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微博怎么了?不敢问,问就是伤怀

商界 08-22

新浪微博已十年。

2019 年 8 月 14 日,公测十周年纪念日,微博出了一个回忆盘点链接," 我与微博的十年 "。

你最先关注的人是谁,每一年最后一次刷微博的时间是几点,互动最多的人,使用最多的表情……微博把用户个人成长十年的变化,记录在册,整理呈现。

作为新浪微博的最早原住民之一,我也记得微博的十年。

" 我与微博的十年 " 活动

如今的微博不可谓不热闹,但已经是另一种热闹。利用网红经济 " 二次崛起 " 之后的微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用户也更新了一大批。

" 乌衣巷在何人住 ",十年巨变一声叹。

三年天真梦

十年前的冬天,11 月刚入中旬,一场特大暴雪席卷全国。道路被皑皑白雪阻隔,人们拿起手机拍一张照片发一个彩信,雪景在微博上见了面,开了花。

那时候智能手机还不普遍,微博注册用户刚过 100 万,年轻朋友们见面,握着诺基亚问对方," 你玩微博吗 ?"

" ——微博是什么 ?"

这个问题,不仅我们在问,新浪内部也在问。

新浪微博最早期的定位是 " 中国版的 Twitter",用户可以发布 140 字的个人状态,也可以通过关注、评论、转发,与遥远的陌生人发生直接的互动。

在新浪微博问世初期,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名人加入微博。这来源于新浪内部的业务考核,它要求公司所有部门每日至少要拉到 20 个微博用户入驻,而且必须是知名人士。

中国最早一批的 " 微博潮人 " 各有千秋,有影视明星、企业大佬、知识分子,也有话题人物,他们并存着,在当时看来其乐融融,如今回忆,堪称奇观。

" 电击戒网瘾 " 专家杨永信在一周后加入微博," 本人受邀于此,请勿人身攻击,谢谢,否则保留法律诉讼权利…… "

还有姚晨、薛蛮子、李开复、潘石屹、李冰冰、方舟子、喻国明……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微博上。

2011 年,李开复发文呼吁大家开通微博

回忆当年,这些人的微博语言风格与口语类似,就像发给朋友看一样地发布私人微博,跟现在的微博话风很是不同。

在微博早期,普通人涨粉也是很容易的,当大家共同讨论某一件事情时,旗帜鲜明地表达某一个观点,就可能获得认同,一夜涨粉数千,把普通人吓一跳。

微博赋予普通人的能量,让知识分子和媒体散发出一种天真的热望,他们把微博比做一个广场," 上微博去,个人直接成为媒体。"

《南方周末》在 2010 年的新年献词中写道:" 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

微博确实展现出了一种 " 媒体 " 属性,它的新闻推送速度快于当时的大部分媒体,甚至偶尔抢得头筹。

还有大量的一手信息出现在微博上。人们拥有了话筒,就不止于围观,也开始了信息的发布。

在 2009 年到 2011 年之间,一些事件一经进入微博这个 " 广场 ",就像蝴蝶扇动了龙卷风,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讨论,其中包括公共事务的讨论、解决。

2009 年,谷歌退出中国,冬季暴雪 ;

2010 年,犀利哥风靡网络、山西疫苗案、世博会开幕 ;

2011 年,郭美美事件、723 温甬动车问责。

这些公共事件,如今回忆很 " 古早 ",但它是微博原住民们的共同回忆。

如果说微博像一个广场,那在前三年,广场上燃起了一盏又一盏的火把,一个又一个 " 大 V",他们相互呼应,呼朋引伴,普通人加入,在中国围出了一个最早的 " 公共话语空间 "。

但公共话题的讨论不是时刻发生的,微博上最多的还是普通人的生活。大家乐于分享,日常生活会被赞扬,小众的爱好也能得到呼应,一些暖心的事情在微博上流传。

再回忆那三年,仿佛一场天真梦。

微博至暗时刻

2011 年,微信推出。当年 11 月,深圳威尼斯酒店的饭局上,马化腾轻声对吴晓波说:" 微博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而此时的微博,处在亏损的第三年之中。

彼时微博用户仍旧活跃,但始终没能找到变现方法,而且因为过去三年 " 广场 " 上意见的混乱,微博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监管系统。

在日渐严格的监管之下," 广场 " 上公共事务的讨论逐渐消匿了,用户们有的退隐、有的沉默、有的转变。

一些微博营销号应运而生,一时之间甚为活跃。或者叫他们为 " 段子手 " 更为恰当,但网友们很快发现," 段子手 " 们很多来自同一个公司,所谓 " 有趣的灵魂 ",大多是在有组织、有预谋、复制粘贴式的 " 搞笑 "。

微博的伦理也受到了拷问。

一篇《暗黑微博史:一个已离场的草根微博大号回忆录》流传甚广,剖析、抨击营销账号," 要脸的赚不到钱,没节操的盆满钵满 "。

2013 年,潘越飞发布《暗黑微博史:离场草根大号回忆录》一文,剖析并抨击了微博营销号的赚钱手段

而且在 2012 年前后,微博仍在探索商业模式,进入微博首页,总是最先看到广告,而且没有针对性,占位凌乱无序,如牛皮癣一样 " 长 " 在微博里。

逐渐有一些 " 大 V" 从微博离场,一些普通人也对微博的 " 零碎 " 不厌其烦。

微博广场上的火把,一把一把灭了,黑暗中," 老鼠 " 乱蹿。

有声音说," 微博完了。"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微信展现出一个新生产品的 " 阳光面貌 "。

有另一批新的内容生产者从微信公众号崛起了,其中包括 papi 酱、咪蒙、六神磊磊学金庸,这些微信公众号上的内容生产者,连续统治了日后数年的主流民间意见市场。

微博,在自己的主战场上战胜了腾讯,但又在一个新的战场,被腾讯 " 狙击 " 了。

2012 年到 2015 年年中,微博遭遇至暗时刻,但故事结局我们已经知道,它又从 " 谷底 " 活着回来了。

喜忧参半的复苏

微博复苏的缓慢与艰难,众所周知。

一切要从资本的介入说起。

即使当初百度出价略高,微博仍然拒绝了它,而与阿里巴巴先后谈判了 46 次,获得共识。2013 年 4 月,阿里以 5.83 亿美元购入微博 18% 的股权 ( 这一比例后来提高到 30% ) ,给微博带来了急需的现金和三年广告协议,帮助后者挺过最艰难的时期,等来上市。

但阿里巴巴入股微博,却导致了早期微博用户的进一步流失。他们害怕微博会成为阿里巴巴电商的传声筒,今后除了广告什么都看不到。

淘宝与微博号打通之后,商业化破门而入," 广场 " 上的火把不见了,支起了一个又一个 " 小摊子 ",什么都卖。

微博 " 广场 " 的美誉不再,对用户甚至国家来说,可能不是好事,但回归到了纯粹的商业世界之后,微博开始走上坡路。

2014 年,微博赴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从 2014 年下半年开始,微博开始了兴趣社区的垂直化分类,60 多个热门话题出现在了微博的首页,汽车、房地产、电影、游戏、炒股、旅游、时尚等,将微博用户进一步细化、区分,开始更精确地向他们推送广告,优化用户体验。

2015 年底,微博第一次扭亏为盈。

2016 年 9 月,微博启动 MCN 计划,批量引进商业化机构,扶持网红变现,半年之后又推出了网红电商平台。

微信用户不断壮大,但也开始了熟人社区的 " 倦怠期 ",开始四处逃逸,00 后去往 QQ、B 站,80 后、90 后则逃回微博,求得 " 隐身 "。

大家回来后发现,本以为微博已经是 " 坟场 ",没想到还有一批新的用户竟然也进来了。

他们因为网红、因为直播、因为明星,又重新聚集在微博上。

2016 年,王宝强婚变事件,微博的热度压制性地再次超过了微信,大家回到了 " 广场 " 上直接获取、搜索一手信息。

而且,一个新的名词出现," 吃瓜 "。

无论如何,微博 " 二次崛起 " 的口号开始叫起来了。

到 2016 年 10 月,微博股价突破 53 美元,市值达到 113 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的 "Twitter"。

到 2017 年 8 月,微博市值逼近 200 亿美元。

2018 年,微博股价一度攀上 142.12 美元,市值突破 300 亿美元

微博又 " 活 " 过来了。

但微博也变了。

过去的 " 广场 " 上,每个人都可以说话。但大家现在发现,这个广场上有人站得更高,更受瞩目,作为普通人,我们发声也不那么必要,必要的事只有 " 吃瓜 "。

相比于微博前三年的公共事件探讨,最近的话题发生了完全的变化。

细数最近两年的微博大事记,鹿晗恋爱,IG 夺冠、王思聪吃热狗,火箭少女出道,李小璐出轨、林志玲结婚、周杰伦粉丝大战蔡徐坤……微博热搜被明星家长里短、八卦花边、追星新闻占据,而滚滚 " 流量 " 中所裹挟着的,常常是巨大的、随处可见的网络暴力。

2017 年,鹿晗公布恋情,微博程序一度瘫痪

微博的热闹,和我们平凡的生活仿佛隔着一条银河。

十年回首,价值几何 ?

赴美 " 流血 " 上市时,微博公司内部流传一句话," 无论如何,感谢你,中国脉搏。"

撇开道德和公共领域的维护不谈,微博的十年转变,也不过是一个企业的求生过程,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但看到 " 中国脉搏 ",仍旧心中一动。

微博的优质内容,正在结构性流失。

曾经,遍布各行各业、趣味各异的 " 大 V"" 小 V" 群体是微博的中坚力量,他们源源不断地生产着接地气的优质内容。

但如今,微博成为各大内容平台的搬运工,加 V 的信息生产者纷纷投靠更为专业、或者媒体属性更强的平台,微信公众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网易号、百度百家号……

微博如今叫做 " 信息发布与消费平台 ",这个商业策略,一言以蔽之,就是贩卖流量。

过去,人们因为 " 微博 " 的媒体属性,而聚集在 " 广场 " 上。如今,这个基因逐渐变异成了 " 怪胎 "," 大 V" 退场,网红崛起。

如今的微博,还是个优质内容平台吗 ?

不敢问,问就是伤怀。

而 " 广场 " 的公共性也衰落了,众人围起的不再是相对理智的 " 公共舆论空间 ",而是爆炸性的 " 热度 "。

还是有人在微博上关心社会事件,但少有人盯着同一个事件,事情被闹大了,但也只是闹一阵,就转移到了另一件事情上。微博上再热闹,那种公共性的、理想化的智性生活的期待还是一去不返了。

微博十年,旧广场早就沉没了。

回忆微博十年发展历程,我们发现人性的价值偶有闪光,但更多的驱动力还是来自资本、技术和监管的博弈。

如今的微博,可能还是广场,但变得更私人了,因为圈层越来越多了,可能是追星、追网红、主播,也可能是普通的朋友。

大家各自围在小圈子里,火把消失了," 公共领域 " 也虚有其表。

十年,对于互联网来说,是一个不长也不短的尺度。出生即高潮,又经历过低谷和重生,微博十年,的确是中国互联网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注脚。

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在微博上如何与人联系,与谁联系,如何与国家关联,摸到中国脉搏,仍旧值得探索,值得期待。

如果还有未来十年,希望微博变得更丰富、善良。

本文来源:南风窗

以上内容由"商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