解晓霞夫妻每次遇到需要帮助的人都会伸出援手,给困难学生捐款都少不了他俩。后来解晓霞加入了丹东市振安区爱心志愿者协会,开始跟着大伙一起去特教学校帮助身体有残缺的孩子们。

" 解晓霞加入我们爱心协会很多年了,在平时的爱心活动里一直就是团队的骨干,后来还带着女儿加入助学的行列。" 丹东市振安区爱心志愿者协会会长包华表示,这么多年来,解晓霞从没缺席过一次志愿者活动,哪怕现在她在凤城工作有时候无法去现场,但是给孩子的助学资金从没断过,每次还让丈夫代替她参加活动。

对话

" 知识改变命运 " 要把 " 助学家风 " 传给外孙

走进刘刚、解晓霞的家,记者的眼光不由自主地都会被屋内整排的书架吸引——客厅、卧室到处都是直达屋顶的书架,置身其中就像是进了一个小型图书馆,就这样还有不少书放不下,只能摞在沙发上,经过刘刚的估算,他们家的藏书大概快要达到 3 万册了。

记者:藏书、助学都是您夫妻二位坚持了很久的事,两者有什么关联吗?

刘刚:我们两口子都喜欢藏书,因为是知识改变了我们一生的命运。我们俩都出生在农村,幼时家里条件挺困难。通过学习考试,我妻子解晓霞毕业后进入了丹东市人民医院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我则成为国网丹东供电公司的一名员工。我们切身体会到接受教育对人有多重要,所以在我们有能力之后,想帮帮跟当年的我们有类似境遇的孩子。

记者:接下来在助学这方面还有什么计划吗?

解晓霞:这件事我们会一直做下去,马上我的外孙就要五岁了,我女儿打算像当初我们带着她一样,等着孩子再大一些带他一起去帮助有困难的小朋友,把助学这件事当做 " 家风 ",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文中受助学生:李飞、刘明、刘泉、萍萍,学生母亲张梅为化名。)

辽沈晚报 · ZAKER 沈阳 记者 王晓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