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个农民的时尚帝国是如何走上末路的?

半年亏损近 5 亿,疯狂闭店近 2500 家!曾立誓挺进 " 万店大关 " 的拉夏贝尔,如今怕是要凉了。

继 8 月初公司实控人股票质押爆仓,8 月 16 日晚,拉夏贝尔收到上海证监局对公司所采取的《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原因是在年初的业绩预告中未对业绩由盈转亏做出充分的风险提示,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充分、不完整,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

截至 8 月 20 日收盘(5.21 元 / 股),拉夏贝尔市值降至 28.53 亿元,股价早已跌破 8.41 元 / 股的发行价,早前的最低点甚至低至 4.71 元,与 2017 年鼎盛时期的 31.42 元相去甚远。

自 2018 年首亏 1.6 亿元,这家素有 " 中国版 Zara" 之称的服装企业,似乎已无力挽回亏损的局面。

其半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预计 2019 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 4.4 亿元至 5.4 亿元。同时,线下门店的布局也按下后退键,上半年净减少 2400 余家,日均关店超 13 家。

从大拓疆土到闭店求生,大力促销也逃不过 " 门可罗雀 ",拉夏贝尔的这段历程与昔日 " 鞋王 " 百丽竟是出奇的相似。如今持续亏损、退市风险隐现,这是否意味着,拉夏贝尔也将步入百丽后尘?

国内首家 "A+H" 上市服装企业

与很多故事不同的是,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并不出生在设计世家,也跟裁缝毫无关系。他们家祖祖辈辈就是福建山里的农民。而邢加兴作为老幺,5 岁就开始种地,10 岁开始种果树。

1992 年的一天,改革的春风在沿海地区已经吹起,20 岁的邢加兴,已经是一个资深的果农了,那天他揣着几百块钱到省城福州买树苗,就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在省城福州,他心底渴望走出大山的火苗开始熊熊燃烧。一个职业培训学校正在招生,一共有三个专业:烹饪、理发、服装设计。邢加兴说:" 选择服装是觉得,在那个时候做厨师和理发不太受人尊重,服装设计感觉很高级。小说里服装设计师都很光鲜亮丽啊。"

1998 年,邢加兴凑足了 50 万注册资本,创立了拉夏贝尔。初期只有两个设计师,几个销售员。因为他之前的工作接触到的都是少淑女装,邢把拉夏贝尔也定位于此。

在最初的十年里,与后来人们所熟知的激进不同,由于资金受限,拉夏贝尔在全国仅开了不到 700 家专柜和专卖门店。

直到 2009 年拿到联想投资(现君联资本)的 4500 万元投资,其资金问题才得到根本缓解,并由此走上 " 粗放式 " 的扩张之路。

在邢加兴看来,发展中的公司是停不下来的," 国内消费市场每年都是 20% 多的增长,如果不开新店就意味着倒退 "。拉夏贝尔以每年新增上千个门店的速度加码布局。数据显示,2014 年至 2017 年,公司的零售网点数目分别为 6887 家、7893 家、8907 家和 9448 家。

2009 年,拉夏贝尔的销售额还不到 5 亿元,到 2016 年,已经突破百亿。

其门店遍布全国一二三线城市,从 2014 年到 2017 年 , 拉夏贝尔实体门店期末数量分别为 6887 家、7893 家、8907 家、9448 家,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早在 2014 年就已经超过 ZARA 和优衣库。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快时尚的黄金时代渐渐褪去,不少服装企业因实体经济低迷等原因,已纷纷陷入关门潮。而拉夏贝尔倒是满怀和时间赛跑的信心,2014 年在内地的市场份额一度超过 ZARA,同时也确实得到了资本市场的青睐。

2014 年,拉夏贝尔港股上市;2017 年,公司 A 股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 "A+H" 股上市的服装企业。A 股股价最高时曾到 31.42 元,市值达 75.2 亿元。这个 " 中国版 ZARA",一度被称为最圈钱的服装企业之一。

从 " 高歌猛进 " 到 " 闭店止血 "

然而,与时代赛跑,又谈何容易?

2018 年,拉夏贝尔出现了 " 有收无利 " 的业绩失速。其 2018 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 101.76 亿元,净利润亏损 1.60 亿元,同比下降 132%,为其上市后首次出现亏损。而 2017 年营收 89.99 亿元,净利润为 4.99 亿元,同比下降 6.29%。

2019 年的业绩预期则更显颓势。公司于 7 月 31 日发布半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 2019 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 4.4 亿元至 5.4 亿元,同比下降 286.6% 至 329%。

对此,拉夏贝尔表示,是 " 受国内大众服饰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和公司优化线下渠道的影响 "。另外,由于外部融资环境变化,公司报告期内持续归还银行借款,也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资金的紧张在 2018 年年报中也可见端倪。报告期内,拉夏贝尔资产受限金额达到了 13.62 亿元,受限的主要原因是抵押借款和授信贷款,其中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在建工程受限金额分别占各自报表项中期末余额的 63.77%、42.93% 和 92%。

曾经 " 高歌猛进 " 的拉夏贝尔,终究是跑不过资金的短缺和市场的低迷。2018 年,拉夏贝尔不得不闭店止血,门店数量从 9448 家降至 9269 家。截至 2019 年 6 月底,公司在境内的线下经营网点较 2018 年底净减少 2400 余家,日均关店 13 家其门店总数已低于 7000 家。

" 爆仓 ":另一个风口浪尖

2019 年 8 月 6 日,邢加兴股票质押违约的消息乍出,将这个本就身处泥潭的上市公司,推向了另一个风口浪尖。

当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质押给海通证券的公司有限售条件股份 1.416 亿股已低于最低履约保比例,因其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已构成违约。且邢加兴所质押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总股本的比例高达 99.81%,可能影响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稳定。

与此同时,拉夏贝尔第二大股东、实控人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也处于 " 爆仓 " 的边缘。拉夏贝尔同日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上海合夏合计向中信证券质押 3850 万股,质押率达到 85.17%。

拉夏贝尔表示,邢加兴本人正在积极寻求化解股份质押违约风险的措施,计划通过补充担保物、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赎回质押股份等措施解决质押违约问题。公司还表示," 实控人的股份质押事项与公司经营无关。"

然而资本市场对拉夏贝尔的经营还有多少信心与关注度,已跃然股价上—— 5 元 / 股。在消费者看来,品牌老化、过于大众化、品质对不起原价,也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在产品更新越来越迅速的时装界,缺乏新意与定位的品牌容易被遗弃。不少大型商场内,总能见到拉夏贝尔旗下 La Chapelle、Puella、La Babité 三个品牌并肩营业的身影,服装风格却相差无几,品牌元素跟时尚前沿也渐渐搭不上边。

如今很多拉夏贝尔的门店,即使打出半价的折扣力度,也揽不回客流量。阻挡在拉夏贝尔跟前的,是一个必须回应的挑战:到底如何才能保有细分品牌的影响力,而不是悉数沦为缺乏竞争力的大众品牌?

拉夏贝尔:下一个百丽?

暴风雨正在来临。

到 2020 年 9 月,公司将有 1.87 亿股解禁,占总股本的 34.16%,占流通股的 128.31%。届时,如果拉夏贝尔未能扭转经营业绩,股东集体减持套现、股价崩盘、沦为 ST 股的风险则在所难免。

从风光上市到濒临退市,如今的拉夏贝尔,像极了当初的 " 一代鞋王 " 百丽。

2007 年,曾放出 " 凡是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百丽 " 豪言的百丽国际 CEO 盛百椒携百丽赴港上市,697 亿港元的市值令其成为港交所内地零售的头号玩家。

百丽的扩张之路也由此顺利铺开。2007 年到 2013 年,每一年百丽国际新开店数量都在 1000 家以上,2008 年甚至达到 3241 家。2010 年到 2012 年,百丽每年净增门店数目达到 1500 至 2000 家。

然而,成也扩张,败也扩张。巨大的门店规模在电商的崛起之下,俨然成为了一种负担。当销售从线下转到了线上,消费者变得越来越关注产品的性价比;百货商场向购物中心的转向,也让百丽 20 多年积累的渠道优势不断弱化。

财报数据显示,从 2012 年开始,百丽的营收增幅就持续波动下滑。2015 年,净利润出现上市 9 年首次下滑。2017 年初,净利润增长达到最低点,至此,百丽走到了转型的拐点。

事实上,对于电商,百丽很早就看到了机遇。从成立淘秀网试水垂直鞋类电商,到进军 B2C 平台开启 " 优购时尚商城 ",转型之势似乎有模有样。只不过最终由于成本与投入难以平衡,也未能转型上突出重围。

在实体零售低迷的状况下,百丽无奈陷入了关店潮。2015 年,大陆鞋类自营零售网点减少 366 家,相当于每天关店 1 家;2016 年,大陆鞋类自营零售网点减少 700 家,相当于每天关店 2 家。

在 2017 年的业绩会上,年过花甲的盛百椒深感愧疚,将集团传统业务萎缩的责任包揽在自己身上," 在市场出现巨大变化情况下,没有预判和找到转型的路径 "。

深受转型之困的昔日 " 鞋王 " 终究陨落。2017 年 7 月,百丽国际在港交所退市,正式私有化。从支付兑价来看,退市时 531.35 亿港元的估值与 2013 年市值巅峰的 1500 亿港元相比,缩水超 2/3。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 如果不转型的话,公司只会慢慢死去。" 在百丽私有化之前,盛百椒曾如是感叹。

入主百丽 57.6% 股份的高瓴资本也曾表示,将 " 帮助百丽国际在充满挑战的零售市场环境中推行以科技创新为引领的转型,构建真正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新零售、新消费企业,从而重获长期的市场竞争力。"

远离资本市场的喧嚣后,百丽也确实潜心走在新零售与数字化转型的路上。无论是与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智慧零售合作,还是与依图、地平线等科技新生的业务协同,都焕发出传统鞋业零售所不具备的青春活力。

如今退市两年,可以看见的是,百丽正在卷土重来。自今年 5 月以来,百丽拆分运动业务板块、赴港再次 IPO 的消息传开,业界就在议论纷纷:回归资本市场的 " 一代鞋王 ",又将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

百丽国际执行董事李良看起来信心满满。在他看来,百丽的核心竞争力是庞大深入的线下零售网络覆盖能力和快速响应一体化的供应链能力,数字化就是 " 核心竞争力 2.0"。

另一边的拉夏贝尔也有着类似的动作和逻辑。

事实上,拉夏贝尔早已在计划着借助新零售转型之势逆风翻盘。2018 年,通过建立自身小程序,拉夏贝尔已入局腾讯生态圈,双方在社群电商、营销触达和会员转化三方面展开战略合作。

如此看来,奄奄一息的拉夏贝尔确实是得到了腾讯的赋能。可现在的问题是,数字技术对门店运营等传统业务的改造并不能一蹴而就。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拉夏贝尔并未在 2019 年的扭转业绩颓势。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但关键是,留给拉夏贝尔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ZAKER 热点工作室
文 / 谢肉包   实习生范伟

以上内容由"ZAKER热点工作室"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