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惊呆!养父“黄昏恋”遇到的贪财继母,比苏大强遇到的还邪乎

ZAKER 哈尔滨记者 李永明

带着养父去加拿大看望妹妹一家回哈后,徐丽惊喜地发现,72 岁的养父徐永海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前几天还饶有兴致地说要去看场电影。和半年前那个医院病床上身心俱疲、愁眉不展的老人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黄昏恋固然浪漫美好,可不一定都能偕老。给了养父精神致命一击的,正是一段失败的黄昏恋。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

医院病陪变继母

养父将财政大权全上交

49 岁的徐丽,是哈市一家私企的出纳员,曾有过梦魇般的童年:3 岁那年因父母在一场火灾中双双罹难,她被送到了佳木斯地区的一家儿童福利院。几个月后,她被一直没有孩子的一对哈市夫妇收养。从此,她有了新家,有了新的爸爸和妈妈。

徐丽告诉记者,养父母一直待她很好,即便后来有了妹妹徐雯,依然对她视若己出。2009 年,养母被无情的癌魔夺去了生命。2011 年,硕士毕业的妹妹和妹夫移民去了加拿大,只剩下徐丽一家陪伴着养父。徐丽说,她一直想和养父一起生活,可养父执意不肯,没办法,她就换了一套离养父家很近的房子住。2015 年,养父因脑梗住进了医院。当时,恰好徐丽的儿子即将高考。为了更好地照顾养父,徐丽花钱请了病陪孙玉珍。

她没想到,短短十几天的接触,养父和离异多年的孙玉珍竟然暗生情愫。出院后,孙玉珍跟养父回了家,成了保姆。而一年后,她的角色再次飞跃,竟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也就是徐丽的继母。

徐丽说,她和妹妹一直支持养父再婚,可总觉得孙玉珍不太合适,一来,她比养父小 10 多岁,二来她为人不实在。可养父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她和妹妹只能都说好。

徐丽和妹妹不止一次告诉养父,留些心眼儿,看好钱袋子。可养父表面应承,回头就把所有的银行卡和存折统统上交了。等徐丽发现时,为时已晚,养父一直被算计却浑然不觉。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

继母儿孙齐进门

受挑拨险断收养关系

徐丽说,养父每月的退休金近 4000 元,加之平时徐丽姐妹俩给的钱,每年都有七八万元的进账。他一个人过日子时,一年的花销最多 3 万元。可自从和孙玉珍再婚后,退休金竟然月月光,到了年底非但攒不下钱,还要吃老本。这让徐丽觉得很蹊跷,钱都花哪去了?况且,孙玉珍每月还有 2000 多元的社保。后来,徐丽发现了端倪,原来,孙玉珍经常拿家里的钱暗地帮衬她的儿子一家。

一天,徐丽和远在加拿大的妹妹谈及此事后,越想越生气,于是她冒冒失失地上门向继母孙玉珍询问。哪知,这下可惹了大祸。那天,继母孙玉珍把家里作得天翻地覆,大骂徐丽污辱她的人格,还当着养父的面哭闹着要自杀。那天,养父一气之下把徐丽赶了出去。

回到家后,徐丽感到很委屈,她没想到自己只是试探着问了几句,继母竟然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更没想到,一向对她慈爱和善的养父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徐丽说,从那天起,她和养父之间就有了隔阂,养父不给她打电话,也拒接她的电话。2017 年 12 月的一天,是养父 70 岁的生日。徐丽买了礼物还准备了红包去给老人祝寿,却又和继母发生了口角。让徐丽伤心的是,养父又一次偏袒了继母,并且,还怒不可遏地告诉她,要和她解除收养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那天,徐丽是哭着回家的。

此后近半年的时间,徐丽没敢再登养父家的门。直到 2018 年 6 月,因无法控制对养父的牵挂与思念之情,徐丽特意买了两盒海参去看望养父。推开门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进错了门。养父家里的陈设完全变了样儿,更让她惊讶的是,屋里还多了 3 口人,他们竟然是继母的儿子王某一家人。那天和养父重逢的场面很是尴尬,养父一言不发,而其他人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自顾自地说笑着 ……

养父的家,不再接纳自己了,这让徐丽心酸不已。

网络配图,图文无关 ↑

与贪心继母斗智

识破了陷阱保住了房子

徐丽说,伤心归伤心,不接纳归不接纳,可她不能不管养父,特别是看到养父的家被外人 " 侵占 " 后,她对养父的未来生活更加担忧了。

徐丽告诉记者,继母全家故意排挤她,是不想让她干涉养父的生活,目的可想而知。所以,她决定反其道而行之,一有时间就去养父家,没人搭理就自己找嗑儿唠,还主动去和继母套近乎。渐渐地,继母一家对她的态度有所好转。徐丽说,她之所以频繁光顾养父家,主要是留心观察家里的变化,监视继母一家人的动向,目的是帮养父看家和守住钱。她发现,继母表面上和她关系缓和,可花钱时从来都背着她,从不透露家里的日常开支情况。没办法,徐丽只好偷偷地去向老邻居们求助。这些邻居,都是看着徐丽长大的。

徐丽说,为了真正了解养父的生活状况,她不得不在老邻居们中发展了几名 " 卧底 ",有专门和继母上街买菜和跳广场舞的,有专门陪养父下棋喝小酒的。很快,一条条线索上来了。徐丽一汇总,吃惊不小。原来,继母每天都在向养父报假账,一点点儿将养父的存款据为己有。

2018 年 12 月,正当徐丽和回国探亲的妹妹徐雯准备向继母问责时,一位经常和养父下棋的老邻居打来了电话,报的料让姐妹俩大惊失色。老邻居说,在和徐丽的养父喝酒时,无意中听到她的养父抱怨说,老伴孙玉珍这段时间正和他闹别扭,原因是她想让自己把房子抵押出去给儿子王某借款做生意,他有些不情愿但还得照办。

徐丽和妹妹徐雯感到事态很严重,不过,她们没有贸然去找养父和继母了解情况,而是转而对继母的儿子王某的职业和经济状况进行了一番调查。结果,她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徐丽说,朋友反馈回来的信息表明,王某长期嗜赌,在外早已债台高筑,听说还在多家小额贷款公司借过钱。朋友提醒徐丽,王某根本没有正当生意,让她的养父抵押房子借款,目的就是为了还赌债,这分明就是母子俩给老人挖的坑。

探得了惊人内幕,可如何让养父相信呢?徐丽说,春节前,她和妹妹以给养母上坟为由,将养父单独请出了家门。姐妹俩激动地道出实情时,养父却说啥也不相信。好在,徐丽早有准备。当着养父的面,徐丽用一个新的手机号码给继母发了短信:" 我是贷款公司的,你儿子欠的钱再不还,我们就带人住你家了!" 徐丽也没想到,继母很快回复道:" 千万别来我家,我老伴正要抵押房子办贷款,欠你们的钱马上就能还!" 徐丽说,看到这条短信,养父的脸都气绿了,而她和妹妹则笑了 ……

徐丽说,春节还没过,养父就把继母的儿子一家赶了出去,而他,也由此和继母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今年 4 月,继母提出了离婚。离完婚,徐丽帮养父整理存款,发现只剩下了几千元钱。养父说,结婚前,他的存款将近 20 万元。除此之外,还有 10 多万元的股票和基金,也都提出来花光了,还没算这几年的退休金及徐丽和妹妹给的钱。

徐丽说,唯一让养父感到欣慰的是,房子保住了。在妹妹的建议下,养父提出想和她签遗赠扶养协议,由徐丽为他养老送终,老人百年后房子归徐丽所有。对此,徐丽婉言谢绝了,她说,自己一定尽心尽力地赡养老人,但房子一定要留给妹妹,因为妹妹一家在国外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

(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 王晓宇

值班主编 张雷

以上内容由"ZAKER哈尔滨"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